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上山,庞旭又让刘军浩给他借弹弓,说是要上山打个野鸡尝尝,感情这吃货还没有忘记上次打野鸡的情景。

刘军浩不想费事再到村里找毛孩子,干脆自己在院里砍了一个树杈用镰刀三下五除二就做好弹弓架,然后又找来皮筋绑在上边。

不到十分钟,一个简陋的弹弓做成。哪知道他这一做算是坏事,小建辉和泽宇也叫嚷着要弹弓打猎。无奈刘军浩只得把自己那根长长地皮筋全部剪断,挨个给他们做了一个。

就这样,十来个人浩浩荡荡的领着小皮和豆豆朝山上赶去。

一路上,三个拿着弹弓的祸害就对着树枝上的鸟儿猛轰。可惜他们的技术太差了,弹子浪费不少,连根鸟毛都没有碰到。

庞旭倒是想让刘军浩出手,被他摆手拒绝了。这鸟个头太小,打下来也没啥意思。

深秋上山,刘军浩和张倩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是其余几个人手中的相机就没有停过。张倩的二嫂说上山一次不容易,还张罗着大家拍合影。

话说周萍最近的转变很让人惊讶,大概是上次娘家闹腾的事儿彻底让她伤了心。

前些日子她提着营养品去看张妈的时候,张妈吓了一大跳,拐弯抹角的让大儿媳妇询问有什么事儿。

这个媳妇她可是了解,就像《红灯记》里唱的那样,“没有大事不登门”。

后来知道人家确实没啥事儿,张妈才放下几分心来。这次来刘家沟,周萍也没有再闹什么幺蛾子,相反积极的让张倩二哥帮忙联系车子。

连张倩小姨都暗地里说老二的媳妇这次是真转性了,张妈总感觉不踏实,就把自己的小孙子拉到旁边悄悄询问,一问才知道周萍在娘家闹出的事儿。

这么一了解,张妈倒是释然了。其实她还算了解自己这个儿媳妇的,除了喜欢把东西往娘家搬外,还真没啥大毛病。

几个人走走停停,刘军浩有心让豆豆帮忙寻找猴儿酒,可是这家伙不知道是真迷糊还是故作不懂。每次把它扔到地上,都会惨叫两声,又重新顺着他的裤腿跳上来,然后爪子抓住衣服死活不松。

大青山这片山林算是混合林,山里杂七杂八的树木不少,不过最常见的还是松树、杉木、柳杉、映山红等。这个时候松塔差不多已经成熟,正是采摘的时候。松塔没有见过的人觉得有些稀奇,其实说白了没啥,就是松树上结的果实,里边的松子可是吃的。

刘家沟人秋后都拿根竹竿棍子上山打松塔,家家户户都储存有几布袋,等冬天闲来无事抓上几把松子嗑,就好像城里人平时无事磕瓜子一样。

当小泽宇看到树上那只灰褐色的松鼠在树上啃松塔的时候,也想让刘军浩上树帮他摘,经他这么一提,几个女孩子都来了兴致,一脸兴奋的望着几个大男人。

“我手疼……”庞旭一看那高高的松树,立马打退堂鼓。去年徐晓丽推着他爬桑树的经历这货还没忘记。张倩的大哥二哥看着松树也直摇头,爬一般的小树都够呛,上这么高的松树肯定不行。

结果,一众人都看着刘军浩。

“别看我,我也没有那么大能耐,你们不看看那松树枝儿有多细,能经得起人吗?”

听他一说,众人才注意到这个情况:松树主干虽然很粗,可是那些带针叶的枝条却很细,根本承受不了成年人的重量。

“那松塔是怎么来的?”苏娜娜很有些不甘心。

“可以用竹竿打好不好?”张倩去年打过一次,因此有些熟悉。

“那……就是说吃不成了?”徐晓丽也有些郁闷。

“当然能吃了,让松鼠给我们摘”刘军浩抬头看着那几只在远处松树上蹦跳的小家伙。

“让松鼠摘?”他们都露出相当困惑的表情。

“当然了,听我的没错”刘军浩说着朝松树下走去,树上那几只松鼠一看来了人,立马尖叫着窜到树顶,然后将身体藏在松针里边用探头探脑的打量着下边的几个人。

“我说到底行不行呀,你别骗我们,拿人家松鼠当傻子好不好?”庞旭等了将近五分钟,有些不耐烦了。

“马上就来……”仿佛是验证刘军浩的话,“吧嗒”一个拳头大小的松塔落在地上。

“我的,我的……”小建辉和泽宇伸着手去抢。

“别急,都有,都有。”刘军浩赶忙把他们拉开。

很快“吧嗒”又一个松塔落在地上,这次泽宇赶忙抢在手中。不到十分钟,人人手中都拿了两个松塔剥了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苏娜娜一边吃着脆香的松子,一边困惑的问道。

“呵呵,这些家伙正忙着准备储存食物过冬呢”刘军浩笑答。

山里有经验的孩子都知道,想吃松塔还有另外一种办法,那就是跟着松鼠走。它们采摘松塔的流程都是先用爪子把松塔蹬下来,然后再跑到地上啃光外边的皮,最后才收集起来藏进储藏室。

这些小家伙没有采摘到松果,会很不甘心,就一直采摘下去。你只要在树下跟着它们走,半天时间准能捡大半筐松塔。

刘军浩小时候没少干这种事儿,每次采摘松塔都不带竹竿。

“这样也行”几个人听了都觉得很有意思。

而小泽宇哥俩儿更是拿着布袋在树下等着,不大一会儿,就弄了小半袋。

他们在下边这么收着,树上的松鼠却不干了,嘎叽的在树上乱蹦,似乎在控诉这哥俩儿做人不能不劳而获。

几个大人看的有意思,都停了下来,想看看那几个小家伙如何应对。

结果松鼠还真想出别的招数。落在地下被捡走,干脆蹬掉了松塔用爪子接着放在树杈上,根本不往下扔。

这下小哥俩儿彻底没招,只能收工。

可是豆豆这个时候却来了精神,三下五除二跳到树上,喵呜喵呜的冲着松鼠一阵乱叫。

大青山的松鼠一般个头都不大,体长也就二十厘米左右,在豆豆面前它们明显小一号。

因此看到一只大花猫冲着它们叫嚷,这些小家伙相当郁闷,也不知道怎么惹上它了,最后只能退避三舍。

让松鼠傻眼的事儿出现:豆豆把它们吓退后,爪子一划拉,将那些松塔全部划拉到地上。

“好豆豆”地上的小哥俩儿自然开始鼓掌欢呼,然后撅着屁股捡了起来。

“嘎叽……嘎叽……”好家伙,这下松鼠们彻底的怒了,声音明显的高亢起来。

松鼠的叫声很响亮,兴奋的时候叫声像黄鼠狼,恼怒的时候却有点像天鹅叫(关于松鼠的叫声大家看看就算了,我实在不知道该用哪个拟声词形容,选了半天都觉得不合适)。

刘军浩一听这尖叫就知道它们被惹恼了,赶忙想把豆豆叫下来,可是那家伙此刻也狂叫一团,冲着松鼠直挑衅。

于是乎,松鼠和豆豆之间的大战就此展开。别看松鼠平时看起来很可爱,但是这些家伙也是吃鸟类的主儿。

一个两个上来争斗豆豆还能招架得住,可是一大群松鼠围上来,它就只能够在树上乱窜了。

不一会儿,其他树上的松鼠也加入其中,把豆豆围得上蹿下跳。刘军浩看事儿不对,赶忙大叫几声。

花猫这才反应过来,惊慌失措的跳下松树,然后一溜烟躲到刘军浩的怀中。

这家伙,每次帮忙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闹出事儿来又让他这个主人擦屁股。

现在看着那一大群松鼠在枝头尖叫,众人都绝了继续捡松塔的心思,赶忙喊上小泽宇哥俩儿朝其他地方走。

走了一段后,刘军浩就把这小半袋松塔扎好口袋挂在树上,等回来的时候再拿。不过为了防止出现上次猴子抢食儿的事情,他狠下心,直接挽了一个死扣。

松塔好吃,但是剥起来却特别费事,远没有那些野柿子、野苹果吃着实在。没走多远,他们就找到了一颗野柿子树。

现在虽然没有打霜,可是那些野柿子却早已经变成了橙黄色,挂在枝头上,特别显眼。

野柿子不能用木棍打,因为一落在地上就摔得稀碎。只能够上树摘,这自然需要刘军浩出马。摘完柿子,没走几步路,又在旁边发现了一棵棠梨树。

棠梨和梨树开的花儿类似,不过结出的果子却很小,只有拇指肚大,圆圆的,和山楂很相像,都是一串一串的。没成熟的棠梨吃到嘴里特别涩,能麻的让人张不开嘴。不过现在也到棠梨成熟的时候了,刘军浩上树折了几个枝子扔下来让他们品尝。

“汪汪”他刚跳到树下,小皮突然大叫起来,显然是发现了什么东西靠近。

不会是野猪吧?刘军浩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样,因为碰到一般的东西小皮根本不会叫这么大声。

“都小心一点,泽宇赶紧回来,别摘酸宝宝玩了。”他赶忙大叫了一声,让众人朝自己集中。

“怎么了,怎么了?”看他一脸异色,剩余几人也紧张起来。

“有野猪过来了……”听到那哼唧哼唧的声音,刘军浩更加肯定。果然不到两分钟,一个棕黑色的家伙就从草丛中钻了出来,直直的冲向小皮。

***

那啥,今天两更,求下月票,呵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