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到,秋天到,田里庄稼长得好。棉花朵朵白,大豆粒粒饱,高粱涨红了脸,水稻笑弯了腰……秋天到,秋天到,园里果子长得好,……黄澄澄的是梨,红彤彤的是枣……”

“天那么高,那么蓝,蓝蓝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蓝天下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稻田。稻子熟了,黄澄澄的,像铺了一地金子。……”

早上刚吃罢饭,村里那帮熊孩子的背书声就从院墙外传来。

今天是刘家沟小学开学的第一天,按照张倩放假前说的,开学后要抽查他们暑假是否用心学习了。

学生们算是临阵磨枪,这会儿上学的路上也不忘背书呢。

刘军浩看着搞笑,就起身出门看着毛孩子等人。说实话,这些课文他小时候也学过,但是那个时候却没有这么多想法,只觉得书上的课文背起来朗朗上口,描写的都是一些平平常常的事情。

可是现在才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那些高粱、大豆之类的东西,很多第一次来刘家沟的城里人都会被田里的庄稼所吸引,而且不少年轻人看到一些陌生的庄稼根本叫不出来名字。

就拿上次来他院里做客的老常女儿来说,看到棉花竟然惊叫连连,直说好看。还要问刘老三家要些种子,等明年栽在家里当盆景呢。

“小浩叔……”“小浩叔……”

那群孩子一看刘军浩出来,都嬉皮笑脸的打招呼。

“怎么,要开学了,这么高兴呀?”刘军浩也点头应答。

“不高兴,怎么这么早就开学……”

“就是,时间还没有够呢”

……

刘军浩一开口,这些家伙立刻七嘴八舌的反驳起来。对于他们而言,暑假当然是过的越长越好。开学,是很令人头疼的一件事情。

“你们这些熊孩子,给我发牢骚有啥用,我又不是你们老师。”刘军浩也不恼,笑着看他们发牢骚。

“你可以给张老师说呀,张老师听你的”毛孩子突然憋出一句。

“就是,就是……”这群孩子立刻怪叫着瞎起哄。

“不准胡说八道,你们再胡说八道我等下就让张老师罚你们默写十遍课文。”刘军浩哭笑不得的威胁,这话要是让张倩听到了还不闹翻天,这些家伙还真不怕事儿大。

“我知道了小浩叔怕老婆……”小娃子又嬉笑着来了一句。

“对,就是怕老婆。”有人立刻接上去。

“赶紧给我滚上学,”难怪有人说半大小子,气死老子,这些熊孩子磨起来的确让人头疼。

看样子等下要给张倩说一声,让她加强思想品德教育,不然学生还真无法无天了。

其实他不知道,毛孩子等人也就是在自己面前没大没小。因为这些家伙觉得他好说话,不像其他大人那样,逮住就训斥一顿,这也是他们愿意到刘军浩那里玩耍的原因。

没有想到一转眼工夫开学了,算算张倩也在刘家沟任教一年。前些日子她最初实习的那个小学倒是起意想把她调回去,却被张倩拒绝。

刘军浩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小浩叔,你家有镰刀没?”没有想到一转眼的工夫,毛孩子等人又跑了回来。

“你们要镰刀干啥,不是又逃学了吧,我可告诉你们,开学第一天逃学,被老师抓住可绝对受罚?”刘军浩很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们。

“是我们老师让拿镰刀的,说是清理操场上的青草”

“这样呀,那我给你们拿”刘军浩经常在校园里放马,自然知道里边的情况,放假后,那些白草没有人践踏,现在长得有膝盖深。如果将它们割完堆起来,肯定能堆出一个大草垛。

等等,他突然灵机一动,自己不是还发愁冬天赤兔吃什么吗?现在事情解决了,等会儿给张倩说下,让他们清理了荒草后别扔,自己用拉车拉回来。

这也不算是假公济私,反正校园需要清理的。

他跑到校园一说,王老师立刻点头同意。

等村里的孩子们回家拿来镰刀,大家都动手清理起来。

农村的孩子,基本上都摸过镰刀,因此动起手来一个比一个快。张倩害怕他们割到手,因此来来回回在人群中叮嘱慢点。

刘军浩不好意思在旁边闲着,接过张倩手中的镰刀,也蹲在地上割起草来。

随着大家一排割过去,那些蟋蟀、蚂蚱意识到好日子即将结束,纷纷开始惊慌失措的在草丛中乱蹦达。

到最后越积越多,动一次镰刀,就能够轰出两三只蚂蚱。看着这些东西都被学生踩死,刘军浩很是有些遗憾,早知道把自家的母鸡也领过来好了。

还是人多力量大,用了一个多小时,校园内就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刚割掉的草并没有立马堆起来,而是被摊在了校园外晾晒。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开入学大会,这和刘军浩没啥关系,因此他准备早早的收工回家。

可是还没等转身离开,张倩急切的声音却在操场上响了起来,“高小虎,你弟弟高小山呢?”

“我……我不知道,刚才割草的时候还在。”只见那个孩子朝四周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人,开始惊慌起来。

“他有没有说要到哪里玩?”张倩又追问了一句。

“没有,我让他在一边和同学玩。”

“一年级的学生都先回班里边,其他学生跟着我们找人。”这下两个老师都慌张起来。开学第一天就有学生找不到了,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儿,她们两个都担不起这责任。

“那学生怎么了?”刘军浩一看出事情,也赶忙凑过去问。

“有个刚入学的学生不见了……”张倩粗略的解释了一下就领着学生出校寻找。

今天是新生报道的第一天,很多学生都是第一次来学校,根本不知道纪律,说不定现在跑出去玩了。

“我跟你们一起找”他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一大群人兵分两路,张倩和刘军浩领着二十多个学生沿着河滩找,其他人则朝山上靠去。

他们一边找,一边大声喊叫。芦苇荡、河滩上、玉米地里全部找了一个遍,甚至还派了两个学生到村里询问一翻。可是眼看着都中午了,也没有见那学生的影子。

“会不会回家了?”刘军浩突然想到了一种情况。

“对呀。”张倩一拍脑袋,她这是忙中出乱,忘记了这种可能。

于是两个人赶紧给王老师打了个手机,将情况说明一下,然后又跟着高小虎急急的朝三棵树赶去。

一看果不其然,那个小家伙正拎着网兜在家门口的池塘里捉泥鳅呢。浑身闹腾的脏兮兮的,跟泥猴子差不多。

这下两个人都放心了,赶忙再给王老师打了一个电话。

高小虎的爸妈听说学校的老师来了,显得很热情,将自家的孩子训斥一顿后,非要拉着让他们在这里吃饭。

张倩推辞了几次见没有效果,只得和刘军浩一起留了下来。

席间她问了那个高小山为什么不想上学,结果人家张口来了一句:“上学不好玩,我不想上”

原来这家伙在家的时候就哭哭啼啼的不想去上学,父母哄了半天给他买了一袋方便面,最后才让他跟着哥哥一起去学校。

刚到学校没一会儿,碰到的都是不认识的人,这小家伙有点害怕,加上方便面也吃光了,就吵闹着要回家。

高小虎忙着和同学们打闹,也没有理弟弟。结果小家伙一扭头,独自一个人跑了回来。张倩对小孩子倒是有耐心,又是劝又是哄,总算让这个小家伙答应下午还去上学。

“我发现了,当老师真不容易,尤其是教小孩子,光是闹腾的就让人心烦。”回去的路上刘军浩不住的感慨。以前他认为当老师最轻松,上完课屁股一拍走人,每年还有两个假期,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轻松。

“你才知道呀”张倩说着白了他一眼。

到家屁股还没有坐稳,手机就响了。张倩看是镇教办室的电话,赶忙嘘了一声接通电话。

原本以为教办室打电话过来是通知到镇上领课本,没有想到竟然是通知她领几个学生参加镇优秀学生表彰大会的。

“这和我们有啥关系,以前不是也没有参加吗?”张倩有些郁闷的反问道。

去年刚开学的时候她还兴致勃勃的报了几个名字,可是报上去后就没了回音。后来去镇上开了两次会她才知道,这些优秀学生名单都被镇一小和其他几个学校瓜分了。至于刘家沟小学,那是计划外的孩子——超生。

知道报上去没用,今年张倩干脆没有报,不料却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通知。

“是这样的,你们刘家沟小学今年不是有两个学生在《作文指导报》上发表了文章吗,就把那两个名单报上来。”电话里的工作人员略带尴尬的说道。

明白了,原来这事儿教办室也知道了,难怪今年特意打电话通知。

这是典型的摘桃子行为,下边干出了成绩,功劳都是上级领导的。不过张倩对这个倒不是很在乎,她也没有想着挣个虚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