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习习,河面上泛起粼粼波纹,不远处的芦苇荡也随风摇曳,似乎里边埋伏着千万雄兵。

众人坐在河边的大柳树下迎着山风,倒也觉得浑身凉爽。

“姑父,快看,你家的鸭子,它们跑到这里来了。”这个时候,小泽宇用手指着河面上游动水鸭子大叫道。被他这么一惊,那些家伙立刻脑袋朝水中一钻,身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再出现时已经是五六丈开外了。

“这是野鸭子,不是刘叔叔院里的,那是家鸭。”彤彤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似乎在说这东西都不认识,真老土。

“那它们怎么和我姑父院里的鸭子一模一样?”小泽宇不服气的反问。

“这……”彤彤顿时被问住了,小脸憋得通红,最后来了一句,“有人养的就叫家鸭,没人养的是野鸭。”

“那应该叫流浪鸭”

“流浪鸭?”这下几个大人也都愣住了,他们还真不知道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你纯属胡说八道,哪有流浪鸭。”彤彤蹭的站起来,左手掐着腰,右手指着他叫道。

这姿势是跟谁学的,小丫头别长大了变成野蛮类型的才好。

“这你就不懂了吧,市里边没人养的狗叫流浪狗,这鸭子自然叫流浪鸭。”泽宇得意洋洋的解释。

“你……我不给你玩了,等下捡鸟蛋也不带上你。”这丫头争辩不过,最后干脆使出威胁这招。

众人都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两个拌嘴,体验一把来之不易的童趣。

“姐,你快来看,这里好多慈姑秧!”张倩小姨原本想凑到水洼边洗洗手,谁知道却在浅水中发现了一大堆慈姑秧。

“哪里,哪里”张妈“跐溜”一下子站起来,朝水洼跑去。

接着她又开口大叫:“你们快过来呀”

汗,自己这个未来的丈母娘也太大惊小怪了,不就是发现了野慈姑吗。用的着这么惊讶,让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呢。

野慈姑在刘家沟非常常见,随便找个水沟都能看到。这东西的叶子是三角形的,尾部有个开叉,猛然看上去有点像古代兵器中的戟,一到夏秋季节会开出白色的花来。

它根部结出的慈姑吃起来很不错,小时候刘军浩喜欢挖了烤着吃,这东西烤熟之后香气非常诱人,吃起来面面的。

只见水洼处那一大片慈姑秧碧绿碧绿的,很有几分野趣,洋溢着勃勃的生机。

“都下去挖慈姑,等回去我给你们做慈姑烧肉”张妈说着已经挽着裤腿下到水中,而张倩小姨则紧跟其后。

严格说现在并不是吃慈姑的最佳时节,现在它里边的水分太多,只有到了冬天的时候慈姑才长得硬实。

不过众人也就是图个乐子,一个个都跳到水中忙乎起来。

这水洼是沙土地,慈姑根扎的不深,因此挖起来也不费啥力气,只要手顺着慈姑秧伸进沙土中一扣,就把整个慈姑秧带了出来。

这片慈姑是大部分都是长了几年的,下边的慈姑不少都有乒乓球那么大小。

“有十来年没有见到野慈姑了,还真有点想。以前我们家住在郊区,那片有个池塘,一到冬天我和小妹就下塘挖慈姑。弄回家让张倩她姥姥给我们做慈姑烧肉,那个味能顺着厨房飘二里地,馋得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都挂着口水,顺着香味找过来。肉最好用上五花肉,还要带上肉皮,没有肉皮不香,也不黏糊……”

张妈一边扣着沙土里的慈姑,一边开始讲起古来。

“就是,以前我妈也做过,不过那个时候穷,一年也吃不上几顿肉”王老师也顺着话茬说开。

三个女人一台戏,张妈、张倩小姨、还有王老师开始回忆起当年的历史,很快这挖慈姑就成了忆苦思甜大会。

而张倩嫂子则低声拉着她的手询问美容方面的知识,每次见到自己这个小姑子她都要热切的问上一翻,看看又有什么新保养秘诀没有。

几个人在水洼中热热闹闹的耍了半个小时,张倩才想起母亲身体不太好的事儿,害怕她长时间干活累住了,就催促着上岸。

哪知道张妈越说越高兴,手脚也麻利了许多,一点也没有乏力的迹象。

话说老妈这段时间气色很好呀?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出几分异常来。记得以前母亲头发白花花,见不到几根黑色的,现在看上去好像头发茬比以前黑了不少。

小姨也是如此,脸上虽然还带着几分憔悴,不过气色却比上次看到的要好许多。

这应该是土蜂蜜的功劳,等下一定要再收些蜂蜜让老妈带回去,张倩暗中打定主意。

等张妈兴劲儿过去,众人才洗洗脚上岸,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一折腾,小泽宇也忘了捡鸟蛋的事儿。

夕阳西下,张妈等人继续在厨房内忙乎晚饭,几个男人则一人搬把椅子坐在荷塘边乘凉。

看着赵教授怡然自得的逗着肩膀上的两个小斑鸠,张爸很是羡慕。

“你也别羡慕我呀,女儿女婿就在这里住,你们两口子反正也退休了,何不在这里养老,我不相信小浩不管你。”赵教授笑着打趣道。

听他这么一说,张爸倒是真生出几分念想,过两年城里不想住了干脆搬到乡下来。也不用麻烦女儿女婿,直接在旁边盖一个小院子,东边栽上一溜果树,西边则种了几棵杂树,像什么榆树和刺槐等等。再打眼压水井,院墙边上种上丝瓜、茄子、辣椒……最好再养群小鸡,这样吃鸡蛋也不愁。

晚饭以清淡为主,主菜就张妈做的那个慈姑烧肉,别说,她这道菜还真是堪称绝活。虽然那菜看上去油汪汪的,可是一点都不腻人。而且把慈姑的面、粉、香都烧出来了。

剩下的饭菜则是将煮熟的咸鸡蛋切了半钵子,橘红的蛋黄直流出油,带着红薯的新面馒头,还有一大锅浓浓的绿豆汤……

晚上的时候,众人又对捉知了来了兴致。马上就要立秋了,往外爬的知了比前些日子少了很多。不过这挡不住几个人有兴致,都提着手提灯四处寻摸,连张倩爸妈也加入其中。

远远地就听到张妈大声训斥:“老头子,那里还有一个,看到没有,你啥眼神……”

一帮人拿着手提灯捉到九点多,才捉了五十多个,最后王老师炸了一大盘子让众人品尝。刘军浩和赵教授几人只是象征性的夹了一个就放下筷子,连浩宇和彤彤也是如此。

这些日子,他们可没少吃知了。

小泽宇倒是吃的津津有味,一个人干掉了一大半。

宵夜吃完,天气也彻底凉爽下来,众人洗涮完毕后,各自回屋睡觉。

按照事先的安排,一帮大老爷们到赵教授家睡,其他的人则睡在刘军浩那里。

乡村的夏夜非常静谧,你听不到车来车往的噪杂,耳边只是夏虫的低声吟唱。

早上睡得正香,三个小家伙就跑过来敲门了,于是一帮人都早早的的起床。

歇息了一夜,几个老人也显得精神焕发。

刷牙、洗脸、吃早饭。吃过饭后,刘军浩又陪着众人进山游玩。

上午正是山上热闹的时候,那些麻雀、啄木鸟、黄鹂等等各色各样的鸟儿一路鸣叫不停,不时有松树、兔子从眼前闪过。

众人也没有往山里进,只在外围走走停停,累了就找块大石头坐下来歇息。

这一路走来,野菜、野蘑菇几个人弄了大半袋子,当然野果他们也没少吃。现在三个小家伙一人手中攥了一把酸宝宝吃的正香,尤其是泽宇,一边不住的吸溜嘴,一边还往口中塞,王芸怎么劝他都不听。

这酸宝宝是山中的一种浆果,比指甲盖略小,熟了之后呈紫黑色,吃到嘴里酸甜酸甜的。大人们吃上几个觉得牙口都酸倒了,这些小家伙却吃得很有滋味。

“刘叔叔,你过来我给你说个事儿。”刘军浩刚要领他们到南山去逛呢,小泽宇偷偷的把他拽住。

“啥事儿?”

“山上哪里有厕所呀,我想小便。”低声叫道。

“随便找个地方都可以,怎么,害怕被人看到呀。”这小家伙,听说有时候还尿床,现在倒不好意思了。

“不行”他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过很快就忍不住了,让王芸领着转到大树后。

“啊……”没过一分钟,突然传来了小泽宇的一声尖叫。

紧接着王芸也大声叫起来:“宏斌,你快过来呀……”

出事儿了?几个人都吓了一跳,飞速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怎么了,怎么了?”张倩大哥第一个赶到,急忙将妻儿都搂在怀中问道。

“地上……地上……”王芸一边跺脚一边叫道。

“嘶……”张倩大哥一看,赶忙把她们往回拉,等到了安全距离才停下脚步,呆呆的看着不远处。

只见草丛中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蚂蚁,而且个头大得出奇,一只蚂蚁都有二三厘米长。猛地一看,觉得非常骇人。

刚才小泽宇根本没有注意到地上的情况,等他方便完,刚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蚂蚁堆上,顿时大叫起来,而王芸更是发现裤腿上爬了几只大蚂蚁。

“没事吧,你们……”这个时候众人才赶了过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