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嗷……”还真让刘五爷猜中了,那野猪一看突围不出去,竟然身子一转,扭头朝他们几个人冲来。

“快上树”看着那白光闪闪的大獠牙,刘五爷赶忙大叫一声。

“跐溜”关键时刻,可以看出毛孩子上树的功夫没白练,跟猴子一样。几乎是刘五爷话声落地,这家伙已经窜到树顶。

刘军浩和二麻子的动作也不慢,伸手一抱树干,两三秒的功夫已经爬到树枝上。

反倒是刘五爷上树的时候一脚蹬空,恰好一个尖树枝挂在裤腿上,这么一耽搁,那野猪已经呼呼地冲了过来,张着大嘴就朝刘五爷的裤子上撕去。

他老人家反应倒是敏捷,身子朝侧面一闪。那野猪已经嘴巴啃在树上,碗口粗的大叶杨被它啃出白花花的树干。

刘军浩这边一瞧它要继续追赶刘五爷,赶忙从树上跳下去,然后捡起一块大石头朝野猪的脑袋上扔去。

那家伙似乎彻底被激怒,扭头朝他奔来,刘军浩是艺高人胆大,攥紧手中的木棍,在野猪窜到自己跟前的时候猛然挥出。

“砰”木棍砸在野猪脑袋上,一断两截,巨大的震荡让他的虎口都有些发麻。

那家伙被砸的一愣神,竟然又扭头朝他咬来。

太阳呀,这样都没事!刘军浩现在才彻底相信了村中老人们关于野猪皮赛盔甲的说法。

这东西以前在二麻子家圈养的时候不觉得,除了脾气爆点儿,其他和家猪没啥区别。可进了山林,野性大发,平时喜欢在松树上乱蹭乱啃,将那些松树皮都啃出一道道口子,然后将流出的新鲜松脂蹭到身上。现在浑身被厚厚的松脂覆盖,难怪手腕粗的木棍打断都伤不了它。

还好这家伙现在行动迟缓,刘军浩可以带着它在树下绕圈子。

很快小皮它们也赶了上来,再次狂叫着将野猪围住,重复刚才的场面。

“小浩,快上来”刘五爷喘口气,也爬到树上。

“知道”刘军浩这下不敢托大,现在手腕还震得麻麻的,也身子一窜,爬到毛孩子蹲的那棵树上。

“我有弹弓,”这个时候毛孩子突然想起自己还带着打鸟的“武器”呢。上午放学,他就早早的把弹弓踹到兜里,准备下午喊村里的孩子一起打鸟。结果还没等吃饭,家里的狗就不见了,于是又出来找狗。

“给我”刘军浩这边却心中一动。弹弓打野猪别的部位指定是挠痒,可是打野猪的眼睛绝对没问题。

“嘿……”刘军浩这边深吸一口气,将皮筋儿拉得直直的。

机会刚刚好,野猪正把脑袋转过来对着黑豹,乌黑的眼中凶光闪动。

对自己弹弓的准头,他并不担心。五六米的距离打中野猪的眼睛,根本没问题。

一弹弓下去,那野猪立刻大声嚎叫起来,鬃毛笔直、龇着獠牙。此刻就连小皮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刘军浩却平心静气,仍然把手中的弹弓拉直,等野猪转过身子,他又把另一发弹子射出去。两发全部命中,随后就传来野猪的一声长嚎,直直的朝黑豹身边冲去。

等黑豹躲开后,这家伙并没有扭头,而是结结实实的撞在杨树上,将上边的积雪撞的哗啦啦直落。

趴在杨树上的二麻子浑身落满了积雪,可是却一动不敢动,手死死地抓住树枝。

好歹野猪并没有继续冲撞杨树,而是嗷嗷叫着在林子里乱冲乱撞,结果一头从石头上栽下去,落入石等窝中。

石等窝就是那种小型悬崖,一般只有一层楼高。

底部是积雪,野猪摔下来后竟然没事,又嚎叫着站起。

刘军浩这边赶忙从树上跳下,然后站在石等窝上边举起一块大石头猛砸,正中野猪的脑袋。

那家伙干叫两声,心有不甘的倒下。

“我的妈呀,终于打死了”二麻子跳下杨树,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就要去看野猪。

“不行,这东西还没死”刘五爷一把抓住他。话音刚落,那野猪果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循声朝众人脚下的石壁冲来。

刘军浩见状又一咬牙将那个小石磙一样的石头举起,重重的砸了下去。

这下野猪死得不能再死,汩汩的鲜血从脑壳上淌出来,很快将地上的积雪染红。一大群土狗嚎叫着冲下山坡,而小皮和黑豹则老老实实的蹲在刘军浩身边。

几个人都站在上边直喘气,这么一折腾,觉得浑身汗津津的。二麻子继续掏烟散烟,就连毛孩子也伸手要。

“你小子就是个傻大胆,万一被咬住咋办?”刘五爷狠抽了一口烟说道。

“这不没事吗?”刘军浩看着石等窝下的大野猪,心中竟然升起了兴奋的感觉。

“咋弄回去,这野猪有三百多斤呢。”接着二麻子又为野猪的事儿发起愁来。

“我回去叫人,你们在这里看着”这事儿毛孩子最喜欢干,小孩子总想先显摆显摆。

不到半个小时,一大票人浩浩荡荡的进山了。刘军浩看到这队伍,很有些惊讶,一问才知道毛孩子进村后就大声嚷嚷,结果村里人全知道了。

人多力量大,三下五除二,野猪就被五花大绑扔在了木棍上,八个人换班抬下山。

刘军浩本想搭把手,不料二麻子却偷偷的将他拉到队伍后边。

“啥事儿,广喜叔?”

“你说野猪咋办?”二麻子低声问道。虽说那东西是从他圈里跑出去的,可是这都丢大半年了,也算是野货。

刘家沟以前有冬猎的习惯,打到的野货都是村里人平分的。这事儿要较真起来有点伤脑筋,毕竟刚才几家的狗都出力了。

“按以前的规矩来吧,那野猪你估计能出多少肉?”刘军浩反问道。

“估计二百五六的样子。”二麻子盘算了一下回答。

“那就这样,每户分二斤,剩下的咱们四家平分。”都是乡里乡亲的,太较真了不好。还是按以前的规矩办,省事儿。

“也好,”二麻子点点头,他也觉得这个分法不错,至少自己这边能分十多斤好肉,还有那些猪杂碎等等。

到了村子,野猪直接抬到二麻子家,操刀手自然是他大哥刘广全。

众人烧火的烧火,卸门板的卸门板,三下五除二,野猪就褪了个干净。二麻子的院子里满满的站了一圈人,不少被大雪阻隔的城里人也过来看热闹。

“广喜爷,等会儿野猪杀了给我砍个五六斤吧,还是按春上的价格。”没等收拾好,刘启华已经迫不及待了。

“不要钱,等下按野货给大家分了,家家都有份儿。”听他这么一喊,院子里更热闹起来。

“你没事吧?”那么热闹的事儿,张倩也很快得到信息,和王老师一起急急的赶来了。

“没事,”刘军浩看老婆如此紧张自己,就拉了拉她的小手安慰。事实上,他现在兴奋劲还没有过去。

很快野猪就变成了一条条猪肉,旁边还对着一大堆大骨棒子,而刘广聚则在那边登记让人领猪肉,连赵教授家也没落下。

等其他人家分完,也该他们四个人动手。两个后臀尖上的好肉刚才二麻子都留着,刘军浩直接挑了半个后臀尖,足有十五六斤重,其他的又弄了些肋巴扇就起身回家。刘五爷和刘军奇这边也挑了一些,至于猪头、猪肠子等物事则全部留给二麻子。

猪肉抗回家后,刘军浩又给赵教授家送了二斤多,剩下的全部烧锅开水煮肉。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把家里的三个锅都添上水烧。待水烧开后先将切成大块的猪肉放进去漂洗,很快腥臊就在厨房里蔓延。

这野猪在野外生活了将近一年,身上的腥味更甚。

一连换了三锅开水,最后又加入不少花椒叶,这才将味道完全除干净,那野猪肉也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不单单是他家,整个刘家沟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肉香,似乎新年提前到了。

豆豆这家伙虽然没出一点力气,可是却早早的蹲在张倩身旁,不住的喵呜叫着,就等野猪肉出锅。

看看火候差不多,他又往锅里边放入葱、姜、盐等调料,然后再改用小火炖。

最后那几个大骨棒子都炖出骨髓油了,亮晶晶的在水面上泛了一层。

一直炖两个多小时,张倩这边闻得都出饿意了,自顾自的回屋拿了一大把玉米棒子充饥。先前的玉米棒子早吃光,这些是上星期刚炸的。家里现在就他们两人,一袋子能吃很长时间。

“这会儿吃饱,等下可就吃不进去了?”刘军浩笑着打趣。

“那也比饿着强”张倩虽然现在觉得玉米棒子没了啥味,可是仍然往嘴里填个不停。

“我也尝尝”刘军浩一直站在锅台边闻香气,终于也忍不住了。

于是乎,这野猪肉还没开吃,两人反倒是被玉米棒子填了个半饱。

“尝一下看看我的手艺怎么样?”等野猪肉煮好,刘军浩用筷子夹了一大块放在案板上切碎,然后淋了汁摆在钵子中。

那肥嫩的野猪肉已经被煮的通体油亮,丝丝泛着光泽。用筷子加上两片一咬,香滑滋润的滋味让张倩一个劲儿的点头,然后自己拿着筷子猛夹。

这肉一点都不腻,吃过后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