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黑豹没回去?”打通赵光明的电话,那边竟然说是根本没有看到黑豹和小皮。

“他也没有见小皮?”张倩看老公出来后脸色不对,就焦急的问道。

“嗯”刘军浩点点头,开口说道:“你在屋里边看门,我去村中找找看”说实话,这时他的脑子发懵,仔细回想了半天,好像早上那阵儿小皮没啥异常情况呀。

“披上雨衣吧,雪下得这么大。”张倩说着进屋翻出雨衣,递到刘军浩手中。

如果单一是黑豹不见了还可以理解,但是自家小皮可是正宗的黄斑皮非常警惕。除了极少数熟人外,其他人别说动手抓它,就是靠近三步以内,小皮也会主动后退。

刚要出门,赵教授打着雨伞进了院子,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小浩,我家的大豆豆是不是又在你家吃食儿?”这两天因为黑豹,小黄狗白天一直赖在刘军浩这里,只有到晚上才回家住。

“大豆豆也不找不到?”两人此刻才感觉到不妙,莫非……真出事儿了?

这下不单刘军浩着急,连赵教授也回屋换上雨衣,跟着他一起到村里找。

大雪下了几个小时,半晌刚开始还是小米大小的冰粒,密密匝匝的越来越紧。现在已经是雪花漫天飞舞,在老北风的呼啸中渐渐增大,好像无数细碎的羊绒夹杂着轻薄的鸭绒扑面而来。

房顶、树枝,道路的一切都被厚厚的白雪所装扮。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进村子,迎头看到刘五爷急急的走来。

还没等他们开口,刘五爷已经远远地喊道:“小浩,见我们家狗没有?”

不是吧,两人彻底傻愣,他家的狗也找不到了,这可真是怪事儿。

“问你话呢,见没见?”刘五爷走到跟前,看他仍然不说话,就催促道。

“我们也是找狗的,”赵教授苦笑着回答。

“小皮也没在家?这……这狗都发疯了不成,集体消失,刚才我碰到刘军奇,他家两条狗都没在家,现在正和毛孩子一起找。”

村子就这么大,等一遍问下来,二麻子家的狗也没在家。只是他们两口子以为那狗在打野呢,完全没在意。

听刘军浩一说很多人家的狗都找不到了,两口子这才着急起来,二麻子打着雨伞和刘军浩一起找。

“咱们分两拨吧,小浩和我还有二麻子去山上找,赵教授和老三、军奇你们顺着大路看看,说不定那狗都跑到镇上了。等找到了早点通知一声。”刘五爷看这么多人在一起找也不是个事儿,就开口说道。

这样分工正好,不过毛孩子却非要跟着上山找。多他一个不多,刘五爷同意下来。

没有想到这小家伙还真起了作用,刚走到山坡上,他突然开口叫道:“五太爷,你们过来看看这是啥?”

几个人赶忙凑过去,只见厚厚的雪面上残留着一丝淡红,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是血”二麻子蹲下去将雪扒了扒,里边立刻显现出一大片血红色。

“继续找,眼睛放亮一点。”刘五爷这边一挥手,他们在雪面上寻摸起来。不一会儿,前面又发现一片红雪。

一路走来,痕迹渐渐的没入山中,那血迹仿佛坐标一般,指引着他们前进。

大雪封山,将原本的沟沟壑壑都填平,山路变得难走起来。众人只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生怕一不小心掉进雪窝中。而那血迹也大部分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很难发现。

这雪下的突然,林子里的动物都没了吃食儿,因此不时可以看到野鸡、兔子从面前掠过,那些松鼠猴子更是在枝头“叽叽呜呜”的叫个不停。在看到他们一众人之后,又飞快地逃窜到密林深处。

“啪嗒,啪嗒”松树上的积雪被风吹落的的声音不断传来。

“有情况”走了将近二里多路,刘军浩突然隐约听到自家小皮的一声狂啸。

“在哪儿?”几个人忙站住身子。

“这片逆风,我听到不真切,好像是那里传来的”他伸手一指鲫鱼骨方向。

“你听的准不准,我看着血印朝北边去的”二麻子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都别出声,我也听到狗叫了”刘五爷在山里打了半辈子猎,对声音要比一般人敏感。听他这么一说,几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汪汪”这下他们都听到了,声音就是从鲫鱼骨那边传来的。

果然又走了半里多,噪杂的狗叫声不绝入耳,听那动静,好像是再和什么东西争斗。

“五叔,你看这是啥猎物?”二麻子给两个大人递了根烟,然后依次点上。

“不清楚,不会是饿狼吧,咱们大青山可是有十好几年没见那玩意儿了。”听不到猎物的叫声,刘五爷也不敢确定哪些狗到底围住了什么东西。不过他奇怪的是这狗是怎么聚到一起的,一般没有主人召唤,狗到一起只会掐架。

“很有可能,以前不也没有草豹子吗。”刘军浩在后边跟了一句。

“那咱们可要准备好趁手的家伙,别赤手空拳,让狼咬了可不好,”二麻子说着伸手扳了一根手腕粗的树枝。

刘军浩等人也各自找到趁手的家伙,而毛孩子此刻却满脸兴奋。对这熊孩子而言,等下打狼是最刺激的事儿。

“哼唧……哼唧……”等又走近了些,众人才听到猎物的声音。

“野猪,”几个人都听真切了,纷纷拎着棍子朝松林中跑去。

只见那树下的积雪乱糟糟的一团,血迹到处都是。很显然,刚才群狗和野猪在此处争斗过。

好家伙,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全惊呆了,只见八九条狗围着那头三四百斤的野猪狂叫,领头的就是他家小皮和黑豹。赵教授家的小黄狗和刘五爷家的那只也不甘示弱,不住的跳着攻击。至于其他几只狗,则只是在旁边助威帮腔。

“到底是黄斑皮,小浩,下次黑豹产仔,说啥你也要给我留一只。”二麻子一看这场面,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黄斑皮的厉害。

“我家也要一只”毛孩子早早的打招呼。

只见那野猪看正面不敌,又侧身朝树林中钻去,却被大豆豆猛然咬住后腿。等野猪回头,它又机警的朝后飞退。

刘军浩还是第一次看到群狗猎野猪的场面,看得很有点热血的感觉。他推测着应该是天气陡然转冷,野猪在山上找不到食儿吃,就跑下山,结果遇到了小皮。

只是他好奇的是没人组织,自家的小皮竟然能网罗到这么多土狗一起上,真是个稀奇。

那头大野猪大概一路逃跑,失血过多,现在的反应越来越慢。刚转头,后边又被小皮盯上了。不过应该是没有被咬中要害,所以能坚持这么久。

那野猪在圈子里左右突围,却始终被群狗拦截,最后竟然不顾咬在臀部上的小皮,直直的朝林子中冲去。

几个人虽然拿着棍子,可是都没往上冲。对这么大一头野猪来说,那木棍简直是小孩子玩具,根本不能算武器。

现在冲上去,纯属添乱子。他们也看出来,野猪就是当初二麻子家丢失的,不过在山中祸害了大半年,这家伙的凶性彻底被激发出来了。

“手头要有杆猎枪多好,可惜都让政府收上去了。”刘五爷很遗憾的说道。自从八十年代开始封山育林,刘家沟的人很少上山打猎了,就是打,最多也是打个兔子野鸡啥的。

一看野猪又要朝林子里跑,七八条狗再次紧紧的跟着追咬,痛打落水猪。不到二十米,那家伙再次被围住。

也许是意识到这样拖下去会很危险,野猪突然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一时之间,松树上的积雪被震得纷纷落下。那几只土狗吓得夹着尾巴呜呜叫着后退,再也不敢上前半步,只剩下小皮和黑豹围着它周旋。

野猪一看包围圈撕开,转身朝树林中钻了起来,在几个人的注视下,飞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想到到了现在,野猪仍然这么敏捷。几个人赶忙跑到刚才打斗的地方,只见大雪中一大片黑乎乎的猪毛。

毛孩子捏了一把放在手中,感觉跟钢针一样。

“野猪还是在山上长得快呀”二麻子很是感叹的说道。

“野猪都是这样,经过秋天的进食儿,到十一月份的时候能长上近百斤肉。”刘五爷猎过野猪,对这个倒是清楚。

就这样,几个人远远地在后边跟着,看着猎狗再次把野猪围住。

刘军浩和二麻子刚想靠近看,却被刘五爷死死地拉住,说啥也不让两人朝跟前凑。他们没有见识过野猪的厉害,刘五爷却知道。手中没有猎枪,碰到发了性子的野猪是非常危险的。

那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万一被咬住了,一口下去,绝对小命难保。

以前村里有句老话叫“野猪受伤,群狼难挡”,一般的野猪被围到后,虽然凶狠,可是还想着保命,会千方百计的逃跑。一旦受了重伤,立马就会豁出命来,变得凶残无比,毫无顾忌的横冲直撞,就连一群饿狼也不敢惹它。

因此以前打野猪之前,老猎人都会交代,要一枪毙命,别给这东西反击的机会。(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