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这天气真让人说不准,说变就变。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红彤彤的太阳,结果半晌就开始变成阴天。

刘军浩原本在院子里和赵教授下棋,不一会儿,两人都受不住这冷天,各自进屋添加衣服。

穿上厚衣服,他说啥也不再院子里呆着了,直接泡杯热茶,关上门在屋里上网。看看电脑上的时间,张倩农场里的菜还有个把小时就成熟了,自己这边化肥可要准备好,别到时候让他人摘了果子。

收完菜,再逛逛网店。今天倒是清闲,一笔生意也没有。要说这大枣最近一段时间卖的够火,才两三个星期的功夫,已经剩不到两蛇皮袋了。

他这边也有计较,准备再卖个三四十斤就收工。剩下的给张倩爸妈那里送一些,其他过年自家吃,反正包枣包豆包都有用。

就这么瞎转悠,不知不觉中个把小时过去了。他正准备登上QQ看看,却听到门外自家的母鸡和青庄叫成一团。

出了什么事儿?刘军浩赶忙打开屋门。

好家伙!!下雪了?看到地上白茫茫的一片,他仍然有些不相信。十一月份竟然下大雪,这可真是最近几年少见的景象。去年那场简直不叫雪,连地皮儿都没覆盖。

才个把小时,地上已经白茫茫的一片,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冷意。

原本想好好地观赏雪景,可是一扭头才发现母鸡和青庄在鸡窝前竟然争斗起来了。

他最初有些不解,不过很快明白过来。原来是那群青庄一看天冷,就挤挤嚷嚷的要往鸡窝里钻,这反倒让很多母鸡没了避寒的地方。

于是一场大战就此展开,青庄身架子大,在争斗上自然占优势,可是却也挡不住母鸡多,很快落了下风。

最后形势一边倒,这些平时在水面上嚣张的不能行的家伙们,一个个围着鸡笼乱跑,鸡毛鸟毛散落一地。

要说也是刘军浩考虑不周,这鸡窝还是去年夏天盖得,当时他院里就养了十来只鸡,因此盖得有点小。

今年扩大养殖规模,一下多了四五十只鸡。天气暖和的时候还不觉得,很多母鸡晚上都在外边过夜。可是这陡然转冷,问题马上出来了。

青庄本身就是候鸟,再冻上半天非出问题不可,刘军浩一盘算,立刻冒着大雪施工。

这应急鸡窝搭的有点简陋,将砖头在鸡窝边随便一码,然后上边盖上几块木板,最上层再裹一层塑料布。

棚子建好,刘军浩刚往里边铺了一层芦苇叶,结果那些水鸭子嘎嘎的乱叫着钻进去。

这些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刚才还想着水鸭子不怕冷呢。万幸这次搭的空间比较大,可以将它们一起容下,否则等下又该争斗了。

安置完青庄,刘军浩又想起赤兔,看看马棚中一切都好,他才放下心。

猛然一下雪,院子里的方方面面都要兼顾。

回头一看小皮,却发现狗窝空空,不知道这家伙和黑豹到哪里撒野了。前天赶集把黑豹送到街上,谁知道中午这家伙又跟着他跑回来。

不过它们两个刘军浩倒是不用担心,因为狗很抗寒,要不怎么有狗拉雪橇呢,这点雪应该不算啥。

前院收拾干净,他跑到后边看黄鳝,这可是大头,必须要照顾好。

到水池边一看,刘军浩顿时有些讶然。平时水沟中挤挤挨挨的都是黄鳝头,可是现在却一条也看不到。

如果不是里边浮动的气泡,让人差点以为它们都跑光了呢。

看着雪越下越大,刘军浩没有继续在外边受冻,转身回屋玩电脑。

哪知刚进屋,就看到五六只麻雀在客厅里扑扑楞楞的乱飞,豆豆则上蹿下跳的捕捉。

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已经摔倒在地,开水撒了一大片。幸亏自己用的是塑料杯,没出现“碎碎平安”的事件。

“豆豆,回来。”眼看着这家伙要往条几上蹦跶,刘军浩赶忙呵斥住。那上边可是放着两个瓷瓶,摔碎的话等下张倩回来指定嘟囔。

豆豆虽然不甘心,可也忠实的执行了主人的命令,乖乖的退回。

没了花猫的追赶,几只麻雀放松下来,纷纷落在窗帘绳上。看来突然变天,这些老家贼也没了去处。

一上午的功夫,大雪将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北风跟着烈了起来,在头顶呜呜作响。他坐在电脑前,也感觉到冷飕飕的。最后干脆手不离水杯,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

刚看了半集,他又想起自己的石锁。外边下这么大的雪,不知道石锁中有什么反应。

进去一瞧,里边好像也冷了不少,不过没有外边气温下降这么大。

伸手试了试水温,泉眼周围仍然保持在十几度的样子,不过其他地方却凉的有些冰手。芦苇垛上,那些蜜蜂好似没头的苍蝇一般,不住的钻进钻出。

“真冷呀,”张倩刚进屋,就不住的直跺脚,她的小脸上也被冻的一片红紫。

“赶紧喝口热水暖暖手”刘军浩忙将水杯递过去,然后又进屋给她拿羽绒服。

喝了大半杯开水,又穿上厚衣服,张倩才觉得身上暖和起来。

“这么早就放学了?”刘军浩扭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还没到十一点半呢。看老婆的手仍然通红一片,他抓了过来,放在胸口暖。

“早放学了,这雪下的突然,学生们根本没有想到带厚衣服,个个在教室里冻得发抖。后一堂课根本上不成,都在教室里跺脚。我干脆让六婶子提前开饭,让他们吃完早点回家。下午在家上自习,明天看情况再说。家里没事吧?”

“都搞定了”刘军浩粗略讲了一下青庄和母鸡争地盘的事儿,接着又拉着张倩看闯入屋中的几只麻雀。

可惜那些家伙一点都不给面子,一看有人靠近,立刻惊叫着乱飞起来。

“咱们中午吃啥饭?”天冷人饿的特别快,早上吃的饱饱的,这会儿已经消化完了。

“炒个黄鳝?”刘军浩话刚出口,自己就摇头。黄鳝虽好,可是也不能天天吃。这日子他和张倩都吃够了,一般只有来客人的时候才会炒上一钵子。

“要不咱们做个蒜苗炒肉,冰箱里那块猪肉还没吃完。”张倩开口建议。

“早上就是蒜苗炒肉,改改样儿吧。”刘军浩再摇头,接着想了几个菜,都不满意。日子过得舒服,他的嘴巴也越来越刁,似乎今天至少应该吃点特别的才对得起这雪天。

“来个猪肉炖粉条怎么样?”想了半天,还真想出道应景菜。热油锅丢入香葱、姜、蒜,煸炒猪肉直至肉出油,然后调入老抽和料酒,加上干辣椒那么一煮。这天气,吃过后绝对让人浑身热乎。

“好是好,猪肉咱家有,粉条呢?”张倩随口一问,他顿时从臆想中清醒。自家这半年根本没买过粉条,往哪里做猪肉炖粉条。

“要不该做水煮肉片”刘军浩只能退而求次。

“我到六婶子那里看看,前几天采蘑菇的时候她不是做了一顿猪肉粉条吗。”

张倩说着要起身出门,却听到门口传来王老师的声音:“啥猪肉炖粉条,你们是不是想吃粉条?我家有,春上买了三斤多,到现在还没吃完。”

王老师是过来借味精的,她家的味精早上用光了。原本交代赵教授上午去村里买一包,结果一下大雪,赵教授就将这事儿忘的一干二净。

张倩跟着过去取了一大捧粉条,回来泡在热水中。以为最少要泡上半个小时才能将粉条发透,哪知道不到五分钟时间,全成了软面条。

“这粉条味咋不对?”菜做好,刘军浩尝了两口,总感觉和以前的粉条不一样。

以前买的粉条煮过之后特别劲道,用筷子一夹,一大提留。这粉条没敢怎么煮,现在就用筷子夹不起来。而且那味儿也不同,吃到嘴里发涩,根本没有粉条应该有的滑润。

“我吃着很好呀?”张倩夹了几筷子,却没感觉出有啥不妥。

“不对,还是不对”他又扭头看了看案板上剩下的粉条,发现颜色也不对头。这粉条太白了点,根本不是正宗的红薯粉条。

“当然了,这是土豆粉条。”

“我说呢,”刘军浩一听明白过来,感情王老师买的不是红薯粉条呀。别看土豆也可以做粉条,可是土豆粉一般很糙,吃起来口感却比红薯差远了。

“就你嘴叼馋,赶紧吃饭,一会儿凉了”张倩看他要长篇大论,赶忙用筷子敲了一下碗。

嗯,等过几天自家的红薯收了做些手工粉条,让老婆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好粉条。

“刘军浩,小皮和黑豹呢?”张倩先吃完饭,盛了不少饭菜准备喂小皮两口子,谁知道却没见它们。

“现在还没有回来?”刘军浩也赶忙走出门,他才想起一上午都没见两只狗在院里露面。

“不会出啥事儿吧?”张倩一听,着急起来。

“肯定不会,小皮和黑豹在一起,谁敢惹。有可能跑到街上了,我给赵光明打个电话问问。”想到上回小皮的“失踪”过程,刘军浩这次倒没有那么担心。(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