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喔喔的公鸡叫宣告了新的一天的到来。这些小公鸡都是春上那阵子孵化的,现在已经长出了鸡冠。刚刚学会打鸣,因此叫的特别欢实。

被它们这么一折腾,刘军浩就从美梦中清醒过来。张倩在他的怀中睡得正香,脸上犹带着几分笑意,看样子也在做什么美梦呢。

搂着女朋友,不对,从今天开始就是货真价实的老婆了。

搂着老婆过日子,这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

嗯,还没起床,刘军浩就咧着嘴躺在床上直笑,那叫一个乐呀。那句话怎么说“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如今自己是老婆也有了,该考虑下一代的事儿。

孩子不要多,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足有。女儿像张倩就行,至于儿子当然是像自己,最好小时候皮实一点,这样自己闲着没事的时候可以抓过来,对着他的屁股一阵狠揍。这叫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傻笑啥呢”这一会儿工夫,张倩也被公鸡的叫声惊醒了,抬头一看刘军浩正咧着嘴乐,就拉着被子往自己的身上盖了盖问道。

“没事,正想咱们以后孩子的事儿呢。”刘军浩搂着她亲了一小口,那叫一个香甜。

“一边去,大清早的牙也不刷就胡来。”张倩推了他一把,继而又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问道:“你说咱们是生儿子还是生女儿好?我可先警告你,不准重男轻女,否则我给你没玩。”

“要我说当然是儿子女儿一起生……”

刘军浩刚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张倩立马手伸在被窝中拧了他一下:“想什么呢,你当我是猪呀。”

被她这手一摸索,刘军浩立马又兴奋起来。那啥,男人都知道,清晨太阳初升朝气蓬勃,男人很容易兴奋……

“不准胡闹,赶紧起床,要是起来的晚了肯定让王姨他们笑话。”一会儿工夫,张倩也面红耳赤起来。

“没事,咱们新婚第一天嘛,可以理解。”农村的规矩是新婚头一天刚起床就要拜见公婆的,刘军浩家没有老人,因此倒不用起这么早的。

“说不行就不行,赶紧起床,吃完饭我妈他们就该过来了。”张倩说着要去取衣服。

“别,还早着呢,才六点多。你先睡会儿,我去做饭”刘军浩不容分说把她重新摁在被窝里,然后自己利索的穿衣服起床。

早饭做的简单,将昨天的剩菜一热,大锅里丢些米粒,馍筛中再蒸些油条就了事。

中午酒席上剩下的菜有几大盆子,刘军浩家就这么两口人,敞开肚子吃最少也要吃十几天。虽说有冰箱,可是那也经不起这么放呀。

他和张倩一商量,干脆那些菜全让帮工的拿走得了,自家只留些油条熟牛肉之类的东西。

早饭简单,但是这是两个人婚后的第一顿饭,因此吃起来别有滋味。

“恭喜恭喜,结婚快乐”刚吃过饭,庞旭这货就跑过来了,然后挤眉弄眼的冲着刘军浩一个劲儿的笑。昨天晚上他和徐晓丽在赵教授家借宿,因此过来很方便。

“你小子,谢谢呀”刘军浩倒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老子现在结婚了,张倩是名正言顺的媳妇,有什么可难为情的。

过了一会儿,张倩家人以及赵教授两口子都纷纷过来,院子里再次热闹起来。上午有戏,赵教授坐了一会儿就邀请张倩爸妈他们去村头看戏。

张倩宿舍的几个死党上午过来的比较晚,见面之后也是一阵恭喜,她们是昨天赶到刘家沟的。

说了一会儿话,几个女人就躲在电脑前看她们拍摄的婚纱照来。

于是乎,刘军浩让她们在屋里玩,自己则领着庞旭到村头的戏场转悠。

“你小子这算是修成正果了,哥们还要继续在长征的路上奔波。”离开了徐晓丽的视线,庞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刘军浩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徐晓丽倒是没啥,就是她爸妈每次打电话都不停地敲打我,弄得我现在一打电话都怕了,生怕他们给我上政治课。”这哥们哭笑不得的说道。

“敲打你是好事儿,这不是防着你再打游戏吗。当初你要不是打游戏打疯了,他们敲打你干啥?”刘军浩却理解徐晓丽爸妈的做法,这是长辈特有的唠叨。

“别说游戏,现在徐晓丽连我安装在电脑上的硬盘游戏都给删了,只留下系统自带的桌面弹球。哥们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打游戏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现在彻底金盆洗手。哎,女人呀,女人!”

“该”刘军浩丝毫不同情这鸟人,也就应该对他实行二十四小时严加看管,否则他还真改不了这个瘾。

“靠,老子说这些是想让你安慰我,你倒好,落井下石。”庞旭看他脸上露出活该的表情,顿时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跳起来。

“安慰你个鸟,你纯属自作自受”刘军浩说完,就朝戏场走去。

这几天他忙着结婚的事儿,因此没怎么关注起大戏的事情。现在走进戏场,很有些惊讶,场面竟然比去年的还要热闹几分。

这会儿工夫,戏场已经又不下三千人了,而且还有不少老头老太太们搬着椅子朝刘家沟赶。

至于那些卖零食小吃的更是不在少数,队伍比去年也壮大了不少。

“太阳呀,这么多人,等中午的时候他们怎么吃饭,你们刘家沟好像也接待不完吧?”庞旭一看到眼前的景象也吓了一跳。说实话,这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放心吧,去年场面和这个差不多,人家都没有饿着。”刘军浩去年也很是担心了一把,谁知道人家中午都吃上饭了。

刚靠近戏场,他竟然看到老郭两口子在戏场旁边支起了牛肉汤摊子。

“我说老郭,你怎么也在这里支上摊子了,昨天可没有听你说呀?”刘军浩赶忙上前打招呼。

“呵呵,你们刘家沟不是热闹嘛。昨天你正事儿都忙不过来,我给你说这些干啥?”老郭给一个孩子盛了一碗汤后,笑嘻嘻的说道。

人家这叫有经济头脑,在街上一天也就卖三四十碗牛肉汤。可是在刘家沟不同,来看戏的人不但多,而且都是潜在客户。毕竟这天气看完戏后喝上一碗热腾腾,辣乎乎的牛肉汤绝对是享受。

这不,才刚把摊子支起了个把小时,已经卖了五十多碗牛肉汤,连不少城里人也过来尝新鲜。

“你继续忙,”刘军浩看人家生意好,也就没有再打扰,和庞旭一起到戏场转悠。

这么多人,想要找到赵教授他们还真有些困难,刘军浩看的眼花也没有发现他们坐在什么地方。

“姑父”还是小泽宇先发现他,手中拿着羊肉串一脸兴奋的跑过来。

“你奶奶他们在哪里坐呀?”刘军浩拉着他的小手问道。

“那里,那里,”

顺着他的比划,刘军浩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张倩爸妈。不过看着拥挤的人群,他顿时取消了过去打招呼的念头。

“姑父,你给我放炮。”这个时候小建辉也兴冲冲的跑过来了,他一手拿着满满的一盒机制炮,另一手则拿着根烟。害怕烟灭了,这小家伙还是不是的吸两口。

“谁给你的烟”刘军浩吓了一跳,赶忙把烟夺下来,生怕他一不小心把那盒机制炮给点着了。这种成盒的机制炮虽说都是小炮,可是特别灵光,威力惊人。更重要的一点是引线特别短,人们点着之后,往往来不及扔掉就炸响。

每年因为玩这个,小孩子炸到手的不在少数,幸亏是小炮,炸到手也就麻一阵子。

“我问你们村的刘长林要的,他刚才就在那边放炮”

这熊孩子,等下非收拾他不可。

“我也有,我也有,”小泽宇说着也从兜里掏出一盒机制炮让刘军浩给他放。

“这炮我没收了,”刘军浩怕他们玩的时候出危险,二话不说就把机制炮全部没收。

看两个小家伙撅着嘴,他只得又开口说道:“姑父给你们买擦炮,这炮更好玩。”

擦炮至少比机制炮要安全,而且擦着后有延缓时间,肯定能扔出手。这炮刘军浩以前常玩,扔在水中炸鱼或者擦着之后偷偷放在同学的背后。

上高中后他还和庞旭一起玩过擦炮,并因此受到处分,不知道这货还记得不?

果然一听说擦炮,庞旭也一脸坏笑,显然想起了那乐事。

当时学校禁止玩擦炮,不过私下里不少学生都偷偷的玩,老师也睁只眼闭只眼。只是他和庞旭比较离谱,有次站在厕所后边把擦炮扔到粪坑中。

他们扔的擦炮是几个捆在一起的,威力特别大。结果扔完他们两个尚未逃跑,就看到教导主任拎着裤子从厕所中冲了出来。

因为这事儿,他们两个人被罚一星期不准进教室,接着还在全校师生大会上做过检讨。

过后两人就成了全校的名人,有人还根据这件事编了一首三句半:

二班学生就是傲,

厕所里边扔擦炮。

捉弄老师怎么办?

炸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