“小浩,来客了呀……”

“你们过来了呀,路上还好吧……”

刚在村口下了麻木,乘凉的人纷纷给这群人打招呼,刘军浩赶忙笑着在前面一一应是。

昨天上午张妈就把电话打到了刘家沟,说是明天坐车过来。一接到这个消息,他和张倩二人立马开始忙乎。吃的不用发愁,自己这院里随便拾掇一下就够桌菜。关键是住,必须提前安排好,总不能晚上让人家睡在院里边看星星吧。

其实说起来看星星也没有什么不好,现在村里很多人晚上吃罢饭就拎张凉席拿上被单枕头,朝大堰塘边一铺,然后一大群人坐在那里一边扇着蒲扇一边瞎聊。等聊的困了,暑气也散了,直接躺在堰塘边睡觉。

刘军浩以前夏天也经常这么做,不过现在有电风扇,他倒是懒得动了。每次都是玩会儿电脑直接躺在床上睡觉,然后一觉到天明。

两人的婚事基本上算是板上钉钉,这次张倩父母过来主要是商量一些细节,连带到刘家沟旅游一番,她的哥哥嫂子、还有小姨一家也都趁这个机会来了。这里边除了张妈和张倩嫂子外,其余的人都是第一次来刘家沟。

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刘军浩早上六点多就起床把院子仔细打扫了一遍。刚放下饭碗,张倩也推着车子过来。

虽然张妈一再交代不让他们去接车,可是两人还是早早的骑车赶到镇上。

刚才在麻木上众人被晒得晕晕糊糊的,一进村子,顿时都觉得浑身的暑意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忽然之间换了一重天地。

各色各样的树木将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片绿荫当中,到处都是小桥流水,甚至可以看到不少鱼儿就在桥下游来游去,似乎只要一伸手,准能够抓上几尾。

不少人家的院墙上都缠绕着绿莹莹的植物,有长长地豆角,有硕大的葫芦,更有胳膊粗的丝瓜,每一种让人看了都觉得非常喜人。

“小桥流水人家,不错,确实不错,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呀。”张倩姨夫一路走来,不停地发出感叹。

“是呀,以前听咱们小凡说了我还不信呢,难怪这小子上次来了不想走”亲身感受到这里的宁静和谐的气氛,张倩小姨也不由得心情舒畅起来。

这些天她一直在找人托关系,想把儿子塞到重点中学去。到现在礼送了不少,却还没有找到好点的门道。

倒是有人说能办这事儿,可是一开口就要五万元的择校费。这大大超出了两口子的心理承受范围,就商量着看能不能少一点,谁知道人家说这已经够少了,如果他们没有本地户口,还要在往上加一万块呢。

张倩小姨听的有些心动,丈夫却出言反对。如果是两三万块钱就算了,一下子出五万,基本上抵得上两口子一年的工资了,总不能把钱全用到这上边吧。

再说自家孩子的成绩他们清楚,上了重点高中肯定在班里占倒数,老师们对这种学生向来是不管不问的。

还不如让儿子上个普通高中,省些钱两口子负担也轻点。毕竟这才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以后孩子还要上大学呢。

张倩小姨这几天脑子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正发愁呢,却接到姐姐的电话。她本来不想来,可是耐不住张妈的再三劝说,最后只好同意跟着过来散心。

刚到刘家沟,她就知道自己来对了。

还没走到门前,赵教授两口子已经迎了出来。

走进刘军浩的院子,众人再次感叹起来,楼门上那铺天盖日的喇叭花开的正旺,不少土蜂子嗡嗡的在头顶飞来飞去。那几株枣树虽说刚结出拇指大小的枣子,但是也压的枝头弯弯的。喜鹊在枝头欢叫,几只青庄扑闪着翅膀紧紧跟着他们。

张妈和儿媳妇还好点,剩余的几个人眼睛就不够使了,不住的这看看,那儿瞧瞧,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这火头就是以前说过的那只吧?”张爸站在水池边上,看着里边不住游来游去的大火头,很有些指点江山的味道。

“嗯,是这个”刘军浩赶忙点头。

一上午众人的话题都围着刘军浩院子里的东西展开,中午原本他和张倩想亲自下厨呢,谁知道王老师和张妈等人将厨房围得严严实实的,根本没有给他们表现的机会。

无奈,两人只好坐在那里陪张爸闲聊。

做饭用的材料刘军浩早收拾好,加上厨房里的锅是一连三,可以同时炒两道菜。因此不到一个小时,张妈就叫着让他们洗手吃饭。

这些菜大部分是院子里出产的,虽然说不上丰盛,但是用泉水浇灌过,吃起来口感绝对没的说。

红烧黄鳝众人都吃过,自不必多言。那炖老母鸡、油炸浮梢、炒菊菊莲等等更是让人回味不尽。

吃过饭,刘军浩原本想再切个西瓜呢,却被张妈阻止。中午吃得饱饱的,胃里实在装不下更多东西了。

于是一帮人都坐在杨树下聊天,小泽宇一中午的功夫已经和赵教授家的两个小家伙熟的不能再熟,现在三人蹲在石板边上玩起了扑克牌。

说了半天闲话后,张妈开始谈论女儿和女婿的事情。这种场合自然没有刘军浩和张倩插话的份儿,因此他们只能在旁边兑个耳朵听。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刘军浩家既没有老人,也没有兄弟姐妹,所以那些分家、彩礼之类的话根本不用多提。

现在他们主要讨论的就是什么时间结婚,在哪里摆宴席的事儿。

原本刘军浩想过年的时候再办,但是张妈却将时间选在了十一,说是找人算过,那个日子很好。

得,就十一吧,他当然希望早点能够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只是这时间上有点紧,他还准备秋里把房屋重新收拾一番呢。照这个情形看,估计过两天就要开始动工了。

至于举办宴席的地点,张妈也倾向于在直接在刘家沟办。在市里饭店花钱多不说,还净折腾人。

“姑父,姑父,你领着我们去河边捡鸟蛋吧?”大人们这边正聊着,小泽宇却跑过来拉着刘军浩的衣角晃悠开了。

听他这么一说,赵教授就知道肯定是自己小孙子鼓动的。他扭头看过去,果然见这小家伙心虚的低下头。

自己这孙子刚开始来的时候还好,可是慢慢的在村子里混熟之后,就变得皮实起来。成天领着彤彤到处乱转悠,下水捉鱼,到陈刺丛中投马蜂窝,甚至有几次还想跟着毛孩子到芦苇荡里掏鸟蛋呢。不过自己一直看的很紧,才没有让他去成,没有想到他现在学会曲线救国了。

“浩宇,不要胡闹”王芸赶紧把儿子拽了过来,大人们正说事儿呢。

“这会儿也凉快了,要不咱们去河边转转吧”张妈看孙子很想出去玩,就开口建议道。

“也好,散散步,消消食儿。”赵教授也点头同意。

虽说已经过了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但是知了仍然扯着嗓子叫成一团。

他们一路都在树荫下走,倒是不觉得燥热。

现在正是地里的庄稼茁壮生长的时节,那些芝麻、花生零零散散的开出无数小花,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作物的芬芳,这让久居城市的众人都忍不住的深吸了上几口……

还没下河滩呢,他们就听到大河里边喧闹声远远地传来。

不用猜一定是村里那帮熊孩子又趁人不注意偷偷过来洗澡了,刘军浩甚至可以从其中分辨出毛孩子的声音。

下河洗澡这事儿不但两位老师操心,就是家长每天也对自家的孩子死盯着。

只是你盯得再紧也没有用,一不留神,孩子就偷偷的跑出去了。等家长发现的时候,自家的孩子早已经跑的没影。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刘军浩相当熟悉,是往河里“摔瓜”的声音。

摔瓜是小孩子游泳时喜欢比赛的一个项目,就是站在岸上的高处捏着鼻子后空翻跃入水中,这和奥运会中的跳水比赛有几分相似。

不过到底是没有系统训练过,那些熊孩子们每次都是脊梁板子先落水,摔得“啪啪”作响,猛然听起来好像是西瓜摔到地上,因此叫摔瓜。

“老师来了,老师来了!!”没有等他们走近,眼尖的毛孩子已经开始大叫起来。接着那些家伙一个个都扎着猛子钻到水里,希望老师没有发现自己。

几人觉得好笑,干脆站在岸边树荫下等着,结果不到半分钟又一个个从水中露出晒得黝黑的身板。

毛孩子憋得时间最长,刚一露头,发现岸上的人还没走,他就一捏鼻子,想继续往水里扎。

“刘长林,给我上来”在王老师的呵斥下,一个个都乖乖的爬上岸。

好家伙,村子里的孩子一个也不拉。

“说,是谁带的头?”等他们穿好衣服排成一排站好,王老师又开始询问起来。

这帮熊孩子倒是够义气,问了半天,低着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不开口说话,看样子是想死扛到底。

“都不说是吧,那就罚你们以后每天中午吃过饭到我家写暑假作业,我天天看着你们。”她的话一出口,这些小家伙立刻脸上都哭丧起来。

其实王老师也是找个由头发火,她早就打算这么做了。村里这帮学生是防不胜防,还不如趁着中午的时候把他们集中起来学习呢。这样既让家长们省了心,也能够让学生多学一点知识。

***

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觉,就想爬起来码一章再睡觉。呵呵,没有想到现在更精神了。

求下月票和推荐!!(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