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梁必发,刘军浩这边开始忙乎。老鸭汤虽然好喝,可是要炖两个多小时呢,现在开工,张倩放学回来就能够喝到汤了。

这老鸭汤还真是个好东西,也属于刘家沟的偏方药膳,据说能治产后体虚、食欲不振、脾胃不健等等。

拔毛、剥皮、剁头、去蹼,然后是开膛破肚除去内脏,一分两半,其中一份给赵教授送过去。剩下的刘军浩拿起菜刀放在案板上梆梆一剁,剁成乒乓球大小的块状。

刚剁好的鸭肉不能立马下锅,首先要放凉水中漂洗上半个小时,然后再投入开水锅中去腥。

正宗的野鸭子都是吃河里的鱼类或者青蛙等长大的,腥气特别大,比家鸭更甚。因此需要好好地漂洗。

准备工作完毕,鸭肉下锅,然后放上食盐、调料、葱姜等大火烧煮,等水烧开后还需要用笊篱滤去上边的浮沫,之后开始文火炖煮。

这边看着表,不一会儿,香气就散发出来。豆豆这家伙心急,不住的“喵呜”叫着想往厨房里钻,都被刘军浩拦住了。

结果防不胜防,他上厕所的工夫,那家伙蹭的一下子跳上锅台。

好家伙,它刚接触拍子,立刻惨叫一声跳到地上。刘军浩还以为出了啥事儿,连手都没有洗就急急的跑出来。一看却见豆豆点着爪子蹦跳着朝厨房外挪,小脸上一副很受伤的表情。

得,看到锅台上那拍子的形状,就能够猜出这家伙干了什么事儿。该,让你不听话。刘军浩刚才害怕那个用高粱杆扎的拍子跑气,就特意把去年买的铝合金拍子盖在锅上边。

铝合金受热传到快,被水蒸气一蒸,温度没有一百度也有七十度。这家伙冷不丁的用爪子碰,不是找刺激是什么。

看看火候差不多,刘军浩又切了一些熟牛肉丢进去。他看没啥青菜,就将前两天摘得竹荪往里边丢了一把,接着又弄了些芝麻叶。

等汤熬好,他先舀了半碗准备咸淡。老鸭汤上边附了一层亮晶晶诱人无比的浮油,浓浓的香气刺激的刘军浩食欲大动。舀了一勺也顾不得烫,吹了两下就放入嘴中,汤鲜味美,他不由得直砸吧嘴。

然后又细细的品味那一块鸭肉,炖了两个小时的鸭肉香嫩酥滑,让人欲罢不能。咕噜咕噜把那半碗老鸭汤喝干净,刘军浩觉得胃里舒坦,浑身都冒着热气。

“今天晚上做啥饭,这么香,我在门外边都闻到了。”张倩一回来,立马直直的奔厨房。

“先尝尝我的手艺再说”刘军浩等她洗罢手,又重新舀了一碗老鸭汤递上去。

“真香,你又杀鸭子了?现在还下蛋呢。”张倩尝了一口,忍不住的开口称赞。

“没,这是草狸子送的”刘军浩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一遍,张倩大呼遗憾,说自己有一段时间没见草狸子们了。

“还喝?再喝真该长胖了。”看老婆又拿着勺子去舀第三碗老鸭汤,刘军浩忍不住的开口叫道。

“要你管,锅里还有这么多吃不完肯定浪费”张倩白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的用勺子盛起来。这汤不但肉嫩,而且汤味也很鲜,再泡上葱花饼,简直让人吃了直咂舌头。虽说自家的碗是小号碗,可是两碗也不少了。

要是搁在以前,她指定饱了,可是今晚忍不住的想多盛一碗。

“难怪书上说女人结婚前后落差很大,婚前为了体型狂减肥,婚后为了口欲狂吃”刘军浩故意上下打量着她。

“当然了,结婚前保持体形就是为了找个好老公,结婚后谁还管那么多。”张倩一句话彻底让他哑巴。

其实这是女人的正常心理,结婚前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好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说话的时候也是低声细语。等结了婚,这都是枕边人了,当然没有那么多需要注意的。

不过张倩倒是不害怕变胖,事实上她早已经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吃,体型都维持在一百零几斤的重量上。

因为这个,上次苏娜娜来的时候还相当羡慕,说她什么好吃的东西都吃了,居然没有发胖,实在没有天理。

对此,张倩也研究了一番,她归结为自己虽然什么食物都不忌讳,可是粗细搭配得当。再加上每天步行到学校,这也算是运动,因此才保持完美体形的。

饭后刘军浩原本想捋着袖子刷锅,却被张倩赶了出来,要他去电脑前帮忙把农场里的菜收掉,别被人偷走了。

刘军浩哭笑不得,老婆最近迷上了开心农场,基本上一打开电脑都要给自己的菜地除草、杀虫。有时候中午还端着饭碗坐在电脑前,用她的话说如果不及时收菜,自己辛苦种的东西转眼就遭偷走,会影响一天的心情。

她白天要上班,于是收菜的任务就交给刘军浩。而且为此还把自己的手机设了日志留在家里,说是忘记了可以看日志。

得,看她这边不住的催促,刘军浩只得让她在厨房刷碗,自己回屋打开电脑。

要说这游戏玩起来的确有意思,随便动动鼠标就算种地,比现实中可轻松多了。不过对刘军浩这种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人而言,并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他很有些奇怪老婆为什么这么感兴趣,不理解不要紧,只要准确执行命令就行。

要说张倩对这游戏产生兴趣的根本原因,那还要从自己的大侄子小泽宇说起。记得刚结婚第二天,他们两口子正在屋里睡的舒服呢,就听到门被拍的啪啪作响。

刘军浩当时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结果开门一看却是小泽宇。这货一进屋就跑到电脑前开机,然后一直盯着屏幕看。

刘军浩问他起这么早到底要干啥,这小家伙回答怕自己种的菜被别人偷走。

他们两人都觉得搞笑,张倩顺带的也申请了个号玩,结果这就上瘾了。

打开网页看看,好家伙,剩一个小时零两分钟了。他赶紧盯着屏幕,鼠标直接放在左下角化肥选项上。

一看到时间,立马点动化肥,然后开始收菜。万幸这次动手的早,不然估计又被偷得不剩啥了。

“怎么样,怎么样?”张倩将锅碗刷净,也急急的跑过来。

“已经收完”老婆来了,他自然让座。

“我看看苏娜娜的南瓜熟没,上次我种的桃子被她偷了不少。”没有想到自家的菜收完了她还惦记着别人家的。

刘军浩这下彻底的无语,开口问道:“今天你不给学生改作业?”

“对,”张倩一拍脑袋,非常遗憾的离开电脑。

于是乎,刘军浩重新坐在电脑旁边瞎翻。他刚找了一个小说看到入迷,张倩那边突然转头问道:“我是不是结婚前后变化真有那么大?”

汗,刚才一句玩笑的话她竟然记到现在!!

入夜,刘军浩被冻醒,伸手一摸,褥子早已经被张倩全部拽走了。他赶紧拉了拉,给两个人重新盖好。

这一折腾,他的睡意到消失了几分,只听到房顶北风呼呼的响动。看样子明天该降温了,这天气预报也不怎么准呀。

没有想到刚过两分钟,张倩又把褥子拽过去。盖一个薄褥子有点冷,刘军浩就起身下床,从衣柜中重新拿了一床被子盖上。

这下被窝里登时暖和起来,他搂着老婆美美的睡熟。

“咱们怎么盖两床被子?”早上起来,张倩相当困惑,昨晚睡觉的时候明明记得没加被子呀。

“你咋不说睡觉喜欢拉被子”刘军浩好笑的看了她一眼。

北风仍然刮个不停,两人都加了件厚衣服才下床。

推门一看,好家伙,自己的院子里落了一地树叶。连那水池中也飘了厚厚的一层,勉强可以看到火头在里边不断地游动。

早上太冷,那几只野兔现在都还窝笼子里没出来。不过院里的鸡鸭好像并没有受到影响,看到主人立马一窝蜂的围上来。

“我洗的衣服!!”刘军浩突然想起自己用洗衣机洗的两件衬衫,原本昨晚就能收,谁知道当时忙着给张倩收菜忘了。

现在朝绳子上望去,却发现光秃秃的。

真晕,昨天他懒省事,用洗衣机甩过之后直接搭在绳子上,根本没用衣裳架。这下可好,衣服早已经不知道被刮在什么地方了。

“喵呜”这个时候突然花猫的叫声将他惊醒。抬头一看,却发现一件衣服挂在了树杈上。

“豆豆,衣服”刘军浩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不断地用手指着树枝上的衣服。

这家伙好像是听明白,三下五除二窜到树枝上,然后爪子在上边使劲的晃悠,很快衣服就随风飘落下来。

还好,衣服已经干了,上边也没招灰尘。可是另一件他在院子里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落在什么地方。正发愁呢,却听到赵教授在院子外喊:“小浩,这衣裳是不是你的,怎么扔在大路边?”

外边!刘军浩赶紧打开大门。

“好好的衣服扔了多可惜”赵教授看他出来,抖了抖手中衣服递过去。老爷子额头上还带着几滴热汗,看样子是刚跑步回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