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刘军浩是真没想到人家影楼的生意这么好,几乎隔上两三天就有新人过来拍摄婚纱照。他们过来了都要骑上自家的赤兔到河滩或者山坡上溜上一圈,赤兔也因此创收不少。

其实大部分人拍婚纱照的心思和刘军浩一样,其他的可以省,但是惟独这婚纱照尽量挑自己满意的,毕竟一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

结婚的日子定在十一那天,请帖也早发出来去了。只不过原本刘军浩写的请帖没用上,现在用的都是人家影楼送的,看上去很高档,上边还印有两人的婚纱照片。

张倩家的亲戚不少,可是却是各个地方都有。下请帖的时候特别麻烦,两人几乎将腿跑细才将请帖完全送出。那些实在远的亲戚他们按照张妈的吩咐,直接打个电话交代一声了事。

十一结婚的事儿刘军浩也在QQ给庞旭说了一声,这小子叫嚷着到时候要和徐晓丽一起过来祝贺。

其实庞旭挺感慨的,人家谈个恋爱一顺百顺,结婚的时候也没有波澜。不像自己,没毕业就说要结婚,结果这都毕业快半年了,两边的家长还没有定下来。更让人郁闷的是,徐晓丽父母现在对他好像不怎么满意了。

大后方不稳定,他在前线工作也是军心不稳。特意抽了几个星期天跑到县城看徐晓丽爸妈,费了好大劲儿才将战线稳定住。

刘军浩这段时间是彻底的闲下来,平时没事的时候躺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喝喝茶,躺的久了就起来看花猫和小黄狗之间的争斗。

随着赵教授家小狗一天天的长大,这只继承了小皮和黑豹优秀基因的小家伙越来越对豆豆不满,几乎每天都要找它争斗一场。它们的争斗地点也从最初的院外发展到院内,花猫现在也尝到了当初戏弄的苦果。它被小狗不厌其烦的骚扰激怒了,有次狠狠地照着小狗的身体抓了两爪子,将那小家伙疼的叫唤了大半天。

不过小皮对此始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仿佛没有看到自家孩子身上的伤痕似地。刘军浩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感情小皮始终心里明白着呢,它不过是想让花猫训练小黄狗罢了。

今天刘军浩倒没有闲着,而是吃过饭就骑着电动车和张倩一起赶到车站去接张妈和张倩嫂子。

她们两人是代表娘家过来做最后视察的,其实该商量的早已经在电话里说过无数次,这次主要看看“指示”落实情况,以及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安排妥当的。

一般接亲都是从娘家把新娘子接出来的,不过张倩家离刘家沟有上百里路,如果接亲的话来回估计要折腾半天。

因此张妈和赵教授的商量的意见是直接在六婶子家接亲,反正六婶子辈分比刘军浩大,而张倩又在她家住了一年多的时间,当成娘家也说得过去。

押车的人还是由张倩的两个小侄子担任,让他们早一天下午就会住到刘家沟来。这是大青山结婚的规矩,押车的人一般都有女方的侄子担任。当然“出门三里地,风俗大不同”,有些地方则是由女方的弟弟担任。

十一那天刘家沟还要唱大戏,到时候前来游玩的客人肯定扎堆。刘军浩害怕亲戚来的多了没地方住,特意早早的给村里人打过招呼。

其实这些活也并不都是他一个人干的,赵教授两口子一直在旁边帮衬着。

刚在街上等了一小会儿,汽车就进站了,小泽宇一脸兴奋的在车窗口喊叫着:“姑姑,姑父。”

坐上麻木一路赶到刘家沟,到了院里,赵教授和王老师自然过来作陪。

总体来说,谈论的气氛相当和谐。张妈一路看下来不住的点头,从房子的装修到家具的布置都合乎自己的心意。

大人们在这边谈论事儿,小泽宇则彻底的活跃起来,吵嚷着要骑马。这小家伙还是从他们的婚纱照上看到可以骑马的事儿。

于是张倩又牵出赤兔把他扶了上去,张妈原本害怕这马认生,万一孙子摔下来怎么办。结果看赤兔相当稳当,一直慢吞吞的在院子里溜达,她这才放下心来。

哪知道一转眼的功夫,这家伙就骑着赤兔跑出院子。张倩嫂子赶忙跟了出去,在后边追着叫停。可是小泽宇骑得正带劲,怎么也不肯停。直到过足了瘾才让母亲把他抱下来。

吃过饭,几个人没有到山上转悠,只是跑到河滩上游览了一转。可是就这一会儿功夫,小泽宇也不安生,衣服上滚的满是苍耳,让几个大人给他摘了半天才弄干净。

没有想到这家伙鬼点子越出越多,竟然说要收集一塑料袋苍耳弄回去祸害同学。刘军浩不得不在心中感叹,在捣蛋方面,所有的孩子都是相同的。

这苍耳在刘家沟非常常见,一般都是春天从地表钻出,能够长到一米多高,秋天的时候结出好像羊粪大小的果实。果实上全部都是倒刺,成熟的刺果非常硬实,只要人或动物走过苍耳丛的时候稍微触碰,就被它挂在身上。

小的时候,刘军浩也常拿这东西当武侠小说里的暗器玩,没事偷偷的往同学的衣服上、头发里,甚至是椅子上扔。

扔在椅子上的还好办,最多屁股吃疼一下。可是要是弄到头发上就惨了,那种倒刺很难摘,经常是越摘越乱。后来大家总结出一条经验,苍耳扎到头发里,直接把那片头发剪掉就可以了。

记得当时每到秋天,不少调皮捣蛋的孩子头上都被剪得一块一块的,这都是苍耳闹腾的。

张妈和张倩嫂子一看小泽宇又有了歪点子,赶忙上前将他手中的苍耳夺下来,然后两人合伙狠狠的把他训斥一顿。

张倩看小侄子一脸要哭的样子,忙将他搂在怀中安慰,说小孩子调皮一点是好事儿。

“好事儿,你听我给你们说说他最近都干了什么好事儿”张倩嫂子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以前这孩子干什么事儿都规规矩矩的,偶尔到公园玩的时候碰到虫子落在衣服上就会吓得哭上半天。他们两口子很是头疼,都说儿子有点胆小过头了。

可是自从来了刘家沟几次后,这小家伙整个人儿都变得活泼起来,而且胆子也越来越大。

现在她和张倩大哥又开始头疼儿子是不是活跃过头了,这才开学不到一个月,大人已经到学校去两次了。

第一次是下课的时候有个同学在校园的花池中发现了一条大毛毛虫,当时没有一个人敢碰,这小家伙立马伸手一捏,然后偷偷把它放在粉笔盒中。

第二节课是语文课,那老师是刚从师范毕业的小女生。她上课正讲的带劲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的衣服上爬了一条色彩斑斓的毛毛虫。当时吓得在讲台上哇哇乱蹦,最后还是隔壁班一个男教师闻讯赶来,将那毛毛虫捏走才算了事。

因为这事儿,学校特意将他们两口子喊到学校教育了半天。

第二次这小家伙做的更离谱,他看到教室门框边有个白炽灯插座,就突发奇想,下课的时候偷偷的把一根电线插在插座里边,另一端则接在门铜扶手上,再等上课铃声响的时候将教室门关好。

那数学老师踏着铃声赶来的时候还相当纳闷,结果手刚接触到扶手,立刻被狠狠地电了一下。后果是大半天手都抬不起来,他一见到张倩哥哥和嫂子就大声控诉。说自己教了二十多年学,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调皮的学生。

万幸的是这数学老师以前也教过张倩大哥,因此才没让这小家伙专班。

几个人听了之后都是哈哈大笑,难怪这小家伙一说要带些苍耳回去,她们两个人的反应这么大。

“都说外甥随舅,他舅舅小时候老实的不能行,怎么现在这么让人头疼”末了,张倩嫂子相当郁闷的说道。

“没事,小孩子都这样,我们家小浩宇也是的。这不刚开学没两天就偷偷把校长养的画眉给放飞了,老校长和我认识,直接把电话打到我这里了。”赵教授也面带微笑的说道。

这次张妈没有在刘家沟多住,吃过饭就要动身离开,临走的时候她特意把刘军浩和张倩喊了过去,重新叮嘱一番。最后要了刘军浩的身份证,说是她和张爸帮两人在市里边看了一套新房,这两天就过去付首付,算是给张倩的嫁妆。

两个人赶忙推辞,但是却被张妈摆手制止。说是这也是为他们考虑,以后万一乡下住烦了,可以到市里边住一段时间,就是不想住,也能够把房子留在手中升值。

送走了家人,大院中重新恢复了宁静,刘军浩这会儿又想起结婚那天瓜果点心的事儿来。

院里能吃的水果也就是大枣和西瓜,他已经想好了,那天直接让人打一筐大枣,然后切几个西瓜放在那里任客人吃。至于瓜子还是自己炒着有味,反正家里现在积攒的西瓜籽很多,到时候煮上小半袋,然后再炒上一些,绝对够吃。

糖果当然是从街上买,等十一的时候直接买一大袋子得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