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没抓到,倒是把几个人折腾的不轻,身上都被蚊子叮咬了四五个大包。夏天的蚊子还好说,人被咬到之后,最多抹点风油精就好。可是秋里的蚊子却不同,尤其是蒿草窝里的大蚊子,那叫一个毒。咬你一口就来个狠的,一口一个大包,要过一夜才消肿,让人恨得牙根都疼。

二麻子很是过意不去,想让他们到自己家喝点茶再回去。

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大家都有些发困,谁还有闲心喝茶,各自领着狗回家。

一时之间,又把村中的狗惊得狂叫连连。

“谁?”刘军浩刚走到堰塘口,一束刺眼的手提灯亮光猛然照过来,继而刘五爷一声低吼。

“是我”他赶忙用手挡住光线。这老爷子,警觉性这么强。

“小浩呀,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刘五爷一看是村里人,这才将手提灯重新熄灭。

“别提了,广喜叔家的玉米地让野猪给糟蹋的不像样子。他晚上喊我们几个去帮忙抓野猪,这不蹲点守了大半夜,刚收场。”

“哦,抓住没有?那群野猪崽我前几天还在山里边看见,跑的贼快,刚一照面,就钻到山里边了。”刘五爷又将烟袋点着。

“没有,野猪还没靠近,刘启华家那黑狗就跳出来乱叫,结果全跑掉了”他现在犯困,没有聊天的心思,说了几句话后就领着小皮朝家里奔。

现在月亮已经升起来了,田野里到处亮堂堂的,根本不用手提灯照路。刘军浩索性将手提灯一关,领着小皮慢悠悠的朝自家走去。

刚出村子不到五十米,小皮突然从自己的身旁窜出,低吼着扑倒路边的草丛里。

“啥东西?”刘军浩赶忙打开手提灯,却发现豆豆在它的牙齿下瑟瑟发抖呢。他知道这家伙喜欢打野,没有想到晚上竟然跑这么远。

小皮大概也闻出气味,随即松开牙齿。

“喵呜,”花猫相当委屈的一路跟在后边。

打开屋门后,刘军浩没有再耽搁,只是简单梳洗一下就躺在床上睡觉。

野猪的事儿折腾到半夜,因此他早上就睡了个懒觉,一直到七点半才施施然的穿好衣服。

刚洗把脸正刷牙呢,小囡囡已经蹦跳着跑进院子,后边则跟着张倩和苏娜娜。

“六婶子家今天怎么做饭这么早?”他赶紧胡乱的将口中的泡沫吐干净,然后起身让几个人进屋。

“还没做好呢,我们过来是看你家豆豆的”苏娜娜说着眼睛不断地朝四周瞟着。她早上刚起床就拿着相机催促张倩一起过来,想看看花猫如何钓鱼的。上次张倩虽然给她发了个视频,可是怎么也没有亲眼见到过瘾。

张倩原本想吃过早饭好好看,但是被她催的不行,只好随便梳洗了一下领两人过来。

“那家伙一大早不知道跑什么地方了,我给你叫一声”刘军浩连喊了几声,才看到豆豆懒洋洋的从窝里钻出来。

它冲着众人叫了一声,继而又扭头要回去睡觉。

这家伙,平时活蹦乱跳的,现在倒是想休息了。刘军浩对着篷子敲了一阵子,才重新把它赶出来。

直到看到水中的鱼儿,豆豆的精神头才好了起来。尾巴不断地在水中搅动了一阵子,继而带出一条鲫鱼来。

“是真的呀,太神奇了。”苏娜娜刚才一直盯着相机,现在才有机会说话。

豆豆擒了鲫鱼壳,又屁颠屁颠的跑到主人跟前等待着夸奖。

刘军浩自然不会要它捉的小鱼,不过对它的识趣也很是赞许了一番。没有白养这么多天,知道给自己挣面子。

这家伙在众目睽睽下又噙着鲫鱼跑到沙堆上,爪子飞快的在上边刨动,不一会儿就刨出一个小浅坑。

然后它又把鲫鱼壳放进去,仔细的用沙子掩埋好,到最后这个家伙甚至还用尾巴在沙堆上来回扫动几次,将自己的痕迹完全清除。

豆豆又在闹什么幺蛾子,除了刘军浩外剩余几个人都面面相觑。

“哇,小猫种鱼!!”小囡囡欢叫着爬上沙堆,想扒开沙子看看。

那花猫却喵呜着弓起身子,作出随时攻击的姿态。

那篇课文大家都学过,说的是农民把玉米种在地里,到了秋天能够收获很多玉米。小猫看了也学着把小鱼种在地里边,幻想着秋天到来的时候收获很多小鱼。

“不是种鱼,这是藏食物呢,等饿的时候会挖出来吃。”刘军浩笑着解释。

很多野生动物都有类似的掩埋食物的习惯,这是一种生活本能,是为了在食物缺乏的时候吃,同时也可以防止被其他动物发现食物的所在。

不单单豆豆,就连自家的小皮也会在狗窝里藏东西。上次给它盖新狗窝的时候,从里边拣出不少骨头。

既然没吃饭过来了,刘军浩干脆让她们在自家吃早饭。哪知道张倩却说六婶子家早已经开始做了,说不定等下阿琴就要过来喊吃饭。

听她这么一说,刘军浩又把切好的菜留了一部分等中午炒着吃。

刚丢下碗不久,她们再次到来。张倩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他骑着电动车上街买副马鞍,看样子几个人骑马的心思都不减呀。

刘军浩昨天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青山镇养马的人家基本上都指望马拉车耕地的,谁会闲着没事骑着玩。现在去镇上买马鞍,肯定没有,除非找专人定做。

他这么一想,还真想起村里老牛头好像会做这玩意儿。于是乎,他又跑到村里去找人家做马鞍。

老牛头答应的倒是很干脆,可就是手头没有材料,让他找块熟牛皮过来。

这个时间刘军浩到哪里找熟牛皮,无奈他只好垂头丧气的要往回走,结果人家一句话再次燃起了他的希望,“我以前倒是给老五做过一副马鞍,不知道他还收拾着没有,你去到他家问问。”

对呀,自己怎么把这事儿忘记了,印象着刘五爷早些年也养过马的。按照他的性子,这马鞍肯定没有扔。

刚到刘五爷家门口,那小狗狗立刻摇着尾巴迎上来,拽着刘军浩的裤腿就不松口,很显然认出他这个主人了。

刘五爷家做饭晚,这会儿刚端起碗呢,听说刘军浩要借马鞍,直接将他领到牛屋里。

“我说五爷呀,马鞍你多少年没有动过了”刘军浩把马鞍拿在手中拍了一下,立刻灰尘四起,呛得他连连咳嗽。

“闲着没事,我动它干啥,你小子用的时候小心一点,我这马鞍可是包的熟牛皮。”走的时候刘五爷再三叮嘱。

这马鞍骨架是用木头做的,因此也没有几斤的重量。刘军浩随手一拎,已经把它弄回家。

一看借来了马鞍,院子里几个人都吵闹着围了上来,看这情形,个个都想第一个骑上马试试。

刘军浩却不敢让他们贸贸然然的上马,万一等下赤兔发狂起来怎么办,还是自己先骑一次看看效果。

这次有了马镫,他自然不会再用砖头堆做上马石,直接脚上一蹬,身子已经稳稳的落在马背上。

“驾”随着一声轻喝,赤兔迈开蹄子慢跑起来。

坐在马鞍上,感觉和昨天不同,非常舒适,至少臀部不会被磨得生疼。

刘军浩刚准备再骑上一圈过过瘾,谁知道后边几个人已经叫嚷着让他让位。尤其是小浩宇,差点就来个舍身拦惊马了。

原本以为这家伙会像书中描写的那样,只让主人骑的,谁知道赤兔来者不拒。

这样一上午的工夫,众人都骑了几遍。最后连赵教授也在刘军浩的鼓动下,骑上马背沿着河堤溜达了一圈。

下午刘军浩让张倩她们继续牵着赤兔到河滩上放牧,自己则在院中巡逻。

原本以为墙根那几株芝麻还要过几天才成熟呢,没有想到叶子说变黄就变黄,不少芝麻硕已经炸开了,再不收估计就熟过了。

反正闲着没事,刘军浩就跑回屋里将镰刀取来,开始动手割芝麻。

一共才七株芝麻,根本不够他热身,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全部砍倒在地。

芝麻虽少,可是个头却不小。刘军浩最后将它们捆扎起来后扔到二楼的屋里边,准备晾上一段再拾掇。

这东西收的时候比较费时,不是割完了就可以直接打芝麻,需要晒干了再打。一连打几次,才能将芝麻打的干干净净。

刘军浩前几天还打了个赌,赵教授认为这几株芝麻最多能打半斤芝麻,他却认为肯定有一斤的产量。

晒干了一次称量,看看到底能打多少。如果产量高的话,明年也在自己院里子多种些,等秋里就不用买别人家的芝麻油了。

用自己院里产的芝麻榨油,那绝对叫香。

刘家沟的芝麻油现在已经相当有名气了,不少来这里旅游的人回去的时候都要带上一瓶。这东西虽然价格和超市里卖的一样,但是绝对纯正,不添加任何防腐剂。超市的芝麻油吃的多了还上火(这是真事儿,非杜撰),但是刘家沟的芝麻油,吃过之后没有说不好的。

就拿经常来村里游玩的郑建学两口子来说,上次一下子用塑料壶买了十几斤,说是他们家的老人让买的。

这一清理,花池中变得空荡了不少,刘军浩又琢磨着过两天买些大白菜种子种上,等冬天做猪肉炖粉条的时候丢锅。

最好再撒些胡萝卜种子,那玩意儿榨汁儿喝着不错,补充胡萝卜素。

***

苏娜娜一到河滩上,左右看了看没有其他人,就扯着嗓子对着大河喊起来。

“你干什么?”张倩被她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一跳。

“没事,发泄发泄,你也喊几嗓子。”苏娜娜越喊越兴奋。

“我才不跟着你疯”张倩根本没有喊的欲望。自己的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也没有什么郁闷和不平,根本不需要发泄。

“爽快,真爽快。其实有时候烦了累了,工作压力大的时候喊上几嗓子绝对有好处。如果在城市里你这么喊,人家肯定把你当成精神病。你还记得咱们有次站在宿舍楼顶喊不?”

苏娜娜喊了一阵子,这些天一直郁积在心里的种种烦躁和压抑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儿变得轻松起来。

“我怎么不记得,当时你非要拉着我和李培上楼顶喊,结果把人家管理员吓了一跳。”说到这里,张倩大笑起来。

那还是上大三的时候,苏娜娜的英语四级一连考了五次都没过。她有点崩溃了,要拉着宿舍的人一起上楼发泄,大家都不想跟着疯,最后只有她一个人在那里大叫。

没有想到她这一嗓子不打紧,把人家宿舍管理员招来了。那大妈还以为她失恋了想不开呢,赶忙跑到楼顶规劝道:“我说姑娘,你年纪轻轻的可别想不开呀……”

苏娜娜相当郁闷,没有发泄成反倒惹得一肚子火气,自己哪点儿像是失恋的模样。

更让她郁闷的还在后边,她们班的辅导员不知道怎么听说了,一连找她谈了好几次心,每次都是谈人生,谈将来,说什么现在学校的要求降低了,四级不过也给颁发毕业证等等。

因为这件事儿,宿舍的几个人笑了好一阵子,而苏娜娜也因为这一嗓子在整个宿舍楼出了名。

她们毕业将近两年,现在谈起学校都多了几分感触。一直到太阳偏西,两人才想起要回家的事儿。

“不早了,咱们回去吧?”张倩看了看手机,已经五点半,再过一个多小时天该黑了。

“嗯,彤彤,你又在干什么?”苏娜娜转头去找小侄女,没有想到却看到她在水里玩的正欢。

“姑姑,你看我挖的慈姑,彤彤说炒菜很好吃,咱们晚上让刘叔叔做。”小丫头伸手在水里边欢叫。

“给我上来,下次说什么也不带你来了。一会功夫又把身上弄得脏兮兮的,回去我反正不给你洗衣服,你等下自己洗。”她赶忙把侄女拉上来。

“没事,刘叔叔家有洗衣机,脏衣服放进去就可以了”这小丫头算盘打得倒是很好。

“浩宇也上来吧,回去看爷爷怎么训斥你们”张倩也将剩下的两个小家伙赶到岸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