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推开门,就听到狗窝里传来小狗狗的叫声。刘军浩瞪眼一看,好家伙,三只小狗狗都在小皮的身旁拱动着呢。

不用动脑子也能想到,肯定是它们昨天晚上偷偷溜回家的。要说这些家伙的记性真好,这么远的距离竟然没有迷路。

刚打开大门没一会儿,刘五爷就率先上门来找小狗狗,而张倩直接打电话过来询问六婶子家的小狗是不是回去了。

反倒是赵教授稳如泰山,一直到吃过饭才领大豆豆回去。这狗名是彤彤起的,说是要压住他家的花猫一头。

今天逢集,吃过饭刘军浩将电动车推出来沿着河堤骑了一圈。

他这纯属练手,上次回来的时候是第一次骑,因此速度和自行车差不多,这次却是体验了一把风驰电掣般的速度。

虽然距结婚还有一个多月,不过两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今天上街是买洗衣机和电冰箱。

现在做生意的人越来越精明,卖家电的也在自家的店门前打出旗号“你买家电我送到村”,冷不丁让人看了还以为是家电下乡指定地点呢。刘军浩原本还发愁买了洗衣机等下怎么运回去,这下可好人家直接送到家里,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都是三包产品,他们也没有过多的查看,只是试了几次就定下来。

其实对镇上的商家刘军浩是比较放心的,做的都是熟人生意。如果家电买回去真出了问题他们也不敢不换,否则这点事儿不出三天肯定全镇人都知道,以后谁还到他家买东西。

洗衣机搬到屋檐下放好,插上插头,重新调试一番没有毛病,刘军浩就拿上两盒烟把开车的师傅送走。

他刚想躺下来歇会儿,却被张倩拉着拆洗褥子。

这褥子他平时没怎么盖,就是晚上冷的时候搭一下肚子,干净着呢。

可是张倩连拉带拽,非要让自己和她一起忙乎。

洗衣机洗东西就是快,一会儿工夫,褥子晾在了绳子上。

今天天好,估计到下午就能干。

洗完褥子这下是真没事儿了,他将屋里的躺椅一搬,然后拿本书晒起太阳。

张倩原本在屋里边玩电脑,可是玩了一会儿觉得没啥意思,就出来转转,看到刘军浩悠闲的姿态很些羡慕,干脆把另一把躺椅也搬出来。

两个人仿佛古代的地主地主婆一般,喝着茶,懒洋洋的躺在那里等中午吃饭。

张倩倒没有完全闲着,伸手一抓,已经把豆豆抱到怀里。

豆豆刚开始对她并不怎么亲热,可是在刘军浩的威胁诱逼下,这家伙只能乖乖的躺在那里。

要说这花猫真是特立独行,别人家的猫一到白天都躲在墙根晒太阳。它倒好,一脱离刘军浩的视线撒着欢的闹腾。

不是上树偷喜鹊蛋和水鸭子争斗,就是挑逗赵教授家的小黄狗。

也许彤彤给小狗起的名字真和花猫犯冲,这家伙没事的时候很喜欢收拾小狗狗。小狗狗才刚满月没两天动作笨笨的,根本不是花猫的对手,刚扑上去就被人家一爪子打的满地乱滚。

可是它还真集成了小皮的几分凶狠,屡败屡战。

花猫是典型欺软怕硬的主儿,一看到小皮,立马老实。有时候抓了老鼠还特意跑到小皮跟前献殷勤,似乎有点上供的意思。

刘军浩看着有点好笑,也不知道这家伙跟谁学的,怎么这幅德行。

“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张倩突然凑到他耳朵边上大叫一声。

“啥事儿,”一不留神,自己又神游四海。

“我是说苏娜娜刚才在网上说她过两天要到刘家沟游玩。”张倩说着坐直身子,她一松手,豆豆立马从怀中溜走。

“这个时候过来,该不会是又辞职了吧?”刘军浩疑惑的问道。

“嗯……她工作不如意。”

汗,还真是失业专业户呀,印象着从去年到现在苏娜娜最少找了五个工作,每次都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散散心也好,散散心也好”刘军浩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边正说着,突然水鸭子嘎嘎乱叫起来,继而看到花猫从杂木堆边蹦跳着朝回跑,那大大小小二十多只水鸭子跟着它屁股后边乱啄一气。

这家伙跑到两人身边,蹭的一跳,已经扑到刘军浩怀中,然后喵喵的冲着水鸭子乱叫。

就不能消停会儿,怎么又惹上水鸭子了?刘军浩被它们叫的有些头大,一手抓住花猫的顶花皮,把它扔到地上。

“嘎嘎”水鸭子再次啄了上去。

大概知道主人不会帮忙了,这家伙又飞窜到闭着眼睛晒暖的小皮身边。

这下水鸭子不敢追了,只能够呆在不远处乱叫一团。

“豆豆太聪明了,还知道找小皮护着。”张倩对它这种行为相当赞赏。

“它就是狐假虎威”刘军浩对花猫相当头疼,这家伙算是自己院子里的恐怖分子。自从它到来后,每天都要折腾的鸡飞狗跳,把安定团结的局面破坏殆尽。

等水鸭子不甘心的散去,豆豆又洋洋自得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重新跳到刘军浩身边舒舒服服的躺下,赶都赶不走。

“刘叔叔,你看我们在路边挖了一个宝贝。”快晌午的时候,小浩宇和彤彤大叫着进来了,身上弄的脏兮兮的。

“又捡到什么烂石头了。把衣服弄得,等回去看你爷爷不说你。”话说这两个小家伙在刘家沟混熟后,最近越来越让赵教授两口子头疼。

彤彤还好说,小丫头不喜欢动,最多也就是跟着村里的孩子们跳跳绳。

可是浩宇则不同,小脑袋瓜子不知道怎么想的。马蜂蜇住的地方刚刚消肿,这家伙立刻好了伤疤忘了痛。看了一本《XX历险记》后又开始寻摸着挖宝,整天拿个小铲子到处乱挖。

现在家里堆满了杂七杂八的石头和一些烂瓶瓶罐罐,他一口咬定是宝贝。

刚开始赵教授看到树林里能够挖出坛坛罐罐也很惊讶,还以为那里可能存在古墓什么的。

他特意捡了几个研究了一番,却发现这东西很平常,好像都是近代的款式。只是他弄不明白的是那个树林中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碎坛子。

刘军浩听说了忍不住开口大笑,最后告诉他,那地方是村里烧瓦罐的地方。

以前陆路难走,人们很多时候都是靠水运行走的。刘家沟靠近大河,在没解放那阵子繁华过一段。兴盛时期村头一共垒了三座烧瓦罐坛子的窑,河滩上还修有一个小小的渡口。

改革开放后,随着公路的建设,大河上的行船少了很多,村里的瓦罐也没有了销路,就慢慢的荒废下来。

不过小浩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前一段时间还在树林中挖了两个乾隆通宝。赵教授兴高采烈的跑到刘军浩这里显摆,说是要上网查查值多少钱。

结果刘军浩直接从屋里拿出一串子和那个乾隆通宝一样的铜钱,赵教授顿时无语,问他从哪里来的。

“闲着没事在外边转悠的时候捡的。”刘军浩的回答很简单。这一串子铜钱是他初中时候在地里挖花生找到的。

话说乡下那些杂七杂八的老坟特别多,随着天长日久,一代代的下来,很多老坟都变成了平地,经常村里人犁地或者是收割庄稼就能够捡到铜钱。

刘家沟每户家里边都有不少铜钱烂铁,踢毽子兴盛的时候,孩子们都用铜钱来固定鸡毛。还记得几年前刘老三犁地的时候曾经挖过满满一麻袋铜钱,最后被他拉到街上当废铜卖了,当时人家收废铜的还不想收。

赵教授虽然有些沮丧,但是还是到网上查看,最后得出的结果是值两块钱。

“这次石头上有字,你看看”两个小家伙吃力的将放在门口的石头搬了进去。

“嗯,还真有字。刘军浩赶紧过来看看写的啥,说不定真是文物。”张倩原本不在意,但是当她看到石头上写的几个模糊不清的繁体篆字时,立马来了兴致。

“我看看,我看看”他上前瞧了两眼就笑了起来,“这东西要是文物的话,我能在刘家沟找出二三十个,你看这个是青山的‘山’字,下边的是‘石’,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吧?”

“泰山石敢当?”张倩立刻醒悟过来。

“对头,就是这玩意儿,你们在哪里挖的?”刘军浩转头问小浩宇。泰山石敢当说白了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就是在石头上写上这么几个字,然后立在桥头或者自家的院墙跟上。

刘家沟很多人家的墙根都有这东西,说是可以禁压不祥之物。

“就在树林南边找到的,是我先看见。”彤彤插言说道。

“你们这两个小家伙,怎么把石板桥那里的石敢当给挖了,赶紧放回去,不然等村里人看到了非要挨训斥不可。”刘军浩虽然不信这东西,可是村里老一辈的人还是信的很真。尤其是刘五爷每年过年还要上山敬山神,如果让他知道这东西在自己家,说不定连刘军浩一块训。

“什么是泰山石敢当呀?”浩宇又跟着追问一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