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根本不是个能安稳的主儿,呆了没到两分钟,就吱吱冲着主人乱叫一团。

刘军浩知道不能给这家伙好脸色,索性不再管,任由它在那里闹腾。

结果这家伙一看主人没在意,又溜身跳在车子上,偷偷把爪子伸进蛇皮袋上的破洞,然后掏出个红薯猛啃。

他们来的不凑巧,粉碎机恰好昨天坏掉了,这会儿正在抢修呢。

街上打面机不少,可是粉碎机就这一家。既然已经来了,众人只得等下去。

那主人家不错,特意请他们进屋喝茶,说是已经请人来修,要半个小时准能修好。

正在屋里说着闲话,突然听到外边传来呼声:“外边这是谁家的红薯?”

“我的,怎么了?”刘军浩扭头看他站在自己的车前,还以为悟空又闹出啥乱子,赶忙跑了出来。

“你的,这是你自己种的?”那老头看到是一个青年人应声,很有些奇怪,他还以为能种出这么好红薯的一定是上岁数的老农呢。

“对呀”刘军浩点点头,不知道他到底想说啥。

“小伙子不简单,我刚才掰了几个查看一下,你这红薯瓤很细,容易出粉,一斤红薯估计最少能打三两粉,而且都是细粉。”

俗话说得好“一斤麦子八两面,一斤红薯二两粉”,麦子的出粉率很高,一斤麦子能够打八两多面粉。红薯则不同,不但要除掉水分,还要刨出粉渣。所以一斤红薯如果打精粉面的话,能出二两已经很不错了。而在老人的话里,刘军浩这红薯能打三两精粉面,绝对是高产。当然如果是打粗粉的话,那产量更高,可以出到四两。

接着他又直接不远处的车子说道:“那家的就不行了,别看他的红薯个头也挺大,不过都是大老憨白红薯,打出的粉不但少,而且粉面粗,下出粉条也不好吃。”

那车红薯是刘军奇家的,他听的直缩头,根本不敢往车前凑。

这老头是谁,你夸人家的红薯好就直夸吧,为啥要拿我当反面教材?刘军奇现在很受伤,心中泛起叽咕:等回去的时候给几个人交代一声,别让他们往村里说,不然自家婆娘听说了肯定要闹腾。

刘军浩家的红薯最初装在蛇皮袋里没往外掏,因此大家也不怎么在意,现在听人家一说,都凑上前去掰了半个尝尝。

正主儿没说啥,反倒是猴子愤怒起来,用爪子指着众人上蹿下跳,似乎想把他们赶开。一看没人搭理它,这家伙又开始拽着刘军浩的衣角叫个不停。

尝过之后,个个赞不绝口。这红薯脆生生的,吃到嘴里甜到心里,这群人开始琢磨着明年春上等刘军浩家下红薯苗了要些栽自家田里。

二麻子最初也有这个想法,不过他很快回过味来。貌似人家的红薯秧还是从他家找的,一样的秧结的红薯却不一样,那就是土地的问题了。

看样子还是多学点知识好,有技术就是不一样,不管啥种子到人家手里都能长出好庄稼。平时没看刘军浩怎么管理过,从头到尾都没有撒过肥料,更别说打药了。

可是眼前的红薯……真让人没的说。

这难道就是赵教授说的“桑基鱼塘生物圈”?二麻子脑子里冒出个新词。当初他和赵教闲聊的时候听人家说过,水沟中的黄鳝泥鳅排除的粪便是上好的肥料,用在土里很长庄稼。

至于他们经常买的那种成袋的肥料,很容易造成土壤板结,而且作物成熟后味道也没有用土粪种出的好。

看来回去后还是要多沤一点土粪,等明年春上的时候好往地里使。

一会儿工夫,二麻子已经想了不少。

聊了半天,众人才知道眼前的老人是这家的主人,进屋调试机器的是他儿子。

等机器调试完毕,大家都开始忙乎起来,拎水桶的拎水桶,提竹筐的提竹筐。

别看他们拉的红薯不多,可是真打起红薯粉却特别浪费时间。这种老式的粉碎机效果特差,一遍粉碎、一遍细箩,下来还有不少半截的红薯头。无奈,只得再过第三次才将红薯打成粘稠的面糊状。

事先做的有准备,拿出栅子往车上一放,然后再铺一层塑料布。红薯粉直接倒在塑料布里边,也不会漏水。

刘军浩派在第三个,还真应了老人的话,他家的红薯粉打出来明显比别人的细腻许多。尤其是停了半个小时后,车厢内渗出乳白色液体。其他人家的红薯粉虽然也渗出粉面,不过却没那么多。

这太显眼了点吧?看来以后泉水要少用为妙,不然长时间下去村里人肯定能够看出奇怪。如果以后人家问起种红薯的窍门,该怎么办?因为养黄鳝的事儿,不少人都说他藏私。

实在不行……他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太岁,真有人问起的话自己就说是太岁的功劳,那红薯地用太岁水浇灌过。

刘军浩越想越觉得主意不错,太岁这东西被人们越传越神奇,现在已经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用它的水浇过的红薯,怎么着也应该有些效果吧?

“还是用土粪种庄稼好呀,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过这么好的粉了。”那老人等红薯打完,再次围了上来感叹。

“你以前也见过?”刘军浩反倒一愣。

“当然,老头子我以前是给生产队下粉条的。那年清理池塘,我们把攒了十几年的塘泥全部撒到地里种红薯,那红薯个头结的比你家的还大……”

原来人家是祖传做粉条的呀,刘军浩感慨一声,心中窃喜:有了前例,自己的红薯也不那么稀奇了。

“小伙子,你家的红薯还多不多,多的话卖给我一些?”末了,老人又开口问道。

“就剩几百斤了,是留着过年吃的。”刘军浩只能遗憾的摇摇头。

前几天还操心红薯吃不完怎么办,现在却成了抢手货。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有三家的红薯没打。众人看现在赶回去吃饭也来不及了,干脆决定在老郭那里喝碗牛肉汤了事,等吃完饭继续忙。

刘军浩害怕去晚了老郭收摊,就早早过去打招呼。当然他也给张倩打了个电话,让老婆到村里说一下,别让村里人惦记着。

张倩这边更省事,放学的时候直接给学生们一说,根本不用往村里跑。

忙乎大半天,喝上热乎乎的牛肉汤特别过瘾。先前刘军浩要是再晚两分钟老郭都准备收摊子了,这汤是为几个人现做的,分量特别足。

刘军浩一个人要了三碗牛肉汤,猴子和豆豆各一碗,当然它们两个只能用一次性饭盒吃。

悟空看人家都坐在桌子旁边吃,也拿着筷子蹲在刘军浩身边凑数。可惜它的个头太小,蹲在板凳上根本够不到饭盒。

这家伙急的吱吱直叫,看主人不理就窜起身子要往桌子上跳。

刘军浩赶忙将悟空拦下来,然后把饭盒放在地上。哪知道它这个时候却来了个假干净,转身把饭盒放在小凳子上。

吃完饭,那家伙规规矩矩的到木盆边洗爪子。众人看了都啧啧称奇,直说这猴子讲卫生。

刘军浩也相当得意,要说这还是张倩的功劳。猴子刚来他家的时候浑身脏兮兮的,身上生出不少虱子。

张倩看不过去,就让刘军浩把它抓到木盆中洗澡。刚开始悟空还挺不情愿,一碰水就嘶叫不已,差点没抓他一爪子。

洗过几次后,这家伙竟然知道干净了,每次刘军浩洗澡它都跟上去。身上涂抹肥皂,头上擦洗发膏,猴子是学的像模像样。

“吱吱……”悟空洗完爪子,又伸到主人跟前。

刘军浩先是一愣,继而才想起这家伙要奖品呢。为了让猴子养成勤洗手的习惯,张倩每次都会在它洗完手后给一些瓜子、花生啥的当奖励,现在悟空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没有”他苦笑着摆了摆手。

经过近段时间的训练,猴子自然明白这手势,不过还是不甘心,爪子伸在他的裤兜里搜索了一遍,实在没搜出来才放弃。

“我说小浩,你家这猴子也要成精了呀。”老郭看的连连感叹,“上次我听人说小皮猎了一只大野猪还不相信,现在信了,你训练动物确实是一把好手。有啥窍门?给我也说下。”

“呵呵,没有诀窍,就是把动物当朋友看。”刘军浩笑道。

“你小子不愿说就不说,非要整的这么玄乎。”老郭说啥也不相信。人和狗当朋友,那不是“狗友”吗?

刘军浩是实话实说,院子里的动物他和张倩没打过一次,从来都是坦诚相待。拿悟空来说吧,这家伙平时很闹腾,不是把厨房的碗打碎,就是满院子撵鸡鸭,有时让人气得直咬牙,恨不得揍它一顿才舒服。

可是刘军浩只是吓唬吓唬它,从未真的动手,主要还是靠张倩“说服教育”。当然这家伙也识趣,会看主人的脸色行事。比如说上午它一看刘军浩脸色不对,立马变得老老实实。

其实动物的感觉远远比人类要灵敏,能够轻易分辨出谁是真的对它们友善。而这种友善就是人和动物之间沟通的桥梁。

前几天他才从上刚看过,说是科学家们做过实验,幼年时期经常由主人陪着玩耍的小狗要比没有人陪的小狗显得聪明懂事。

刘军浩见老郭不相信,就没有再说啥。

等众人都吃过饭,他们继续开始干活。

下午只有三家,速度自然快了许多。两点多的时候,已经全部完工。

害怕红薯粉沾了灰尘,因此一路上车子都用塑料布紧紧的裹着。

赶到家,赵教授和王老爷子已经按照事先说的支起木头架子,架子下还吊着几层细密的窗纱,地上则是用塑料布铺好的滤池。

接下来就是把红薯粉倒进窗纱中过滤了,只有把里边的粉渣过滤干净,做出的粉条才劲道。外边机器做的粉条之所以吃起来口感差,就是因为想多出粉条,粉渣没过滤干净。

刘家沟的人都准备做粉条自家吃,他们当然要用心了。

和先前那老人的猜想一样,他家的红薯粉里边没过滤出多少粉渣,只用水冲洗了两遍就完全干净,没留啥尾巴。

滤池中剩下的就是粉面,这粉面沉淀一晚上会凝结成块状。到时候,只要把上边的水控干,就可以直接直接将粉面铲出来。

粉面是个好东西,不管是摊煎饼或者做粉皮、凉粉等等都可以。

下午张倩放学回来,看到窗纱晃晃悠悠的挺有意思,非要上去过把瘾。刘军浩只得随老婆的意思让开,告诉她动作的基本要领。

看得出来,张倩这段时间动手能力有显著提高,摇起窗纱真像那么回事儿。

出了粉面,剩下的工作就是晾晒水分。这工作简单,根本不需要刘军浩操什么心,只是往房顶上摊张干净塑料布了事。

当然为了防止鸟儿偷啄,还要派豆豆上去看守。

这家伙对捉鸟事业很感兴趣,干起工作来不遗余力。

粉面晒干,刘军浩特意称了称,堪堪过二百五十斤精粉面。看来那老人的眼光看的很准,随便掰开几个红薯看看,就能够知道出粉情况。

这粉面他不准备全部做成粉条,而是打算留下一部分做凉粉吃。

张倩深以为然,在网上查了做凉粉的步骤后,马上挽起袖子动手。

其实凉粉的制作过程很简单,往粉面掺上适量水,然后放在锅里边用大火中烧开,继而用小火熬上一二十分钟。中间过程中需要不停地搅拌,一直到熬成浅灰色的半透明胶状为止。

老婆第一次出手就马到成功,看着那晶莹透亮的凉粉,她异常兴奋,立刻拨通电话给自己的几个死党说了一遍,接着还拍了照片传到网上。

张倩做起来没准,凉粉成型的时候有脸盆那么大,单靠两人吃,估计要三四天才能吃完。刘军浩给赵教授那边送了半个凉粉过去,让他们也尝尝新鲜。

自家红薯做的凉粉确实不错,应该说张倩的手艺不错。凉粉切成薄片后泛着玉泽,加上豆酱,辣椒,葱,姜等配香油炒熟。

入口香嫩鲜滑,让人吃了直咂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