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马上立秋了,天气还依然热的不行。

刘军浩在吊床上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才发觉自己的腿上躺着个毛茸茸暖洋洋的东西。

扭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花猫跑上来睡觉了。

这家伙大热天的往自己的身边凑,不嫌热呀。刘军浩使劲用脚一蹬,将它从身上推下去。

“喵呜”花猫在地上伸了一个懒腰,冲着主人叫了几声,然后身子一窜又蹦到吊床上。

刘军浩只得再次将它赶下去,可是一连试了几次也赶不走,每次刚推下去,不到两分钟,又蹦跶到刘军浩大腿上,舒舒服服的躺着睡觉。

刚开始他还害怕这家伙身上有虱子之类的东西,可是闲着没事扒着豆豆的皮毛找了半天,啥也没见,比小皮身上还干净。

这个时候刘军浩才想起它没事就跑到水里边游泳,身上不干净才怪。

得,既然想闻自己的脚臭那就让它呆着吧。

要说人的惰性还真大,这越歇越懒得动,躺在这里被穿堂的山风一吹,整个人儿都觉得轻飘飘的。

前些日子一直在忙乎,猛然闲下来还真觉得浑身乏力,看来鲁迅先生说没错“工作容易被安逸的生活所累”。

关于房子装修得事儿他倒是和张倩提过一次,张倩也点头同意,不过就是有些担忧工程量太大,建好了能不能按时入住。要知道新房潮气大,一般建好后都要将门窗打开,等上个把月才入住的。

两人十一就要结婚,万一到时候房子没收拾好,总不能在露天里搭个草棚当新房吧。

刘军浩直说她考虑的太多了,自己这是旧房翻新根本不用挖地基,再加上二楼盖的是空兜墙,相信只要两三天的时间就能把墙垒好,也就上楼板和室内装修需要花费时间。

至于潮气太大的问题根本不用多想,二楼上可以暂时不考虑住人,相信这样的天气晾上十天半个月肯定能干。

房子的问题已经商量好,配套家具是不是也该早点上街订购?镇上有两家订做家具的,手艺都不错,其中有一家刘军浩还认识。有好几次他上街的时候人家都热情的喊着去喝茶,言谈之中自然谈起他结婚买家具的事儿。

说是木材给他用上好的,价格上也优惠。

刘军浩倒没有松口,他觉得这事儿还是提前和张倩商量一下,看看选什么木材做好。

做家具一般都是槐树、杨木、松木等等,再高档的就是紫檀、核桃木、水曲柳、黄花梨木。

刘军浩个人倾向于做家具的木料要选的好一点,这样不但上档次,而且经久耐用。

紫檀木、黄花梨木那都是炒到天价的木料,街上肯定没有,就是有,他也用不起。至于核桃木倒是可以考虑的。大青山山核桃树多,就是寻常农户家也种的不少,虽然贵一点,但也没有那么离谱。

想了半天,刘军浩发现自己还真有点婚前恐惧的倾向,一闲下来就坐在那里瞎琢磨。

想买家具直接到人家的铺子里看得了,问过价格之后再说合不合适。

“汪汪……”他这边正思考着呢,却发现五只小狗狗都跑了过来,冲着他乱叫一团,而地上一溜的放着五个鸡蛋,显然这是刚刚从鸡窝里噙出来的。

话说这些家伙和小皮小时候一个德行,总喜欢没事的时候到鸡窝里噙个鸡蛋啥的,然后跑过来邀功。有几次,它们都被下蛋的母鸡追的满院子乱跑。

如果不是母鸡顾及到小皮两口子,恐怕已经将它们捉个半死了。

刘军浩教育两次之后,这些家伙才消停。没有想到是屡教不改,这才消停了几天又偷起鸡蛋来了。

咦,好像不对,这怎么看着像野鸡蛋呀?刘军浩赶忙从地上捡了一个仔细端详。

野鸡蛋从外观上还是和家鸡蛋有很大的区别的。它们的个头更小一些,表皮的颜色也深浅不一,很多都呈土灰色。

还真是野鸡蛋,也不知道这些小家伙是从哪里找到的。

刘军浩拿着野鸡蛋摸了摸它们的脑袋,想让这些家伙领他去找野鸡窝。

谁知道几只小狗狗一点都不配合,只知道围着他汪汪叫成一团。大眼睛也忽闪忽闪,似乎是等待老师表扬的小学生。

这些家伙太小了,还不能领悟主人的意图。刘军浩一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效果,无奈只得请小皮出马。

小皮鼻子凑到野鸡蛋上闻了闻,然后吧嗒吧嗒的朝院子外跑去,那几只小狗狗也紧紧的跟在后边。

没有想到野鸡窝离自己家这么近,难怪这些日子总看到有野鸡在附近找食儿吃。刚到树林中走了五十米,小皮就冲着一片刺啦窝猛叫。

而小狗狗们则一个个屁颠屁颠的钻进去,然后又噙着野鸡蛋出来。

刘军浩蹲下身子朝刺啦窝深处看去,很快就发现里边那个用荒草铺成的鸡窝。

好家伙,这野鸡原本以为将鸡蛋产在刺啦窝中安全,可惜它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碰到几只让人头疼的小狗狗。

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这些小家伙大有乃父之风呀。抱着野鸡蛋往家里走,刘军浩不住的发出赞叹。

恰好自家还有一只母鸡闹腾着要抱窝,正好把这些野鸡蛋放进去。等小野鸡出壳,说不定会像水鸭子那样,也引几只野鸡回来。

刚到家门口,就听到小浩宇在隔壁“哇哇”的大哭。

谁惹这个小家伙了,刘军浩赶忙将鸡蛋一放,跑到隔壁去。

“嘘,不疼……”那边王老师正不住的用嘴吹着这家伙的额头猛吹。

“怎么了,怎么了?”

“他投马蜂窝,让马蜂给蜇住了”没等王老师说话,彤彤已经竹筒倒豆子一般叽里呱啦的把事情讲清楚。

原来这家伙最近投马蜂窝上瘾了,整天闲着没事拿着芦苇杆到处转悠,美其名曰打知了壳。

可是只要一跑到赵教授的视线之外,他立马就去找马蜂窝。

一连投了六七个马蜂窝都没有被蜇过,小浩宇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次又把目光瞄准洋槐树上那个碗口大的马蜂窝。

刚开始的确很顺利,没等马蜂们反应过来,他已经把马蜂窝给投掉了。

一看马蜂窝落地,小家伙扔掉芦苇杆拔腿就跑。可是没曾想这次出了岔子,恰好被杨树根绊倒。他爬起来刚跑两步,就被追上来的马蜂狠狠地拧了一下。

这家伙也算聪明,没有立马停下来叫疼,不然非被那群马蜂撵上不可。

幸亏只是小马蜂,蜇住人很快能消肿。如果像上次刘军浩投的那种土马蜂,肯定让这家伙疼的哭爹喊妈。

不过即使如此,也够他喝一壶了,看以后还敢不敢投马蜂窝。

“别哭了,到我家看野鸡蛋去,刚才小狗狗找的”刘军浩将小狗的事情一说,小浩宇眼泪一擦,朝他的院子跑去。

其实小孩子就是这样,大人们越劝他哭得越厉害。一旦有其他东西转移注意力,立刻忘记哭鼻子。

“刘叔叔骗人,这是家鸡蛋,和鸡窝里的一样。”彤彤看了两眼就嘟囔起来,认为刘军浩在骗自己。

“小丫头,好好看看和家里的鸡蛋有啥不同?”刘军浩看她掐着腰质问的模样就觉得好笑,这小家伙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动作越做越熟练了。

“这个鸡蛋好小呀”通过比较,她终于发现了不同。

野鸡蛋被他们观看了一阵子,刘军浩才想起自家抱窝老母鸡的事儿。

可是他将鸡笼里找了一圈,那些鸡窝翻遍了也没有发现母鸡的踪迹。

该不会是又跑到外边抱窝了吧?要说他家的母鸡挺贼的,不让在家抱窝,就跑到外边偷偷的孵蛋,好像躲避计划生育的一样。

谁知道到中午的时候,却发现这母鸡咯咯叫着从杂木堆边钻出来,在地上梆梆啄了一阵子,又做贼似地跑向杂木堆。

刘军浩蹑手蹑脚的跟过去,果然在靠墙的一个旮旯里发现了老母鸡。

还在院里就好办,等晚上的时候直接将野鸡蛋放进去就可以了。

只是那杂木堆边什么时候长出了一颗黄嫩黄嫩的桃树苗,他很是有些意外,看这情形应该是水池边那株桃树根上引出来的。

想想挺意外的,三月份的时候毛孩子在自家院里丢了一根桃枝,自己无意中在水池边一插,不过几个月的时间竟然长得比赵教授院里的竹竿还粗。

这东西的生命力真是强悍,他除了刚扦插的时候给桃枝浇了点泉水外,平时根本没有照看过。

不过那株小桃苗长得有点不是地方,恰好被院墙和杂木堆挡的严严实实,光看看泛黄的叶子,就知道缺少光照。

还是要找个时间把它移走,不过现在季节不对,干脆等明年春上好了。

要移栽桃树,刘军浩立马想到石锁中,移到那里边最好。

打开石锁看看,里边一切照旧,不过前些日子种植的小蛇花好像在沙土地上出了不少,有些已经成熟,再不吃该变老了。

于是乎,刘军浩将那些长成的全部摘下来,准备晚上张倩过来了炒着吃。可是收集之后他才发现太少,还不到半碗,只能够配上别的菜一起炒。(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