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电脑咋没有关。

刘军浩看到电脑屏幕上,一只小猫在蹦跳着抓蝴蝶的时候相当纳闷,印象着睡觉前他特意把电脑关掉了呀。

这屏保是张倩刚从网上下载的,说是很像自己家豆豆。虽然那家伙对她爱理不理的,可是张倩却对花猫很感兴趣,只要闲着没事就拿鸡毛逗它。

难不成昨天晚上玩电脑玩得太困了,自己忘记关掉不成?

年纪轻轻的就得了健忘症,这可要不得,他晃了晃脑袋把电脑关机后才跑到屋外打水洗脸。

冰凉的井水浇在脸上,刘军浩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浑身冷飕飕的。

话说才进入八月没几天,这气温就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午艳阳高照,早上却冷得让人哆嗦。要不了多久,晚上要盖被子了。

“二八月里乱穿衣”说的就是这种情况,还是回去加件厚衣服吧,不然冻感冒了划不来,虽然他这体格想冻感冒都难。

吃完早饭刘军浩也没有耽搁,直接骑上自行车去六婶子家找张倩。这是昨天商量好的,今天上街看看电动车,如果价格合适的话直接买一辆回来。

到镇上没有多转,他们一路奔向卖电动车的地方。两人虽说对电动车不懂,但是来之前还是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的。

因此他们也没有听店主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某某品牌在搞什么促销活动之类的话,直接询问有没有自己相中的那一款(牌子就不说了,否则有做广告的嫌疑)。

“有,有”店主一看人家根本不听他讲,径直把人领到车前。

电动车刚到村口,就被二麻子拦下了询问一番。看这意思,他也准备过些日子到街上买一辆。这东西不贵,便宜一点的才一千多块钱。如今这点钱对刘家沟的村民来说,根本不算啥。

“刘军浩,你走的时候怎么不把电脑关了,这多浪费电。”张倩刚打开堂屋门,就开口说道。

“什么没关,我早上关掉了。”

“你关了?你过来看看。”张倩用手指着屏幕叫道。

“这……”还真奇了怪,这次他可记得清清楚楚,早上把电脑关掉之后根本没有再开过。怎么出去一趟电脑又自动开机了呢。

他把这疑问给张倩一说,两人都觉得事情不对,不会是中了什么病毒或者木马吧。

“说,你昨天晚上偷偷看什么网站了?”上一般的网站肯定不会中毒,只有上那些非法网站才会。

“没有呀”刘军浩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不过自己真的比窦娥还冤枉。虽说那啥他不是党员,但是敢向党组织保证,自己绝对没有上一些乱七八糟的网站。

要说有什么非法的举动,也就是有时候浏览网页时,看到那些弹出的视频聊天交友的广告自己点了几次。

不过这纯属好奇呀,他可真没想过要注册啥的,莫非这样也有问题?

“哼,看你嘴硬,先杀杀毒吧。”张倩明显不相信他的鬼话,自顾自得打开电脑杀毒。

这杀毒软件是在网上下载的正版卡巴斯基,对付一般病毒木马应该没问题。

哪知道一个小时过去了,啥病毒也没有发现。

张倩不甘心,又装上别的杀毒软件检测了一遍,结果很囧,竟然把卡巴斯基当成病毒了,询问是否要删除。

得,看来这病毒太厉害。杀毒软件解决不了,那只能上网求救。

可是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门,有的说是冲击波在作怪,有的说是定时软件问题,更有人解释硬件出了毛病。

两人也不知道听谁的,干脆最后一致决定先不管了,等以后再发生自动启动事件就重装系统。

关机后盯着电脑看了个把小时,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电脑还是那台电脑。

“不管了,咱们还是往墙上贴画吧”张倩自诩算是半个电脑高手,可是摆弄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原因,自然相当沮丧。

这画是刚刚在街上买的,原本刘军浩看那几张林志玲、章子怡很不错,贴在家里绝对美观大方。谁知道他刚拿到手中,张倩立马撅着嘴说道,“这画儿PS过头了,咱们要买就买李X春吧。”

“别”刘军浩赶紧把画放下,如果真买春哥的图画带回去,以后估计就没有人往自己家串门了。

嗯,倒是农村没狗的人家应该考虑买一张回去贴在大门上试试,说不定小偷一见立马遁逃。网上不是有句话叫“信春哥,得永生”吗,这话应该改成“信春哥,能防盗”或者“信春哥,保平安”。

那啥女人的嫉妒就是莫名其妙,不就是一张画报吗,又不是真人。

刘军浩虽然对那几张画报不舍,不过在张倩的威胁下,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放回去。

“这张谢霆锋的不错,要不咱们买一张吧?”

“不行,”刘军浩干脆利索的拒绝。丫的,看他一脸笑咪咪的就知道不是好货。

“为什么?”张倩心中偷笑着问。

“他长得比我帅,我看不惯”

最后两人决定买一些山水风景画,那样符合大众审美,有品位,看着不俗气。

不过刘军浩到底还是对林志玲很有怨念,早知道不带张倩上街了。自己来个先斩后奏,直接买回去看她怎么办。

贴完画,张倩左看右看仍然不满意,不住的摇头说单调,看上去缺少美感。

“要不你写几幅字咱们贴到墙上吧”

“好呀,”刘军浩立马跑回屋拿笔墨。

别看他日子过得懒懒散散的,可是毛笔字的功夫却没有丢,隔三差五的都要写上半天。

深吸一口气,毛笔在白纸上蛇飞龙舞起来。不到五分钟,一副流淌着墨香的《沁园春》就出炉了。

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词,读起来朗朗上口,很大气。自己虽然不是伟人,但是不妨碍体验一下伟人的胸襟和气魄。

“不错,很不错,再写一副”张倩也难得的开口称赞。

“那当然,不看看是谁写的,我这个水平,要是在古代,肯定是大书法家,一副字最少值几千两银子。”刘军浩略显得意的说道,他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那种类型的。

“说你胖还喘上了,不知道我说的是客套话呀,真把自己当成书法家,快写!”张倩开口催促到。

“哇……刘叔叔,你还会写毛笔字呀。”彤彤进来后,一脸夸张的看着他。

“当然了,看看我写的怎么样?”刘军浩这次写的是苏东坡的《水调歌头》,这才刚写了一半。

“很好看呀,比我们老师写的都好”小丫头脑袋凑得条几前,不住的指着字说道。

“看到没有,只有儿童才是天生的鉴赏家,他们能够轻易分辨出艺术的真善美”刘军浩笑着摸了摸彤彤的脑袋,“下次刘叔叔做好吃的一定给你多留点。”

“臭美”张倩很不以为然的说道。

“哇,这里有一个错字。”这小家伙突然指着白纸叫道。

“哪里,哪里?”刘军浩顿时一愣。

“这个宫阙的‘阙’里边不是反文,而是欠。你写错了!”彤彤认真的指着不知天上宫阙那句说道。

这小丫头倒是挺厉害的,这么复杂的字都认识。

“是呀,我怎么说看着有些别扭”张倩也开口附和道。

以前还真没注意到,这下脸丢大了,刘军浩很难得的脸上一红。幸亏这小丫头提醒,不然挂出去后被人看到,那多丢人。

“原来刘叔叔也会写错别字呀,我等下一定要告诉外公。”这丫头抓住错误就说个不停。

“咳,笔误,笔误。”这丫头一点都不可爱,自己白疼了这么多天。

刘军浩瞄了张倩一眼,却发现她正强忍着笑意。那模样,怎么看都好像在说,这下你不说儿童是天生的鉴赏家了吧。

幸亏这个错字略加改动就可以,不然的话还要重写一副。

往墙上贴之前,刘军浩特意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直到确实找不出别的错误才挂上去。

“刘叔叔,我外婆让我过来借打火机的,我们家的打火机没气了。”彤彤这个时候才想起正事儿。

这么一折腾,两人才发现时间不早,该做饭了。

送走小丫头,刘军浩原本想让张倩烧火,自己炒菜呢。谁知道张倩根本不同意,说是她刚跟六婶子学了一个新菜,要练练手。

无奈,他只好转移指挥权。

刚烧了没两分钟,突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开机声。

“电脑又自动启动了?”刘军浩赶忙熄灭柴火,跑到堂屋中。原本在桌子上蹦跶的花猫被他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跳下来。

“还真是中毒,吃完饭就装系统。”张倩这下也肯定了。

哪知道他们刚回厨房不到五分钟,开机声再次传来。

“还有完没完?”刘军浩大为恼火的冲进去,却发现花猫再次从桌子上跳开。

不对呀,他这次才发现异常,印象着自己进来之前这家伙好像呆在机箱旁边,不会是它开的电脑吧。

刘军浩把这个疑问给张倩一说,张倩立马撇着嘴说道:“根本不可能,要是这样的话,豆豆也太聪明了吧”

“你还别不信,咱们做个试验……”

两人这下饭也不做了,悄悄溜到门口,隔着门缝盯着花猫。

果然,这家伙看堂屋里没有人后,偷偷的蹦跶到桌子上,然后用爪子轻轻的摁住那个核桃大的开关按钮。(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