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有的是力气,加上是给自家干活,自然全力以赴。小䦆头不离手,不到两个小时,就挖出一个大大的葫芦形。

刚挖好的红薯井不能直接使用,等晾晒几天去掉潮气才好,地里的红薯还没有刨出来,他们也不急着下井。

那井口要散气,并没有封着。虽说红薯井在墙角,一般人不会碰到。可为了以防万一,赵教授还是砍了一大篷子陈刺横在上边,有这东西遮挡,相信没人会往井边凑。

一天连挖两个红薯井,刘军浩可是下了大力气。

刚开始没啥反应,等吃过晚饭,他就开始躺在床上嗷嗷直叫。浑身酸疼,尤其是两个膀子,连抬手喝水的力气都没有。

无奈,张倩这边赶忙给他倒了点红花油揉搓。

一直折腾到十一点多,两个人才关灯睡觉。不过刘军浩仍然睡不着,身子根本不敢翻身,稍微动一下全身疼痛。

第二天张倩没让他做饭,自己早早的起床把饭做好。刘军浩吃过饭在院子里做了几个俯卧撑,慢慢把肌肉活动开,这才好过起来。

红薯井挖好,几个人也开始张罗着收后院的红薯。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如果再像前些日子那样来一场大雪,非把红薯冻坏不可。

和刘军浩预计的一样,他家两分地的红薯真没少挖,在后院中堆了一大片。

这下可把猴子高兴坏了,坐在红薯堆上一个劲的吱吱叫,任谁赶都不下来。最后刘军浩恼了,喊小皮过来,这家伙才不情不愿的抱个大红薯跳到树上。

要说院子里的那些动物平时闹腾的很厉害,可是没有一个不怕小皮的,这猴子也是如此。

刚开始它还挺鬼精的,凑到小皮的食盆前,想把刘军浩给小皮划拉的几块野猪肉偷走。可是没等猴子靠近,小皮立马发现,低声吼叫着警告。

那家伙不服气,捡了片碎瓦远远地朝狗窝边扔。

这可算是点着了炸药包,小皮“蹭”的一下从地上窜起,直直的冲了过来。

猴子一看情况不对,立马飞身上树。它以为自己上到高处小皮准没办法了,因此还略带兴奋的在枝头上蹦跳。

小皮虽然不会上树,可是有耐性。那半天哪里也不去,就蹲在树下守着,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如此。

如此一来,悟空可着急起来,不住大叫着向主人求救。

张倩也想磨磨猴子身上的野性,因此在刘军浩的劝慰下故作不知。

结果这家伙饿了大半天才被放下来,也彻底的老实了。惹不起还躲不起?没事儿再不敢往小皮身边凑。

红薯一刨,院里顿时空旷起来,和上次一样,地里的蚯蚓翻出来不少。一些大胆的黄鳝纷纷在水池中攒动,不住的扑食着。

“这地块种啥,要不咱们栽上油菜吧?等春天油菜开花儿,正好可以养土蜂子。”张倩觉得那地闲着有点刺眼,就开口建议到。

她的算盘打得很好,想一举两得呢。

“现在天气太冷,种油菜晚了。”没等刘军浩开口,赵教授跟着插了一句话。

“油菜不是抗冻吗,我前天还听六婶子油菜到春上也能种呢。”

汗,刘军浩听的相当不好意思,老婆太想当然了点。油菜是抗冻,可是那也是在长出叶子之后呀。这天气,种子肯定不会发芽,种在土里纯白瞎。

至于六婶子说的油菜,那叫春油菜,是春种秋收的,很不划算。一般农家只有地块荒了,赶不上种别的农作物的时候才会考虑。

看来还是要给老婆普及一些种庄稼的基本常识,不然一出口净闹笑话。

听了他的解释,张倩仍然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那咱们这地种啥,总不能一直荒着吧?”

“现在……啥也种不成,要种的话就能栽些洋葱头”刘军浩想了想,最后只能摇头。虽然有泉水滋养,可是天气却太冷了点,种上一般的作物根本过不了冬。

张倩见油菜种不成,又思索着晒一些地瓜干来。

刘军浩以为她要晒生地瓜干,因此没怎么在意,任由老婆自由发挥。

生地瓜干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只要用红薯擦子把洗干净的红薯擦成薄片,放在太阳下晾晒就可以。

等地瓜干晒干,直接装入麻袋保存,只要不受潮,一直放到明年夏天都不会坏。

小时候,刘军浩倒是晒过几次地瓜干,那时不单单他家,几乎每家都要晒上几麻袋地瓜干。每到冬秋季节,麦地里摆的白花花一片,煞是好看。

生地瓜干在外边晾晒几天,就附上了一层白色的粉末,这个时候不管是蒸着吃还是下锅,都别有滋味,特别面糊儿。

有几年没吃这东西,现在想起来刘军浩真有几分怀念,没曾想他开口问了一句,老婆竟然要晒熟地瓜干,还说要去跟刘五奶学。

他赶忙打消了张倩的念头,熟地瓜干可不是闹着玩的,做起来特别费事。首先是要把红薯慢慢放在锅里边煮到半熟,然后切成片晾晒。有的甚至还要等晒到半干后继续放入锅中蒸煮,接着再次晾晒。

而刘五奶做的那种更复杂,需要把红薯贴在锅里边熬煮,一直熬到出红薯糖为止。整个过程火候和时间很重要,火太大了,锅里的水烧干,红薯容易烤糊。火太小,成煮红薯了,虽然也可以做地瓜干,可是吃起来没啥滋味。

不过如果做好的话,那地瓜干极有弹性,嚼起来像口香糖一样劲道持久,香甜可口。

听了他的形容,张倩却是更加来了劲头,说是想吃好地瓜干,就得下功夫。

看老婆劲头十足,刘军浩没再打击,到时候真的不行,自己在旁边帮衬着。

不过他心中挺奇怪的,老婆那来那么大的劲头?等晚上做饭的时候问了一下,才知道人家想着生意呢。

“这地瓜干很好吃,而且容易运输,咱们完全可以放在网店上卖呀……”

得,啥时候张倩也泡到钱眼里了?不过这个建议确实不错,地里收那么多红薯,是要想办法卖一些出去。

等春上的时候,因为季节原因,红薯很多都出芽变坏了,根本不能吃。

这么算算,也就剩下个把月吃红薯的时间……除非他和赵教授两家可劲儿吃,否则还真吃不完。

吃过饭,刘军浩上网一查,卖地瓜干的真不少,而且销量都不错。

“你看,就这个,人家三十天销售了八百多件,那就是四百多斤,三千多块呢,快抵上咱家卖黄鳝了。”看老公要把网页关掉,张倩赶忙指着屏幕说道。

刘军浩这才仔细翻看产品图片,貌似图片很一般化呀,地瓜干真有这么好卖?

“咱家的红薯吃着脆甜、而且颜色周正,肯定能卖上价格。”张倩说的倒是实话,远的不提,单是地里结红薯开始,那群熊孩子有事没事就老往后院跑。

尤其是毛孩子,每次来必然从家里拿一个大红薯过来,到院里把手中的红薯往石板上一扔,然后去后院扒。

刘军浩问起的时候,他还振振有词,“咱们换着吃。”

拿白红薯换甜红薯,这家伙跟他老子一样,不是个亏本的主儿。

刘军奇当初懒省事,不想往地里剪秧,就到街上买了一把红薯苗,哪知道买的是白红薯苗。

这是刘家沟本地的一种土老帽,结出的红薯个头非常大,一个有两三斤。但是这种红薯吃起来口味却不怎么样,嚼到嘴里根本不甜,好像掺了锯末的水。

因为口感的问题,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种这红薯了,毛孩子他爸更是因为这个被媳妇骂了整整大半年。

“咱们还是简单点吧?别按刘五奶那方法做,太费事了。”至此,刘军浩已经完全同意了老婆的想法。不过他这人有根懒筋,总觉得费那么大的事做地瓜干不值当。

“要做就做最好”张倩相当坚持。

让你做,等到时候你就知道麻烦了。那一堆红薯可不是个小数目,最少要两人忙乎一整天。刘军浩知道老婆虽然干劲儿十足,但是却不能坚持很久,上次的贝壳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啥味儿,你闻到没有?”他突然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微弱的焦糊味儿。

“哪里的塑料布被点到了?”张倩也闻到了糊味,赶忙四下张望。

客厅没啥异常,他们赶忙冲出房门,院子里一切安好,不过糊味却陡然增大。

“厨房!!”两人不约而同的转头看着厨房的门,只见门缝中忽明忽暗的闪着光亮。

不会是做饭的时候没有把锅灶内的火收拾干净,现在掉地上燃着了吧?

农村做饭烧柴虽说经济省事,但是却也隐患不小。大人们一般做完饭后,都注意把锅台周围的柴火收拾干净。小孩子比较马虎,根本不会注意这些细节,往往是柴火掉在锅台下也不管。锅灶内的火星一旦填满,很容易漏在地上,这样就会引起火灾。

刘军浩记着自己烧完火后把锅灶前收拾干净了呀,怎么还会出问题。他急忙推开门一看。

“吱吱……”悟空立刻从锅灶下窜了出来,它的手中还捧着一个带焦糊味儿的大红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