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去,你不把钱还给我我就不回去。”刘军奇好说歹说毛孩子怎么也不想回家,一口咬着让他爸还钱。

“你这熊孩子,别惹我发脾气,我暴脾气上来了非揍你不可……”最后他老子恼了,抓过刘军浩门后的扫帚,准备给他动大刑。

这孩子就是欠收拾,先前大道理讲了十几遍都不行。现在一看不走真要屁股疼了,光棍不吃眼前亏,他立马从电脑前跳起来,老老实实的回家。

刘军奇刚走到门口,却又想起来还有事儿,就转身折回来。

“小浩,你说咱们村今年自己下点粉条怎么样,家家红薯都不少……”

“下粉条?”刘军浩这边一愣,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嗯,前些日子我家不是住的有客人吗。人家点名要吃猪肉炖粉条,结果吃过后却说咱们的粉条不地道。我一琢磨也是这味儿,现在街上卖的都是土豆粉,吃起来没红薯粉劲道……”刘军奇将自己的想法说清楚,然后开口问道:“你脑子好使,帮我合计合计这事儿有搞头没?如果有的话那就做。”

他这想法不是突然冒出的,自从前两天出了粉条的事儿后就一直在想。现在粉条一般都是机制的,机制粉条虽然方便便宜,可是大部分小作坊技术不过关。做出的粉条根本没有手工好,下到锅里煮不到五分钟准散架,而且味道也不地道。怎么吃都觉得糟,显然是粉面没活匀实。

如果自己做些手工粉条卖,应该有销路。只是做粉条是体力活,从打粉、活粉再到下粉条等等一系列流程都要人。尤其是活粉,更是需要几个棒劳力同时下手。

算下来,最少需要十七八个人,单靠刘军奇一家自然不行,所以他就想过来找人商量一下,看看可行不。

“当然行了,我看绝对有搞头”刘军浩先前也觉得街上买的粉条不是那味儿,不过他这人懒散,没有想到自己做粉条吃。现在被人提出来,他当即点头答应,继而在心中思索一番,觉得这事儿大有作为。

只要做出的粉条质量好,刘军浩不介意在网上多宣传,甚至可以在自家的网店中卖。这半年多的开网店经历,让他长了不少见识。往大的说,人们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开始向健康饮食过渡,要不然自己经营的那些土特产也不会如此红火。

张倩前些日子还在担心自家的红薯吃不完,现在好了,下几蛇皮袋粉条,把问题全解决掉。

至于做粉条剩下的粉渣,正好用来喂赤兔,那可是上等饲料。

两个人一合计,都觉得这事儿靠谱。不过单靠他们两家忙乎,这事儿依然不成,刘军奇说要挨家挨户上门问一遍。

“不用这么麻烦,等下我和你一起去广聚叔家。如果他点头的话,那就好办多了,直接开个会,大家聚在一起商量。”

“对呀,我这是忙糊涂了”刘军奇一拍脑袋。

刘军浩返身把堂屋门一锁,然后和他一起去村里找支书。

“大门你不锁?刚才我来的时候看赵教授和老王一起去河滩上了。”

“没事,不用管。”这点刘军浩比较自信,虽说两个院子里没人,可他那些动物都不是吃素的。小皮不用说了,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只要有陌生人靠近院子,马上狂叫警告。如果来人敢继续闯,那他要掂量掂量了。还有豆豆和悟空,别看这两个家伙不起眼,可护起院子也是一把好手。

另外就是青庄,最初刘军浩没有发现它们会护院。那次村里小娃子进花池摘了不少指甲种,结果还没出篱笆墙就被青庄盯上了,把他的啄的上蹿下跳。

幸亏当时张倩听到动静出来了,不然这家伙非被啄哭不可。

所以说,他对自家的安全是比较自信的,就是堂屋门大开,估计也没人敢进去拿东西。

到刘广聚家,人家正光着膀子劈柴火。听了他们的想法,刘广聚也一拍大腿同意,直说这是好事儿。

中午刚吃罢饭,村里的大喇叭就响了。

吃饭的时候刘军浩已经给老婆说过开会的事儿,因此张倩现在没有惊讶,反说等下要去凑凑热闹。

想凑热闹的人不少,他和赵教授四人赶过去的时候,堰塘边已经围了不少人,谈论的都是下粉条的事儿。

刘军奇也是个大嘴巴,根本藏不住话。

这次的会开得非常简单,事先知道了内容,几乎刘广聚刚说完,大家都表示同意,一致商定明天上午到镇上打粉。

回到家,刘军浩和张倩开始张罗着选红薯,王老爷子和赵教授闲着没事,也纷纷加入其中。

一时间,院子里热闹起来。

除了刘军浩,剩下的几人都是第一次做这这事儿,因此觉得很有意思。

做粉条的红薯必须事先筛选一遍,不能选那种冻坏或者出芽的。

筛选完成后,还要放在水中用刷子将表皮上的泥土刷干净。刷红薯非常关键,可以说粉条下的好不好,就看这一步了。因为泥土如果没有洗干净,等下会直接打进红薯粉中,做出的粉条吃起来会特别糟牙。

刘军浩为了增加自家粉条的口感,事先偷偷往木盆中倒了不少泉水。

悟空那家伙也闲不住,看几个人在院里忙乎不停,它也凑上去拿个刷子装模作样的摆弄。不过这东西纯粹出工不出力,干大半天才将一个小红薯刷完。接着趁刘军浩不注意,它又偷偷把那个小红薯塞到自己嘴里。

清洗过后,还要拿刀将红薯两头削干净,因为那里边含有红薯筋。

一下午的功夫,他们选出八百多斤红薯。

第二天一大早,刘军浩就把拉车套好,然后将红薯装车。

吃罢饭,他套上赤兔出发。哪料到悟空一见马车,顿时来了兴致,也死皮赖脸的蹲在车把上,任你怎么轰就是不下去。

事先商量好的时间,他害怕去晚了被人等,就只好任由猴子胡闹。没曾想一看悟空可以坐车,自家豆豆不乐意了,也“喵呜”一声跳到车厢内。

赤兔虽然还没有一年龄,但是来刘军浩家后根本没有亏待过它,因此这家伙的个头“蹭蹭蹭”的往上直窜,现在比刘军浩还高一头,长得膘肥体健。

身大力不亏,不到一千斤重的东西对它来讲根本不算啥。

“我说小浩,你这是要走亲戚还是赶集呀,连猴子和花猫都带上了?”刚到村头,刘老三就大声笑起来。

“没办法,这两个家伙怎么赶都不走”刘军浩相当头疼。悟空和豆豆是天生的一对冤家,到一起准打架。这次也不例外,还没出村子,已经开始在车子上打闹个不停。

见人还没到齐,他才松懈下来,赶忙掏出白沙让了一圈。这是临出门的时候特意带的,就是害怕碰到熟人的时候身上没烟。

刚把烟装到兜里,悟空却利索的把爪子伸了过去。没等刘军浩反应过来,那盒白沙已经到了它的手中。

这家伙手挺快的,想到上次马军那盒中华的遭遇,他就知道悟空又要撕烟了,赶忙开口呵斥。

不料这家伙的举动比较反常,竟然也学着刘军浩的模样把烟挨个散了一圈,惹得一群人哈哈直笑。

末了,这家伙又学着刘老三的样子,把烟夹在耳朵上。不过它太烧包了点,两边各夹了一支,猛然看上去还以为长角了呢。

摆弄完,猴子才老老实实的把烟盒递过去。

刘军浩一看,剩两根了,估计等下上街还要买烟。

等到了街上,他才知道带猴子来是最大的失误。

刚进街里边不到三分钟,悟空趁刘军浩不注意跳下车子。它快步窜到路边的摊子上抓了一把水果糖,然后又喜滋滋的跳上车。

“那个耍猴的,那个耍猴的,你给我站住……”结果人家卖东西的不干了,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车子。

“干啥?”刘军浩还直犯迷糊呢。

“你家的猴子刚偷了我的糖,给钱!”

刘军浩一扭头才发现悟空正两爪子剥糖纸呢,等剥完飞快的塞到嘴里。见主人望过来,猴子又飞快的剥了一粒送到他面前,似乎想让主人也品尝一下。

见它剥的溜熟,刘军浩相当郁闷。村里那帮熊孩子真是的,喂它啥不好,非要喂水果糖,现在闹出事儿了吧。

回去让老婆再好好教育教育,这家伙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既然是自家猴子惹出的事儿,他只得掏钱付账。以前觉得豆豆挺闹腾的,现在和猴子一比,豆豆简直是三好学生。

到地方歇息的时候,悟空又闹出幺蛾子。人家主人给他们掏烟,这家伙再次把爪子伸了出去。

刘军浩在路上憋了一肚子火,这下彻底恼了,拎起鞭子在空中打的啪啪作响。

猴子也感觉的主人的怒气,慌忙把烟送回去,然后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

看它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刘军浩怒火又消了,只是用瓦片在墙根画了一个圈,让猴子蹲在那里站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