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刘军浩再三诉说这事儿是真的,可是张倩却打死也不相信。怎么想都觉得荒唐,如果兔子能抓老鹰的话,那它们现在也不至于躲在窝里边不敢露头。

事实上现在刘军浩也没弄明白呢,自家那只野兔怎么会突然来这么一招。

听说他家里抓了只老鹰,下午的时候不少村里人都赶过来看稀奇。听说这家伙是被兔子蹬到水中的,他们的表现和张倩一样,根本不相信,都认为刘军浩忽悠着玩呢。

“应该是真的”反倒是刘五爷听说过之后立马相信,“我年轻的时候听二大爷讲过,兔子这东西机灵,万一碰到老鹰躲避不及时就会使出一招‘兔子蹬鹰’。”

人的名树的影,刘五爷是老猎人,他的话自然有说服力。而他口中的二大爷,更是刘家沟的奇人,据说早些年领着一大帮猎人打过头老虎,最后卖了五百块现大洋。

刘军浩也暗自叽咕,他以前在武侠小说上看过“兔子蹬鹰”这个词,以为是人瞎起的呢,感情是有出处的。

老鹰虽然在刘家沟是个稀罕东西,但是见过的人却不少,反响自然没有太岁闹出的动静大。人们看过之后,也就散了。

刘军浩却在发愁,老鹰到底该如何处置。如果想养,这东西不驯服的话只能够拴起来,否则每次喂食的时候它冷不丁啄上你一嘴,绝对够受的。

鹰钩、鹰爪,这都是它捕食的厉害武器。

还有这东西放在院子里也不是个事儿,看院里那些动物,小皮两口子还好一点,其他的鸡鸭大半天都没有安稳下来,个个如临大敌一般。

更关键的是这东西每顿都要吃肉,一天下来怎么着也要喂两三斤。光是喂食物,这老鹰就让他分外肉疼。

最后琢磨了半天,还是按照张倩的意思,放掉吧。

刘军浩害怕老鹰再次盯上自家的兔子,特意远远地跑到山坡上放生。

绳子一解开,那家伙立刻扑闪着翅膀冲上天空,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激。

第四天,天终于开始放晴。在太阳的照射下,积雪迅速融化。

几天的功夫,刘军浩早已经将院子里的积雪铲光,因此化雪的时候院里也没有什么积水。

这场大雪来的突兀,去的也迅速。只用了一天时间,村里主要道路上的积雪就融化的七七八八。反倒是河滩以及远处的山峰上仍然雪白一片,看样子还需要几天功夫才能化完。

天气一转暖和,他就赶忙跑到后院查看黄鳝的情况。虽然前两天已经看过一次,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大雪将黄鳝冻死。

还好,水沟中没什么异样,那些黄鳝也感应到天气转暖,一个个都在水面中伸出脑袋。

视察完毕,他不免又打开石锁看了一遍。一切照旧,那些锦鲤苗长势迅速,现在已经有八九厘米长了。看当初那个小水池不能容纳,刘军浩挖开水池,将它们全部倒进池塘中。反正锦鲤的个头已经变大,黄鳝就是想吃也没机会了。

他原本对锦鲤苗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可是有次和赵教授聊天时提到了这个话题。老爷子说他有个老友养了一对锦鲤,价值上万。

当时刘军浩吓了一跳,价值上万,这么说一条鱼就抵自己卖一百多斤黄鳝。自己那小水池中有几万条锦鲤苗,如果全养大卖了的话该有多收钱。几十万?几百万,还是上千万。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得晕乎。

抱着发一笔意外之财的想法,他特意上网查了查,一查才知道这东西和兰花没啥区别,普通的兰花根本不值钱,但是有的一盆却价值上十万百万。

品种好的,个体大的锦鲤的价格能上百万的都有,而放养在湖中的锦鲤只要几块钱就可以买到。

这样的结果让他相当沮丧,白高兴了半天。不过再一琢磨,这事儿未必就不可为,几万条锦鲤,难不成挑不出一两个好鱼?

于是乎,他又在网上寻找挑选锦鲤的方法,还真找到一些资料。什么看花纹,三选四挑等等。

上边强调要想养出好的锦鲤,必须要注意食物搭配合理,否则喂养出的锦鲤色泽就会不过关。这点刘军浩倒是不担心,有泉水的特意功效在,锦鲤绝对不会营养失调。

他的要求也不高,几万条锦鲤里养出十条好鱼,卖个十数二十万就行。这样先把房贷还上一部分,那套新房张妈帮他们付了个首付,不过大头还要张倩两人偿还的。

虽说凭借他们的收入,几年时间准能还清,根本不用着急的。可是每每想到还有几十万房贷,两人就有一种寝食难安的感觉。

这么一折腾又是小半天时间,看天气不错,他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太阳下看书,张倩则坐在屋里边修改作业。

晒着太阳,品一口茶,嗑两个西瓜子,翻几页书,日子过得如同神仙一般。

“吱吱……”很快那只猴子又过来报道。这一个多星期它摸住规律了,每天上午都跑到院里吃枣子,今天也不例外。

豆豆没在家,不知道这会儿跑到哪里去耍了,因此也没人和这家伙争斗。

“吧嗒,”一截枯树枝落在石板上。

刘军浩正看书看的投入,因此不加理会,谁知道接着又一根枣树枝落下。

抬头,却见那猴子在树干上来回蹦跳,不住的冲他龇牙咧嘴,似乎在表达着什么。

他看了半天,也没有明白猴子到底想干啥,干脆继续嗑着瓜子,看书。

“吧嗒……吧嗒……”没有想到这猴子一连扔了两三根枣树枝子,一次比一次的大。此刻更是在枝头上狂叫不已,看样子好像愤怒了。

“院里啥东西在叫?”张倩也被惊动了,赶忙出来查看。

“还是那猴子,不知道今天发了什么疯。”刘军浩指了指树上。这家伙越来越大胆,院里边即使有人他也没有退缩。

“它是不是想要食儿吃?”

张倩看了一阵子,反倒率先明白过来,回屋用盆子盛了不少花生,然后放在不远处的芦苇垛上。

刘军浩刚要回屋却被老婆拉住,开口问道:“你猜咱们在院子里待着,它敢不敢下来拿花生吃?”

“应该不会吧,这猴子没胆大到那步”

“我猜它敢,不信咱们打赌试试”张倩却信心十足的说道。

刘军浩不知道老婆哪来的信心,不过他也想看看猴子到底会不会下来抢食儿。

于是两人这次都没有进屋躲避,就坐在石板旁瞪眼瞧着。

果然看到有食物,那家伙叫的更欢了,似乎在催促着两人赶快离开。

过了十几分钟,见院中的人没有像以前那样回避,这家伙终于忍不住,一步一步的朝树下挪动。

到最后身子一纵,跳到芦苇垛上,伸手抓了一大把花生就窜了回去。

一连几次,盆子中的花生被抓的干干净净。

“当咱们不存在呀”刘军浩没有想到这家伙为了食物,还真跳下来了。

那家伙将花生吃干净后,好像还没饱,仍然一个劲的在枣树上尖叫着。

于是,张倩又回屋拿了两张酥油饼,不过这次她却将盆子放在吊床上,离两个人不到三米的距离。

酥油饼是早上刚炸的,里边掺杂了葱花、鸡蛋,闻起来特别香。那猴子似乎也闻到了香气,在树上开始蹦跳起来,一方面想下去吃饼子,一方面却又害怕被人抓住。

看它急躁不安的样子,刘军浩顿觉好笑,心中隐隐期待这家伙再大胆一些。

看着近在咫尺的酥油饼,猴子却并没有像刚才那样,树上磨蹭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跳下。

“算了,咱们还是进屋吧”张倩最后只能拉着刘军浩起身离开。他们刚走了门口,那家伙“跐溜”一下子跳下树,接着抓起饼子就跑,匆忙之中,将洋瓷盆碰的叮当乱响。

下午的时候,赵教授早早的打过来电话,电话里自己已经到镇上,马上回家。

他和王老师是昨天坐车回城的,说是一个老朋友的儿子结婚,要去喝喜酒。

挂掉电话,刘军浩早早的站在门口等着。很快,一辆轿车就停在了门口。

从车上下来的不单单是赵教授两口子,还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这老人身子骨看上去好像不怎么结实,下车的时候还拄着拐杖。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老王。他就是我昨天给你说的小浩……”赵教授给两人互相介绍后,就领着那老人进院子。

刘军浩这边紧紧的跟着,作为晚辈,端茶倒水的事情自然由他来办。

不过他心中挺奇怪的,赵教授和他朋友站在一起,好像两代人似的。

赵教授虽说头发花白了不少,可是面色红润,中气十足。他那朋友则一脸老年斑,猛然看上去给人一种老态龙钟的感觉。

这么大年纪还往山里跑,到底有什么事儿,不会是来疗养的吧?他暗暗猜测。

还真让刘军浩猜对了,人家就是来刘家沟疗养的。

聊了一会儿天,司机开始往下搬东西,刘军浩也上前帮忙。好家伙,后备箱中放的都是营养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