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刘军浩刚端起饭碗,刘广聚就赶过来了。他一进门立马急急的问道:“张老师,刚才我在村里听毛孩子说咱们学校的学生以后每天中午吃饭免费,是不是真的?”

“广聚叔,这事儿传这么快,连你都知道了”刘军浩赶忙起身让座,而那边张倩则把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

“这是好事儿呀,张老师,我替刘家沟的父老乡亲谢谢你了”刘广聚听完之后相当激动。要说自从张倩来到刘家沟之后,小学的面貌变化真的很大。学生们在全镇的抽考中给学校挣了不少光,前一段时间还有两篇文章发表。

好事儿传的很快,如今他到乡里边开会,不少村支书都夸他们小学的教学质量高。

“不过……”话题一转,刘广聚说出自己的看法,“学生们不能老吃方便面,那东西火太大,吃一顿两顿还可以,如果吃得多了对学生们的胃口恐怕不好。”

“这个……”张倩这边一愣神,看来自己的计划真有毛病。要说之前还真没想这么多,纯粹是图省事。

她刚参加工作那阵子,有时候赶不上饭堂做饭,就泡两袋方便面应付一下。当时脸上也一直起小痘痘来着,张妈为这事儿曾经说过她多次。

来了刘家沟,这日子越过越舒服,她把这事儿淡忘了,再加上看到学生们平时吃零食的很多都是抱着方便面啃,还以为他们喜欢吃这东西呢,因此刚冒出念头的时候她第一个想法就是煮方便面。这东西煮着方便,学生自己来完全可以。

早饭那阵子给王老师商量,她也提出了这个问题。不过如果换成做其他面食的话学生们自己动手肯定不行,两人决定先试一段看看效果再说,因此这方便面也没有多买。

“你看这样行不行,东西已经买了,让学生们先吃着,反正你们买的也不多。吃过之后,给他们换挂面。学生们不会做,那就找个人去做饭。中午做一顿,每个月按四百块钱工资开,当然这个工资还要有你们学校出。另外就是你们夏天不是为小学买了很多图书吗?村里今年手头宽裕,准备拨出两千块钱的现金垫付之前的图书费。”刘广聚接着又开口说道。

难怪人家是村支书,领导艺术就是高,名目也立的巧。这图书费明摆着是给厨师支付工资的,可是为了怕村里人背后说闲话,就另想其他名头。

张倩倒是没管那么多,反正都是为了学生,村里能支付一部分费用当然是好事。她点点头说道:“那就还让六婶子做吧”

末了,刘广聚又问起学校还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的。只要张倩提出来,他都想方设法解决。今年村里租地挣了好几万块,除去十一那场大戏的花费,还余下不少钱。手里有钱,他的腰杆自然是直了不少,说话也有底气。

不过余下的事儿张倩还真没有啥让他解决的,只能等以后想到了再说。

事情的影响远远不止如此,第二天张倩刚进学校,就被外村的一群家长拦住了。

他们过来都是询问学校中午管饭的事情,昨天那些学生回家后把这事儿给父母一说,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学校管饭不收钱,不少家长都以为是骗人的,说不定事后还要收费,于是乎大家一商量,就派了几个代表过来。

无奈,张倩只得再次解释了一遍,重申这是学生们夏天打知了壳挣的钱,也算取之于学生,用之于学生。

解释了半天,那些学生家长终于相信,临走的时候自然是感谢不断。

还没有开始上课,学生们就把炉子升上了,这会儿工夫开水烧的咕嘟咕嘟直叫。不少人都围在那里凑热闹,有几个家伙还不住的往里边扔塑料布。张倩见状赶紧将他们喊进教室,然后重申了一遍纪律,最后将学生们编成小组看管炉子。

中午,六婶子正式走马上任,她这边做的很轻松,两个炉子下面条,剩下一个专做荷包蛋。不到半个小时,学生们都吃上热腾腾,香喷喷的鸡蛋面了。

所有任务都交给六婶子,刘军浩这边彻底闲下来。午后没事,他又打开石锁瞎看。

要说锦鲤苗挺好养活,他基本上是隔天扔进去一个蛋黄。这些小家伙没病没灾的,活的特别欢实。才几天的工夫,已经有两三厘米长了,初具锦鲤的特征,色彩斑斓的在水沟中铺散了一大片。

这些日子没事的时候刘军浩经常逛养鱼论坛,很是了解了一些锦鲤方面的知识。对照人家的说法,他石锁中的锦鲤苗长得明显过快。不过也没啥可担心的,这自然是泉水的功劳,纯属正常现象。

他现在有点发愁的是锦鲤等长大后如何拿出空间,这东西目标太明显了,弄出去后张倩肯定要追问。

如果没有合理的托词,那就只能在石锁中养着。现在还好说,等它们再大些恐怕只能够扔到泉水里了。

自己这锦鲤苗有几万尾呢,池塘就那么大的地方,放进去肯定和黄鳝争夺生存空间。

想到那池塘,刘军浩仔细瞧了瞧上次做的边界,好像又比以前大了不少。

前几天安置锦鲤的时候,他特意在池塘的边沿上插了一根树枝做记号,为的就是想查明这口泉眼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一直在悄无声息的变大。

“到底是啥原因?”他的脑袋越来越浆糊了,这次的变化最为明显。才几天的功夫,那沙岸朝后移了十几厘米。

而让他郁闷的是同样在沙滩边沿做的那个标记却没有明显的异动,沙土地并未扩展!

最近自己好像没有干啥事儿呀,这石锁的变化真让人有点摸不着规律。

会不会是锦鲤苗?当他的眼光再次投向小水池中那些鱼苗的事儿,心中一动。

沿着这个思路延伸下去,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仔细回忆前几次石锁中泉水突然增大的现象,好像每次都集中在黄鳝或者其他鱼儿产卵的时候。

也就是说这泉水会根据水中鱼类的数量多少进行扩增,他最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那沙土地恐怕也是如此,前一段时间陡然增大自然是因为他往里边栽种了不少菊花苗。

到底猜得对不对做个试验就行了,刘军浩想到这里立马跑到后院中,用网兜在水沟中捕捉了不少大黄鳝扔进去。

刚开始不怎么显眼,但是随着他扔进去的黄鳝越来越多,那碗口大的泉眼陡然迸发起来,出水的速度比刚才迅速了许多。不到十分钟,泉水就顺着最初挖的水渠缓缓地流向另一端,直到两边水面再次平衡为止。

这个时候,水渠的末端也形成了一个两丈见方的月牙小池。

刘军浩心中一阵欢喜,看来自己的猜测不错,接着他又将最初捉到的大黄鳝全部倒入后院中。

石锁中的泉水没有变化,仍然是那么大!

看来它只会增大,不会缩小呀。

想想也是,如果真可大可小的话,那就成了孙悟空的金箍棒了。

这样也挺好的,自己以后见到什么稀奇的东西可以随便往石锁中扔,反正这玩意儿会根据里边东西的多少调节空间。

等来春的时候要多种些开花的植物,这样里边的土蜂子就可以大规模繁殖了。

虽然两边的土蜂子来自同一个种群,可是呆在石锁中的那群酿出的蜂蜜质量明显比外边的高处一个等级。

只是以前限于石锁的空间,刘军浩并没有往里边种太多的植物。因此那土蜂蜜的产量一直都很少,勉强够他和张倩两个人喝。

种什么花儿好,他想了半天只有自己院子的牵牛花合适。这花儿从四五月间开始开花,一直到十月份的时候还没有停止,花期特别长。

想到这里,刘军浩退出石锁,跑到前院寻找牵牛花种子。

以前没怎么收集过,不少牵牛花种子落在地上都被母鸡啄吃了。不过不要紧,花枝上种子多得是,他这不到二十分钟的工夫就搜集了大半罐头瓶。

“小浩,你揪这么多牵牛花种子干啥?”正忙乎着,赵教授领着小黄狗进来了。

那家伙一进门立马跑到豆豆跟前狂叫,看样子专门是找茬的。

“没事,多搜集一点等明年把墙根都种上,这花儿开起来好看。”刘军浩倒不是完全撒谎,张倩喜欢花儿,他准备等春上的时候在院墙种上一排,让它们沿着墙根爬。估计夏天到来之时,自己这门前就整个一面花墙了。

“给我弄点,我来年种在陈刺根。”赵教授听了也起了这个心思。

他院里的陈刺长得迅速,才一年的工夫已经有五六十厘米高,估计明年开始能真正能起到篱笆墙的作用了。

于是这一老一少开始为花种的事儿忙乎起来,到最后刘军浩干脆上到楼门顶摘。

趁早不趁晚,等赵教授走后,刘军浩自家留了一小把牵牛花种,剩下的一股脑洒在那片沙土地上,当然撒下的种子时都用沙土掩埋了一下。

嗯,光种牵牛花有点单调,最好再种些别的。蒲公英也是个很好的选择,等有时间到外边收集些蒲公英种子。

***

正文3078字,以下是对本章的解释。

让学生吃方便面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有点太想当然,因此这章费点笔墨改过来。呵呵,在这里谢谢绯天夜雨大大,主要是我自己吃方便面太多了。

另外那个碗面是什么东东?汗,我真是第一次听说,是不是就是常说的桶装方便面?

至于说方便面消费的问题,其实农村消耗的也挺多的,印象着现在有很多人农忙时候来不及做饭都直接煮两袋方便面的。另外就是小孩子,这个好像是消耗方便面的大户,因此过年时间不少人家走亲戚的时候都给小孩子搬箱方便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