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蚂蚁……?”张爸看到地上那一大片爬来爬去的大蚂蚁下了一跳。每只都有指甲盖那么大,如果连带上触角和后腿,差不多有二厘米长。

这一窝蚂蚁要咬上人,绝对不得了。

“这么多?”赵教授也有些吃惊的说道。这大黑蚂蚁他以前上山的时候见过的次数也不少,不过每次最多也就看到三五只,像这么一大群出现的现象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看到底有多长,”张倩大哥退到安全距离,心情也松懈下来,伸手快速在地上一抓,已经将一只大蚂蚁捏到手中。

他从裤兜中掏出一元硬币,把蚂蚁放了上去,蚂蚁的身体占了硬币的一多半长。

“这蚂蚁还不算大,我以前听一个同事说过,他们在东北见到的蚂蚁才叫大呢。一只有拇指肚那么大,人踩到的话会‘扑哧’一声爆掉。”赵教授跟着接了一句,然后又扭头看着刘军浩问道:“这东西听说泡酒后治风湿是吧?”

“嗯”刘军浩点点头。

刘家沟雨水多,地上潮气大,上了年纪的人很容易患上风湿病。一般有这病的老人平时上山的时候都会带几节芦苇管,看到大蚂蚁立刻捉住放在芦苇管内,然后弄回去泡酒。用蚂蚁泡过的酒治疗风湿的效果非常好,很多风湿病都是这东西治好的。

“你们谁带的有瓶子,我想捉一些弄回去泡酒,小凡他奶患有风湿病。”张倩小姨听说大蚂蚁竟然有如此奇效,就开口问道。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摇摇头,他们上山纯属游玩,谁没事会带个瓶子上山。

刘军浩仔细看了半天,发现那些蚂蚁不断地在一个枯树桩子上爬来爬去。他顿时一喜,原来这蚂蚁窝就在枯木当中呀,难怪附近大蚂蚁这么多。

“等等,我回家拿铁锨和瓶子给你们捉蚂蚁……”

不到半个小时,他又赶了上来。

用铁锨在枯木上使劲敲打了几下,顿时里边的蚂蚁蜂拥而出,一个个在树干上惊慌失措的爬来爬去。

这下找到洞口了,刘军浩又攒着劲儿对着树干踹了一脚。那树干早已经被蚂蚁给掏空,因此他一脚下去就把枯树桩踹掉了半截。

“蚂蚁偷吃这么多大米……”小浩宇倒是胆大,立马凑到树桩跟前。

只见那断裂处散落着一大堆雪白的的东西,猛然看上去和米粒差不多。

“这是蚂蚁蛋,好像可以做菜的。”赵教授也凑过去,冒着被蚂蚁叮咬的危险捏了一粒。外观白嫩,表面还有一层薄膜,看着给人一种悦目赏心的感觉。

“这东西能吃?”刘军浩很是怀疑的看着地上白花花的蚂蚁蛋。

“当然了,这东西高蛋白,比土蜂蛹还好吃呢,咱们弄点回家尝尝。”

说起炸蜂蛹,他们这些日子倒是吃过几次。不过每次最多弄上半碗,还没等吃过瘾就没了,很是不解馋。

听了他这么一说,刘军浩也蹲在地上收集起来,不大一会儿,就弄了半酒瓶。

回到家里,赵教授把蚂蚁蛋放到钵子里边漂洗几遍,又用放在笊篱里边用沸水烫熟,然后加上蒜汁、葱花、盐、醋等调料。

“都过来尝尝怎么样?”他热情的邀请众人。

结果除了刘军浩外,没一个人上前。他用筷子轻轻夹上一粒在大家的注释中放在嘴里一咬,刚开始带有几分酸味,不过很快就觉得鲜美至极,让人禁不住满口生津。

“好吃”他说着又用筷子夹起了两粒放在嘴中。

“这我就放心了,以前只是听人家说是这么做的。”赵教授也伸出了筷子。

汗,原来拿自己当实验品呀。

在他们两人的再三推荐下,众人都拿着筷子上前品尝,尝过之后不断地点头。

很快半钵子蚂蚁蛋被吃了个精光,众人都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吃过午饭,张倩爸妈等人就张罗着要走。刘军浩本想让他们在刘家沟多住几天,没想却被张妈推辞掉了。

如果女儿已经结婚了自然不用说,丈母娘到女婿家住几天,这是天经地义的,谁也不能说啥。可是两人现在还没有结婚呢,自己两口子眼巴巴的住在这里,那叫什么话。

见他们推辞的坚决,刘军浩只得赶紧准备东西。

人家来时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礼,走的时候自己作为小辈当然不能让他们空手而归。

土蜂蜜肯定少不了,上次送的张妈喝过之后说效果很好,这次再在弄两瓶回去吧。

还有菊菊莲,昨天那道菜张爸是赞不绝口,等下弄上一大塑料袋,反正这玩意儿后院多得是。

自家的屋檐下还挂了几大串子干木耳,也让他们带回去吧。

这些木耳是他闲着没事从墙根那根杨树干上摘得,绝对野生。用水泡开之后色泽鲜亮,水灵灵的,一看就知道是上品。

话说不知道是墙根太潮,还是因为泉水的原因,那树干上的木耳即使不下雨也一个劲的长,隔上十来天刘军浩都能弄一大钵子。他和赵教授两家吃不及,就摘了不少放在屋檐下晾晒。

将人送走后,刘军浩又彻底松懈下来。

这两天看似在游山玩水,其实他可没怎么放松。毕竟大部分人是第一次来,一定要招待好。

在院子里待着没事,就牵上赤兔出去溜溜吧。这两天忙着照顾客人,也没怎么喂它。

将赤兔牵到校园中,刘军浩刚准备拴好缰绳呢,“喵呜”突然从草丛中蹦出来一个半大的花猫,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眼睛中还带着几点亮光。

谁家的猫跑这么远?他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东西吓了一跳。

猫虽说喜欢打野经常在村里乱窜,不过一般都不到村子外边去,甚至田间的老鼠也很少捉。因为那是猫头鹰的活,它们不能抢了人家饭碗。不过这种东西怎么跑到校园里来了?

该不会是草豹子吧?刘军浩立马又闪过一个念头。

还别说,有了这个念头后,怎么看眼前这东西都像是草豹子。

自从两个多月前在山上发现了草豹子之后,这些天陆陆续续又有不少人碰到了。不过这东西胆子太小,一看到人立刻远远地逃走,根本不给你接近的机会。

眼前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儿,它好像一点都不怕自己。

刘军浩试探性的朝前走了两步,“草豹子”急速的跳进草丛中,等他转身,这家伙又不远不近的跟随。

难不成这家伙还赖上自己了?刘军浩见甩不掉它,干脆不再理会,而是沿着校园慢慢转悠起来。

几场雨过后,校园里的野草疯长,很多地方已经有膝盖深了。看样子等开学后,学生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校园里除草。

当他脑袋凑到教室窗户门口的时候,顿时乐了,只见教室正中央长出了一株半人多高的杨树苗。

这也算是一个稀奇,可惜自己手头没有相机,不然非拍下来不可。

校园就这么大,转了一阵子,刘军浩也烦了,干脆躺在草丛中眯眼小睡起来。

那只“草豹子”看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胆子大起来,试探的迈着步子接近。最后这家伙竟然停在离刘军浩只有三步远的地方,然后身子一蹲,也眯着眼睛打起盹。

这算什么事儿,看样子它还真赖上自己了,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王者之气,自己一发威,立马方圆百里的雌性动物都归顺。

汗,真是网上小说看多了。他忙坐起身子,将这个荒唐的想法从脑海中驱除出去。

他一起来,“草豹子”立刻飞速逃离,接着再次靠近。

“这东西肯定是饿极了,见到人想找食物吃吧。”刘军浩摸摸身上,也没有带什么能吃的东西,只好一摊手作罢。

等赤兔差不多吃饱,他牵着回家的时候,这家伙仍然在后边紧紧的跟随,看样子是想跟着他回家。

“小浩,你从哪里捡了一只小猫?”赵教授正坐在路边择菜,看到他后边跟着一只黄不溜秋的小猫,就笑着开口问道。

“小猫?这东西很有可能是草豹子,它可是认准我这个主人了。”刘军浩略显得意的说道。“扯,你见过草豹子不害怕人的吗?到底是不是小猫做个试验就明白了。”赵教授说着回屋拿了一条腌制的浮梢扔到地上。

“喵呜”这家伙立刻窜了过来,噙起浮梢就跑。

原来真是一只野猫呀,难怪看到人会这么亲近,刘军浩顿时失落起来。他刚才还想着等下用张倩的手机和“草豹子”合几张影,等下传到论坛上让大家开开眼呢。

现在确定了这家伙的类别,他完全失了兴致,直接牵着赤兔回家。

那野猫一看他进院子,也从水道眼中钻了进去。

“汪汪……”小皮原本正摇着尾巴欢迎主人,突然看到一只野猫钻进来,立刻狂叫着扑了过去。

这猫反应也算灵敏,身子一窜,已经跳到了杨树上,然后冲着树下“喵呜喵呜”的乱叫一气。

小皮不会上树,此刻只能围在树下干瞪眼。

刘军浩看小皮有发怒的现象,赶忙把它叫了回来。先让这猫在院子里呆着吧,正好有时间给赵教授家抓抓老鼠啥的。

自己院里有小皮坐镇,老鼠轻易不敢过来。反倒是赵教授家老鼠不少,隔三差五的小皮都要去抓上一回。(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