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可以预料的,这段视频发到十八楼论坛后立刻引起了轰动。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花猫可以用尾巴钓鱼,虽然猫吃鱼这个常识大家都知道,可是以这种方式钓鱼,怎么都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有不少人直截在下边回复过两天到刘家沟来看这只神奇的小猫,话说刘军浩这个号码已经成了论坛上的小明星,几乎每次贴出照片都能引爆大家的热情。

当然也有新加入的网友弱弱的问了句,刘家沟在什么地方。

“楼上火星来的吧,连刘家沟都不知道?”立刻有人回帖。

不过下边的回帖中很快出现了歪楼现象,有些看的眼馋的网友也把自家的小猫照片晒出来,小秀一把。

还别说,养宠物的人家真不少。不大一会儿,什么小兔子、吉娃娃、乌龟等等照片都贴在了后边,这样又让越来越多的网友加入讨论大潮中。

就这样两个人上午闲着没事,坐在电脑旁一边喝西瓜汁,一边浏览网页。

看着每刷新一次,都冒出来几个新回复,张倩是相当满足。当然她也有些眼热回帖中那些宠物照片,不过比来比起还是觉得自家的花猫最好,光看着照片就知道聪明。

她看到别人家的宠物都有名字,也琢磨着给小猫起一个:“刘军浩,你说给这猫起个什么名字好?”

“它是花猫,那就叫小花吧,”刘军浩懒得动脑子,这名字是随口就来。

“你不会好好想想,这个名字不好,太土了,土得掉渣。看看人家的宠物都起得什么名字。闹闹、巴顿、保奈美,还有叫九格格、四阿哥的。”张倩很不满他这种胡乱起名的行为。以前她就觉得小皮的名字不好听,曾经想试着换个新名字。哪知道小皮却对刘军浩随口乱叫的名字情有独钟,对她绞尽脑汁想的新名字一点都不感冒。

这让她相当失落,暗下决心这次给花猫一定要起个好名字。

汗,网上的人太有想象力,连美国将军和数字军团都整出来了,再起名字估计就该朝华盛顿和康熙头上想。

“快点想呀?”张倩还在那边猛催。

“有了,咱家的就叫秦始皇,要不就叫李世民,都是雄才大略的皇帝。”

“这是什么破名字,那花猫是母的好不好”张倩恨不得拿着鼠标垫狠狠地照着他的脑门拍几下。

“母的呀,那就是武则天和慈禧太后。”

“你……算了,我自己想吧。”张倩彻底无语,只能自己坐在电脑旁肘着下巴思索。

不就是给猫起个名字,至于将自己变成思想者吗。刘军浩心中很不依然。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否则张倩真有可能把鼠标垫扔过来。

“有了,你说叫豆豆好不好?”张倩突然一扭头叫道。

“啊……豆豆,很好,这个名字贴切。”他赶忙点头。

给那家伙起名叫豆豆?还不如小花好听呢,就是叫翠花儿、春妮儿也比豆豆好呀。

“那就叫豆豆,以后你要长叫这个名字,叫一段就适应了。”张倩却觉得这个名字很拟人化,叫起来朗朗上口,听着也很亲切。

中午的时候刘军浩本来准备简单的煎几碗茄子了事,可是他一看坛子里那半拉猪肉就改变主意。

猪肉还是前两天张倩爸妈过来的时候买的,瘦肉已经吃光,光剩下肥肉。这个天气即使腌在盐坛子里也放不了几天,干脆炼成猪油得了。

他这么一说,张倩立刻点火烧锅。

火很快就少旺,刘军浩将切好的猪肉块全部丢在锅里边,很快噼里啪啦的响声就传来,那滋味听着美妙极了。

紧接着一股刺鼻的油烟味开始在厨房中蔓延,不停地往鼻子里钻,张倩一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才适应下来。她只觉得这味道非常勾人食欲,忍不住的站直身子看了一眼,只见那微黄的猪肉片吱吱冒着热气,非常诱人。

“怎么样,想尝尝?”刘军浩看看笊篱里边的猪油渣已经不热,就用筷子夹了一块递过来。

“能吃吗,肥猪肉可是高热量”张倩一边否认着,一边经不起诱惑的张嘴接住。

猪油渣非常脆,吃到嘴里嘎嘎直响,她是越嚼越觉得香,最后自己拿双筷子夹了几次。

等猪油炼好,刘军浩并没有直接倒入瓷坛中,而是先放在洋瓷盆里冷却。

这一忙乎时间也不早了,两人决定午饭简单炒个菜了事。于是刘军浩洗了一团芝麻叶,然后放上猪油渣一起炒。不大一会儿,饭菜就齐活,两人端着饭碗开吃。

没吃两口,就听到赵教授在门外大叫:“小浩,赶紧出来看花猫……”

这……又闹出幺蛾子了?两人对视一眼,双双端着碗跑出院子。

不是吧?当他们看到那花猫在水中游来游去的时候,顿时都石化了。

这家伙此刻两只小爪子正在水里边不断地扑腾着,看上去游得相当自在。

自己领回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呀,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花猫,该不会成精了吧?刘军浩最近在网上玄幻小说看多了,一发现反常情况就往这上边想。

“其实所有的猫科动物本能都会游泳的,但是一般能不下水就不下水,不过你领回的这家伙是个例外”赵教授开口解释道。

“这猫简直是全能猎手,天上飞的喜鹊,水里游的草鱼,还有地上跑的老鼠,好像没有它不能捕捉的。”王老师也跟着赞叹了一句。

一时间,几个人都站在树荫下看花猫在水中显摆。

这家伙显然不是第一次游泳,那划水的动作看上去比人都娴熟。等游得累了它才拖着湿漉漉的皮毛上岸,然后趴在木板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显得特别淡然。

一下午的工夫,刘军闲着没事就研究这只猫。可是从外观上看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也不比其他的猫多个鼻子少个眼睛啥的。

看的眼睛发酸,他最后只能得出结论,这家伙可能是在野外待得时间太久,身上的野性慢慢的回归了,因此才变成这幅德行。

“刘军浩,你知道野生木耳一斤多少钱?”他正琢磨着花猫的由来,张倩却兴冲冲的跑了出来。

“多少钱?”他还真没有注意这东西的价格,平常想吃木耳了都是直接在自家的院子里摘些,根本没上街买过。

“一两十五块钱,咱们也在网店上卖木耳行不行”张倩很是兴奋了一把。

刚才上网的时候她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是问问刘军浩那里还有木耳没,自己一个老姐妹想买一点。

原来张妈回家后,几个老姐妹就跑过来看她,众人聊着聊着自然就说到说到她这个女婿身上了。

张妈将在刘家沟的经历叙述了一遍,惹得众人一阵赞叹。她越说越高兴,把刘军浩送的木耳拿出来让大家看。

这木耳确实看着很好,在水中泡过之后柔嫩柔嫩的,单从颜色上就比超市里卖的好几倍。当时就有一个姐妹动了心思,想掏钱问她买点野木耳。

虽然这是好事儿,但是张妈却没有轻易的答应。女婿那边不知道还有木耳没,自己这边要是答应下来,万一那边没有,到头来不是两边都惹埋怨吗。

不过野木耳价格这么高,如果女婿真的能够上山多采些,也能增加经济收入不是。张妈思前想后,最后把电话打到了女儿的手机上。

要说老人家自从认定这个女婿后,就开始为刘军浩买卖的事儿操起了心。

“这么贵,你不会听错了吧?”刘军浩还真是吃了一惊,平时看木耳听不起眼的,没有想到价格高的有些离谱。

“什么呀,我特意在网上查的,人家都卖出去好些了。”

“真是这样的话,咱们在网店里卖木耳也不错”他听的有些激动,一斤算下来就是将近二百块钱,比自己的黄鳝还贵。

不过很快两人又从兴奋中清醒过来,这野木耳是贵,可是产量却不大。拿刘军浩院里那根杨树木头来说吧,每次都能摘一大钵子木耳,可是真正等晒干也就能出一两干木耳。

“要不咱们自己种木耳吧,人工饲养的虽然便宜,但是价格也不低,一斤八十多块。”张倩又开口建议道。

“那多费事,咱们一没场地,二没技术,哪有这么容易就种出木耳的。要真赚钱的话,那遍地不都是种植木耳的了。”

听他这么一分析,张倩彻底的泄气,觉得自己太想当然。

“别想那么多,咱们现在日子过得挺好的,”刘军浩口中说着,心中却思索开了。

野生木耳这个概念有点宽泛,什么叫野生的,那就是没有经过人工处理,添加任何肥料的。

自己等有时间了上山把那些长有木耳的枯木砍回来放在院子里,让它们自然生长,这也算是野生的吧。

他把这个想法一说,张倩立刻撇着嘴说到:“那叫椴木木耳,不算野生的”她刚才在网上差了不少资料,因此对木耳的分级很清楚。

“别管什么木耳,只要好吃就行,”相信用泉水浇灌过后,绝对不比其他木耳味道差,完全可以卖出价格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