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她们前脚到家,后脚毛孩子就拎着半长虫皮布袋嫩玉米赶了过来。

“我说你这熊孩子又在谁家的地里偷的玉米,摘几个就行了,那能掰人家这么多?”刘军浩赶忙上前接着。这大半袋子玉米死沉死沉的,他劲儿倒是不小,一个人竟然能拎过来。

“不是别人家的,是从我家玉米地里摘得。”毛孩子坐在椅子上喘了口气说道,显然累得不轻。

“你家的也不行,赶紧拎回去,否则你爸又该抓扫帚打屁股了。”

“是我爸让我送过来的,说是你家没种玉米,现在来了客人,让她们尝尝新鲜。”毛孩子说完解开口袋,将玉米全部倒在地上。

得,昨天晚上给二麻子家帮忙的时候刘军浩还盘算着什么时候用黄鳝换些玉米棒子呢,没有想到想什么来什么。

那就收下吧,正好晚上给张倩她们煮玉米吃。估计刘军奇掰玉米的时候也是挑着掰的,这玉米个个都是大棒子,而且没有虫眼。用手一掐,全是嫩浆。

自家留了一半,剩下的给赵教授送过去,让那两个小家伙晚上也尝尝鲜玉米。

晚上刘军浩炒了两钵子菜,然后大锅里煮了半锅玉米。谁知道几个人的注意力全部转到玉米棒子上,钵子里的菜根本没人动。原本他也想啃两个玉米,但是看到这情形,只好自己扒了一碗菜吃。

剩下的菜懒得收拾,直接倒在盆子里喂小皮,连带的给豆豆也分了不少。

第三天吃过早饭不久,苏娜娜嚷着要找山蚂蚁。说是自己父亲也有风湿病,一到下雨天腿疼得走不成路,她想上山找些蚂蚁弄回去泡酒。

不用猜,这偏方肯定是从张倩那里听说的。

只是没有想到众人到了上次发现蚂蚁窝的地方却发现那个树桩子已经空空如一,显然蚂蚁们搬家了。

无奈,他们只好在山上四处寻摸,忙乎了大半天才找了个瓶底。

虽说有点少,但是泡酒足够了。刘军浩也承诺,以后上山注意搜集大蚂蚁,多了就给苏娜娜邮过去。

接着众人又开始在山上寻摸起野果子来,这个时候已经接近秋收,山上的野果子差不多都到成熟的季节了。

“哇,小苹果……”小囡囡眼睛尖,一眼看到那棵长在石头旁的苹果树。

她蹦跳着要去摘,无奈个子太小,怎么也够不着,最后只得在地上捡了一个。

“别摘,这东西不能吃的,是肿脖子树。”张倩立刻出声叫道,她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进山的时候自己因为这东西闹了个笑话。

“为什么不能吃?”小丫头歪着头,不解的看着她。

“呵呵,张阿姨骗你的,可以吃,我给你摘。”这苹果树不高,刘军浩根本不用上树,踮着脚就能够够到。

“都尝尝吧,山里的苹果虽然小,但是胜在味道独特。”这树上并没有结多少果子,他三下五除二已经摘了个净光。

“这真是苹果树?”张倩疑惑的问道,没有想到自己这次又闹出笑话。

“对头,上次不是给你说过吗,苹果叶子是椭圆形的,肿脖子树叶子特别小。还有这果子也不同,野苹果没有那么红。”刘军浩自己拿了一个用手擦擦,直接塞到嘴中,顿时一股酸甜的冰凉涌入肺腑。

“哇,好酸呀”小囡囡咬了一口,跟着捂住腮帮子直吸溜。

野苹果就是这样,个头小,没熟透的时候吃起来有些倒牙。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真熟的时候恐怕也轮不到他们摘,山里那群猴子早摸个净光。

苏娜娜本以为春天才是刘家沟最美丽的季节,但是没有想到秋天更加美好。当她看到一片火红色的树林时,立马欢呼起来,大叫着要在枫树下拍几张照片。

“这是虫眼包树,叶子是小圆叶,红的早。枫叶是巴掌型的,需要秋后打几次霜才变红。”张倩说完得意的看了刘军浩一眼,那意思似乎问自己没说错吧。

刘军浩任由她瞎显摆不去揭穿,当初也不知道谁把虫眼包树看成枫树,还嚷着要制作标本。

“管它是什么树,先给我拍几张照片再说。”苏娜娜将相机朝她手中一塞,然后站在树下摆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最后来了兴头,她竟然手脚并用爬上树干,骑在枝头上让张倩照了一张。

真是女中豪杰,没有想到苏娜娜爬起树来也不含糊,刘军浩心中不由得一叹。

一路上他们的嘴中没有停过,隔三差五的就能够在山路边发现野海棠树、酸枣树还有野杏树。树上都挂满了果子,不少树长得特别矮,只要一伸手准能够到。

即使够不到,刘军浩也会上树摘上一些让她们品尝。当然吃不完的都用布袋装起来了,准备等下山的时候运回去。

农村有句俗话叫“侄女随姑”,小囡囡和苏娜娜不愧是一家人。路上活泼到了极点,不住脱离队伍去采些念珠子、小陀螺之类的果子玩。刚开始她看到这些东西还想吃,被刘军浩赶忙阻止。

念珠子根本不能吃,这东西是用来玩的,串成一串挂在脖子里,就跟和尚带的珠子差不多。至于小陀螺也一样,弄回去把屁股后的帽檐去掉,插根小棍子,用手一拧,转的飞快。村里的孩子进山后很喜欢摘。

他们一路走走停停,刘军浩看看十一点多了,就催着下山。没有想到苏娜娜却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和一个小纸包说道:“咱们中午在这里野炊吧,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那可不行,万一引起火灾怎么办?”刘军浩赶忙拒绝。现在山里边不少草木已经干枯,遇到火星一点就着。

“看把你吓得,咱们等下靠在山溪边生火。野炊完了再用水浇灭,肯定不会有事。你说是不是呀?”说完她又扭头看着张倩。

“要不就试试吧?”张倩也有意动,来刘家沟一年多了,她还真没上山野炊过。

“好吧,”刘军浩只得点头同意。这里离刘家沟远,希望村里人没有发现烟尘,不然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在寻找生火地点的时候,他特意在水边找了一块光秃秃的大石板。让两个女孩子去旁边捡柴火,自己则下水捉鱼。

看她们都没有注意这边,刘军浩赶忙打开石锁,利索的抓了七八条鲫鱼壳扔到岸上。

“哇,你抓得这么快?”张倩刚抱了一捆柴回来,就发现刘军浩坐在石头上歇息。

“用什么抓的,鱼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苏娜娜看了也很惊讶。

“当然是用手!”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倒不用害怕两人怀疑,用手抓鱼对刘军浩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不过需要费些事罢了。

“谁身上有小刀,我去择鱼。”苏娜娜说着就蹲在地上捡鱼。

“不用,让刘军浩做个松香烤鱼,很好吃”有将近一年没有吃松香烤鱼,张倩还真有点想了,这次捡柴火的时候她特意折了不少枯松枝。

“那好,你们等我拽几片大叶麻过来包鱼”刘军浩说着转身朝树林深处走去,不大一会儿,就拽了一大把大叶麻回来。

这东西一片叶子就有二十厘米长,两片一合,恰好能把鲫鱼包裹起来。

那个小纸包里准备的很充分,什么调料都有。因此也不费刘军浩什么事儿,撒上调料包裹之后直接将鲫鱼扔在火堆中就可以。

“鱼还可以这样吃呀,今天又学了个新招。”苏娜娜闻着那焦香的味道,很是赞叹了几句。

当然闻着香,吃起来也很好吃,七八条鱼很快被他们一扫而光,众人肚子也吃饱。随便捧了几回山溪水漱过口后,都坐在石头上乘凉。

这溪水没有污染过,清澈见底,就是人喝到肚里也没事。

歇息一阵子后,苏娜娜还想往山里边继续走,却被刘军浩紧急叫停。往山里边走得太远的话下午肯定出不了山。

为了以防万一,临走之前他们特意将那片柴火用水仔细浇了一遍。后来刘军浩觉得不放心,干脆全部踢到溪水中。

出山自然是按原路返回,路上还留着两半袋的野果,等下自然要刘军浩扛了。

“刘军浩,野猪!”张倩在前面带路,不经意间一扭头,却发现上午放野果的地方多了几头黑乎乎的野猪。

真是冤家路窄,没有想到昨天晚上围追堵截的家伙竟然在这里出现。

我靠,刘军浩差点爆了粗口,上午辛辛苦苦摘得野果子竟然被这群野猪寻摸到了。那蛇皮袋被撕咬的四分五裂,一个个正哼哼唧唧的在地上抢食儿呢。

想到这里,他气不打一处来,往路边一瞄,看到旁边有棵比竹竿略粗的毛枸树。使劲用力一扳,“咔嚓”一下折断。

那野猪也听到这边的动静,静下来歪着脑袋看了一眼,继而又低头在地上猛啃起来。也许在它们看来,远处的几个人不具备有威胁性。

“你要干啥?”张倩一看刘军浩拿着木棍要冲出去,赶忙拉住他。

“我上去打头小野猪,咱们晚上吃野猪肉。”刘军浩看到那些家伙无视自己就恼了一肚子火准备给它们点颜色瞧瞧。

除了母野猪外,其他的都是猪崽,个头都不大,刘军浩自信收拾一头没问题。

“不行,”张倩紧紧的拉着他,说啥也让上前。她自然知道领头的母野猪是二麻子家走丢的,这几头野猪虽然个头小,但是单看那獠牙,特别吓人。万一人上去出了事儿怎么办,为半袋野果子不值当。

这次就饶了它们,下次领着小皮进山,看这些家伙还猖狂不。刘军浩虽然不怎么怕这野猪,可是张倩拽的紧,他也没有再坚持。

倒是苏娜娜伸出相机拍了几张照片,说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真野猪,不拍照留念的话会遗憾终生。

众人害怕惊了野猪,特意绕了个大圈找最先采摘的半袋野果子。

山间林子密,这一绕就出了问题,找不到放果子的地点了。

几个人只得重新沿着山路朝回走,走了将近一里的冤枉路,才找到当初设置的标志。

哪知道眼前的景象再次让他们目瞪口呆:原本用绳子扎的紧紧地布袋被撕了一个大口子,野果子散落的到处都是,不少果子只啃了两口就被扔在地上。

“野猪把这袋也吃了?”张倩一时有点郁闷。怎么可以这样呢,做人不能太CCTV,吃一袋就可以了,怎么能两袋子都糟蹋的干干净净。

“不是,这次是山上那群天杀的猴子干的。”刘军浩一看野果子的痕迹,就知道是猴子咬过的。只有这些家伙嘴巴才会这么叼馋,随吃随丢。

你说这猴子气人不气。它们身手敏捷,想吃什么果子还不是跳到树上准能吃个饱,可是却偏偏跑过来吃现成的。

他现在是憋了一肚子气不知道该朝哪里发,那些罪魁祸首早已经跑到无影无踪,现在连根猴毛都没见。

众人是兴高采烈的进山,垂头丧气的归来。说垂头丧气也不确切,因为除了刘军浩外,其他人对这次山行还是相当满意的。

苏娜娜在刘家沟过得特别舒心,闲着没事就让张倩领着她四处转悠,反正自己这死党现在也没事干。

山上的野果,水里的鱼,偷吃东西的猴子野猪,能够在水沟中游泳的花猫,以及秋风下的雁群……这一切让她彻底的忘记了那些烦心事儿。

如果不是嫂子担心小侄女,不住的打电话过来催促,估计她们两个还要住上三四天呢。

小囡囡走的时候明显不舍赤兔,抱着马脖子照了几张相才丢手。

刘军浩相当郁闷,这些天他可没亏待这小丫头,什么好吃的东西都给她做。没有想到告别的时候也不知道和自己照几张相片,反倒是对赤兔这么亲热。

走的时候是张倩两人一起送的,没有想到小囡囡坐在车上又大叫了一声:“刘叔叔,照顾好赤兔呀,如果我下次来看它变瘦了,就不和你说话。”

刘军浩差点晕倒,真白疼她了,下次来啥都不给她做,就让喝凉水。

***

(以下不计字数)

今天两更八千字,求一下月票!!

为了让各位朋友对书中描写的景致和食物有更直观的认识,我特意在网易新开通了一个博客,里边上传了很多照片。其中就有知了花和竹荪,让大家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

博客地址:http:qidianhulu2009.blog.163.com(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