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六,难得的好天气。吃罢饭,张倩催着刘军浩把衣服脱下来换洗。她已经养成习惯,每到星期天就大洗衣服。

刘军浩本来也想跟着插手帮忙,却被老婆赶开。他在院子里坐了一阵子,忽然想到锅灶下边还烧着红薯。吃过饭一忙乎,就把这事儿给忘的一干二净,现在估计该烧熟了。

早饭的时候切了几个红薯丢锅,最后还剩下一个没切,刘军浩趁着锅灶中的火很好,把红薯丢到里边烤。

张倩原本担心烤不熟,还要往里边添一把火的,最后被他拦住。刘军浩是烤红薯的老手,自然知道这火候刚刚好,如果再添柴火的话肯定要烤糊,那就成焦炭了,根本不能吃。

他到了锅灶旁,用树枝随意在炭灰上一划拉,里边顿时火星直冒。一个黄褐色,沾满炭灰的红薯滚了出来。

拿根小棍子在红薯皮儿上一阵敲打,炭灰被打得干干净净。虽说还有点烫手,但是刘军浩却有些等不及了。轻轻一掰,顿时一股热腾腾的水气冒出,中间夹杂着诱人的香味。那橘黄色的红薯肉,光是让人看着就垂涎三尺。

“吱吱……”还没等开吃,猴子却率先闻到了味道,仰脸蹲在他的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红薯。

“你想吃?”刘军浩看到有些好笑,手往下降低了十来厘米引逗。

“吱吱……”这家伙不住的在地上蹦跳着,连伸着爪子够了好几次。

“想吃也不给你,谁让昨天采了苹果不给我。”丫的,总算报仇了,昨天因为苹果的事儿,老婆很是奚落他一顿。现在风水轮流转,看着悟空眼巴巴望着自己,那副可怜兮兮的情态,刘军浩相当得意,轻轻的咬上一口香甜的红薯……

结果,他立马从椅子上蹦起来,口中不住的呼呼直吹。太烫了,为了引逗这猴子,自己竟然忘记刚掰开的红薯要等会儿再吃这个常识。

烫并快乐着!烧红薯和煮红薯滋味不同,更加香甜,更加酥滑,吃过之后口中生津,香味不散。

“翻个跟头,翻个跟头我给你掰点”一看到悟空围着自己乱转,刘军浩就来了劲头。

这家伙好像是真的听懂了,身子在地上灵活的一个翻滚,然后又跑到他跟前。

看它表现不错,刘军浩掰了小半个红薯递到猴爪中。这家伙没个吃相,直接把红薯全塞到口中。

接着它也被烫得在院里乱蹦起来,刘军浩看的直乐。

张倩笑着推了他一把说道:“你也真是的,跟个小孩子一样,等凉了再给它呀。”

好歹这家伙不算太笨,跳到水盆边,咕嘟咕嘟一连喝了几口凉水,才安定下来。

等那块红薯进肚,悟空重新围了上来,这次不用刘军浩开口,他直接来了两个翻滚。

最后烤红薯自己没吃多少,剩下的全部让猴子给报销了。

这家伙吃饱喝足,又接着开始和豆豆打闹,从鸡笼边一直争斗到芦苇垛上。猫抓猴挠,院子里顿时兵荒马乱起来。

他刚要张口呵斥,忽然两个家伙都尖叫着朝下跑。豆豆一溜烟的钻进刘军浩怀中,而猴子则蹦跳着窜上树。

“发现啥东西了?”刘军浩起身朝芦苇垛边看了两眼,发现芦苇杆上边爬了不少土蜂子。

他明白过来,肯定是刚才两个家伙在芦苇垛上打闹,把土蜂子惊动了。今天天气暖和,因此土蜂子们比往常活跃了一些。一会儿工夫,有七八只在芦苇垛上空飞舞。

豆豆怕土蜂子刘军浩能理解,这家伙刚来家里的时候没个安生气儿,到处乱窜,被土蜂子很蜇了几回。后来它彻底老实了,一般没事不往芦苇垛上凑。

那猴子……看悟空还在枣树枝上蹦跶,刘军浩就知道它是肯定被蜇住了。

猴子纯属活该,让它尝尝厉害,看下次还敢不敢在院子里闹腾。不过想到土蜂子毒性大,刘军浩也不敢耽搁,赶忙把悟空叫了下来。

“丝……”看到猴子那肿胀的胳膊,两人都吃了一惊,刚才它到底被几只土蜂子蜇的呀,才一会儿工夫,胳膊肿了一大片。

“要不要把它送上街让兽医看看?”张倩很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吧,上次豆豆被蜇住抹点牙膏半个小时就消肿了。”刘军浩回屋将自己的牙膏拿出来,挤出小半管涂在猴子的胳膊上。

这家伙大概也知道是给它治伤,因此并没有乱动,而是老老实实的蹲在石板上。

不过到底是个闲不住,不到半个小时又闹出幺蛾子。

它闻着牙膏略带清香,就扭头添了两下,结果发现能吃。

不到两分钟,牙膏被它舔了个干净。这还不算了事,它又拿着牙膏盒不断的用牙齿撕咬,看那样子还想继续吃。

刘军浩忙伸手夺过来,什么东西落入它手中都没个好。

“小浩叔,花婶儿,你们在家闲着呀?”这个时候,刘启勇找上门来。

“你过来了呀,坐”张倩红着脸打招呼。都结婚快两个月了,她还不适应这个称呼。

以前没结婚那阵儿,村里人不管老少见了她都叫张老师。刚一结婚,人们的称呼立马变了,老一辈的还是叫张老师,像刘启勇、刘启华这些辈分比较低的都叫她“花婶儿”。

这是农村人的习惯叫法,一般碰到年龄不大的长辈才这么叫。

即使如此张倩还有些不适应,曾经在QQ上和苏娜娜抱怨过几次,说是自己觉得一结婚就变老了。

“这就是你家刚捡的猴子?”刘启勇想凑到跟前仔细瞧,悟空却没有给他机会,跐溜一下跳到远处。

“你抽烟”说话之间,张倩已经从屋里拿出了香烟。

“小浩叔,你今天有时间吧,我想央你帮个忙”刘启勇点着烟,抽了两口问道。

“你跟我客气啥,我天天都有时间,直接说事儿。”刘军浩笑着捶了他一拳,两人从小一块撒尿活泥长大的,根本不用那么客气。

“我家的红薯收了,想让你帮着挖个红薯井。”

前两年村里种红薯的人家并不算多,即使种,也就是几分地的,只够自家吃。

没曾想去年红薯价格飞涨,一斤一块多。二麻子去年收了近两千斤红薯,很是发了一笔红薯财。因为这个,秋里不少人家都多种了半亩红薯。

刘启勇家今年种的更多,一下种了快二亩红薯。地里红薯前天刚挖完,他媳妇害怕堆在院里边冻坏,就催着早点挖红薯井。

他前些日子听二麻子说刘军浩挖红薯井是一绝,这就过来找人帮忙了。

刘军浩自然没有推辞,把事情一口答应下来。

给人家挖红薯井,他才想到自家的红薯差不多也该挖了。

后院虽然种的红薯少,还不到三分地。可是架不住在泉水浇灌下,它结的多呀。照春红薯那个产量算,至少也能挖出两千多斤的红薯。

这天气,红薯挖了应该赶紧下井,否则几天时间准冻坏。

刘启勇家把红薯井选在院子外的一个高堡上,那片地势略高,不容易挖出水。

他们也没有耽搁,选好地址直接开挖。先是刘军浩在下边挖,刘启勇用绳子拉土。两人的配合相当默契,不一会儿,周围就堆了两大堆土。

“小浩叔,上来喝点茶歇会儿吧?”光是拉土,刘启勇也拉了一头汗。

“也好”刘军浩闻言用手支撑着井壁,然后用脚飞蹬,三两下功夫窜上地面。

歇了一阵子,继续干活,这次轮到刘启勇下去。不过刘军浩看他干的太慢,三五分钟才挖一篮子土,就直接让他上来,自己继续下里边挖。

不到三个小时,红薯井挖好。

刘启勇媳妇本来想留他吃中午饭,被刘军浩推辞掉。

回到家和赵教授商量了一下,他们也准备下午开挖,至于地点,则在赵教授的院里。这主要是刘军浩这边树木太多,地下全是树根,根本不好挖。

他开挖的时候,刘启勇也过来帮忙。不单单是他,赵教授和王老爷子在边上看着有意思,也要带上手套和草帽下去过了一把瘾。

“你们就别凑热闹了,挖红薯井很累人的。再说你们没挖过红薯井,根本挖不好。”刘军浩害怕他们老胳膊老腿的摔到,就开口拒绝。

“小看人了不是,当年我们挖红薯井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告诉你,农业学大寨的时候我可是生产队的标兵。”王老爷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刘军浩推辞不过,只得让他们下去试试手。不过没一会儿,又赶紧喊他们上来。

就这还生产队的标兵,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这个标兵怎么得到的,如此挖下去红薯井非塌了不可。

别看挖红薯井是个力气活,其实它的技术要求相当高。如果下去胡挖乱挖,很有可能把井挖塌掉。即使当时没事,过些日子也会塌方,到时候要返工,那就麻烦大了。

红薯井有两个形状:葫芦形和梅花形。农村大部分人家都是挖的葫芦形,这种结构最牢固。当然红薯太多的话那只能挖梅花形,一次下去四个红薯窖,可以盛四五千斤红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