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几个大人都吓了一跳,两家的大人更是想泽宇和建辉搂在怀中。野猪这东西在他们的认知中,那可是很凶猛的动物。

“这是……”当刘军浩看到那家伙只有不到一米长时明显一愣,它的脖子还有鼻子上都带着一长条白毛,从嘴角到头后还有两条短白毛。

那家伙并不是冲向小皮,而是身子一闪,窜到旁边的灌木丛中,接着身影完全消失。

“没事了,没事了”刘军浩顿时松了一口气,快步朝小皮奔去。

“这么小的野猪,是猪仔吧?”张倩大哥疑惑的问到。

“不是,是猪獾”刘军浩自嘲的笑了笑,区区一只猪獾就把自己吓成这副模样,他还真有点惊弓雀鸟了。不过他不解的是这东西视力很差,一般都是晚上出现,怎么大白天也跑出来了?

“朱鹮,那不是珍稀鸟类吗?”他这么一说,剩余几人更困惑。

“呵呵,此猪獾非彼朱鹮。这叫獾,分狗獾、猪獾、人獾。就是鲁迅先生在《少年闰土》里边说的闰土用钢叉扎的那个东西,偷西瓜吃。”

听他这么一解释,几个人才明白过来。一个个都大呼遗憾,刚才他们提心吊胆的,根本没有看清楚,连照片也没有留下。

接着庞旭又问起狗獾、猪獾、人獾的区别。这三种动物其实刘军浩分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猪獾的爪子比较浅,狗獾的比较深,至于人獾,他只是小时候听刘老头说过几次,说是这东西最凶狠敢跟人打架,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是不是就是猪獾洞?”苏娜娜指着灌木丛中那个大洞问道。只见那洞口比瓷盆略大,洞中的泥土非常光滑,而且结结实实的,一看就知道猪獾经常爬进爬出。再往里看,却是黑乎乎的一直延伸到地底下。

“嗯”刘军浩点点头。

“那咱们可以把它轰出来,让小皮进洞……”苏娜娜兴奋的建议道。

“最好别,小皮进洞说不定打不过那玩意儿。”刘军浩可不敢让自家的黄斑皮冒险,万一咬伤了划不来。

“不会吧,上次你还给我吹嘘说你家的狗碰到野猪也不怵,怎么害怕这小东西?”苏娜娜惊讶的问道。

“那也要分什么情况好不好,小皮根本不是抓猪獾的狗。你看看这个洞口,太小了,小皮进去后根本施展不开,”刘军浩哭笑不得的解释。

以前猪獾狗獾在刘家沟相当多,人们抓猪獾一般有两种方法,那就是赶猎狗进洞,然后人们在根据狗叫的位置,用铁锹把洞挖开。这方法只能用小猎狗做,因为它们的身体小,在洞里行动方便。

像小皮这种体格的,虽然勉强也能够进洞,可是进去了根本没有办法活动,指定要吃亏。

别看猪獾的胆子很小,可是俗话说得好,狗急了还咬人。一旦这东西被逼急,也会狂叫着冲上来撕咬。

它的牙齿相当锋利,以前刘家沟有人挖猪獾的时候铁锹曾经被这家伙用牙齿咬断。

还有一种方法是用烟熏,这事儿刘军浩小时候也做过。

那时候一般小子们闲着没事,就从家里带上火柴,然后七八个人一起往山上跑。分工都是事先讲好的,谁拿着武器,谁堵洞眼,谁拾柴火等等各司其职。

先把拾来的柴火堆在主洞口,然后再往上边撒些水,这样潮湿的柴火冒烟多。接着有人拿着大蒲扇开始猛扇,让浓烟朝猪獾洞中灌。

别看这家伙不起眼,但是洞口却特别多,往往浓烟灌进去后,旁边十几个的洞口相继冒出白烟。

大伙就按事先的安排,堵洞眼的立马用石头和泥巴将洞口使劲堵死。

就这样,到最后只留下主洞口进烟雾。一听到洞内急促的哼唧声,人们就知道火候够了,很快猪獾就要往外逃跑。

这个时候,你只要拿着麻袋裹在洞口,就可以等着这家伙自投罗网了。

不过猪獾的劲儿特别大,稍不留神,还能够从麻袋中挣脱。

前些年猪獾很多,不过大部分都被人们捉走。后来越来越少,最近这七八年在附近的山上已经很少见了。

猪獾能回来,说明刘家沟的环境在一天天的变好。刘军浩自然不会响应苏娜娜的号召把猪獾赶出来,让它留在山上更好,说不定过几年,大青山的猪獾又多了起来。

这么一闹腾,众人也绝了找猴儿酒的心思。

在树林中转悠了小半天,他们的收获颇丰,野柿子、野苹果、棠梨等等摘了两大布袋。下山的时候,这布袋就交给他们四个男人了,每个人抗一段路。

“野鸡……”快走到山下的时候,庞旭突然看到前面的草丛中有两只野鸡出没。这货把布袋一扔,然后搭起弹弓就飞射而出。

结果,柿子摔了个稀巴烂,野鸡也惊飞了,真正的鸡飞蛋打。

“你看看你,毛手毛脚的,这下野鸡也没有抓着,亏大了吧?”徐晓丽对男朋友的行为相当不满,她还准备走的时候带点野柿子回去让家人尝尝鲜。现在摔成柿饼,自然不能往回带了。

回到家里,几个人把拍的照片都传到电脑上,然后兴致勃勃的谈论着。不过略为遗憾的是没有拍到猪獾的身影。

第二天下午,张倩的哥哥嫂子和她小姨就张罗着要回去,说是家里离不开人。至于张倩爸妈则继续留在刘家沟看戏,其实他们二老也有些舍不得自己的闺女。虽然现在交通发达,一个电话立马能出现在眼前,可是毕竟以后是别人家的人了。

送人走的时候,刘军浩把山里摘得野果子给他们装了不少。

***

吃过饭,张爸张妈搬着椅子去戏场看戏。刘军浩则闲了下来,坐在大门外晒暖。

不大一会儿,庞旭也带着徐晓丽过来了。这哥们一看太阳这么好,也进院子搬了把椅子。

没想到刚坐下,赵教授却喊他们过去看小狗。

“给我把桌子上那本杂志拿过来”只见赵教授说着拍了拍小黄狗的脑袋,那小家伙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到桌子旁,使劲一蹦,跳到椅子上。接着再从椅子上跳到书桌上,然后嘴巴噙着杂志跳下桌子。

“汪汪”大豆豆将杂志放在赵教授脚跟边,然后兴冲冲的冲他直摇尾巴。

不是吧,他和庞旭两人大眼瞪小眼。

赵教授看着他们两个吃惊的样子甚是得意,又卖弄了一下叫道:“去,把我的床头的眼镜盒拿过来。”结果这小家伙再次吧嗒吧嗒的跑进屋,不出一分钟,又噙着眼镜盒回到堂屋。

“老爷子,你真是神人……你家的小狗太聪明了”庞旭看的有点无语。

“这你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刘军浩倒是立马想到小黄狗有这个反应肯定是赵教授训练的结果,上次那对小斑鸠也是,竟然可以认识阿拉伯数字。

“5!”他没有回答,口中又叫了一声。只见那两只斑鸠扑棱棱的从鸟窝中飞出,然后噙着一个带阿拉伯数字“5”的纸片落到他们跟前。

“这个……这个……”庞旭有点哑音了,他老人家养的都是什么动物呀。

“斑鸠可能是条件反射,但是这小狗我估计应该能理解主人的命令。”赵教授摸着小黄狗的脑袋有些爱惜的说道。

这点刘军浩倒是认同,自家小皮也这么聪明,不过他本人比较懒,没有系统训练过而已。想到这里,他脑中一闪,开口问道:“你说我家小皮能不能也训练成这样?”

没理由儿子聪明,老子是笨蛋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流氓儿混蛋。正是有小皮这么英勇神武的爹,才能有这么聪明的小狗。

“小皮已经错过训练期,动物一般幼年时候学东西快,像人一样,错过那个黄金年龄段,就不行了。”赵教授摇了摇头解释。

“我还偏不相信了,小皮!!”刘军浩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

“蹭”在隔壁的小皮一听到声音,立刻飞奔而至。

“去把拖鞋拿过来,拖鞋!!”印象着小皮小时候也喜欢噙拖鞋来着,这个词应该明白的。也不知道它到底听懂没有听懂,嗒嗒的朝回跑。

可是等了两分钟,也没有见小皮跑过来,却听到张倩在那边大叫,好像是在数落小皮。

“怎么了?”他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刚要出门查看,却见小皮跑了回来,嘴中噙着两只拖鞋。

“咳……”赵教授也是万分惊讶,没有想到小皮真能听懂。

“靠,还让不让人活了。”庞旭用手直拍自己的脑袋。一条狗可以说是意外,两条聪明的狗狗同时出现就让人觉得郁闷了。以前他也看过一篇描写狗狗的文章,说是有条小狗能够用爪子摁电梯上下楼,他一直以为是假的,现在看来可能是真的。

“刘军浩,小皮是怎么了。把家里的鞋柜弄的一团糟,噙着你的拖鞋乱跑。”这个时候张倩和苏娜娜等人一起过来了。

“我们这是在做实验呢……”赵教授笑着解释。

“真的嘛?”她们几个立马瞪大眼睛,女孩子对小动物的热爱更甚,一个劲的再次央求赵教授做表演。

小黄狗又上前显摆了一会儿,这小家伙显摆完了还特意上前冲挨个摇摇尾巴。

“太聪明了,太可爱了。我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一个小狗狗不但会做算术题,还能自己叼菜篮子上街买菜。当时做了个实验,把主人捆绑起来,那狗狗还能帮被绑主人咬断绳子逃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