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被啥东西抓的,这么狠?”兽医老王以前给二麻子看野猪时经常到刘家沟,因此和刘军浩也相当熟络。

“上山被草狸子抓的”刘军浩赶忙递烟。路上他也想了这一番经过,应该是豆豆跑去找猴儿酒的时候被草狸子盯上的。

“草狸子?就是前段时间电视上报到过的?”这事儿在镇上闹出的动静很大,镇里的人基本上都听说过,因此老王知道也不算稀奇。

“虽然没有伤到骨头,但是失血过多,我先给它输一瓶药看看效果。”兽医检查了一番,最后叹一口气说道,“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它都打摆子了,我担心治不活。”

“啥……我说老王,你可得把它给我治好,我这猫聪明着呢,不但捉老鼠是一把好手,而且还能钓鱼、游泳。你尽管用好药,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刘军浩听了他的话,心中顿时咯噔一声,赶忙急急的抓住他的手说道。

“我是兽医,如果能治好当然会尽力,它留的血太多了。你先抱住它,别让它乱动”老王苦笑着说道。

给猫输液一般都在颈部静脉,针头扎进去后,豆豆身体仍然抖个不停,刘军浩很有些心疼的摸着它的伤口。花猫现在身上热的发烫,不住的哆嗦。大概感觉到主人的手,它是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继而又闭上。

等药输完,外边的天色已经黑上来,送刘军浩走的时候老王又摇着头叮嘱道:“你晚上多提个神,注意看它有什么动静。如果能撑到明天早上还好说,就怕晚上……”

出了街道,刘军浩才发现起夜风了,呼呼地北风刮在脸上非常冷。看豆豆一动不动的躺在车篓中,他赶忙脱下自己的衣服,将这家伙包裹起来。

不过想了想还是不妥,最后干脆将豆豆放在石锁中,那里边没有风,这样就冻不到了。

“怎么样了,兽医怎么说?”到家的时候不但张倩在院门口等着,就连赵教授两口子也出来询问。

“在老王那里放着,他说等明天才知道结果。”看他们满脸关切的表情,刘军浩只好撒了谎。

“你说它好好的上山怎么就碰到草豹子了呢?”赵教授对花猫的感情不比他浅。

出了豆豆的事儿,刘军浩和张倩心中都不好受,因此晚饭就草草的应付了一顿。

刘军浩心中始终惦记着花猫,趁张倩进屋改作业的功夫,他一个人在厨房中盛了小半碗米汤端进石锁中。

“喵呜”那花猫看到主人勉强睁开眼睛叫了一声,侧头闻了闻饭碗,然后又歪下头。

情况似乎比在老王那里好了一点?他心中一动。刚才在镇上那会儿眼睛都睁不开了,身体哆嗦个不停,可是现在抖得没有那么厉害了。

看样子刚才输的药有效果,刘军浩满脸兴奋。

“你说咱家豆豆会不会出事儿?”晚上睡觉的时候,张倩不住的追问。

“应该没事,老王说了问题不大。”不想让老婆过分担心,他只得再次撒谎。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刘军浩早早的被喜鹊惊醒,然后偷偷起床看花猫。

这一看顿时喜上心头,昨晚上放的那半碗米汤竟然被它吃的干干净净。

现在豆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到主人,竟然喵呜喵呜的叫个不停。看不出来,老王的手艺真的很不错。见豆豆扭头要撕扯包裹在身上的纱布,刘军浩赶忙制止住它。

昨晚老王还给弄了一大团纱布,说是让及时给它更换,别让伤口发炎的。

想到这里,刘军浩轻轻的撕开纱布。

咦?他又是一惊,豆豆身上那几个伤口竟然结疤了。虽然这伤疤结的很浅,但是确实已经开始愈合。

也太过于迅速了点吧?人受伤伤口愈合的也没有这么快。

刘军浩很有些怀疑,昨天那伤口分明见骨,怎么一夜之间就结疤了呢。老王到底用的什么药?

他越想越困惑,仔细回想昨晚临走老王叮嘱的那些话,分明是让他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可是眼前这又是怎么回事……应该不是上药的原因,他最后把这个因素排除了。

只能是石锁……想不到自己这石锁空间还有如此奇效,难怪自己手上那个疤痕会慢慢的消失掉。

看来石锁还有很多神奇的功效没有摸索出来,刘军浩退出来后,自个坐在堂屋里笑起来。

“大清早傻乐啥呢?”张倩起床后就看到他坐在那里笑个不停。

“没事,正想高兴的事儿呢,我这就去做饭。”

人逢喜事精神爽,他早上特意摊了十来张鸡蛋煎饼。香喷喷的煎饼让人胃口大开,一连吃了五张才填饱肚子。

吃过饭,张倩去学校前又叮嘱他上午去看看花猫,刘军浩自然满口答应。

等上网查了草狸子的信息,他才知道自家的豆豆够幸运的。

草狸子的爪子是攻击捕食的利器,前掌有五趾,后掌四趾,平时缩入掌鞘之内,等捕食时快速伸出。爪子最长可达五六厘米,坚硬无比。在动物园的记录中,这家伙曾有抓裂混凝土的经历。

看样子如果豆豆真的被抓实的话估计肚子非被撕开不可,那完全是当场毙命,也不会现在还活的这么结实。

经此一事,花猫应该不会偷偷往山上跑了。

不过即使如此,刘军浩仍然有些不放心,上午的时候又骑着电动车朝镇上跑了一趟。

老王看到豆豆精神抖擞的模样也很惊讶,要知道昨天这花猫送过来时他已经明确判死刑了的。不过能治好了终归是好事,他输了一瓶药叮嘱几句才让刘军浩离开。

等到中午,豆豆已经可以勉强点着三条腿移动。让张倩看过之后,刘军浩又偷偷的把它收入石锁内,那里有奇特的功效,对这家伙的身体恢复更有帮助。

我晕,花猫刚进石锁,立刻朝养锦鲤的小池子跑去。那水池中有几万条四五厘米长的鱼苗。它爪子一伸,一条锦鲤已经被划拉到岸边,接着三下五除二,吞了个精光。

这家伙,刘军浩不知道该说啥好,伤还没好呢,就开始祸害自己的锦鲤。念它是个伤员,就不计较了,反正锦鲤多得是,吃几条没啥。

处理完豆豆的事儿,他才想起这两天采摘的蘑菇来。

跑到楼房上一看,前天从山上摘得已经完全晒干了,可以放在网店销售。

这蘑菇还真像刘军浩预测的那样,他把图片传上去后立马引起了不小的反应。半晌的工夫,就有四个人订购,而且都是老客户。

话说,自家这网店从春上开业到现在还没有一次差评呢,好评度一直是百分之百,不少老客户都把网址保存在收藏夹里了。

要说最初开网店他真没想挣钱,只是顺着张倩的性子胡闹,想着反正自己啊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有个上网的营生也好。毕竟这东西又不费什么力气,只要逢集的时候往邮局跑一趟就行。

没曾想这店竟然慢慢的经营出了名堂,拿那些枕套来说,最初每月都有能售出二十多个。虽然这两月买的人少了,不过附加值却增加了许多,主要是搭配的菊花枕。除了需要点手艺外,可以说是无本的生意,满山遍野的野菊花任他们随便采摘,

没事的时候他算了下网店的营业额,有大几千块进账。现在想起来,小有成就感。

那句话说得好,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这网店上也是大有宏图可展呀。自己楼上不还留了几布袋干枣子吗,何不趁现在也放到网上销售。

嗯,枣子刚熟那阵儿张倩拍了几张照片。红彤彤水灵灵的大枣看上去分外诱人,放在网上销售指定火爆。

照片放上去后,刘军浩又在网上查枣子的价格。

好家伙一查吓一跳,他以前以为自己的枣子个头就够大了,谁知道和人家的和田大枣一比,自家的枣子简直是枣儿子,太袖珍了点。

特级和田大枣巨无霸,一个长五厘米,和鸡蛋差不多。

自己这枣子的色泽倒和巨无霸不相上下,不过单是个头一项,让人相当郁闷。

网上买东西,第一就是看卖相。没办法,刘军浩只得从楼上捧出一大捧红枣,放在瓷盘中,然后用手机拍了几张特写。

还别说,这么一放效果马上出来了。

玉盘红枣,相呼映辉,猛然看上去就仿佛一盘红玛瑙,分外诱人,让人一看就有购买的欲望。

接着他又参照别家枣子的价格,将定价注明一斤三十块钱。

等一切忙乎完,刘军浩又心满意足的拿起瓷盘中的大枣吃起来。

枣子在楼上晾晒十多天,水分早已经蒸发完,现在吃在嘴里甜丝丝的。

舒坦,吃过枣子,原本想随手把枣核扔下,继而又想起石锁中那片沙土地。多种些枣子也好,于是乎,所有的枣核都埋在了沙土堆中。

俗话说得好“桃三杏四梨五年,枣树结果在当年”,这枣树丢到石锁里,明年说不定就可以摘大枣了。

吃了两把大枣,分外的舒坦,刘军浩忍不住的伸了一个懒腰,继而随便点开个电视剧,躺在躺椅上看……

“你小子,越来越像县大爷了,你说你闲着没事看看书、练练字也好呀。”赵教授原本过来喊他有事儿,没有想到正好看到这副情景,忍不住的开口笑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