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泽宇这边刚将烧的通红的蚂蚱扒出来,那边豆豆一看“喵呜”一声跳了过去。也顾不上烫嘴,这小家伙一转眼的工夫就吃了五六只。

几个熊孩子都相当郁闷,忙乎了半天自己没吃上还挨了一顿训斥,反倒最后让花猫占了便宜。

张倩看他们吃瘪的样子,也不好再训斥,板着脸说道:“都洗洗手回去吃饭,也不看看什么时间了。”

听她这么一说,一群小子才发现他们玩的忘记时间,都乖乖的蹲在河边洗手。

刘军浩又加了一句:“村里来了一个炸玉米棒子的,”结果这些家伙一窝蜂的朝回跑了起来。

当然,小泽宇回家后,免不了再被大人挨个教导一顿。这家伙最近皮实多了,吃过饭后就抓着玉米棒子猛塞,张妈拦都拦不住。

午后,刘军浩也没有歇着,而是在张妈的带领下到后院收蔬菜。

按说自己院子里这些南瓜、冬瓜之类的东西还能长些日子,可是张妈却说现在最好早点收,否则过劲儿就不好吃了。

于是乎,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开进后院,连苏娜娜她们也一个个摩拳擦掌,很有大干一番的气势。

“哇,你们快看,这么多蚯蚓!!”小泽宇吃力的拔出一根南瓜秧,继而惊奇的捏到手中让旁边的李培观看。

“拿走,拿走”那丫头吓得尖叫着捂住自己的眼睛,来了个典型的鸵鸟政策,似乎这样就不会害怕了。

“没事,蚯蚓不咬人,是益虫。”小泽宇说着扔到水中,立马有几条黄鳝窜了出来。一阵争夺,这蚯蚓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开始大人还没怎么注意,可是拔了几棵南瓜秧后他们才发现几乎每棵根下都有很多蚯蚓。而瓜秧旁边更是一堆堆的粘土,这些都是蚯蚓处理过的。

“难怪你家中的什么东西比别人的好,原来是蚯蚓在作怪呀。”苏娜娜自以为找到了原因,很有些感慨的说道。

“这东西别看不起眼,可是名副其实的造肥料机器。不过后院的蚯蚓也太多了点,到处都是,可能就是这样黄鳝才不缺食物的。”赵教授也开口说道。他纯粹是在家闲着没事,跑过来帮忙。

“是了,我先前还奇怪为什么养这么多黄鳝不用喂饲料呢。”张爸跟着接口。

汗,那黄鳝是因为泉水的作用好不好,和蚯蚓无关的。反倒是这些蚯蚓的来历他能够猜想一二,肯定也是泉水的功劳。

不过刘军浩没有解释,让推理来的更猛烈些吧,这样自己后院中多产黄鳝就合理了。

这其实不算真正的干农活,几个人都当乐子来做。不一会儿,那些南瓜秧就被拽干净,连带的西瓜秧也拽掉不少。

当然冬瓜刘军浩没让人动,这玩意儿更耐寒冷,上边还有不少刚结出的小冬瓜。

刚开始在地里不起眼,可是等他们将这些零零散散的南瓜、西瓜收拾起来的时候,众人都有些惊讶。

这片地,光是南瓜就摘了几十个,而且个头都上十斤。最大的那个小泽宇根本抱不动,刘军浩走过去用手称量了一下,有三十多斤。

这个南瓜留着当瓜种,明年结出的南瓜绝对大。

至于西瓜就更不用提,还没摘完,就在院子里堆了一大堆。

这西瓜收了刘军浩没有打算继续卖,他在心中盘算了一下,今年自己这个院子里的西瓜没少挣钱,稳稳当当突破八千元。

看着这么多南瓜,张倩两人又开始发愁起来,让他们吃的话,恐怕能吃到过年。再说这东西也不经放,被霜一打就变软,那个时候根本不能吃了。

刘军浩原本想给赵教授送一些,结果人家反问了一句:“我院里没有?”事实上赵教授在家的蔬菜都吃不完呢。以前孙子外孙女在的时候吃菜还费一些,现在倒好,他们两口子一个南瓜能吃上两天。

他家的南瓜秧还没有拔,但是收拾一下最少也能摘二十多个。

“要不等你们走的时候每人带个南瓜回家?”张倩这话刚说完自己就乐了。真要费那么大的劲儿带个南瓜回家,估计被人看到绝对会认为精神不正常。

“你们干脆挖个地窖得了”张妈想了想开口说道。

“对呀,”张倩眼睛一亮,“咱们挖了地窖等收红薯的时候就不用费事。”

“等天冷了再说,现在这些东西扔到楼上。”刘军浩却另有打算,准备偷偷弄一些放到石锁中,那里边即使到了冬天也不太冷,正好可以储存蔬菜。

想到石锁,他趁众人都回前院后,就一个人偷偷的打开观看。其实他完全不用这么小心,因为实验证明,石锁里的东西除了本人外,其他人好像根本看不到。

好家伙,这几条红鲤鱼是怎么回事儿,刘军浩刚打开空间就吃了一惊。它们不住的在水中乱跳,每次都跳出三尺多高。

是鲤鱼跳龙门还是对环境不适应?他很是不解。这十来条鲤鱼还是当初陪张倩逛学校的时候在湖中捉的,放在空间中一直没什么反常情况,哪知道现在竟然出了问题。

不会是得病了吧?他脑海中又冒出一个念头,如果真是得病那麻烦就大了。当初养黄鳝的时候刘军浩还买了不少专业书,上边都介绍有各种养黄鳝的方法以及常见疾病防治。

可是后来这些东西都没用上,因为自己石锁中的环境很好,那些黄鳝从来没有生过病。

不管这些鲤鱼是不是生病,都要把它们单独隔离开一段时间。

放到外边自然不安全,让张倩看到了肯定要追问,还是在石锁中重新开辟一个小水池吧。

想到这里,刘军浩又在沙土地上挖掘起来。沙土地松软,很好挖掘。不大一会儿,他就挖出一个四尺见方的水池。

把旁边的沙土一扒,立刻涓涓的泉水溜了进来,很快将里边添满。

刘军浩这边则把那十来条鲤鱼全部扔到水沟中,令他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家伙在小水池中反倒平静下来,不再闹腾。

这算什么事儿,难道说它们不想和黄鳝一起住?他研究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然,最后索性不管。

“刘军浩,你家的枣子啥时候打呀,我可准备明天回家的时候多买些带回城里让同事们尝尝呢。”刚到前院,郑建学两口子过来了。

“随吃随打,要多少有多少,不过你们来打枣子,不收钱。”刘军浩笑着打招呼。上次因为拍婚纱照的事儿,人家两口子帮了不少忙,这次他准备好好感谢一番。

“咱们干脆打两棵树的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张倩现在起了劳动的心思。

她这么一说,众人纷纷响应。正好院里子人多,也不用再喊别人。于是乎刘军浩就从屋檐下抽出长竹竿,再挂上铁丝钩子。

今年打枣子比去年方便多了,根本不用上树,直接站在二楼顶就行,当初刘老头种枣树的时候都是挨着房子种的。

原本没想惊动村里那群熊孩子,可是这些家伙的消息特别灵通,很快院子里就凑了一院子。

随着刘军浩一阵劈头盖脸的晃动,地下立马下起了暴雨。虽然张倩她们根本没有在树下站着,可还是被乱窜的枣子打的直跳,最后干脆人人都躲到屋檐下,等刘军浩晃的差不多了才走出来捡枣。

八月十五打红枣,中秋节刚过完,因此这个时候打枣子正合适。很快红彤彤的枣子就落了一院子,而且大部分都是硬梆红。

两棵树没打完,就收了四大筐枣子。

家里没有了盛枣子的东西,刘军浩只得收手。

郑建学挑了十斤大枣,原本要付钱,却被刘军浩推辞掉。

十一还没有结束,张倩那些姐妹们就纷纷离开,当然她们走的时候都带了不少大枣和其他山中野果。

不单单她们,其实这两天想早些离开的人不在少数,连带的刘军浩的黄鳝生意也好了起来。

张爸张妈是坐郑建学的车回去的,人家这次是和朋友一起过来,开的车子多,正好可以把他们捎带上。

既然不用挤汽车,刘军浩就给他们弄了几斤黄鳝放在后备箱中。

将人都送走,院子里彻底清闲下来,学校开学的日子也到了。

刘军浩无所事事,就再次打开石锁查看那些鲤鱼。

他这一看再次惊讶,原本新开辟的那小水池中清澈的泉水变得浑浊不堪,里边有很多淡红色的东西在浮动。

水里怎么会生虫子了?他很有些不解的用荷叶裹了一些虫子上来。

等把荷叶凑到跟前他才发现那些东西不是虫子,好像是鱼苗!红鲤鱼产鱼苗了!!这些小家伙除了眼睛有点颜色外,其他的地方出水后都呈透明色,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它们此刻肚子上带着一个大亮泡,根本没有办法游水,只能够躺在浅水处不断的蠕动。

印象着一般鱼儿都是春天的时候产卵呀,怎么这些鲤鱼习性改了呢,不过想到石锁中那些黄鳝,刘军浩顿时理解了。肯定是这里的环境让它们的习性发生了变化。

他这个时候想到前几天鲤鱼那些怪异的举动,也理解起来,这些家伙应该是害怕自己的鱼卵被黄鳝吃掉,所以在泉水中才显得急躁不安。

不过,刘军浩立马又想到一个问题,这些鱼苗该怎么喂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