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不断可以听到外边的北风呼呼作响,屋里的气温也降下来,显得格外冷。

睡觉的时候刘军浩害怕后半夜两人冻住,就早早拿了一床厚被子盖在上边。

这被子是秋里刚打的,还是新棉花,因此盖上去特别暖和。脱了衣服,钻进火热的被窝中搂着老婆,真真正正的体验了一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感觉。

清晨他睁开眼时张倩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头看书,见他醒了就拉着起床,要一起做饭。两人的分工已经安排好,老婆烧火,他洗菜、切菜。

刘军浩这边一听就明白张倩打的小九九,肯定是害怕水凉,不想沾手。

因此他说什么也不想起来,这么冷的天,实在舍不得温暖的被窝。

“我昨晚野猪肉吃多了,现在不饿”刘军浩这边也盘算好,让老婆先做饭,等做好饭自己再起来吃。

“你起不起?”张倩说着要来掀被子。

“别跑风了,我真不吃。”刘军浩死死地抓着被子,怎么也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

“不起来是吧?那好……”张倩说了半句话,转身离开。

还以为老婆放过自己了呢,谁知道刚准备盖好被子继续睡觉,却看到张倩不声不吭走了进来。

“你想干啥?”瞧她脸上笑眯眯的,好像一只刚偷完人家公鸡的小狐狸模样,刘军浩这边本能感到不妥。

“没事,你继续睡,我刚才忘记拿手机了。”张倩说着朝床前靠近,一只手却悄悄地背在身后。

“真的,我给你拿”刘军浩这才松了一口气。谁知道他刚半坐起身,老婆突然把手伸进被窝中。

小手冰凉……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手中还有一个碗口大的雪球。

刘军浩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

“你继续睡,我真是来拿手机的。”张倩一看“奸计得逞”,肉嘟嘟的小脸上全是笑意。

汗,我敢睡吗?这下刘军浩说啥也不敢赖在床上了,三下五去二穿好衣服。

“雪呀,好大的雪呀!”虽然昨晚就知道这雪下一夜指定不小,但是当他推门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感叹。

雪在院子里堆积的至少有二十厘米厚,除了养火头那水池外,其他地方全是白色。真应了那句诗“天地一笼统,地上黑窟窿”

鸡鸭们一看主人开门,也乱叫着冲出窝,围着两人找食儿吃。倒是青庄仍然钻在窝里边,看样子不准备这么早出来受冻。至于小皮和黑豹,更是早早的跑出去撒野,这雪对它们根本没啥影响。

“大清早发什么神经,赶紧洗菜,咱们已经起来晚了。还有一个小时多到上课时间,抓紧做饭。”张倩看他在门口长吁短叹,就使劲推了一把。

“别,你先做饭,我要扫雪,这么大的雪要早点清理”看天气的样子上午好像会放晴,院里的积雪如果不及时清理的话,一旦经人踩踏后就会融化。自己这院子没有硬化,到时候指定变成泥浆。

“能不能留点,上午你闲着没事堆个雪人,我以前在网上看过,人家堆的兔斯基很好看。”张倩看这么好的雪不利用很是可惜,心中产生了几丝浪漫情怀。

“要堆到院子外边吧,”刘军浩想了想同意老婆这个念头。

前院的地方不小,如果仔细清理的话半天功夫都不够,他只能将要紧的路段先铲出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冻手,不过忙乎了十来分钟,浑身热汗直冒。最后刘军浩干脆羽绒服一脱,光穿了一个羊毛衫铲起来。

他力气大,动作快,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已经将院里大致收拾好。那雪在墙根的杨树下堆了两座小山,只能等有时间再挪出去。

听到赵教授那边也有了动静,刘军浩给张倩大声招呼,自己扛着铁锨过去帮忙。

赵教授两人刚刚起床,此刻正一人一把铁锹在院子里忙乎呢。

他过去打声招呼道,让王老师进屋做饭,自己和赵教授两人继续铲雪。

有了刘军浩这个自动铲雪机的加入,进度立马变快。“呼哧呼哧”只见铁锹飞舞,那一大团一大团的积雪就落在了院子边上。赵教授原本还能跟上节奏,不过很快落在后边,最后干脆扔掉铁锹,只拿着扫帚跟着刘军浩扫余雪。

院里子清理好,两人又出来将门前的大路清理出一条小道,当然这雪全部扔进水沟中。

赵教授看院外的芦苇垛上也堆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害怕等化了雪水浸到里边,就想用铁锨上去划拉两下。哪知道刚在芦苇垛上拍了一下,“扑棱棱”一大群麻雀从里边飞出来。

感情这些老家贼昨晚没地方藏,全部呆在芦苇垛中呢。

“今天晚上拿个蛇皮袋来捡麻雀”刘军浩顿时来了兴致,上次那油炸麻雀很好吃的说。不过想了想又放弃这个诱人的念头:张倩指定不让吃,上次是豆豆抓的还情有可原。这次不同,就是抓了她知道后肯定也让放掉。

麻雀吃不成,不过野鸡倒是能吃。他和赵教授正忙着铲除芦苇垛上的积雪,小皮却吧嗒吧嗒的从外边跑了回来,口中还噙着一只野鸡。

“真有小皮的,大清早就知道抓猎物,我家小黄狗也不知道现在出去转转看”赵教授看的小皮有些羡慕。要说但凡见到小皮这么灵性的狗的人,还没有不喜欢它的。自家有了小皮,一年到头兔子、野鸡之类的东西真没少吃。

这不昨天抓的那头大野猪,村里人嘴里没说啥,可是都知道这里边最少有小皮一半的功劳。要知道一般的土狗碰到野兽就是不退避三舍,也只会狂叫几声作态。如果昨天不是小皮缠着,那野猪恐怕早跑了。

刘军浩这边没说啥,反倒是大豆豆似乎听懂主人的话,不满意的叫唤了几声。

野鸡应该是树林中的,这些天经常可以见到有几只野鸡在里边出没。看爪子上乌青的模样,估计是被大雪冻伤,然后被小皮抓住。

“赵爷爷,小浩叔,你们铲雪呢?”看来今天他们真起来晚了,这一耽搁的功夫,村里那帮熊孩子竟然背着书包上学来了。

“早呀,你们今天怎么没迟到?”赵教授笑盈盈的打招呼。

“啊”毛孩子突然大喊一声,指着他们左边叫道,“那是啥东西?”

听他一惊一乍的,两个大人都扭头去看,谁知道“嗖嗖”七八个大雪球却飞奔而来。

刘军浩一见有东西朝自己飞来,赶忙躲避,可是还是中了三弹。其中一发恰好打在头发上,碎雪钻了一脖子。赵教授也不例外,他反应慢点身上比刘军浩还挨得多。

这帮熊孩子,开起玩笑没大没小,连大人也敢戏弄,不知道该说他们傻大胆还是无法无天?

没等刘军浩作出反应,反倒是小黄狗汪汪的扑了上去,直直冲向攥着雪球的毛孩子。

它看到很清楚,刚才就是这家伙攻击自己主人的。

“大豆豆回来!!”刘军浩忙叫了一声,它分不清是开玩笑还是攻击,自己小皮就这点好,能够看清楚形势。

小黄狗听到他的喊声,止住了脚步,不过并没有退回,而是扭头看着自己的主人。

“回来”赵教授也反应过来,赶忙召回狗狗。

“砰”毛孩子一看危险解除,竟然又把手里的雪球扔出来。紧跟着,其他孩子也如法炮制。

“你们这群熊孩子,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了。”刘军浩手中拿着铁锨,自然不害怕他们攻击。

伸手从墙根铲了一铁锨积雪,然后伸手一甩,沸沸扬扬的大雪把几个人全部覆盖住。

他像个大孩子一样,动手飞快,根本不给几个人扔雪球的机会。积雪不断的甩出,只将那几人打的抱头鼠窜。

当然,为了惩罚领头的,他这边重点对准毛孩子开火,把这家伙打的哇哇直叫,连声求饶:“小浩叔,我投降了,真投降了!!”

张倩在屋里听到外边吵吵嚷嚷,还以为出了啥事儿,赶忙出来查看。一见自己的老公胡闹,立马叫停。

“小浩叔,不带你这样的,我刚才就砸了你两个雪球,你看看,我的脖子里全是雪……”毛孩子哭丧着脸叫道。

“你小子活该,谁让你带头的。”刘军浩虽然脖子里钻的雪也不少,可是却很兴奋。毕竟有七八年没打雪仗了。这么一胡闹,觉得自己年轻好几岁。

“都先别去学校,进屋玩会儿电脑吧。刘长林你去学校看看,如果还有其他学生来学校的话,也喊过来。”张倩看着几个家伙又要往学校跑,就紧急叫停。她是害怕学生们在学校没老师管制乱动煤炉,万一出了意外可不好。

“别进屋,咱们一起对个雪人吧。”刘军浩这会儿玩出了兴奋劲儿,想着趁这帮熊孩子都在,堆个雪人玩玩。

果然他这么一说,那帮小家伙立马大叫着同意,连赵教授在旁边也跃跃欲试。

“就会胡闹,饭已经做好了,我给你留在锅里”张倩嘟囔一声转身回屋。

这路只铲除了一条四五十厘米宽的小道,其他地方仍然是积雪,因此堆积起来非常容易。

刘军浩规划的好,为了使堆出的雪人看上去不那么脏兮兮的,他特意不让孩子们用脚踩积雪,而是一个个拎着水桶站在小道上搜集。

很快,一人多高的大雪堆就堆成了。原本想随便堆个雪人乐呵乐呵了事,哪知道张倩端着饭碗出来了,她翻着手机说让堆个倒霉熊,人家网上有人堆得很好看。

无奈,刘军浩这边只好重新改变设计思路,照着这个模样堆积起来。可是刚堆了一半,那些学生纷纷都叫着不像狗熊,倒像一只白熊猫。

“我堆得就是熊猫!”刘军浩不想返工,干脆来了个将错就错。

“熊猫哪有纯白色的?”毛孩子很不服气。

“它得了白化病”这边的回答也理直气壮。

不过在堆好的时候刘军浩突然灵机一动,他回屋拿了半瓶墨水,然后用湿润的毛笔将“倒霉熊”的耳朵、眼睛以及四肢全部刷成黑色。

墨水刷在雪上之后,很快融入其中,再往它手中塞两根芦苇(主要是竹竿赵教授不让砍),别说这么一弄,真成了一只活灵活现的熊猫。

“行呀,小浩,没有想到你还真糊弄成了”赵教授这边也很是感叹。刚才堆得狗熊不像狗熊,熊猫不像熊猫,完全一个四不像。没曾想,用墨水这么一点,简直是画龙点睛之笔,谁敢说这不是熊猫?

“当然,我是谁”刘军浩相当自豪,得意的朝张倩看了一眼。

老婆白了白眼,端着饭碗进屋,愣是不给他得意的机会。

不过这点打击不算啥,刘军浩扭头拉着赵教授让他给自己拍照,第一次完成的作品当然要做个留念,等下传到网上让大家开开眼。

等大家依次拍照留念,刘军浩才抗着铁锨回家。这么闹腾了小半天,还真是饿了。

张倩早饭做的简单,只炒了个蒜苗鸡蛋,不过他也吃得很香。

原本以为老婆吃过饭就去学校,哪知道她却让学生都转身回家了。

“怎么了,今天也不上课?”刘军浩端着饭碗出来,看他们往回走,顿时有些疑惑。

“当然上,最多下午早点放学。我是让他们回家拿铁锨,校园的大雪要清理呀。”可不是,怎么忘了这茬,学校里边的雪肯定堆得老厚,指不定要清理半天呢。

刘军浩不禁加快吃饭速度,准备等下也去学校帮忙。

一路走向学校,不时可以看到路边的积雪上点点爪痕,应该是野兔留下的。

雪下了将近一天一夜,地里的庄稼蔬菜都被积雪覆盖了,它们这个时候没了吃食儿,估计都饿得嗷嗷叫呢。

刚打开学校大门,立刻有学生大叫着兔子。

只见那教学楼走廊的角落里,一只大兔子飞速蹦起,在积雪上快速的跑动。

虽说张倩紧急叫停,可是也阻止不了那些家伙的兴奋劲儿,一个个拎着铁锨朝前冲去。刘军浩倒没有凑热闹,要指望这群半大的小子能撵兔子,简直是做梦,他们只会添乱。

果然,那兔子在众人的追逐下,很快顺着水道眼溜走。

***

今天有事耽搁了,更新有点晚,就四千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