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原以为那猴子被鸡鸭撵一次就不会再来了,谁知道这货倒是真不怕,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准时过来报道。豆豆自然不会放过猴子,两个家伙在树上上窜下跳了半天,最后还是他亲自出马,才安抚下来。

当然按照张倩的意思,这边又弄了不少花生大枣放在石板上。

那猴子似乎饿的有点发急,等他刚转身进屋,立马跳到树下。不过取花生的方法和前次一样,仍然是用芦苇杆小心翼翼的划拉。

只是它抓到花生之后并没有立刻跳上树,而是半蹲在石板边两眼紧紧盯着屋门,似乎怕刘军浩突然出现。

吃饱喝足,这家伙临走的时候还想顺带偷个鸡蛋啥的,不过这次母鸡看的紧,它刚靠近鸡窝,立马七八只鸡就围了上来。

院里的动静刘军浩都看的清楚,本来认为这家伙捞不到好处会立马离开的,谁知道那猴子似乎很不甘心,在院里看了一阵子,最后一转身把豆豆吃饭的那个烂碗给端走了。

口胡,真是贼不走空呀,刘军浩很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目送那猴子离开,他才重新将小皮和黑豹放出,自己坐在电脑前上网。

刚打开网店,又有两个人发站内短信询问大枣,看那意思想继续买。

刘军浩这边赶忙拒绝掉,事实上,他家的枣子也没剩多少了。就一袋多点,准备留下来自己吃。

这一场雪,天气下降了很多,坐在电脑前不到半个小时,两腿就觉得冷飕飕的。

他实在坐不住,干脆电脑一关,领着小皮出去转悠。

最初想着一两天的功夫会出太阳,可是这天却一直阴沉沉的,虽然没继续下雪,可也没有融化的迹象。

都两三天了,还没出门好好看看雪景呢,于是留下小皮两口子看门,他一个人步行出门。哪知道豆豆一看他要出院子,立刻喵呜叫着要往上肩膀窜。

刘军浩赶忙跺脚,说啥也不让它靠近。这可不比晴天,现在它的爪子上尽是湿泥,要让花猫蹲在自己的肩膀上,估计羽绒服非被弄得净是爪印不可。

豆豆见自己叫了半天主人也不让它靠近,最后只得死皮赖脸的跟在后边。

赵教授那边正在院子里扫雪,一听说刘军浩要到河滩上转悠,他老人家立马来兴致,想领着自家的小黄狗出门,哪知道那家伙怕冷,说什么也不出狗窝。

经过几场北风的肆虐,路上的积雪再没有往日的松散,而是瓷实了不少,很多地方都凝结成了冰甲。他们踩在雪上,立刻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举目望去,远处分外模糊,不单单是芦苇荡上,就连远处的山林也是白茫茫的一片。河滩上的积雪没经过人们的践踏,白的有些刺眼。

大河岸边的浅水处,已经结出了薄冰。

此情此景,倒有几分符合伟人的诗句:“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两个人对着大河感慨,那豆豆则撒着欢的在雪地上蹦跳着,似乎并没有受到这天气的影响。

两人在河堤上呆了一阵子,就转身回来。刚走到学校不远处,突然豆豆窜了出去,从旁边的麦田里撵出了一只野兔。

“咦,豆豆抓野兔,真是稀奇,这兔子是不是被吓傻了,怎么跑这么慢。”看它有模有样的追逐,赵教授很是感叹,可是没等感叹几句,那野兔已经跑到二人的身边。

看到野兔后腿上绑着的红绸子,他才明白过来,那家伙是家养的,不然凭借豆豆的速度,指定追不上。

要知道花猫虽然在树上敏捷,可是在陆地上,它的速度绝对没有兔子快。别说豆豆,就是一般的土狗也并不比野兔跑得快,毕竟人家是逃命专家。

就像一个故事里说的那样“猎狗仅仅是因为一顿饱饭而跑,但是兔子却是为了性命而跑”

刘军浩这边相当意外,如此冷的天气自家的兔子还到处流窜,跑进人家的麦田吃麦苗。

左右现在天寒地冻,麦苗尚未拔节,吃两口没啥。前几天刘五爷不还嚷着要弄石磙压吗,自己就算是帮他忙了。

想到这节,他就没管那野兔,任由豆豆瞎胡闹。

“啁啁……”突然他们头顶传来一声清脆的鸟叫。

抬头一看,却见远远地一个黑点在空中盘旋。

“这是啥鸟……老鹰?”赵教授在刘家沟住了快两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声音呢。

“嗯,大概是天气太冷,山上的食物少,这老鹰下山找食儿了。”刘军浩平时也很少见这玩意儿,印象着上次见老鹰是春上领小皮到河滩转悠的时候。

“这鹰好像是盯上咱们了,一直在头顶盘旋,你看越飞越低……”赵教授话说不及,就看到头顶一片黑云“蹭”的一下掠过,直直的冲向不远处。

“坏了,豆豆,还有野兔!!”刘军浩立刻反应过来,这老鹰指定是看到地上那两只猎物了。

果然,花猫一看头顶有东西扑下来,立马尖叫着朝刘军浩这里跑。眼看要挨上爪子,这家伙突然身子一转,竟然窜到旁边的小树干上,堪堪躲过老鹰的抓捕。

反倒是那野兔好像吓傻了一般,竟然朝远处跑去,让刘军浩根本来不及施救。

老鹰一击不中,翅膀扇动,再次冲上天际,就在两人以为它放弃的时候,那家伙却再次一声清鸣,直直的俯冲下来。

目标很明确,就是那只在路上傻跑的兔子。

这个时候让他们更郁闷的事情出现了,那兔子好像真的吓傻了,看着老鹰扑下来,它竟然一扭头,身子一滚,反躺在雪窝中。

那身子紧缩,腹部朝天,四肢紧紧地挡在面前。

这是啥动作……两人都看得稀里糊涂。难不成这兔子看逃跑无望,直接举手投降?

如果那样想的话绝对错误,老鹰是天生的食肉动物,可不是仁慈的主儿。

这不过几秒钟内发生的事情,他们离得太远根本来不及施救,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兔子丧命在老鹰的铁爪下。

“啊……”两人的嘴巴一下子争得像瓢那么大。

只见老鹰刚扑到兔子身上,突然好像人踩在了弹簧上一样,猛地一个倒栽葱朝后边弹起两米多远。伴随着它的动作,不少黑色的羽毛纷纷落下。

老鹰竟然失手了……十拿九稳的抓捕行动竟然失手了。刚才老鹰翅膀挡住了两人的视线,因此他们都没有看出兔子是如何躲避过去的。

那老鹰再击仍然失败,甚是不甘心,调整好姿势后,又朝野兔俯冲下来。至于豆豆,那个既胆小又没义气的家伙此刻躲在树枝上一动不动,显然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

兔子仍然是四肢紧缩的姿势,不过身子随着老鹰的俯冲方向做了略微调整。

这次两个人都看清楚,不过嘴巴也张得更大,你把老鹰再次一个倒在跟头跌落在地上。居然可以这样,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就在那老鹰堪堪抓到兔子头颅的时候,只见野兔猛然身子朝前扭动,接着弹出两条后腿,正好踢打在老鹰的胸脯上。时机把握的非常好,如果再晚半秒钟,恐怕就被老鹰的铁爪抓个正着。

老鹰大概摔很了,在地上折腾了五六秒钟才扑闪着翅膀重新飞起。不过刘军浩和赵教授只是傻愣着,一时忘记上前抓住这东西。

主要是眼前的景象太过于匪夷所思,以前只听说老鹰抓兔子,没有想到兔子也可以把老鹰打的跟头流水。

自家养的都是些啥东西呀,豆豆有些妖孽就算了,连兔子也这么稀奇古怪。

看着到手的猎物抓不到,那老鹰似乎很不甘心,再次扑下来。兔子也故伎重演,动作非常娴熟自然,似乎练过很多次一般。

不过这次老鹰似乎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被兔子的双腿蹬到了脑袋,一连朝后倒滑了几米。那雪面此刻冻成了冰甲,非常光滑,老鹰匆忙之间来不及调整姿势,身子扑通一下子跌进了水沟中。

一到冰面上,这家伙立刻扑闪着翅膀想飞起。

冰面也不过半厘米厚,老鹰的身体足有七八斤重,刚才跌落的时候已经将薄冰压出了裂痕。它不动还好,结果翅膀一扇,“咔嚓”冰面竟然被打碎了。

这家伙一头扎进冰水中,越扑闪冰面被打碎的范围越大,不到半分钟的功夫,就僵硬在水中。

“喵呜……”豆豆一看没了威胁,大叫着冲了过去,不过它只敢站在岸边狂叫,并不敢靠近。

至于那野兔,此刻好像刚刚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身子一翻,从雪地上爬起来,然后抖抖身上的积雪,飞快朝刘军浩跑过来。

“这回算是开眼了,从来只见鹰抓兔,今天才知道也有兔蹬鹰呀。”赵教授忍不住的靠近水沟。

眼前这老鹰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威风,在水中一动不动,应该是已经被冻僵。

“你等着,我回去拿个网兜把它捞出来,别等会儿淹死了。”这可是抓老鹰的机会,刘军浩自然不会放过。他已经想好,等下抓住之后好好调教,自己这院里啥动物都有,就缺一个老鹰坐镇。

以后出门打猎,领着小皮,加上猎鹰,绝对引人眼球。不过就是这老鹰笨了点,竟然连只兔子都打不过。

回到家,那来大网兜,伸着竹竿朝水中一捞,老鹰已经被裹在里边。

一上岸,这东西立马开始扑闪起来,尖尖的嘴巴也在网兜上啄个不停。不过冻了几分钟,它的身体早已经僵硬,因此力量大大减小。

为了以防万一,把它抓上岸,刘军浩就过去绑住这东西的两条腿。刚将绳子挽好结,那老鹰突然脖子一伸,如果不是躲得快,恐怕手上已经被狠狠啄了一下。

这家伙,自己救它一命,反倒不感激。

回到院子,那些鸡鸭看到网兜中的东西立刻乱叫成一团,一个劲的朝刘军浩身边扑,就连小皮夫妇也站直身子,充满了警惕。至于那些野兔,直接钻到窝里边,根本不敢出来,刚才蹬鹰那只也不例外。

看来,这老鹰虽然被捆绑着,它们依然感到了危险呀!

“听说老鹰也可以驯服,你知道怎么驯的不?”刘军浩害怕老鹰冻着,还特意在院子里生了堆火,把它放在火堆边烤。

“那叫熬鹰,我听说要猎人一连好几天盯着老鹰看,直到它驯服为止。熬鹰是个体力活,是人和鹰之间的意志对决,在折磨鹰野性的时候,也是耗费自己心血和气力的过程。你确定你受得了?”赵教授笑着解释,关于熬鹰方面的只是他也是从书上看到的,听起来倒也像是真的。

“几天,不吃不喝?”刘军浩很有些不相信。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驯鹰的,原本以为这东西用绳子拴上两天就驯服了呢,哪知道这么麻烦。

“当然,鹰‘声盖四野,魂荡八荒,纵横天下’,是百鸟之王。它和其他鸟类不同,如果你坚持不住,肯定不能让它驯服的。”

“得,还是先放这里吧。”听他说的很玄乎,刘军浩失了性子,自己可没工夫一连几天盯着老鹰看,这大冷天的。

不过看着这头雄鹰不能收为己用,他又很是有些不甘心,并不想立马放走。

“哇,这是老鹰,你们什么时候抓的?”上午放学的时候,张倩刚进屋就发现了院中木头架子上的“庞然大物”。

“你认识?”刘军浩相当诧异,老婆竟然能够一眼认出鹰,很是不简单。

“我在动物园中看过好不好”由于有赵教授在,张倩相当给刘军浩面子,也没有一个劲儿的反驳,只是悄悄白了他一眼。

“别动,危险!”看老婆要上前,刘军浩赶忙把她拉住。

“我知道”张倩虽然口中迎着,还是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对了,你们是怎么抓到的,有那么大本事?”过了半个小时,她才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刚才兴奋过度,以至于忘了老鹰的来历。

“不是我们,功臣在这里呢”赵教授笑着指了指躲在窝里边的野兔。到现在,他仍然有些不相信。

“野兔?你不会是骗我吧?”张倩脸上写满了不相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