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东西都放好,那司机就没有再多停留,直接开车回去。

而这边赵教授也略微提点了一下,说自己的老朋友要在刘家沟多住一段时间。

他这次回城,见到的朋友还真不少。其实大家都有大半年没见了,也是想借着小辈结婚的由头聚聚。他们都是退休的人,工作上的事情放在次要,重要还是自己的身体。到这个年纪,什么好都不如有个好身体,因此众人聚在一起自然要谈论养生方面的事情。

一见赵教授的气色,几个人都围了上来,连连追问他淘到了什么好东西,怎么把身体养的那么好。要知道,去年过年见到他的时候,虽然气色也很不错,可是远没有这次明显。

关于自己的身体,赵老爷子是相当自豪。自己以前肠胃不好,吃不得辛辣食物,不时腹泻腹胀。再加上年纪的原因,经常这病那病缠身。

在这群老伙计中,他的身体状况只能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到刘家沟后,虽说一直是粗茶淡饭,但是却胃口大增,荤素不忌,吃什么什么香,身体也越发健康起来。这一年多来,愣是把身体调养的一点毛病都没有,连头疼发热都未曾有过。

不单他,就连王老师也如此。

他们两人都归结为刘家沟的环境好,已经下决心在这里长住了。

赵教授极力鼓动几位老友到他那里去住些日子,可是他们听了刘家沟的地理位置后,纷纷摇头。那里的环境虽好,路程却太远了,有将近一百多里地呢。这对年轻人不算什么,不走县城的话,也就是个把小时的时间,半天能走个来回。

老年人则不同,浑身毛病一大堆,万一有个啥事儿再叫车去医院就麻烦了。再说现在天寒地冻的,要去也要等到春暖花开以后。

赵老爷子明白他们的心思,因此也不在意。没曾想反倒是老王下了决心跟过去住一段时间看看。

老王患有轻微的哮喘病,每年冬季铁定复发,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这些年他是西医中医都看遍,可是却始终没有根治。

专家的意见是让他平时多注意锻炼身体,遇到大雾、霾天的时候尽量不要出门,就是出门也必须戴上口罩。

霾和雾的区别在于空气中水蒸气含量的大小,当水汽含量达到90%以上叫雾,低于80%叫霾。

和雾气形成条件有区别,霾则是空气中受到烟尘污染形成的产物,对哮喘病人的危害更大。随着城市这些年的发展建设,高楼越来越多,风流经城区时明显减弱。静风现象增多,大气污染物向城区外围扩散过慢,形成不容易消散的楼区小盆地,这就使冬季出现霾的天数增多。

这天气可要了老王的命,一到冬天,他就老老实实猫在家里,连早晨的锻炼也不敢去。他想着反正在市里边待着受罪,还不如到赵教授那里疗养一段。听人家的意思,刘家沟的环境很好,属于一片尚未污染的净土。

打定了心思,老王回去后立马和家人商量。儿女们自然开口阻止,在家里有人看着,有事情还好照应。他一个人过去根本不方便,万一出个好歹怎么办?

哪知老王虽然六十多的人了,却还是个暴脾气,见儿女们坚决反对。他最后干脆也不和家人交代,自己找人开车把他送了过来。

这老爷子真有个性,刘军浩一时不知道该说啥好。来的都是客,反正平时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能帮忙的话还是多帮些吧。

其实吃住有赵教授安排,人家有胳膊有腿的,好像用不上他怎么帮忙。

赵教授那里当初盖房子的时候盖得宽敞,五间大瓦房,有的是住的地方,因此不愁安排。

冬天没啥景致可看,老王开始还有些不大习惯,可是不到两天功夫,他就喜欢上这个地方,尤其是看赵教授训斑鸠遛狗,很让人开眼。

当然他也对刘军浩院里的出产的黄鳝很感兴趣,这两天没少吃。

日子越过越有规律,几天下来,哮喘病似乎减轻了许多。期间儿女们不放心特意过来一趟,还给他带来了一个小保姆,不过却老王全部轰走。

两个老人凑在一起有乐子可寻,每天早晨闻鸡起床,呼吸山间的清新空气,然后跑跑步,打打太极。

吃过饭,或者在院子里下棋,又或者沿着河堤山坡四处逛游,倾听远处山间的阵阵风声。

他身体不大好,赵教授也悠着点来,转的累了拉回去下棋,两个人坐在院子里喝喝茶,一起唠嗑闲聊,天南海北信马由缰,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日子悠哉悠哉的,别提多自在了……

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他的身体好上许多,渐渐的可以脱离拐杖。

老王越发打定主要要长住下去,甚至还亲自跑到刘广聚那里询问,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在这里盖几间房子。

看那架势,好像也要学赵教授一样,准备在这里养老。

***

“小浩,过来下盘棋”刘军浩正在院子里逗青庄玩,那边王老爷子却隔着院墙喊开了。

那声音……中气十足,和一个星期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老人们经过的事儿多,都是人精。他也看出来了,这小伙子确实不错。主要和其他年轻人性子不同,很对自己的胃口。因此这段时间,他闲着没事就到刘军浩院里转悠,根本没拿自己当外人。

“怎么了,王叔,你不是和赵叔下的挺好吗?”听到召唤,刘军浩赶忙跑过去。

“就他,水平太臭,不是一个等级的,我让一车一炮他都不赢。你让老赵自己说,我退休后担任的是什么职务,市象棋协会的理事。”王老爷子又开始讲起自己的光荣历史。

丢了拐杖,他的腰杆越发挺直,性子似乎也比以前开朗了许多,说话声音越来越大,隐隐现出年轻时候的英雄本色。

这老爷子不但是个棋迷,而且还是棋迷中的高手,水平和赵教授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比起刘军浩也高出许多。每次下棋,都让他一炮。

虽然多了一个炮,还有赵教授当参谋,可是这棋却下的艰难。王老爷子出手果断,往往是你这边刚落子他就紧跟着出后招,让人穷于应付。

一个多小时过去,他只能拱手认输。

刘军浩是输得心服口服,这老爷子棋艺比张爸还要高出不少呢,自己不敌,纯属正常。

“我说老赵,咱们下午是不是到山上转转,我都来个把星期了,还没上过山呢。”老王是个不甘寂寞的人,身体一好,就闲不住。前些日子他吵嚷着要上山转,赵教授害怕他摔到身体,推脱着山上的雪没有化干,道路不好走。

现在山上的雪除了背阳面还残留一些,其他地方早已经化光,因此这托词也站不住脚了,最后只好点头同意。

“那咱们下午就去,小浩,你带上小皮,咱们上山打兔子,镇里边卖的有弩弓没?”一说要上山,这老爷子立马兴奋起来。

汗,难怪赵教授总说他大有军人习气。这还没怎么着呢,就想着上山打猎。

不过刘军浩对此没有意见,反正下午无事,领着小皮进山看看也好。

山上的积雪刚刚化去,因此不少地方还是湿漉漉的,好歹山上到处都是荒草从,也不觉得泥泞。

赵教授二人上山多次,对这一带早已经熟悉,因此没有什么乐子可寻。反倒是王老爷子一路兴致勃勃,不时拿出数码相机让刘军浩帮忙照相。

“咦,这地方的石头看起来很漂亮,我收集一些带到山下去”很快,他又对山上那些杂七杂八的石头产生了兴趣,蹲在地上收集了两大口袋。

“真的很不错,我以前上山的时候怎么没发现。”赵教授原本没在意,不过看到老王手中拿的那枚鸡蛋大小、泛着微黄玉泽的石头,他顿时来了兴致,开始在山溪旁边寻找起来。

也许是见得多了,刘军浩倒没觉得这石头有啥好看的。

他们小时候到山上玩,经常在溪水中搜集类似的石头,那个时候当游戏耍。就是选五个鸽子蛋大小的小石子,然后抓石子。

看两位老爷子兴趣正浓,他没有打扰,反而拎着小皮到那边的松树林转悠。

他主要是想看看能不能在松树林中撵个野鸡啥的,晚上回去熬鸡汤喝。上山一次不容易,总要有点收获不是。

没有想到野鸡没见到,反而在松树上发现了一大片松糖。

这让刘军浩顿时来了劲头,羽绒服一脱,三下五去二爬到了松树枝上,然后使劲儿一蹬,已经将一个大松树枝子弄断。

松糖,顾名思义,就是松树上长出的糖。一般人可能连听都没有停过,更别说吃过了。

这东西可遇不可求,大部分都是在深秋或者冬天的时候松树上才能够结出,平时根本见不到。而且并不是每棵松树上都能够结松糖,有时候一大片松树林也不一定能找到一棵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