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的日子说到就到,眼瞅着已经九月二十九了,刘军浩开始着急忙慌的上街置办结婚酒席的用品。

虽然他不怎么懂,可是老郭置办这么多年酒席,自然对里边的门道一清二楚,刷刷刷提笔给他写了一张清单。

猪肉牛肉是大头,这最需要花费钱。牛肉直接在老郭这里买,他也是拍着胸膛保证给弄最好的熟牛肉。火腿则是几天前就预定好的,也幸亏他什么东西都交代的早,不然的话事到临头估计要忙断腿不可。

剩下的就是买糖烟酒和一些时令的蔬菜,至于鸡子和鱼自己家里有的是,这个也不用买。

他和张倩两人忙乎了一上午才把所有的东西备齐,最后坐了两辆麻木赶回刘家沟。

三十那天上午开始接着忙乎,老郭早早的将他那套锅碗瓢盆拉了过来。

众人七手八脚的在院子角落里垒起一个土灶,然后把大锅架上,等下要用来蒸热菜。说实在话,第一次见到大锅的人都觉得有点吓人,。

按照刘家沟的规矩,村里有红白喜事基本上家家都要出人头帮忙的。因此刚吃过早饭不久,不少人家的代表就来了,洗菜的洗菜,刷碗的刷碗,院子里一时热闹非凡。

村里那帮熊孩子放学后也跑过来凑热闹,不过这些家伙单单盯上了刘军浩放在院子里的糖果瓜子,一个个兜里装的满满的。

结婚就图个热闹,院子里冷冷清清了反倒不好,因此刘军浩是相当欢迎他们的到来。不过这些孩子毕竟还是顾及到张倩,也没敢闹怎么出格。

老郭从进院子就开始忙碌,切猪肉、炸丸子、炸油条等等。好歹村里的妇女做饭都是一把好手,几个人给他打下手,才算忙得过来。

大青山农村办酒席一般都是三八场、八八四场或者八碗四。所谓的三八场,就是凉菜、扣碗、汤各八个。八八四则是减少4个汤或者凉菜。至于八碗四算是最薄的酒席了,八个热菜,4个凉菜,不过这是八十年代的酒席,现在也没听说那家用八碗四招待客人。

刘军浩结婚的预算充足,酒席自然按三八场走。

中午请帮工的吃过饭后,下午继续忙乎,一直到晚上,酒席才完全忙完。

张倩家人是下午的时候到的,张妈和张倩小姨刚到就挽着袖子要过去帮忙,却被六婶子拉到屋里边喝茶。

晚上在家里摆了四桌酒席,主要是招待张倩家人和帮工的。

等客人都安排好,刘军浩才回屋躺下。结婚还真是个体力活,他虽然身体很壮实,可是这一天下来也累得腰酸背疼。

明天晚上自己就要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了,话说他还真有点兴奋地睡不着。不过为了明天有个好精神,刘军浩还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一觉睡到天明,朦胧中六点多的时候,喇叭声在自家门口响起。

他赶紧起床开门让司机进屋喝水,这两辆婚车是从镇上租的,车前车后的玻璃上贴着两个大红的双喜字,车身上则系了很多鲜艳的丝带。

“刘哥,我真佩服你,都这点上了你还不慌,再过一会儿该吃早饭了。”赵光明笑嘻嘻的打趣。

“呵呵,我们这路近,不用起那么早。”刘军浩请他们喝过茶之后才重新坐上车。

以前农村交通不发达,娶亲的时候半夜一两点就要动身,等接回来也到中午吃酒席的时间了。

刘军浩今天穿得西装革履的,打着领带,皮鞋擦得油光发亮。还别说穿上这套衣服越发显得精神帅气。

等人都到齐了,众人就坐上车子朝河堤上出发。别看刘军浩家到六婶子家不过二百米的距离。可是实际走起来却不是这么走的,而是要走远道。

大青山的规矩是拐三弯,转三弯。也就是说结亲来回路上最少要在路上走三个弯才能将新娘子接回家,而且每走一个路口都要放一挂鞭炮开路。

到了六婶子家,小泽宇和建辉哥俩已经站在门口把门。刘军浩乖乖的掏出红包,他们才放行,然后一个劲的叫姑父。

一进屋,张倩爸妈嫂子都围在那里,而张倩正含笑在当中的椅子上端坐,只见她头上梳着媳妇头,穿着鲜艳的唐装分外骄人。

新娘子的发型也有规矩,结婚之前要嫂子给妹妹梳头,一般都梳成发髻模样,这叫媳妇头,意思是妹妹即将成为别人家的媳妇。还有一种是梳长辫子,等到了婆家之后再由婆婆家的嫂子或者长辈梳成媳妇头。梳头的时候还要唱“前拢七,后拢八,婆家外家一齐发。婆家发了二顷半,外家发了二顷八,走到半路发庄嫁……”

在六婶子家吃过早饭后,刘军浩又将张倩抱上车。这也是老规矩,新娘子进家门之前是不能下地的。

泽宇和建辉自然也跟着坐到车上,他们这叫押车,等下进屋后还要滚床。

一到刘军浩家,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响了起来。进家门之后是拜天地高堂、对拜,现在农村对这老规矩已经不怎么讲究,也是大致走个过场,热闹就行。

刚拜完天地,毛孩子就大声叫道:“小浩叔,你和张老师快入洞房呀,我等着端洗脸水呢。”一群大人听了都哈哈大笑,他妈红着脸将这个搅局的家伙拉出来。

端洗脸水有红包拿,因此这些熊孩子们个个表现积极。有时候甚至出现七八个人端着脸盆往卧室里钻,然后新娘个个都得给红包。

等这些仪式进行完,差不多也到十点多了,亲戚们纷纷也赶到刘家沟。今天是十一,下午有戏,不单刘军浩家热闹,就连整个刘家沟也是热闹非凡。那些原本到刘家沟游玩的熟客,听到刘军浩今天结婚,纷纷跑来祝贺。

刘军浩这边是瓜子糖果管够,西瓜大枣随便拿。还没有到开席时间,因此大家就坐在桌子旁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闲聊。当然每一桌都有专人招呼,目的是把新娘子家人陪好。

等到了十一点半,差不多人都到齐了。刘广聚张罗着开始唱礼,唱礼之前要放一挂长长的鞭炮。

唱礼就是给新郎新娘递红包,刘家沟的风俗是有一户算一户,都要上前给随礼。而且也不像城市中那样用红纸抱起来,是直接将钱递上去,让管事的统计。

要说这一年多刘家沟的人是真正的富起来了,随礼的时候也都出手大方,根本没有五十以下的票子,鲜红的人民币很快变得厚实起来。

令刘军浩没有想到的是不少来前来刘家沟游玩的熟客也跟着众人随礼,万幸的是当初准备的酒席有剩余,不然的话这脸可就丢大了。

随着一挂鞭炮再次响起,客人们纷纷入席,而帮忙的则端着托盘来来往往的送菜。

刘军浩和赵教授两口子坐在张倩家人的酒席上陪客,开席之前自然要赵教授和张爸发言。赵教授说了一些感谢张倩爸妈把女儿嫁过来之类的话。而张爸就简单的说了一句:“小浩,小倩就交给你了,以后要好好对她。”

“爸,你放心”刘军浩也重重的点头答应。

开席先上八个凉菜,众人吃过之后都是赞不绝口,有的说老郭的手艺越来越好,有的说主要是调料好,总之一句话,这酒席吃过之后没有不满意的。

酒席过半,刘军浩就和张倩拎着酒瓶挨个到酒席上敬酒。虽然刘军浩酒量不错,可是架不住人多呀,半圈下来他已经有些晕乎。

“小浩叔,酒!”这个时候毛孩子上场了,他拿着酒瓶直冲刘军浩挤眼。

这孩子,没白疼,昨天晚上交代的话记得相当清楚。

昨天晚上刘军浩是萝卜加大棒威逼利诱,这熊孩子终于点头答应在酒桌上帮他作弊。

刚做了一个手势,他立马将酒瓶递上去。刘军浩又敬了一杯酒下肚,果然是凉水。这熊孩子倒是记得清楚,没有把酒瓶里全灌上水,否则的话肯定露馅。

这不刚到赵光明那桌上,这小子就端着酒杯站起来了,非要和他连干三杯。看刘军浩喝的利索,他很有些不相信的把鼻子凑到酒杯前闻闻,直到闻到有酒味才放心。

“恭喜,恭喜”庞旭倒没有很灌他,只是敬了一杯意思意思。

虽然最后这瓶酒掺了很多水,但是一圈下来,他脸上还是红彤彤的。万幸,脑子清醒,手脚也还利索。

下午人们都惦记着去村头看戏,因此等吃饱后,纷纷离开,最后剩下的也就是一些帮忙的和张倩的家人。

将客人全部送走后,刘军浩才松懈下来,坐在院子里喘口气。

张倩看他好像喝醉的样子,赶忙跑到跟前要扶他进屋休息。

“没事,没醉,就是有点上头”刘军浩笑着摆了摆手反问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席间给新娘子敬酒的都是刘军浩帮着喝下,张倩根本是滴酒未沾。

热闹的场面过后则是温馨的平淡,晚上关好自己的笼门,屋里就剩他们两个人了。

人生三大喜事: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夜色分外的撩人……今晚就是他们人生的大喜事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