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一口野苹果,一股甜丝丝凉冰冰的感觉顿时涌入心扉,让人觉得浑身上下都舒爽起来。用嘴呼一口气,口中也带着几分清香的苹果味。

好像上次吃的时候没有这么甜呀,刘军浩看着手中咬了一半的小苹果有些发呆。

野苹果他不是没吃过,几乎每年秋天上山的时候都要摘上一些。这东西没成熟的时候能酸倒牙,即使完全变红吃起来也是酸大于甜。

可是这苹果是怎么回事,是个别差异还是别的原因?他吃完之后又从芦苇垛上拿了一个品尝,还是那么脆甜!

应该是泉水造成的,想了半天,刘军浩实在找不到其他的原因。难不成这苹果不用种植,直接放在石锁中一段时间也能够沾染上泉水的灵气?

要是这样的话,也太玄幻了点。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石锁的研究基本上是一片空白,只知道里边那泉水经过鱼类的处理后效果奇特,对植物的生长发育有很强的促进作用。至于是否还有其他的功效,他从来没有研究过。

从这苹果味道发生变化来看,泉水……不,应该说石锁还有一些自己尚未发觉的功效。等有时间一定要再上山采些野果子做个对比试验,看看这石锁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了半天,当刘军浩目光重新投向泉水。他又发现了异常情况:池塘好像再次增大了不少,泉水已经距离西瓜秧不到半米了,而前些日子他查看的时候分明记得离西瓜秧还有一米多的距离。

照这个时候下去,恐怕泉水真有可能把整个空间添满,到时候里边就只能种藕养鱼了。

咦……不对,自己上次在沙滩边沿移植的两株野菊花怎么朝后退了二十厘米?

野菊花没有长腿,自然不能够倒退,应该是这沙滩往外延伸了。

泉水在变大,沙滩也在扩张,这说明石锁内的空间正在增大。刘军浩查看再三,终于得出结论。以前沙滩边沿没有参照物,缓慢扩张的时候很难察觉,如果不是前两天陪张倩摘野菊花的时候无意在沙滩上上种了两株幼苗,恐怕还真看不出来。

空间变大当然是好事儿,只是他弄不明白为什么最近会突然变大呢。刘军浩回想起自己刚得到石锁时候的经历,最初那泉水也是猛然增大了不少,然后就开始变得缓慢。好像今年春天的时候泉水也增大过一次,只是他当时没有注意。

看来每隔一段时间,空间都会突然增大许多。想到这里,刘军浩脑海中冒出一个词语:升级,这空间在一级一级的往上升。

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了这种变化升级,是时间还是石锁里的泉水?他很是不解。

要不把泉水全部倒出来试试看,那样说不定能找到原因。想到这里,刘军浩觉得自己这念头有些疯狂了。万一泉水倒出来后石锁发生意外了怎么办,自己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还是不冒这个险为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一切顺其自然吧,这样也挺好。胡思乱想了半天,他又重新思考最现实的问题,随着泉水的增长,势必会淹没自己最初种下的植物,看样子在沙滩中挖一条沟渠引导泉水是势在必行了。不然说不定那天打开石锁一看,里边的细发草和野菊花就沉在水面下,成为消失的亚特兰蒂斯了,那自己以前就算是白忙乎。

他说干就干,将那沙滩挖出一条弯弯的沟渠,最后引导在一片低洼之处。

清凌凌的泉水顺着沟渠缓缓地流淌,不大一会儿就在低洼处重新聚成一个小池塘,直到两边的水势平衡才停止了流动。

这一番动作下来,原本泉水处的水位也下降了不少,暂时不会威胁到沙滩上的细发草和西瓜秧了。

在石锁内折腾了半天,刘军浩才重新退出来。

看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再上会儿网就睡觉。

给刘军浩和张倩拍摄婚纱照的首席摄影师名字叫胡小军,他一回市里边立马找经理,当然同时将自己在刘家沟拍摄的照片打开。

“这是在什么地方拍的?”这些精美的照片当时就把那经理的目光吸引住了。

照片中的那对情侣站在一座石板桥上相互偎依,脉脉含情,那恰如其分的倒影更是平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息。

岸边的不少树木叶子已经办成了黄色,还有些变成了半黄半绿的颜色。再加上天上的白云悠悠,远处青山含翠,水中鸟儿拍打着翅膀啼鸣……一切的一切构成了一副温馨的图画。不管是从背景布局还是色彩构造都让人觉得很美。尤其是画面中的两人,更给人一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觉。

“这是给人出外景的时候拍到的,地点是刘家沟。”接着胡小军将那个地方简单的形容了一下,说自己认为可以再那个地方建一个外景拍摄基地。

“嗯,不错,确实不错”

一幅幅的的看下去,经理不住的点头称赞。如果单单的一副画面还说不了什么问题,可是这些照片个个看上去,每一幅构图都是那么美。真正应了那句话,山清水秀人美。

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市里边的几大影楼为了拉拢顾客是招数频出,从价格到服务,再到赠送礼品。这些招数太常规化,根本没有让人耳目一新,怦然心动的地方。

如果自己搞一个“山清水秀乡村游”婚纱系列,那绝对让人耳目一新,说不定会成为影楼的品牌。既能够过一把乡村游的瘾,同是还能拍摄到美丽的景致,相信前来预约的人肯定很多。

“那地方远吗?”那经理最后又想出一个实际的问题,如果太远的话他们影楼出外景并不方便。

“不算太远,开车当天就可以来回。”胡小军看他明显意动,心中也很高兴。

“事情趁早不趁晚,咱们这两天就找个时间到刘家沟考察一下。”经理也是个果断的人,一旦决定下来,立马想要实施。

***

第二天刘军浩很早就被院里“喳喳”的喜鹊叫声惊醒,抬头看看表,已经七点了。他没有在床上睡懒觉,直接穿衣服起床。

早上的天气一天比一天清冷,刚起床就打了一个喷嚏,刘军浩只得重新翻出一件厚衣服套在外边。

地上的枣子有落了不少,不用猜就知道是那些鸟儿的杰作。豆豆这家伙去哪里了,怎么不过来驱赶。

刘军浩在院子里连叫了几声,也没有见它出现。

这家伙,估计又跑到外边耍去了。话说豆豆最近越来越野,家里的老鼠捉光了就跑到野外抢猫头鹰的生意。有好几次早上开门的时候,他都看到豆豆噙着大老鼠从树林方向跑回来。

自己院里的杨树也开始落叶了?当刘军浩看到大门前落着一层金黄色的树叶的时候很有些惊讶。

抬头看了两眼,没征兆呀,树上依然郁郁葱葱的。

是土路对面那棵杨树落叶了,他四处查看了一番,终于找到根源。一夜之间,那杨树的叶子就落去不少,看这个势头,用不了几场秋风,树干就变成了光棍。

还是自家院里的杨树活的结实,杨树叶子虽然已经泛黄,可是怎么看都觉得精神。

院内院外的杨树对比太明显了点,这样也不是好事,是不是也往那棵落叶杨树下浇点泉水,让它暂缓落叶?

这边正思索着,豆豆的叫声却远远地传来,只见那家伙在水沟对面不停地蹦跳着,好像再和什么东西争斗。

树林中能够让自家花猫郁闷的东西不多呀,即使是碰到菜花蛇豆豆也不怕。刘军浩很有戏好奇,就上前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喵呜,喵呜……”豆豆一看主人来了,立马叫的更欢。

原来是曲卷成一团大刺猬,看到这东西,刘军浩才知道花猫为啥在原地不断蹦跶。

它根本无处下嘴,用爪子轻轻一挠,刺猬立马像个皮球一样在地上滚动,根本对它构不成伤害,反倒把豆豆的爪子弄得生疼。

一连叫了几声,看主人根本不理会它,这家伙开始继续推着刺团前进。

豆豆想干什么……刘军浩很有些意外花猫的举动,看它爪子推动的方向,难道是想把这家伙弄回自己的窝里边?

大概是刺猬身上的肉刺扎的它爪子难受,几乎每推上半米,豆豆都要停下来歇息一下。

这个时候刺猬忽然身子一翻,迈着四条小腿想逃跑,可是却再次被花猫拦下了,这家伙继续耍赖在地上团成一团。

接着豆豆继续像推皮球一样推动刺团,一点一点的朝水沟靠近。它到底想干什么,在朝前几步就是水沟了,刘军浩好奇心已经被激发出来。

“扑通”随着豆豆使劲用爪子一推,他才看明白,这家伙推了那么远的距离为的就是把刺猬推到水中!

那刺猬可不会游泳,刚刚落入水中立马将小脑袋伸了出来,四肢爪子抓住水草急速的朝岸上爬去。而这个时候,豆豆已经大叫着扑了上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