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这些招数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呀,刘军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只怪猫。游泳、钓鱼、掏鸟蛋,还有什么不会干的?

那刺猬碰上它算是倒了八辈子霉,才刚爬上岸,又被豆豆拦住了。团成刺球吧,接着再次被推到水中。

一连几次,这家伙的肚子喝的鼓鼓的。眼看花猫还要戏弄,刘军浩赶忙一把抓住它。

豆豆心有不甘的在他的怀中挣扎着,似乎想再给那刺猬点颜色瞧瞧。

吃过饭,刘军浩原本想到赵教授院里喊他下棋,可是刚过篱笆墙却看到人家正忙乎着晒被子呢。

他立马也动了心思,这么好的太阳不利用可惜了。箱子里那几床厚棉被春上晒过一次后就没有再拿出来晒,别长虫了才好。于是乎,刘军浩也在院里拉了一条绳子,将棉被搭在绳子上。哪知道刚晒上不久,豆豆就相中了被子上的绳子,跳起来用牙齿在棉线上咬个不停。

幸亏他发现的早,不然一会儿功夫,自己的被套恐怕要重新缝了。

二话不说,直接将这个搞破坏的家伙赶到院门外,院子里才清静下来。

秋天使人慵懒,这话说得真没错。

春秋是最舒服的两个季节,尤其是这种天气正适合人坐在太阳下晒暖。

上午难得没事儿,刘军浩把躺椅朝石板边上一搬,然后再泡上一杯茶,眯着眼睛晒起太阳。

不大一会儿,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一片,骨头都晒酥了。一片楝树叶子顺风吹过来,落在他的肩膀上。刘军浩此刻连动下手都不想动,直接扭扭脖子吹了一口将楝树叶吹掉。

楝树一般落叶比较早,从九月份开始就稀稀拉拉的落叶,能够一直延续到冬天还没有落完。

想到天气的问题,刘军浩又琢磨起自家院子中的土蜂子,也不知道它们到冬天该怎么过。虽说土蜂子在他院里呆了快一年,可是这些家伙刘军浩并不了解,不知道它们的习性是更像屋檐下的大黄蜂还是和蜜蜂相近。

大黄蜂从外形上和自家的土蜂子很类似,不过这家伙个头特别大,有拇指肚子大小,平常将木头钻出一个个小洞,然后天冷躲在里边过冬。

至于蜜蜂,刘军浩没养过,对它们的习性倒不了解。

正思考着,突然小皮汪汪的狂叫起来,紧接着刘启勇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小浩叔,这么好的天气也不出去转转,就躺在这里养膘?”

“启用过来呀,坐,我给你到屋里拿烟。”刘军浩一看来人,赶忙从躺椅上坐起来。每次听到这小子问自己喊叔,他都觉得有些别扭。

“别,我是来问你借拉车的。家里今天掰玉米,拉车不够用,你家拉车闲着吧。”刘启勇家人口多,小半天时间已经把二亩多玉米掰的干干净净。这会儿想多借一个拉车拉玉米,可是其他人家的车子都有用,于是他就跑这里借了。

“嗯,一直闲着,你等着,我给你拿车轮”刘军浩家的拉车几个月才用一次,平时他嫌这东西放在院子里碍事,就把车轮卸了扔在杂物间内。

送走刘启勇,刘军浩也没有继续躺在院子里的打算,干脆回屋上网查蜜蜂过冬的问题。

汗,一查才知道自己多么无知。原来蜜蜂的寿命相当短,一般不超过三个月,而且很多蜜蜂的寿命只有三十多天。

也不知道自家的土蜂子能活多久,平时他还真没注意到这些家伙是否有死亡的现象。

至于蜜蜂过冬的方式也颠覆了他的认知,冬天气温降低到8度以下的时候,蜜蜂就会靠食蜜糖维持生命,处于休眠状态。

当然它们冬眠的方式很特别,往往会抱成一个蜂团,天气越冷,它们抱的越紧。蜂团最里边一般包裹的都是蜂王和雄蜂,外层则是是勤劳工蜂。这些家伙拼命的扑打着翅膀,用来阻隔着外面的寒冷,在这样严严实实的“包裹”之下,里边的温度竟然始终维持在13度左右。

当然外边的工蜂也不是一直站岗,等身体寒冷的时候它们会换岗进蜂团内部休息。

刘军浩越看越惊讶,想不到小小的蜜蜂会有这样的智慧,不知道自家的土蜂子是不是也以这种方式过冬。

他接着跑到院里查看,哪知道这些小家伙仍然非常活跃,不住的飞进飞出,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现在田间的植物基本上花期都过了,它们要想采蜜只能够飞到山坡上找野菊花。

所幸的是山中的野菊花不少,现在开的到处都是,可以满足它们的要求。

嗯,过两天应该还能收一次蜂蜜,剩下的就不要再收了,让土蜂子过冬的时候吃。

前些日子去市里边照相,他和张倩特意给张妈送了两罐头瓶土蜂蜜。那群老太太的打听能力就是强,他们前脚进屋,后脚一大群人就围了上来,纷纷张罗着要买蜂蜜。

刘军浩和张倩一看这势头都一惊,也不知道张妈是怎么宣传的,这蜂蜜在她们眼中好像成了千年人参一样。

原本按照刘军浩的意思直接把土蜂蜜分给那些老太太们得了,谁知道人家非常热情,一个劲的往他手中塞钱。他试了几次都推脱不掉,旁边一老太太还帮腔道:“把钱收下吧,不然我们以后不好意思再让你弄蜂蜜来。”

刘军浩听的大汗,感情人家准备放长线钓大鱼,看来明年春上真应该多养些土蜂子了。

***

当赵经理和胡小军开车赶到刘家沟,刚一下车,他的眼睛立马不够使了。村边不远处的山坡上黄花点点,远远看去好像铺了一地金沙。不用凑近就知道,这是照片上那片野菊花地。

近处,不少树木的叶子变成了金黄色,更有一片叫不出名字的树木叶子成了火红色,还有不少半黄半绿的颜色。

秋风一吹,叶子打着旋儿的从枝头落下,在地上厚厚的堆积了一层,就好像是铺了条无边的波斯地毯一般,踩上去软绵绵的。

这是一个如诗如画、多姿多彩的季节,几乎每走几步,都能够看到别样美丽的景致,让人不由得心中直赞叹。

秋天,正在这个小山村中展现出从未有过的美。

等走到村中,小巧流水人家、鸡鸣犬吠……甚至院门前那一堆堆金黄的玉米都成了赵经理取景的对象。

“不错,不错,真的很不错,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个地方”一路上他的眼睛不断被周围新奇的事物所吸引,整个人儿很快融入到这一片桃源之中。

因为恰好要到刘军浩那里让人家选底片,他们就没在村子中过多的耽搁,直接向目的地进发。

这村子简直是鸟的天堂,不时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鸟儿在枝头上欢叫,甚至有两只麻雀就停在离他们不到两米远的地上捉草籽。

“这是那群苍鹭?”当他们走到刘军浩门前的水沟边时,赵经理看到那些在水沟中独腿站立仿佛雕塑一样的水鸟,忍不住的开口称赞。

“嗯,这都是刘军浩家养的,他家还有一条近两米多长的大火头,

“把鱼扔了!!”他一看两人的狼狈相,就明白过来,急忙呼喊了一声。那才骇人呢。”胡小军虽然才来了一次,可是现在俨然一副导游的姿态。

“咦,快看,有鱼!”赵经理突然发现水沟边一条黑色脊骨在晃动。他来了兴致,蹲在水边猛然伸手一抓。也不知道那鱼傻了还是他的捉鱼技术不错,一条筷子长的草鱼被他抓到手中。

那几只青庄被喂惯了,一看到岸边有人手中拿着鱼,立刻“呱呱”大叫着冲他们跑来,细长腿相当迅速。

这是要干啥?两人都有些迷糊。看着这些水鸟围着自己乱叫,胡小军赶忙挥动着手中的公文包驱赶。这下好像突然投了马蜂窝,青庄们扑闪着翅膀伸着长嘴冲他们猛啄一气,而它们的叫声竟然把水鸭子也招来了。

几十只大鸟铺天盖地的朝两人身上飞扑,整齐的衣服被啄的脏兮兮的。

一看这阵势,两人都傻了,胡小军赶忙大叫着喊刘军浩的名字。

刘军浩正在院里研究土蜂子,突然听到院墙外有人喊自己,快步走出门。看到眼前的景象,赶忙大叫道:“把鱼扔在地上……”

“什么?”赵经理正手忙脚乱的踢打着,根本没有听清来人说的话。

“快扔掉鱼”胡小军倒是听清楚了。

鱼一扔掉,那些家伙们立刻停止攻击,一拥而上的争夺起地上的草鱼来。

“你们过来了,实在不好意思呀,这鸟被惯的有点野,一看到有人从水沟中抓鱼就追着撵”话说自己院里养的动物除了小皮外剩下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拿这些水鸟来说,它们护起食儿来比小皮还离谱。

小皮是看到有人趁主人不在家拿东西的时候才狂叫,水鸟们倒好,一看到有人从水沟中捉鱼,立刻蜂拥上去。如果你交出鱼还好,不然就冲上去乱啄一气。

刘军浩也是前几天才发现它们这个怪毛病的,这些家伙好像把门前这片水沟看成自家的地盘了,谁捉了鱼都要交公,否则群起而攻之。

那天王医生过来玩,看到门前的荷花池中大鱼不少,就借了个鱼钩蹲在小渡口钓鱼。钓出的鱼儿他本来想放在桶中带回去呢,没有想到被青庄追着猛啄了半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