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刘军浩,你家的赤兔骑一次多少钱?”下午吃过饭,常蕾又找上门来。

“你想骑赤兔呀,没事,尽管骑,不要钱。”刘军浩笑着说道。他总算松了一口气,前几天这丫头冷不丁的叫“刘叔叔”把他弄得相当郁闷。他和老常一般见面都是直呼其姓,老常则喊他小浩,也算是平辈相交。大概因为这原因,常蕾第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就叫刘叔叔。

当时把刘军浩雷的外焦内嫩,怎么听都觉得别扭。而张倩那边也说了,让常蕾叫她姐姐。这一论,彻底差辈。

无奈刘军浩只得让常蕾喊直接喊自己的名字算了,只要不较真就行。

“不是,我们班的人都要骑,他们想包半天,大概要多少钱?那个……我们都是学生,能不能便宜一点。”常蕾脸上微红的说道。

因为父亲和刘军浩熟悉的原因,班里的同学就派她过来交涉,刚才几个姐妹更是让她打人情牌,准备把价格压得低一点。

常蕾还是第一次和熟人搞价,特别不好意思,口中说着话,眼睛却撇到别处。

“你们是学生,经济能力有限,赤兔就随便骑吧,不要钱的。”刘军浩是真没打算挣他们的钱,撇开学生这方面不说,其实其他游人想骑着赤兔转一圈,他也不收钱的。

拍婚纱照是和影楼商量好的,算是提供道具服务,这个自然要收钱。至于其他的,真收了他还觉得钱扎手呢。

“这……这怎么好意思,我们人多,要骑大半天呢。”听说不要钱,常蕾倒先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当是给赤兔溜圈消食,我闲着没事每天还要骑几圈呢。这马老实,一般不会尥蹶子。”刘军浩转身把赤兔的缰绳塞到她手中。

“那谢谢了”这丫头挺有礼貌,道声谢后才牵马离开。

将人送走,刘军浩又在院子里无所事事起来。回屋打开电脑看看,农场的果树该浇水除草了。晌午的菜吵得有点咸,在电脑前坐了半个小时,觉得口干舌燥。他刚要起身倒杯开水解渴,就见悟空捧着一个大红薯贼溜溜的进门。现在屋里边早没存红薯了,这个自然是从红薯井里捞的。

赵教授为这个红薯井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当初他害怕有人来院子里玩的时候没注意掉进井里,特意在边上加了几篷陈刺。随着天气转冷,他又弄个脸盆盖在上边当井盖,这样既能够阻止雨水浸入,也可以防老鼠下井偷吃。

可是他千防万防却没能够阻止悟空偷红薯,这家伙偷完红薯连脸盆也不盖,每次都是赵教授跟在后边给它擦屁股。

刘军浩一把抓住这家伙,将大红薯夺了下来,然后一分为二,各占一半。

红薯被主人强行瓜分,猴子相当不服气,在地上吱吱叫个不停。不过看人家根本不搭理它,只得又凑过来,让刘军浩给它削红薯皮。

这家伙,现在嘴巴越来越刁馋了!

三下五除二,半个红薯就完全进肚子。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红薯在井里边埋藏一段时间后更脆,那股甜丝丝凉冰冰的滋味让他觉得浑身舒爽。

吃完,刘军浩拍拍肚子舒适的躺在靠椅上睡觉,猴子跟着主人也学得像模像样。

“小浩叔,小浩叔”还没睡着呢,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呼喊。紧接着鸡鸭、小皮、豆豆都叫成一团,连在他身边的悟空也一骨碌跳起来。

“啥味儿”刘军浩也感觉到院里的味道不正常,太刺鼻子了。

“小浩叔”声音再次传来,他出门一看却是小娃子。不过他怎么搞成这副德行?

这家伙哭丧着脸站在门外,下半身全是粪水,离八丈远都觉得臭气熏天。

“你这熊孩子咋了,不会是掉粪池里了吧?”

“嗯……张老师让我到你家洗……个澡,”现在天气冷,小娃子下身湿透,冻得直哆嗦。

“那你赶紧进去吧,里边有香皂,好好洗洗,我去你家拿给你拿两件衣服。”刘军浩交代一声,扭头就往村子走。

哪知道到了大娃子家,大门紧锁,人家两口子不知道到哪里去玩了。还是刘五奶听到隔壁有动静,赶紧出来查看,最后告诉他大娃子在刘军奇家打牌。

无奈,他只得又赶到刘军奇那里。

现在农闲时节,村里人没什么活干,只能猫在家里边打牌,一打大半天。

刚到门口,喧闹的声响已经传进耳朵,老远就听到二麻子在大声叫嚷:“快点,你出不出,我要走了!”

进屋一看,大娃子在边上斗地主,他媳妇则在另一张桌子上搓麻。

“啥,你说我家孩子掉粪池里了?你不会骗我吧”大娃子根本不相信,还以为刘军浩骗他呢。

“我骗你有啥好处呀,赶紧回家拿衣服,他正在我家洗澡。”

大娃子这才将牌扣下,然后嚷着让媳妇回家,自己跟上刘军浩。

“我们孩子怎么会掉进粪池呢,他这时候应该在上课呀?”

“我怎么知道,”刚才走的急,刘军浩根本没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

他们前脚回院子,大娃子媳妇也拎着衣服赶过来。

等那熊孩子穿好衣服,两口子立马来了个突击审讯。一问三个大人都哭笑不得,他妈更是将孩子抓过来扁了一顿。

原来这些熊孩子们下课后没正事干,就商量着玩跳坑比赛,看谁能够跳过学校厕所后边的粪池。

那粪池只有一米多宽,并不是什么天堑。前面几个同学都顺顺当当的跳过去,轮到小娃子的时候,他刚跑到粪池边,就听到后边猛然一声大喊,这家伙一分神,跳进粪池中了。

幸亏粪池比较低,这家伙才没出啥大事儿,不过裤子上全是便便,课是肯定没法上了,张倩就让他回去换衣服。

这些家伙,刘军浩不能不佩服他们的创意,太有想法了!

那主意小娃子虽然没有说是谁出的,但是刘军浩扳着脚趾头也能猜出是毛孩子。那家伙一肚子坏水,净想些馊点子。平时正事儿你根本找不到他,可是一说到那些死猫赖狗的事儿,准有他的份儿,而且十有八九是主谋。

等老婆放学回家,他随口询问了一下。张倩立马嚷道:“不是刘长林还是谁,后两节课我都让他站在讲台边听讲。”

今天该蒸馒头了,因此晚饭比平时要早做半个小时。

一连吃了几锅白馒头,张倩想换换口味,做些红薯馍吃。

刘军浩也有这意思,喊上悟空去赵教授院里挖红薯。至于张倩,则去后院弄些硬柴烧火。

有猴子帮忙,他根本不用下井,直接把小篮子递到井下让那家伙帮忙捡。等红薯差不多的时候,再把绳子一提,连带猴一起拉上来,

“啊……”刚把悟空拉上来,突然院子里传来老婆一声超长的女高音。

“刘军浩,你快点过来呀,啊……”

“怎么了?”刘军浩急急的跑进后院。

张倩一看他进来,赶忙抓住他的手臂,小手还有些哆嗦。

“发现什么东西,是不是菜花蛇?”刘军浩看老婆脸色煞白的样子,以为她在后院发现了冬眠的大蛇呢。

“不是蛇……是蝙蝠”张倩这会儿总算安定下来,说话也囫囵了不少。

汗……就蝙蝠呀。刚才听到那一声富有穿透力的大叫,还以为地震了呢。

“不是一只,那里有很多只。”张倩看他不以为然的样子,赶忙开口分辨到。

再多的蝙蝠也没有可怕的,刘军浩拍了拍老婆的手,转身朝硬木堆走去。

嘶……的确是很多只。刘军浩刚看到蝙蝠的时候,头皮子也有些发麻。

只见那硬木堆下密密麻麻的全垂挂着灰黑色的蝙蝠,数量怕有七八十只,难怪老婆这么大的反应。

对蝙蝠,刘军浩倒不陌生,小时候常捉。

小孩子们捉蝙蝠有个法宝,那就是布鞋。蝙蝠一般在傍晚都会从屋檐下飞出来吃蚊子,这个时候你只要把自己的布鞋脱了挂在屋檐下,等明天早上起来,里边指定藏着蝙蝠。

这方法很灵,一试一个准。

不过把蝙蝠往外边掏的时候却要小心,那东西咬人,很不容易下手。

刘军浩倒是用这法子捉了几次,后来听大人们说,蝙蝠是老鼠偷吃盐变得。他就把蝙蝠放在纸箱子中,拿盐去喂它,没料想这东西死活不吃。

“咱们家怎么会有那么多蝙蝠呀,快把它们弄走。”张倩现在也胆大了一些,敢凑到跟前看。

“弄走干什么,这东西夏天能捉蚊子,对人有好处的。”刘军浩这会儿才想起来,貌似夏天那阵子院里的蚊子很少呀。当时他和赵教授还纳闷呢,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这些蝙蝠的功劳。

至于蝙蝠为什么会在硬木堆中冬眠,他也能够猜出一二,为防潮这个地方用塑料布裹得严严实实,里边很暖和,所以蝙蝠才会聚集在里边。

“那……就让它们这样?以后你到后院弄柴火,我可不敢。”张倩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可是心中总有些害怕。

“没事,咱家柴火多得是,门外不也有吗。”刘军浩对柴火的事儿倒不担心,前些日子他才和赵教授一起到树林砍了几捆枯树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