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教办室的确挺郁闷的,按说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发生什么事他们应该知道呀,没有想到刘家沟小学发表文章的事儿却无声无息的。要不是一个工作人员家的孩子无意中从报纸上看到,估计他们到现在可能还不清楚。

在市县一级的小学里发表文章也许不算啥,可是在乡镇上绝对是个不小的新闻。如果每年自己的治下能有几篇文章见报,那是件很露脸的事儿,说明教办室领导工作做得好,学校的教学质量高。

于是乎,毛孩子和另外一个同学就成了镇里边评出的优秀学生。

张倩虽然有几分不满,可是自己的学生能够得到教办室的奖励,她当然很高兴了。挂断电话,把这事儿一说,刘军浩也相当高兴。

话说他当年也获得过优秀学生的称号,不过自己可是两门功课双百。毛孩子这家伙走了狗屎运,数学刚及格的也能当优秀学生。

一下午的工夫,班上的学生都知道毛孩子要到镇上领奖了,一个个非常羡慕看着他。

这家伙大概也知道榜样应该起模范带头作用,上课的时候腰杆坐的笔直,出奇的连个盹儿都没有打。

“小浩叔,你在家呀?”刘军浩正在院子里看花猫和小黄狗打架呢,却看到毛孩子背着书包兴冲冲的跑进院子。

“怎么,有事儿,是不是下午的时候背课文没有过关,又挨罚了?先说好,我可不帮你说情。”一时不知道这孩子又在闹什么幺蛾子,赶忙止住他的念头。

“你怎么老用就眼光看人,我现在已经上二年级了。”毛孩子顿时有些泄气的问道,“难道你没有听张老师说啥喜事儿?”

“听说了呀,恭喜你。”刘军浩这才明白过来,感情这货要给自己报喜了,先逗逗他在说。

“也没啥,我就是语文好点,数学成绩还不行。”这孩子难得的不好意思起来。

“废话,如果语文成绩不好老师也不会让你当语文课代表呀。”

“你说的是当课代表的事儿呀”这孩子显得相当郁闷,“我说的不是这事儿。”

“哪还有什么喜事儿?”刘军浩故作不解的问道。

“就是那个……那个作文发表的事儿。”毛孩子吞吞吐吐的说道。

“这事儿村里人不是早知道了吗?要我再恭喜你一次,再接再厉,争取多发表两篇文章”

“不是……给你说话太难了。我说的是评优秀学生,镇里边通知我明天去领奖。”他没有耐性继续绕弯子,自己把事儿说出来了。

“真的呀?这可是好事儿,咱们刘家沟小学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到镇里边领奖呢。”刘军浩小小的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脸上适当的露出几分惊讶。

“嗯,我也是下午刚刚知道的。”这孩子听不得夸奖,听他一说立马脸上乐的跟花儿似地,咧着掉了一颗门牙的大嘴直笑。

俗话说“八岁八,掉乳牙”,小孩子一般到七八岁的时候开始换牙。早上的时候没注意,现在看他咧开嘴刘军浩才发现异常,算算这孩子也该到掉牙的时候了。

“你到镇上领奖的时候可不能笑,要绷着脸。”

“为啥?”毛孩子疑惑的问道。

“你到领奖台上一笑露出两颗豁牙,让人看了多影响形象”

听刘军浩这么一说,他立刻点头应是。

临走的时候又来了一句:“小浩叔,这事儿你知道就行,低调,低调,一定要低调。”

这熊孩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怪话。刘军浩差点照着他的屁股踹一脚,你这叫低调吗?老子在院里坐着你还跑进来说,等下到村里还不嚷的连狗都知道。

事情不出他的预料,回家不到半个小时,基本上全村的人都知道毛孩子要到镇里领奖了。

而刘军奇更是跑到他这里追问:“我说小浩呀,你说明天到镇上穿啥衣服好呢,是不是穿西装?我看电视上人家领导人出席正式场合都穿的是西装。”

“你穿啥衣服?”刘军浩奇了怪了。明天是毛孩子去领奖,又不是他去,用的着搞这么隆重吗。

当然他也不会说这话打消刘军奇的积极性,只是不住的点头道:“穿西服好,穿西服好。”

“那啥,你有领带没有,借一条让我明天系一下。”

“领带?”刘军浩一下子呛到了,“没有!”不就是儿子领个奖,至于这样吗。又不是让他上台,整个跟领导似的。

“哦,那我去启勇家问问,我记得他结婚的时候好像系了一条。”

烧包,难怪毛孩子嚷的全村都知道,感情这爷俩儿一对烧包呀。估计明天领奖的时候,刘军奇肯定会不断地在下边告诉别人,“台上的是我儿子”

毕竟是村里的好事儿,刘军浩也决定明天和张倩一起去到现场看看。

到了镇一小才知道这次整的挺隆重,学校门口挂着一条横幅,上边还绑了不少气球。校园内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感情把中学的腰鼓队也借来了。

“爸,我有点紧张,要不等下你替我领奖?”毛孩子刚到操场上,一看到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立马吓得两腿发软。

刚才来的时候教办室的工作人员才通知让他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发言,这下刘军奇更觉得有面子了。听到儿子不想上台,他顿时照着毛孩子的脑袋拍了一巴掌说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怂蛋,当着这么多人讲话你老子想都不敢想。非常不可。等着,我去让张老师给你写个稿子,上台的时候对着念。”

刘军奇穿的西装革履的,倒是想上台显摆一番,可是他也知道人家工作人员指定不让他上。

还好,有了稿子后毛孩子上台倒没有显得多紧张,除了刚开始念得结巴外,语句都还通顺。

看到奖品,刘军浩相当失望,教办室太抠门了吧,场面弄得挺宏大,可是奖品却稀松平常。除了奖状大点外,其他的都是一些文具之类的东西。

当然刘军奇爷俩却不这么想,站在路中间拿着文具摆弄。刘军奇还口中啧啧的赞叹,“到底是教办室的奖品,文具盒上还带个计算器。”

这人叫这么大声音,生怕别人没听见。刘军浩赶紧闪到一边,让他在那里显摆。

领过奖品之后,张倩又喊他们过去搬新课本。

刘军浩原本以为就那么几本书,自己一个人过去搬行了,谁知道去了吓一跳,地上杂七杂八的放一大堆。

“这些都是?”印象着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就发四本书:语文、数学、思想品德、自然。

“嗯,你们帮我点点看有没有错,一年级是十四本,二三年级各十五本。”张倩回答了一句,就蹲在地上开始数起来。

好家伙,难怪报纸上经常说给学生减负,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唱游、社会、学生月月练等等。

这么多书根本没有办法带,最后他们决定干脆叫一辆麻木得了,这样几个人都轻松一点。

将书送到学校,没有刘军浩什么事儿了。他将学校外的草翻了一遍,看看都已经晒干,就回去喊上赵教授,两个人下午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将白草都拉了回来。

这草也没有往院子里放,直接堆在院子外。害怕鸡在上边刨食,刘军浩还特意加盖了一层帆布。

时间过得真快,才一转眼的工夫,又到星期天了。上午的时候,张倩过来商量结婚的事儿。

既然婚礼确定在刘家沟办,那就要早点安排好酒席的问题。

“放心好了,一切由我安排”刘军浩拍着胸膛打包票。这些日子他还真没闲着,一直在操持结婚的事儿。现在农村也赶潮流,不少人家都改成十一结婚,刘军浩害怕到时候请不来好厨子,就早早的给老郭打的招呼,让他来帮两天忙。

要说镇里的厨子哪个做菜好,自然属老郭,调料拿的很准。只是他每天都在牛肉锅上忙乎,一般人请的时候都推掉了。

听他已经安排好,张倩就放下心。两个人正说着话,在一旁闭眼晒太阳的小皮突然跳起来。

“嗷嗷”门口传来两声草狸子的低嚎。虽然那草狸子毛色比以前黯淡了不少,但是刘军浩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它是当初五次三番挑衅小皮的家伙。

只是他非常奇怪,这家伙脑子有病还是怎么着,竟然敢大摇大摆的跑上门找事儿。

小皮见主人没有反应,飞身猛扑上去,将那草狸子摁在爪子下,牙齿紧紧地贴着它的脖子。

草狸子竟然没有反抗?这让他更疑惑了,简直是故意送上门来的。

只见那家伙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嘴巴急切的嚎叫着。

“小皮,回来”张倩这个时候才回过味来,赶忙叫了一声。

小皮虽然听懂了,但是却没有松开爪子,而是扭头看着刘军浩,似乎等待着他下命令。

“回来,”刘军浩一摆手,小皮立刻松开爪子,翻身跃回。

“汪汪”大豆豆这个时候也感觉到动静,发疯般的从赵教授家窜过来,冲着草狸子一阵大叫。

草狸子对这小家伙基本无视,而是急急的对着刘军浩二人叫个不停。

这家伙吃错药了?两个人都不知道它到底想干什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