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到了擦炮,这两个小家伙算是找到了好玩的东西。一个接着一个的扔,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满满的两盒擦炮就被他们扔个净光。

当然这其中也有庞旭和刘军浩的功劳,他们两个人难得的回忆了一下过去的时光。

扔完之后,两个小家伙又闹腾着想买,无奈,刘军浩只得陪他们再去。

哪知道刚走到卖小吃的地方,就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刘大哥,刘大哥!”

刘军浩听这声音熟悉,就扭头一看,原来是梁小艺。一转眼又一年没见了,上次见她也是十一看戏的时候,当时刘军浩还请他们爷俩到家吃了顿饭。

“是你呀,你是帮人看摊子还是自己做买卖呢?”刘军浩看她面前也支着一口平底锅,里边还摊着几张圆饼,离这么远,就能够闻到一股肉香。他鼻子尖,一下子就闻出里边是野兔肉。

“是我们家摆的摊子,今天是第一天呢。刘大哥,你来两个尝尝,这是我爷爷昨天刚闷的野兔肉,吃着可香了。”她说着铲子一翻,用牛皮纸包了两个起来。

“要来就来四个吧”刘军浩也不客气,伸手将那两个接过来递到泽宇和建辉手中。

“好嘞”梁小艺应了一声,然后又铲了两个饼。

“嗯,这饼真香,看上去外焦内嫩,一定非常好吃。”庞旭这货看刘军浩一直没介绍自己,就自顾自的显摆。

不过他的话一出口,梁小艺扑哧一声笑了,觉得这人挺逗的,还没吃呢就知道外焦内嫩。

刘军浩见不得这货一看到美女就一脸猪哥相,笑着解释道:“他是我朋友,叫庞旭,你别理他,这人喜欢胡说八道。四个饼多少钱呀?”

“不要钱”小丫头赶忙摆手。

“那哪行,你这是开门做生意,”刘军浩说着掏出十块钱递过去,然后转身就要走。

“不行,我不要,”梁小艺急急的撇下摊子追了过来,一个劲的往他的怀里塞。见刘军浩不要,她又转而把钱塞到庞旭手中。

“你就收下吧,这人是个大土豪,有的是钱”庞旭一把把钱退回去说道。

“那……那等着,我给你们找钱”小丫头说着急急的从兜里掏出零钱,重新塞到庞旭手中。

“这就对了,你爷爷呢?”刘军浩看她收下钱,这才笑着尝了一口肉饼。这饼刚出锅,还热腾腾的,里边的馅儿嫩滑多汁,香浓味美,吃起来口感很好。

“我爷爷在看戏呢,这会儿人少,我一个人招呼就行,反正我也不喜欢看戏。”梁小艺一看肉饼所剩不多,又接着从旁边弄出盆中拿出发好的面继续做饼。

“你这样不行呀,怎么不弄个牌子,这样根本没有人知道你是卖什么的。”刘军浩看了看四周,发现别人家的生意都很好,唯独梁小艺这里很少有人过来买。

“我……我早上来的急,忘记弄了。”梁小艺这个时候才发现别人家的摊子上都写着招牌,不少还用配有小喇叭喊叫。难怪每次来买饼的人都要开口问她卖什么东西,自己真晕,这么久也没有发现。

“你等着吧,我回去帮你弄一个,你这饼叫什么名字?”刘军浩笑着问道,吃了半天,他还不知道名字呢。

“兔子肉饼”

“这名字太别扭了,干脆叫香酥肉饼吧,等下我在牌子上注明正宗的野兔肉。那啥……再给我来五个,家里还有人,我带回去让她们尝尝。”刘军浩刚要转身回去,又想到让张倩她们也尝个新鲜。

这次梁小艺说啥也不肯要钱,不过刘军浩已经知道了价格,直接把钱一扔,扭头就走。

“行呀,看不出你小子还有这么一手呀?”回去的路上,庞旭挤眉弄眼的说道。

“我说你能不能有个正行?当初人家帮过我,小皮就是从她家淘来的。”正因为如此,刘军浩见到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回到家,几个女孩子尝过香酥肉饼后都称赞连连,直说好吃。

刘军浩则摊开白纸,裁了一条七八十厘米长的纸带,然后拿出毛笔“刷刷刷”写了几个大字:香酥肉饼,右下角跟着的一行小字是“正宗野兔肉”

“行呀,你老公的字写的真好”话说苏娜娜她们还真没想到刘军浩的字写的如此漂亮。

“这墙上的字也是他写的吧?我刚开始还以为你们找人写的呢。”这个时候徐晓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叫道。

“他就平时没事瞎写。”张倩面带笑容的自谦,不过那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得意的笑。

他们再次过去的时候,几个女孩子也很感兴趣,纷纷要到戏场看热闹。

果然等着条幅贴在火炉旁不久,梁小艺摊子上的生意就火热起来。几个人看人家一直忙乎,就没有再打扰,而是在戏场周围转悠。

几个女孩子的视线自然被各种各样的小吃吸引,不大一会儿,手中都拿得满满的。

刘军浩和庞旭转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找那两个小家伙玩擦炮,美其名曰,看着别让他们出事儿,事实上两人也各买了几盒过过手瘾。

当学生的时候兜里没有几个钱,那个时候要拿捏着来,现在都不在乎这几个小钱了。

“喵呜”正玩得带劲,刘军浩却看到自家的花猫一摇一晃的朝他跑来。就那么几步路,这家伙一连摔倒了好几次,等它堪堪跑到脚下,两腿一软,倒在地上。

“这不是你家豆豆吗,它怎么了?”庞旭看到也吓了一跳,赶忙凑过来。

“这是……”刘军浩心急的蹲下身子将这家伙抱起。豆豆微微的睁开眼睛,冲他叫了一声,继而又舒舒服服的打了个哈欠继续睡觉。

不像是出事儿呀,酒味怎么这么大?两个人都是大惑不解。

“不会这家伙喝酒了吧?”庞旭突然开口说道,继而连他自己也觉得这个说法真是太荒谬。

“有可能”刘军浩凑过去闻了闻,酒味非常浓。

这酒味他好像有些熟悉,却不知道从哪里闻过的。

“你家这猫太妖孽了,连酒也喝。它还有什么不会干?”庞旭很有些不敢相信。

“没啥,以前小皮也喜欢喝,不过酒品很不好,每次喝了酒之后就发酒疯……”刘军浩突然停住,他想起这酒味是什么了。

猴儿酒,豆豆喝的竟然是猴儿酒。难怪自己会这么熟悉,这酒味太独特了。

只是猴子将酒一般都酿在深山老林中,豆豆是怎么找到的,它不会偷偷跑到山里边了吧?

这家伙,每次都跑这么远,刘军浩想通之后很有些惊讶。他是越来越发现花猫不一般了,就像庞旭说的,这家伙妖孽的有点离谱。

“怎么了?”庞旭看他停口不说,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

刘军浩把自己的猜测简单的叙说了一遍,这货立刻跳起来说道:“那咱们赶紧让豆豆领着进山找呀,这是个好机会。”

庞旭上回唱过一次猴儿酒后,对这种醇香可口的果酒可是念念不忘,每次来刘家沟都要询问一番。只是这东西可遇不可求,哪有那么多巧找到让他喝,因此这货很有些不甘心,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它醉成这个样子,现在能去找吗?”一句话,这家伙只能暂时的熄灭心思。

抱着豆豆回家,没有想到大门紧锁,刘军浩一抹裤兜才想起自己没带钥匙。早上起床他仍然穿的是西裤,想把钥匙串子挂在裤子上的时候被张倩夺了下来,说是哪有在西裤上挂钥匙的。

当时他没有在意,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进不去门。刚要转身去戏场要钥匙,却听到赵教授院里有声音传来。

于是,两个人抱着豆豆进了隔壁院里。

赵教授此刻正在打电话一看他们进来,赶忙做了一个手势,等电话打完才问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刘军浩将事情一说,他也相当惊讶。

打开大门,两人都没有再去戏场的心思。来回折腾几次,他们累得够呛,干脆坐在屋里边看起电影来。

没有想到刚一会儿,张倩她们也回来了。原来她看马上要中午了,就张罗着做饭的事儿。

豆豆这家伙在窝里躺了小半天,等酒劲儿一散,又开始满院闹腾起来。结果被一群公鸡嘎嘎追着乱跑,最后还是躲到树上了事。

其实花猫倒不是真的怕公鸡们,而是在小皮的教育下,隐隐明白院里的东西是不能扑杀的。豆豆虽然出了门是一霸,可是在小皮面前,它还是不敢闹幺蛾子的,因此只能被动的躲避。

吃过饭,老人们自然要继续去村头看戏。事实上刚才吃饭的时候张妈就很着急,生怕等下去了抢不到好位置。

刘军浩是刚刚知道,张妈年轻的时候还学过唱革命样板戏呢。用她的话说,当年她扮演《红灯记》里边的李铁梅人气相当高,张爸当年就是“铁粉”。

年轻人自然对戏没啥兴趣,吃过饭后,都纷纷找借口留在家里打牌。等老人们一走,他们就商量着领着豆豆上山找猴儿酒。

刘军浩害怕这次再碰到野猪,特意将小皮也喊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