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不少柿子,晌午的时候两人都不怎么饿,干脆摊了几张鸡蛋煎饼了事。

吃过饭,精神头十足,刘军浩泡了大半壶菊花茶,往里边加上几粒蜂蜜,然后开始满院子转悠。

上午那阵儿和张倩谈论果树的事儿,因此他就把目光投向院角。

嗯,春上在水沟边插下的那株桃树现在已经有一人多高了,照这个样子明年说不定会结果子呢。

自己明年找个机会儿也在石锁中扦插一些,那里边种棵桃树肯定长的更结实。

转了一阵子,没啥别的事儿,他和张倩打了一声招呼,到村里看看。上午刘五奶过来的时候说刘启华家准备这两天翻修房子,他想问问什么时候开始动工,到时候早些过去帮忙。

到人家一问才知道后天准备动工,不过刘启华和他一样,不想麻烦村里人,而是直接包给镇上的建筑队。

至于为什么没请村里人,自然是没人家专业,那些升降机、兜子车等等建筑工具村里根本没有。他这边包出去一步到位,也不用操太多的心。

“你小子,想过来吃你家的酒席都不让。”刘军浩笑着捶了他一拳。两人的年纪差不多,小时候也是一起撒尿和泥的主儿,长大了反倒生分不少。

“怎么不让,今天晚上我这儿就有酒席,到时候我喊你过来。”刘启华倒是不含糊,说着又递上一根烟。

“好呀,你准备怎么盖?”刘军浩应了一声,反问起房子的事儿。

“和你家一样,两层,直接盖四升四了事。”四升四就是上下两层各四间,其中下边的有两间并在一起当客厅。这么算下来,也有一百多平方的空间。

要说以前这么盖是想都不敢想,不过这两年村里人的日子越过越好,刘启华又开了一个小卖铺,手里边自然宽裕起来。

其实他家人口简单,四口人,根本用不了这么大的房子。刘启华的算盘打得精明,所想的自然是多出的房间租给前来游玩的城里人。

村里有这个想法,准备秋后动房子的人不在少数。他们看到的都是来刘家沟游玩的人越来越多,多盖几间住房自然多一些收入。

刘广聚原本前些日子开会想组织村里人盖宾馆,可是最后这事儿村民纷纷表示反对,其中也有这个因素在里边。想想也是,村里盖宾馆是公,自家盖楼房是私,这年头谁还没有点私心。再说了等农户家里的房子翻修后,外人游玩时住处紧张的问题自然能够得到解决。而村里盖那个宾馆估计也就五一、十一的时候用一下,平常都闲着,这完全是资源浪费。

最后盖宾馆这事儿不了了之,那笔租地的资金大家一致同意等过年的时候按户头发放到村民手中。

这边正和刘启华说这话,毛孩子却来找他了,说是张倩喊他回去。

“啥事儿?”刘军浩很有些纳闷。

“张老师喊你上山采蘑菇”听他一回答才知道,雾气刚散,大梁村和三棵树的学生已经过来了,这会儿在自家院里聚集着。

于是乎,刘军浩也将自家的大竹竿抗在肩膀上,然后牵上赤兔马,领着小皮和豆豆朝山中走去。

赤兔自然是当免费劳力的,等下采了蘑菇和核桃要用它驮运。至于小皮,则完全是为了应付突发情况。豆豆这货纯属添头,它看一帮人热热闹闹的朝山上走去,也死皮赖脸的蹲在刘军浩的肩膀上。

刚走到山脚下,就听到有人远远地叫刘军浩的名字。

他赶忙停下脚步回头看,却是郑建学夫妇。

这两口子真是的,这么大的雾气仍然没有忘记过来玩。

“你们这大部队进山干啥?”郑建学等走近了看到浩浩荡荡的人群,顿时吓了一跳。

“上山采蘑菇,打核桃”张倩笑着解释。

“那好呀,一起走,我们进山也是打核桃”文霞兴奋地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

“打核桃?”刘军浩很是诧异的看了他们两眼,接着反问道:“你们用什么打?”

“直接爬树呀”文霞的回答理直气壮。

无知者无畏,刘军浩差点晕倒了,感情这两口子以为打核桃和摘榆钱吃一样呢。不过他也没说啥,反正看他们的样子就图个乐子,能不能打到核桃并不重要。

和前些日子相比,山间的落叶明显多了起来,不少地方都是厚厚的一层,踩在脚上咔嚓咔嚓作响。

进山开始,张倩把学生分成三人一组四散开让他们在这片山上采蘑菇。

当然害怕学生们采到有毒的蘑菇,她是来来回回叮嘱了几次,让他们碰到不认识的蘑菇先不要采,询问老师后再做决定。其实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这群孩子哪个不是常年在山中转悠的。说句不客气的话,学生们认识的蘑菇比她还多呢。

郑建学两口子这会儿也不再提打核桃的事儿,反而一溜烟的在前面采起蘑菇来。不过他们两人的技术是在不怎么样,虽然手中拿着蘑菇样品,但是都半个小时了布袋中刚刚采了五六个,连那些跟在他们后边捡漏的小学生都不如。

“我们怎么找不到蘑菇,人家跟在后边都捡那么多”捡了一阵子,郑建学郁闷的跑过来讨教经验。

“呵呵,捡蘑菇也是需要技术的。”其实说起来真不怪他们,任谁第一次进山采蘑菇都会这么郁闷。

采蘑菇需要眼睛瞪大,前后左右上下都要兼顾。尤其是要注意周围的树木分类,这样才能发现目标。

拿杨树来说吧,一般它根部或者枝干上肯定有杨菇子。这东西虽然便宜,但是量特别大,尤其是那些已经枯朽的杨树,基本上只要找到了一棵树上就能采一大抱子,而且多伴随着木耳之类的东西。

至于松树林中的松菇,则完全被地上那层厚厚的松针覆盖。只有极少量的破土而出。因此找的时候需要拿一根树枝。只要看到松树下有鼓包的地方,用树枝一划拉,指定能够看到松菇。

听刘军浩这么一解释,两口子顿时觉得受益匪浅。

“这个是什么蘑菇,颜色这么鲜艳,没毒吗?”文霞这个时候从筐中拿出一个颜色略微暗红的蘑菇问道。

“的确,颜色鲜艳的蘑菇一般都有毒。这个是肉蘑菇,颜色不算太艳,可以吃的,用它炖鸡、鸭、鹅肉最香,最有味道。不过你们碰到不熟悉的蘑菇最好不要采。”找蘑菇还有一个诀窍,那就是碰到被虫子咬过的蘑菇可以使用,其他的最好不要采。

粉里透着几分红的松菇,洁白如玉的草菇,更有淡灰润泽的杨菇子……这杨菇子是刘军浩在一棵半死的杨树上发现的,层层叠叠爬了大半树,足有二十多斤!他让张倩在树下等着,自己立马的爬上树,一大片一大片的往下扔。

这树还没有被人采过,那一朵朵又嫩又鲜的杨菇子肥的都要流出油,让他很是欢喜。

整整大半天的时间,几十个人漫山遍野的钻树林、爬山岗,筐中都采满了各种各样的蘑菇。

“张老师,张老师,你们快过来看”这个时候毛孩子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山梁那边传来。

“出什么事儿?”张倩赶忙和刘军浩一起朝那边跑。

“我们发现了一个大蘑菇,你们过来看看”几个同学一起站在那里叫嚷。

“有多大,有多大”等刘军浩跑过去看到那个蘑菇时,也吓了一跳。好家伙,这个头的确惊人。

这东西从外观上看有点像平时吃的平菇,不过那灰白色的菇体大的有点离谱,足有五六十厘米长,扇形的菌盖分了十好几层,一层层有序的簇拥着,散发着蘑菇特有的清香。冷不丁一看,和玲珑宝塔有些相像。

其中最大的那个直径超过三十厘米,有二十厘米高,好像一柄大伞一样。

“这是啥蘑菇,会不会是灵芝?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可发了。”郑建学看到这东西显得非常兴奋,他前些日子才从网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是有个老汉上山游玩的时候发现了一朵价值百万的野生大灵芝。

“可能是平菇”刘军浩从小就在这山上转悠,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蘑菇呢,因此有些不敢确认。

“采不采?”张倩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后问道。

“采,当然采了,弄回去让赵教授看看。”刘军浩上前使劲把这东西从树根底部抱了出来,用手掂量几下,有八斤多重。

如此一闹腾,学生们都绝了采蘑菇的心思,围着那个蘑菇议论纷纷,他们也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

张倩看天色不早,干脆收拢队伍下山。

等所有的蘑菇收集到一起,刘军浩称量一下,怕有百十斤重,不过晒干后估计也就四五十斤的重量。

有了赤兔帮忙,众人下山非常轻松。

回去后赵教授看到这么大一个蘑菇也很惊讶,老爷子专门翻了半天书,最后点头确认道:“这的确是平菇,不过是其中的扇形侧耳,又名北风菌。这东西和其他蘑菇不一样,天气越冷它长的越欢实,冬天的时候在多数。它一般是长在树干的腐朽裂缝中,是丛生类型,在吉林、山西、云南等省份比较常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