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冬秋季节,天气越寒冷,松树树皮缝隙中,软蓬蓬的松针上——都会长出松糖。

松针上的松糖大部分都是乳白色,有米粒那么大小,和白糖很相像,吃起来也甜丝丝的,味道比白糖多了一股松香。

远远望去,整个松树上都仿佛覆盖了一层薄霜,给人一种很有诗意的感觉。

而松树皮缝隙中一般结出的是微红色的糖粒,晶莹如玉,个头也比松针上的糖粒大上不少,有小豌豆那么大,圆形,一条缝隙中结有五六粒,更多的时候有二十多粒。

只不过松树皮上结松糖的情况很少见,最常见的还是松针上。

刘军浩记得自己还是孩子时,在深秋季节,经常一放学就和村里的伙伴上山转悠。此刻早已经过了收获的时节,山里那些无花果、野枣子、苹果也不再是孩子们感兴趣的对象。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找松糖吃。

一大群熊孩子满山到处转悠,一旦有谁发现了挂满松糖的松树,立刻大声喊叫,众人则一窝蜂围上去。

三下五去二,已经把树枝折掉一大堆,然后蹲在树下或者干脆坐在松树枝上吃松糖。好像吃冰糖葫芦一般,伸舌头仔细舔舐着每根松针上的松糖,品味着其中的甜蜜……有些心急的家伙直接用手拽,甚至把松叶也塞进口中。

当然如果嫌一粒一粒的吃着不过瘾,大家还有法子,那就是把白酒瓶的铝制酒盖用铁丝一栓,制成简陋的小坩埚。

然后再搜集一些干柴生火,将松糖倒入酒盖放在火堆上烤。不用五分钟,那白色的松糖就完全融化,等冷却后熬成褐色的一小块,和街上买的糖果很像。把一整块松糖塞入口中,那滋味能让你瞬间忘记了天寒地冻,只觉得满嘴的香甜……

一般情况下长松糖的树很少,因此孩子们在发现之后都迅速把它弄光。但是也有例外的情况,记得有次他们同时发现了并排三颗大松树上都是松糖。于是几个熊孩子联合起来,一起上到树上抓着枝子摇晃,将那些松针打落了在地,然后再跳到树下撅着屁股捡,连松糖带松针一起装进书包里。

刘军浩那次收集了满满的一钵子松糖,当时他吃了个把星期。

不过松糖这东西特别奇怪,出现的时候毫无征兆,去的也迅速,往往是昨天还挂的满树,只是一夜时间,松糖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小时候经常吃松糖,不过最近几年反倒是很少有机会吃到。这主要是天冷时他懒得往山里边跑,很容易错过机会。

现在揪几粒松糖放在嘴中,一如既往的甜,还夹杂着淡淡的松针味。用现在的语言描述,那就是松香,属于纯天然的绿色食品。

“小浩,我说你小子在吃啥呢?”后边两人捡了一阵子石头,这会儿也赶了过来。看他正坐在石头上吃着什么东西,老王忍不住开口问道。

“好东西,你们尝尝”刘军浩说着将松枝朝两人面前一送,指了指上边的松糖。

“这是啥东西?”赵教授带着疑惑摘了一粒放入口中,顿时一股甘甜入喉,“土蜂蜜?蜂蜜怎么会产在松树上,这蜜蜂不会和你院里的一样吧?”

从外形上看,这松糖的确和土蜂蜜很像,都是米粒大小,只是颜色上不对。

“不是土蜂蜜,是松树长出来的松糖”刘军浩略微解释了一下。

“松糖……松树还会长糖?你以为是圣诞树呢。”王老爷子转头看着赵教授,希望专家能给解释一下。

“别看我,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松糖”赵教授现在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又追问道:“去年怎么没见过这东西?”

“那是因为你没有仔细找,肯定有。每年冬秋都有人上山找到的,以前还上过乡志呢。”刘军浩初中在镇上读的,那时有个同学父亲是镇里的小领导。这学生为了炫耀,特意拿了本乡志到班里让大家传阅。刘军浩曾经仔细读过,里边就提到大青山中的松糖,是当奇闻异事记载的。

“一般都是什么季节出现松糖……出现松糖的时候能不能看到松脂……”赵教授一连问了几个问题。等刘军浩回答完毕后,他才点头说道:“我大致弄清楚了,这松糖应该是形成松脂的中间产物。”

“松脂,你说这玩意儿是松脂?”老王被这个结论吓了一跳,他刚才可是吃了不少呀。

“怎么可能?”刘军浩当即出声反对。松脂他又不是没见过,明显和这东西不同。

“你别着急,听我给你慢慢说。你知道松脂是怎么形成的吗?松针中的叶绿体在太阳的照射下,可惜吸收和利用太阳光进行光合作用。在叶绿素和酶的作用下,把获得的二氧化碳和水合成糖和蛋白质等有机物,同时放出氧气。

光合作用形成的糖类,再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化学生物反应,通过一系列中间产物,最后在木质部的分泌细胞中形成松脂。

这是正常情况下松脂的形成过程,如果遇到意外,则会形成其他东西。

你刚才已经说了,松糖一般都是在秋冬天气骤降的时候才会出现,那是因为这种糖类的结晶温度比较低。一旦糖类在松树体内来不及发生化学生物反应,它就会形成结晶体。我们都知道松树体表有很多气孔,这导致松树体内的液态糖类结晶后会顺着气孔排出体外。

也因为松针是形成光合作用的关键部位,因此松糖大多集中在那里。”

有理有据,刘军浩听了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不过一想到松糖的最终状态是松脂,他就有些害怕,赶忙问道:“那……这松糖能吃不?”

“照你刚才的说法应该没问题,毕竟也松脂可以服用,书上不是记载过吗,药王孙思邈对松树情有独钟,还创立了‘服松子法、服松叶法、服松脂法’等自然养生方法,他最后活了一百四十多岁。”赵教授以前搜集过这类养生之道,因此对松脂相当熟悉。

“那我要多弄一点”一听说可以养生,老王来了兴致,非要让刘军浩到树上给他摇晃松糖。

无奈,刘军浩只得再次上树,而赵教授两人则在下边忙乎。

三个人忙乎大半个小时,最后收集到一大捧松糖。

回到家里,弄了几粒松糖丢入开水中,顿时一股淡淡的松香飘出,沁人心脾。

刘军浩没尝出什么,只觉得比自家的土蜂蜜差远了。反倒是赵教授喝过后一个劲儿的开口称赞“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似乎真的品出点意境。

王老爷子喝了两杯茶后,又开始像宝贝一样摆弄刚才捡的那些小石头,说是等过些日子回家放在鱼缸里。

“你们看着这石头上的图案像什么?”他突然挑起一块石头放在桌子上让两人赏玩。

“馒头……要不就是烧饼?”赵老爷子平时自诩雅人,结果一出口全是吃的。

“萝卜?”刘军浩也在后边跟了一句。那石头圆润如玉,上边一大片白白净净,唯一的图案就是中间有一个类似椭圆的痕迹。椭圆上边透着几缕淡青色,猛然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像带缨的白萝卜。

“你们……都是什么眼神,一点欣赏水平都没有”老王带着很是鄙视的表情看着赵教授。

赵老爷子难得的脸红一次,又仔细对着石头看了看,小声叫道:“莫不是桃子……上边这些是桃叶?”

“给我拿过来”老王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石头夺到自己手中,“这是一幅活生生的太白醉酒图!”

“啥?”刘军浩原本以为说成萝卜就算想象力够丰富了,没有想到他老人家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呀。

太白醉酒,李太白到底在什么地方?他又凑上前看了一遍,觉得还是像萝卜。

偷偷瞄了赵教授一眼,发现他也没看出来。

“你看看这椭圆,不正是一个大酒缸嘛。还有这片,那是李白的胡子,捻须醉酒,何等自在……”

刘军浩这边只剩下点头的份儿了,为了表示自己不那么无知,他的脑袋点的像小鸡啄米一般。

“对,对。你看着这酒缸……那叫一个大”赵教授也随声瞎附和。

“还有这个石头,你们看……”王老爷子越看兴趣越足,又挑出一块石头。

玩赏奇石,在意不在形,只有浸入其中才能得其三味。

刘军浩自知水平不够,就没有在那里丢人现眼,赶忙找个理会回家。

坐到院里,偷偷的将石锁打开。

刚才上山转悠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小片刚刚出土的刺啦窝嫩芽,就挖了不少放在石锁中。

趁着现在空闲,早点把它们栽在沙土地上。

等老婆放学回来的时候,刘军浩把她拉到那石板前问道:“你看这石头上的图案像啥?”这是考验一下张倩有没有艺术细胞。

“啥也不像,有点像麻子脸。”

“再仔细看看,你看看这道痕迹像什么?”刘军浩又指着石板上几道灰色的印迹说道。

“看不出来,你说像啥?”张倩反问。

“这是一幅活生生的‘玄武负碑图’,你看那痕迹……”他照着刚才王老爷子的分析重说一遍。

“胡说八道”张倩立马白了一眼。

***

注:松糖的成因我在网上查了半天也没有解释,文中那段有关松糖的形成过程是上初中时一个生物老师的推测。我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因此就将它写出来了。如有错误,望大家见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