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后,阳光很好,刘军浩这边放下碗筷,照例搬上躺椅在院子里晒太阳。

院中融融暖意,鸟儿叽叽喳喳的在枝头歌唱。

抬头一看,七八只灰喜鹊正在枣树上跳来跳去,轮流在高处那些红枣上叮啄着……枣树上留了不少枣子,如果想打的话,应该还能打大半竹筐。只是留下的都是太高不容易打的,真打起来绝对要花大力气。刘军浩也就没有动手,任它们自生自落,没有想到这却便宜了院中的鸟儿。

晒得正舒服,张倩却把他拉起来了,说是在家闲着无聊,让陪着到河堤上转悠。

老婆有令,自然不能不从。

于是两口子提了一壶菊花茶,然后领着小皮和黑豹悠哉悠哉的走向田野。

这个时候,树上的叶子差不多都落尽,远远望去,给人一种空旷寂寥的感觉。麦田里,绿油油的小麦已经一扎多长了,一眼望不到边际。

秋高气爽,微湿的山风送来草木的清香,一路走来,不时惊起在路边找食儿的鸟儿。

现在那些蚂蚱蝈蝈基本已经绝迹,鸟儿这个时候主要是捉草籽为生。好歹路边的野草多得是,它们也饿不着。

“好美,你给我照张相。”张倩把手机递到他手中,然后跑进麦田中做了一个手势。

“就一块麦地,有啥美的,”刘军浩见得多了,有些熟视无睹的味道。

常年生活在农村,他对季节的感悟已经变得迟钝了。除了初夏时候麦忙和金秋的秋收让他感觉到季节的变换外,其他的日子都是不知不觉在指间流走。

比如此时,已经是深秋,而他的思维还留在初秋呢。

“所以说你缺乏发现美的眼睛,春华秋实,这本身就是最美的景色。看这些麦苗长势多好,经过冬天的酝酿,明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汗!就这麦苗也能整出哲理,老婆真到了看山不是山的境界了,刘军浩赶忙把她从麦田里拉出来。

拍了照,两人继续前行,刚转了一个弯,却发现刘五爷正一筐一筐的朝路边运麦苗呢。而麦田里,此刻也好像秃子的脑袋一样,麦苗被锄头锄的稀稀疏疏。

“刘五爷,你这是干啥,地里的麦苗不想要了?多好的麦苗呀。”张倩很是惊讶的问道。

“就是因为太好了,我这才用锄头锄掉的。”刘五爷笑着说道。

啥意思,张倩没听明白,这麦苗长得好了难不成还是坏事,竟然有人希望自己的庄稼长的差劲。

刘军浩倒是明白过来,看老婆不解,他跟着解释:“麦苗秋里长得旺了也不是好事,冬天很容易冻死,等过两天打霜你就知道,长得越旺的麦田,一仗霜下来麦苗能冻坏一大半。”

“是呀,我这两天看着都发愁,今年秋里种小麦的时候雨水多,地里的墒情很好,麦苗就出的旺。可是那阵子没考虑到这么个情况,撒种仍然按照往年的量,想着种多、苗多、产量高呢。谁知道今年秋里气温一直高,麦苗一个劲疯长。这都眼看着要初冬了,气温还没有降下来。”

刘五爷说完又在后边感叹了一句,“现在咱村不少人都傻眼,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还看到二麻子正赶着牛在地里用石磙压地呢。他家的麦子今年也种的早……”

俗话说得好,“麦无二旺”,其实麦子过旺生长并不是好事,小麦在冬秋季节起身拔节,那就非常危险,一旦降温,很有可能冻死,造成小穗损伤,进而大幅度减产。

因此这个时候没有哪家希望自家的小麦长得旺,往往是出现着苗头就用石磙在田里来回压,或者是用锄头锄,挖掉多余的麦苗。

末了,刘五爷又交代道:“张老师,你回去喝学校那帮熊孩子们说一下,闲着没事来我这地里玩,怎么折腾都行。”

“原来麦苗长得旺了也不是好事”走的远了,张倩小声嘟囔道。

刘军浩却在心中偷笑,看你还春华秋实不。

两人慢慢的走到河滩上,看到影楼的人在不远处拍照。人家正忙,他们就没过去打扰,随便找了片儿草地坐下。

张倩刚坐下,就发现草地中有一个花白色的扇形贝壳。她兴奋地扣了出来,然后跑到河边将沙土洗干净。

“你看,像不像咱们家豆豆的脸”她用纸巾将贝壳擦干,递了过来。

这贝壳看起来不错,淡黄色的条纹一圈一圈的缠绕在上边,中心位置恰好还有两个绿豆大的圆点,猛然看上去真有几分像花猫的脸。

其实不单单海滩上的贝壳很美,沙滩上也有很多漂亮的贝壳,不过大部分颜色比较单一。

“不错,确实很像”这贝壳拿在手中仔细一瞧,还真有几分妙趣横生的感觉。

“咱们多找一点吧,回去用胶水做成贝壳船”得到夸奖,张倩脑海中立马灵光一闪。前段时间她曾经想着把那些漂亮的草蜗牛壳组成帆船,可是因为形状单一的原因,始终没能成功。

现在好了,加上贝壳,指定能成。

反正下午没事,刘军浩就由着老婆胡闹。

还别说,以前没注意,等仔细寻摸的时候才发现河滩上的贝壳真不少。刘家沟这条大河属于沙底河,河水清澈无淤泥,因此贝壳颜色较多,黄褐、乳白、藏青等等应有尽有。夏季一涨水,很多贝壳冲上岸边。等河水退去,它们就被留在沙土中。

半个小时的时间,两人就捡了一大把,其中不乏精品。

“你赶紧过来,来挖这个,这个大。”张倩突然在沙土堆边叫道。

刘军浩闻声赶去,发现一个乳白色的蚌壳裸露在地表,看个头,挖出来应该有手掌那么大。

“会不会有珍珠呀?”张倩伸手抢了过来,就要掰开。

“别,”刘军浩忙阻止,然后用两片纸巾塞住鼻子说道,“这贝壳肯定死了,里边的肉已经腐烂,扒开后很臭的。”

这点他很有经验,小时候捣蛋他没少把这种坏掉的贝壳放进同学的书包中。

“那还是你来吧,找到珍珠给我说一声。”张倩一听,赶忙撒手,然后远远的退开。

刘军浩这边用小棍撬开后,也退出一丈多远,等那股气味完全散去,这才上前查看。

里边除了黑胶色的贝肉,其余啥也没有。哪能随便找个贝壳就有珍珠呢,大贝壳放在水中用泥沙冲洗干净后,模样完全显现出来,乳白如玉,摸到手中非常细腻。

“这两片正好并在一起当船头和船尾,咱们再找找,看看还有大的没。”一下午的功夫,张倩和贝壳较上劲了。

按照她的意见,两人将这片河滩来来回来找了几次,最后弄了一大包贝壳。看天色不早,这才收拾收拾回家。

回到家里,她从网上找了很多图片做对比,然后动手设计草图。成型的时候画了一艘漂亮的豪华大船,而且声明不让刘军浩帮忙。

可是,张倩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动手能力,组合半天,怎么也拼凑不到一起。那胶水也太不好使了,好不容易把船底拼凑起来,结果往上加贝壳的时候,随手一碰,再次散架。

三分钟热度过去,她完全丧失信心,最后将一大堆贝壳扔到条几上,自己跑去上网。

刘军浩原本想坐等成果呢,可是看到眼前这情形,只得替老婆收拾烂摊子。

要说这贝壳船制作过程也没啥复杂的,只是需要有足够的耐心。

由于胶水粘合太慢,刘军浩就发挥创造性思维,将贝壳放在棉花团中制作。这样胶水每粘好一点,立马用柔柔的棉花填充,很快大船主体构架完毕,剩下的就是往上添加帆了。

厨房里正好有那种象牙白筷子,当桅杆正合适。再用细发草做缆绳,不到半个小时,帆船做成!

“哇,还真成了。”张倩回头看到条几上那艘漂亮的贝壳船,顿时惊叫起来。

看她要伸手摸,刘军浩赶忙阻拦,胶水刚刚凝固,要等段时间才能碰。

“那我先拍几张照片。”说着她用手机拍照留念,接着又到网上向苏娜娜显摆,说是自己做的。

“这不是你做的,你肯定做不出来。”到底是同寝四年的姐妹,人家苏娜娜一语道破,“如果说是你家刘军浩做的我还相信。”

“谁说我没动手,这船主要是我设计的,他就动了动手。”张倩有点底气不足的反驳。要说真让人挺郁闷的,自己的动手能力也太差糊了点。摸索半天,连船舱都做不出来。老公随便一摸索,这帆船就成了。

那啥,歌里不是这么唱的嘛“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刘军浩是自己老公,他的功劳就是自己的功劳。

想到这里,张倩立马释然,洗手开始做晚饭,准备好好犒劳犒劳刘军浩。

中午不是还有条鲫鱼没吃吗,等下就做个鲫鱼汤。

刚从网上看的,鲫鱼含有全面而优质的蛋白质,对肌肤有很好的强化功效,可以延缓衰老,对睡眠不足导致的早期皱纹,有奇特的缓解功效。

放上大枣、蘑菇、木耳……做出来指定好吃。这边择着鱼,她又异想天开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