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建学对这个结果相当失望,他一路上都念叨着这东西肯定不同凡响,没有想到它长这么大的个儿,仍然是平菇呀。

张倩回家后打开电脑,把自己拍摄的几张照片用邮箱给上次那报社编辑发过去。人家说了,提供新闻线索者有奖,这几张照片如果登在报上,有一百元的奖励呢。

那点钱虽然不多,也是一笔意外之财不是。

老婆在电脑上忙乎,刘军浩这边则把采摘的百十斤蘑菇统统倒在楼顶上,然后仔细分类。

如果明天天气好的话,晒到下午就可以放在网上出售了。

这可是真正的野蘑菇,比有些网店那种名不符实的东西品质好多了。等进行销售的时候最好再传些采摘时候的照片,这叫有图有真相,可信度更高。

这么瞎琢磨一阵子,刘军浩又想着把蘑菇在石锁中种植一些。

等真正开种的时候才发现白瞎,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种,只知道这东西是孢子生殖。所谓的孢子就是蘑菇菌盖下面的菌褶表面含有的那种粉末,这东西成熟之后用手轻轻一弹会起烟雾。

孢子倒是找到了不少,可是具体如何操作,刘军浩并不知。应该和竹荪的种植方式一样吧,最后他只能大略的弄了不少成熟的蘑菇扔到沙岸的细发草丛中,然后就不再管。

收拾完蘑菇,他又开始摆弄下午在山上收集到的种子。这趟山真没白上,刘军浩几乎是来者不拒,只要看到山上稀罕的植物都一股脑的弄些塞进石锁中。

蒲公英种子、映山红根苗、苍耳等等,杂七杂八的非常多。

这一下至少增加了二十多种植物,等摆弄完,刘军浩坐在楼梯上自言自语。

那片沙土地被占了将近二分之一,估计等明年春上石锁中就不会再单调了,真真正正和现实中的环境没啥区别。

还有树,他往里边扔了不少枣子、核桃以及山里红等,不知道明年能出多少果木。用这种方式在外边种植刘军浩没有多大的信心。可是在石锁中有泉水的滋润,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

第二天晴的正好,他们这边刚放下碗,郑建学两口子就提着塑料袋过来了。

感情这两人昨天没采过瘾,今天还要跟着他们进山。

刘军浩也没有推辞,等学生都到齐后,直接朝山内进发。有了昨天的经验,郑建学两人蘑菇采的相当顺手,小半晌的功夫弄了一塑料袋。

学生们下山后,六婶子已经在学校做好饭,就等他们吃了。

六婶子这个厨师真合格,闷了一大锅大米饭,然后炒了高高的一盆子猪肉粉条。

那帮学生一个个都敞开肚皮吃,吃过之后精神抖擞在院子里打起篮球来。张倩和刘军浩中午也没有回去做饭,直接在这里吃。

以前那篮球架子被学生们弄坏了,这个是前几天刚刚换上去的,非常简陋,就是在操场边的杨树上订了一块木板,然后弄上钢圈网兜了事。

他们一个个抱着篮球瞎跑,连一点规则都不懂。眼看着一个学生手快碰到篮球了,毛孩子一急,飞起一脚,一下把篮球踢到院墙外边。

“好!!”一大群学生大叫着鼓起掌来。

刘军浩差点把口中的茶水全喷出去,这些家伙,感情当足球踢呢。

他最后实在看不下去,就自告奋勇上去当教练。指点学生打了十来分钟后,开始让学生分组打球,而他自己则当裁判。

结果,这好好地篮球赛打了几十分钟仍然是零比零。

太丢人了,看来以后还是要多让学生们搞搞体育活动呀,不然出去后一问三不知。

等歇息一阵子,一群人继续上山采蘑菇。

由于附近山上的蘑菇被人采的差不多了,他们只能够往山里边走。

不说远一点的山林,光刘家沟附近大大小小的山就有十几座。笼统的来讲,它们都叫大青山。为了便于区分,村里人给这些山一一起了名字。有按方位起的,比如南山、东山、西北峰等等,也有些是按形状命名的,老鳖头、鲫鱼骨、狗尾巴。

他们下午去的山就叫鲫鱼骨,这山海拔不高,坡度特别缓,远远地看上去就好像一只在水面露出黑色脊骨的鲫鱼壳。

山太低,加上山坡多是映山红、酸枣刺,因此几乎没有人过来采蘑菇。

这倒让他们捡了漏,地上的草菇一大片一大片的。才刚半个小时,刘军浩就捡了满满的一塑料袋。

“妈呀”张倩正弯腰采蘑菇,突然一个红黄相间的东西蹭的从草丛中窜出,直直的朝她扑过来。

“豆豆,是豆豆,刘军浩,你看看豆豆是咋回事儿?”等她稳住神,才发现扑到脚下的是自家的花猫。不过这小家伙现在有点惨不忍睹,身上不知道被什么抓了一爪子,露出里边的肋骨,鲜血更是将皮毛都染红了。

“豆豆怎么了,和什么争斗的?”刘军浩看到它这幅惨象也吃了一惊。

按说这家伙不是吃亏的主儿,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难不成是老鹰?在山林中有这么锐利爪子的只可能是老鹰,不知道它是怎么惹上老鹰的。

“你看着别让它乱动,我找点刺脚芽给它止血”他急急的吩咐了一声,在草丛中四下的找起来。

好歹山上的气候变化没有山下大,这个时节仍有不少刚开过花儿的刺脚芽,因此刘军浩两三分钟的时间采了一大把。

他也顾不上刺脚芽扎手,使劲的在手掌上揉搓,等搓出汁液后均匀的敷在豆豆的身体上,而张倩那边早已经把塑料袋撕成条状,轻轻的包扎住它的身体。

一碰到伤口,这家伙立刻龇着牙狂叫一团,不住的在刘军浩的怀中挣扎,似乎想要挣脱。

张倩看它痛苦的样子,心中也相当难受。虽然豆豆来家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可是这聪明的小家伙给她带来了很多新奇的感受,在心中,她已经将豆豆看成家庭的一员了。

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豆豆一骨碌从两人的手中挣脱,咬着刘军浩的裤腿朝远处拉,而且声音叫的相当急切。

“它……这是怎么了,咱们过去看看?”张倩觉得异常,赶忙推了他一把。

“好”刘军浩也看出豆豆似乎在指认伤它的凶手,就伸手一抱,把它抱在怀中。

关键时刻倒显示出这家伙的聪明劲儿,每当刘军浩走到岔路的时候它的脑袋就不住的朝前伸着叫唤。

很快,两人又听到远处传来小皮的阵阵嘶叫,而且声音相当急促。

怎么小皮也跑过来了?刘军浩赶忙加快脚步。上山那阵儿他将小皮和赤兔扔在山脚下没有管,不曾想它竟然跑到此处了。

从声音上听,好像再和什么动物争斗。

“草豹子”两人再次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小皮正在树木之间和两只草豹子争斗,形势上丝毫不落下风。刘军浩也是第一次看到它敏捷的身影。上次帮二麻子赶野猪时他早早的将小皮召回,因此黄斑皮的本事并没有被真正发挥出来。

“汪汪……”小皮一声大叫,张开大口朝那只个头较小的草豹子压了过去。

只是它却没有防备后边,另一只草豹快速的绕到他背后,然后突使阴招,纵身用利爪朝小皮的脊骨上抓去。

看来这两只草豹子就是伤害豆豆的罪魁祸首呀,只是豆豆这家伙不知道怎么遇到小皮才逃脱掉,接着跑回去找主人。

小皮的反应倒也敏捷,后腰一闪,已经躲避过爪子的袭击。显然它也明白这东西的爪子不容小瞧。

这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等张倩讶然的张大嘴巴叫出声,才将两只草豹子惊动。

那两个家伙一看来人相互叫了一声,“蹭蹭”跳到树上,然后身子一纵,已经到了另外一颗树上。

草豹子的皮毛与周围环境形成良好的保护和隐蔽效果,来回窜了几次,已经完全消失在树林中。

小皮想起身追赶,被刘军浩叫住。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以前还真小巧这草豹子了。说实话,上次那只草豹子见了人类就吓得把孩子丢掉,这让刘军浩很是鄙视,没有想到它们竟然也能够和小皮斗得不分上下。

看小皮身上的抓痕,应该是吃了点亏,照这个情形斗下去,估计落不到好。

感觉到豆豆在手中哆嗦,刘军浩才想起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送它下山看兽医。而张倩也不敢再让学生们满闪遍野的乱跑,万一再遇到草豹子怎么办。她急急的收拢队伍,然后领着学生下山。

其实她倒是多虑了,别看草豹子和小皮争斗时相当凶猛,其实它的胆子相当小,非常怕人类。大青山重现草豹子的新闻播出几个月了,可是能够见到它们身影的人寥寥无几,这些家伙基本上遇到人类就会主动退避三舍。

下了山,刘军浩没有耽搁,直接把豆豆放在电动车的车篓中,然后急急的骑着朝镇上赶。没有想到草豹子这一爪子如此厉害,花猫现在连声音都叫不出来了,只是闭着眼睛在车篓中哆嗦。(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