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喜鹊怎么了?”赵教授在隔壁听到动静,急忙赶过来。

“不知道呀”刘军浩现在也很困惑,这些鸟儿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一般,在空中越斗越欢实。朝远处看去,不断有鸟儿加入其中。

这场面,就是豆豆战喜鹊的翻版,不过对象换成了灰马扎。

冬天黑的比较早,现在虽然才五点多,但是已经到了鸟儿归巢的时候,按理说它们不应该如此疯狂呀。

三个人抬头看了几分钟,也没明白两种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吱吱,”悟空在树上蹦了一阵子,最终顶不住压力,狂叫着从树上跳下。

“要是上次那老鹰还在就好了,把鹰往空中一放,看谁敢闹事儿?”这会儿,他倒是想起养鹰的好处。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放掉。

不过后悔已经晚了,眼前这情况必须解决掉,总不能让它们一直斗下去呀。

有了,他又想出一个门道,进屋把去年制作的那个链子环枪拿出来。

用这东西对付鸟儿,指定有效。水秧鸡子都对付了,更何况小小的喜鹊。

“别伤着它们……”张倩很有些不放心的叮嘱。

“没事,我等下对着别处开枪。”刘军浩又从屋里摸索出一挂长鞭。这鞭炮还是十一结婚的时候买的,当时他买的太多没放完,就准备过年放,现在恰好派上用场。

“啪”链子环枪喷出一团烟雾。巨大的响声让争斗的鸟儿都吓了一跳,喳喳乱叫成一团。

不单它们,就院子里的鸡鸭也吓得慌乱不堪。悟空更是紧紧的捂着耳朵,不过这家伙的眼珠子骨碌碌乱转,显然是对主人手中那个能发出巨响的东西产生了兴趣。

看这情形,再打两枪就能够把鸟儿全部驱散。装枪、发射,一连打了十几枪,谁知道效果越来越挫。到最后这些家伙简直是置若罔闻,猴子更是围着刘军浩又蹦又叫,很想拿链子环枪试试手。

奶奶的,自己院中的鸟儿也成精了,他这边耳朵震得发麻,人家完全没反应。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刘军浩来了劲头,干脆把这一挂长鞭挂在门口点了。

顿时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院门口响成一片,这下喜鹊、灰马扎都没了争斗的心思,吓得扑闪着翅膀到处乱飞。

将近一丈的鞭炮放完,不单鸟儿跑了个净光,连已经在笼子里上窝的鸡鸭也全部躲在了外边。

“小浩,你家有啥事儿?”鸟儿虽然赶走,却把刘老三招来。不过年不过节的,村里人一般不会放鞭炮。只要放鞭炮,肯定有事情发生。

“没事,刚才在赶鸟……”

他将事情详细的解释了一下,刘老三才摇着脑袋离开。在他看来,这完全是败家行为,鸟儿争斗就让它们斗好了,等下自然会散开,用的着浪费一挂鞭炮吗。

这么一折腾,天也差不多黑了。张倩本想亲自下厨做饭,刘军浩却让她歇着。

看老婆回客厅继续上网,他则偷偷的从空间中抓了两条锦鲤。三下五除二把鱼鳞和肚里的物事弄干净,然后用水清洗几遍后,就开始下锅煎。

做红烧鱼,火候很关键,很多人煎鱼的时候不是弄破鱼皮就是粘锅,再不就是怕它煎不熟不停的用铲子翻动,最后弄得皮开肉绽、面目全非。

这大半年刘军浩吃鱼的次数不少,因此已经摸索出经验:煎鱼前必须要等锅热再放油,鱼也要淋干水才能入锅,继而小火煎炒,这样做出的鱼鲜嫩酥香,色泽红润发亮。

没等开饭,豆豆和猴子已经等不及了,都眼巴巴的围在锅台边转悠。刘军浩赶了几次,它们都赖在厨房里不走。

“真香,你做饭的技术又进步了。”很快,张倩也被这味道吸引过来。

“尝尝咸淡”刘军浩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块头递过去。

“嗯……这味儿很特别,比前几次做的好吃。”只尝了一口,她就吃出了不同。

“是吗?”刘军浩弄了一些放在自己的嘴里。的确不同,比一般的鲤鱼更多了一股清香滑嫩。

“吱吱”这个时候悟空等不及了,开始在地上大叫起来。

无奈,他们只得提前开饭。

第二天一大早,刘军浩被鸟儿的吵闹声惊醒。

他开门一看,再次郁闷起来,喜鹊和灰马扎又斗在一起了。

“它们会怎成冤家,以前不是相处的挺好吗?”赵教授和王老爷子跑步回来,看到这情形也觉得奇怪。

上边的争斗相当激烈,不过几只母鸡倒没有收到影响,而是低头梆梆在草垛跟抢着枣子。

“哪来这么多枣子?”刘军浩最初还没在意,但是当他看到不断从草垛上滚落下来的大红枣时顿感蹊跷。

院子那几棵枣树上最初是留了不少枣子,可是悟空到来之后,那上边就被摘得光秃秃的。这枣子是从哪里来的,草垛顶端?刘军浩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他返身回院子搬出一条高板凳,然后踮着脚朝上瞧去。[][]

“这么多?”当看到草垛上边那一大堆枣子的时候,他很是惊讶,是谁藏在这里的?仔细看了一下,里边不但有枣子还有山楂、野葡萄,甚至还有几团毛虫和蚂蚱。

“发现什么了?”赵老爷子听他在的语气不对,赶忙开口问道。

“你老人家上来看看”刘军浩跳下板凳,然后扶他上去。

“应该是喜鹊储藏的过冬食物……”赵教授看过之后,非常肯定的说道。

很多鸟类都有储存食物的习惯,喜鹊更是如此。它们把搜集到的植物果实、毛虫等藏在落叶下,干柴草堆或者泥土中,等冬天食物匮乏的时候再找出来吃。喜鹊的记性特别好,总能把藏食物的隐蔽处找出。

赵教授家那几只斑鸠也是如此,每次喂食儿,它们总喜欢将饼干、豆子之类的东西偷偷藏在被子里边,末了还用嘴巴拉拉被单遮挡食物。有好几次,他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发现被窝里塞有不少饼干渣子。

这些斑鸠不但藏食物是把好手,窃取食物的方法更是让你防不胜防。他有次就清楚的看到一只斑鸠蹲在窗台边远远的盯看着其他斑鸠储藏食品。

等藏东西的家伙刚转身离开,远处观察的那只立刻蹑手蹑脚的蹦上大床,将别人精心藏好的食物偷走。

刘军浩听他一分析,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枣子未打之前,几乎天天能够看到喜鹊在树上乱啄。当时他就很奇怪,这些家伙太贪得无厌了点吧,怎么没个吃饱的时候。现在想想,恐怕不少枣子它们都藏在草垛中了。

其实他以前也见过喜鹊藏食儿,只是没见过藏得这么多的。

小时候一大群伙伴结伴到山上放牛,等把牛散开后,一个个都开始四下“扒山窝”。“扒山窝”就是从山缝中找食物的意思。

一边找还要口中唱着“山喜鹊,黑黝黝,俺到外婆家住一秋。外婆看见哈哈笑,妗子看见翻眼瞅,妗子妗子你别瞅,豌豆开花俺就走。豌豆白,俺还来,一直住到砍花柴。花柴上,一对鹅,扑扑楞楞进山窝。山窝里,有棠梨,吃的俺们笑嘻嘻。”

当时都觉得挺奇怪,只要把这歌儿唱完后去“扒山窝”,准能在石头缝中找到山里红、棠梨等干果。运气好的话,一次能扒半篮子。

冬天放牛的时候能吃上几粒又酸又甜的山里红,顿时会让人觉得精神气爽,好不惬意。

每次他们找到果子,都有一大群喜鹊叽叽喳喳的在头顶盘旋。当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只知道唱的更欢,以为喜鹊真的送食物过来了呢。

现在想想,肯定是人家在抗议、声讨他们不劳而获呢。

这些灰马扎应该也是如此,发现了藏枣子的地方后偷吃,结果才引发了这场大战。

“这东西真聪明”王老爷子上去看过后,也连连感叹。

那些喜鹊还是相当怕人的,只敢围在他们头顶乱叫。等几个人转身离开,鸟儿大战再次展开。

刘军浩实在头疼,最后干脆从屋里边拿了个竹筐,将草垛上的东西收拾的一干二净。等扒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里边还有一些玉米粒和花生。很显然,这玉米粒是喜鹊趁自己喂鸡鸭的时候收集到的。至于花生,不用说是在地里偷的。

没了食物,两方面才结束了争斗。灰马扎倒是没什么,反正也不是它们储存的。喜鹊却不干了,辛辛苦苦攒到得东西被人弄个精光。

七八只都落在门前的枣树上,冲着刘军浩乱叫一团,似乎想追要食物。

食物、都是好东西,可是在草垛中放了这么久,有些已经发霉,人是肯定不能吃。

院里的鸡鸭正好没喂,他把这些大枣、花生全撒在地上。

顿时整个院子里欢腾起来,连赵教授家那几只斑鸠也过来凑热闹。喜鹊们虽然不甘心,不过却也只能落在地上抢食。

等地上的食物抢光,刘军浩又弄了半瓢玉米出来,这些是补偿给喜鹊的,撒的时候特意往它们身边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