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吧,你们?”虽然刚才接到电话说没事了,但是张倩还是急急的赶过来。

“没事,就拍了几张照片。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刘军浩打开相机让老婆看,想考验她一下。

“鸽子……好像不是,这东西从来没有发现过吧?”张倩仔细端详了一阵子,最后也真没认出来。

“看,我就说是尚未发现的鸟类吧”她这个新物种的说法立马得到吴亚男的确认。这小丫头说完还冲着刘军浩一瞥,似乎说人家才是权威,你纯属胡乱猜的。

汗,刘军浩只能再次闭嘴,还是等赵教授判断吧。这女孩子脑筋转在那里了,自己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

“这就是麻雀”几个人把照片给赵教授看的时候,人家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真的?你老再仔细瞧瞧”吴亚男听了之后相当不甘心。刚才在树上心惊胆颤了半天,竟然拍几张麻雀照,怎么想都不值得。

“不用看,肯定是,我以前下乡考察的时候也见过。不过那麻雀白化的没这个明显,尾巴还带着点灰色。你们上网查查,网上肯定有类似的新闻。”

虽然赵教授说的很明确,但是吴亚男还是跑到刘军浩那里上网查。一查真像赵老爷子说的那样,这东西稀有,却也不是孤立事件,网上关于白麻雀的新闻真的不少。

小丫头再郁闷再不甘心,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把这照片传给报社,算是提供新闻线索,有奖励的。”张倩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笑着安慰道。

“真的?”吴亚男一听,眼睛顿时冒光。

汗……怎么跟老婆一个样,也是小财迷,遇到事儿总往钱上想。

把这群学生送走,天差不多黑下来,他们两口子这才想起蒸馍的事儿。

吃过饭,张倩在厨房刷碗,刘军浩则舒舒服服的坐在电脑前玩斗地主。结果刚打了两局,老婆就嚷着要看电视剧。

他本来想躺在床上看书,可是张倩却非要拉着他看韩剧。说是刚吃过饭,睡的太早不好,电视剧两个人看才有意思。

无奈,他只得陪着老婆在那里受冻。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大风,这会儿风没有刮,可是天气明显降下来了。在电脑前坐不到半个小时,刘军浩就感觉到两腿凉飕飕的。

“不行了,我要回去睡觉,天太冷。”又坐了五六分钟,瞧老婆没有睡觉的心思,他起身回卧室。

现在离睡觉还早,刘军浩脱了衣服后,并没有睡意,干脆躺在床上打量起自己的石锁来。

“咦……是什么东西,这么早就发芽了。”当他打开石锁的时候,很是惊讶了一下。

只见那黄褐色的沙土地上已经窜出几丝绿意,虽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可以分辨出是最近几天才出土的。

“刺脚芽”辨认了半天,他才瞧出那几片新芽是什么植物。

印象着自己并没有往里边种这东西呀,刘军浩回想半天也没有想起什么时候往里边撒刺脚芽种子的。可能是秋里收其他植物的时候掺杂进来的,最后他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认出刺脚芽,他有些释然。这东西特别抗寒,基本上冬天尚未过去,它们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地面探出头了。

既然刺脚芽长出来,那黄花苗应该出土了吧,当初可是在沙滩上撒了不少呀。刘军浩仔细在沙滩上找了一遍,却并没有发现其他植物。

这是怎么回事?他又迷糊起来,莫不是刺脚芽更适应石锁的环境。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然,索性不再想,一切顺其自然。

“我也不看了”没一会儿,张倩进了卧室。

“怎么,不好看?”刘军浩直了直身子反问道。

“一个人看着没意思”张倩也钻进被窝玩手机。被窝刚暖热,被她一掀,立马变凉。

看老婆伸了一个懒腰,把羽绒服脱掉。那啥……刘军浩顿时心中直痒痒。她里边穿的是紧身羊毛衫,此刻紧紧的裹在身上,正好衬托出玲珑的曲线。

古人说饱则思**真有道理,这才刚吃过饭,他就来了心思。

“好饱,晚上吃的太多,小肚子都吃出来了。你看看是不是变胖?”张倩并没有发现老公的神色,只是自顾自的掀开羊毛衫。

“唔唔……”没等心思动起来,就听到窗户口传来小皮的一阵低吼。

“出去看看小皮怎么了?”张倩赶忙推他一把。

“没事,这不是已经没叫。”天太冷,刘军浩说啥也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

“你去看看,别院子里进了什么东西。”张倩仍然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还有野鸭呢。”对自家小皮的能力,他是相当有信心的。如果真进了其他东西,恐怕这会儿已经是狂叫连连。刚才那声低吼明显是威胁,估计自家其他东西不开眼挑逗到它了。

再说院子里的水鸭子和青庄、豆豆等也不是吃素的,真有什么不对,它们肯定会报警的。

听他这么一说,张倩想想也是,没继续要求。她自然知道自家那几只野鸭夜晚非常警惕,晚上肯定安排有岗哨的。既然放哨的野鸭没叫唤,那就代表没事。

话说野鸭放哨的事儿他们两人以前真没有注意,还是刘军浩有次半夜起来上厕所发现的。当时他看到一个黑影子在鸡窝前走来走动,以为遭黄鼠狼了,赶忙跑过去轰撵。没曾想刚靠近,那东西立刻嘎嘎大叫起来。紧接着鸭窝里的群鸭也跟着响动,一个劲儿的鸣叫着往外冲。没等刘军浩反应过来,这些家伙“扑棱棱”全部飞到夜空中。

紧跟着睡熟的母鸡和青庄欢闹起来,这边的动静更是将赵教授惊醒,打着手提灯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刘军浩最初相当迷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在鸭舍前来回踱步的东西竟然是一只水鸭子,那家伙晚上不睡觉想干啥,梦游?

赵教授最后给他解开疑团,那只鸭子在放哨呢。这些野鸭在人类的饲养下虽然已经驯服,不过身上的一些本能并没有消除。

即使在院子这样安全的环境下,野鸭晚上仍然保持着警惕。估计刚才天气太黑,鸭子一时没认出主人,所以才会出声示警。紧接着慌乱惊动了母鸡和青庄,院子最后闹腾起来。

自从知道这些家伙夜晚放哨后,刘军浩对自家院子的安全更不担心了。后来,他又发现那几只青庄晚上也安排有岗哨。

三重岗哨……自己什么时候享受到这种待遇了。晚上院里别说来个贼,就是偷偷钻进一只老鼠也不可能。

正是如此,刘军浩才懒得出去查看。

可是还没等他躺下去,花猫又狂叫起来,接着听到悟空尖叫不已。

“刘军浩,还是不对,你赶紧出去看看。”张倩这次觉察到异常了,翻身就去披羽绒服。

说话之际,院子里的野鸭乱叫一团。

“真有事儿。”刘军浩一骨碌爬起来,连衣服都没披,直接提上手提灯冲出去。

刚到门口,小皮窜上来冲他直摇尾巴。

这是怎么回事儿,自家的狗狗没示警?再把手提灯朝鸭舍边照去,却看到悟空正贼头贼脑的躲避着野鸭们的追赶。

猴子闹什么幺蛾子,不会是想偷鸭蛋吃吧?前几天天气不冷,自家的野鸭隔三差五还会产蛋。当时村里有人看到这情况还相当惊讶,都知道鸭子和母鸡不同,冬天一般不产蛋的,一个个询问他有什么窍门。

刘军浩自然明白是泉水的功效,不过当人问起的时候他只能装糊涂。最后还是赵老爷子帮他找到了根据,说是野鸭在我国南方地区冬季是不休产的,可连续产蛋到第2年6月份才会结束。他院中这些鸭子都属于第一代,再加上饲养环境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因此野鸭身上的原始本能保持的相当彻底。

听了这个解释,村里不少人表示明年换换鸭种,改养野鸭。

其实野鸭冬季产蛋不过是个由头而已,他们是看中刘军浩家的野鸭了。这东西产量高,而且产出的鸭蛋比家养的鸭蛋贵。更重要的是野鸭卖肉价格也不低,家鸭一斤才十来块钱,可是野鸭不同,上次有游客出到二十的价格,人家最后也没卖。

正是看中这一点,村里大部分人家都预定了明年的鸭蛋。刘军浩倒无所谓,刘家沟大大小小的水塘很多,村里人如果能够在养鸭方面闯出一条新路也很不错的。

再说他不害怕别人学会技术,事实上,自己没什么技术可学,唯一的秘密技术恐怕就是石锁了。

“有啥东西?”张倩穿好羽绒服,也着急忙慌的赶出来。

“没事,可能是悟空想偷鸭蛋被野鸭们发现了。”刘军浩说着把手提灯朝猴子身上一照,却发现这家伙爪子里拿的并不是鸡蛋,而是一大抱柴草。

“吱吱……”它一看主人,又扔下稻草,直窜入屋内。

刘军浩刚才没穿厚衣服,这会儿觉得身上发冷。两人没有在外边耽搁,直接进屋。

“猴子呢?”张倩扭头在堂屋内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悟空的影子。

“吱吱,”这家伙听到主人在叫它,立刻尖叫起来。

在卧室内,怎么一会儿工夫又钻到卧室了。

进了卧室,才发现这家伙正钻在刘军浩的羽绒服中,只勉强露出个猴头。脑门上还残留着一根鸭毛,显然是刚才争斗中留下的。

“出来”刘军浩一把把它拉出来,猴子刚才在鸭舍内闹腾半天,身上早已经脏兮兮的,可不能让它把羽绒服弄脏。

谁知悟空很不情愿脱掉羽绒服,被刘军浩拽出后仍然爪子死死的抓着。

“今天晚上突然变天,天气太冷,估计它冻住了。”张倩心细,一看它抓着羽绒服哆嗦的模样,立刻猜到事情的原委。

“难怪……”刘俊豪也明白过来。刚才看到它抱了一大堆柴草,应该想从鸭舍偷一些铺到自己窝里边呀。小皮和豆豆的叫声能够解释了,肯定是这家伙最初打它们的主意,不过自身实力太差,没得到好处。

要说这家伙纯属活该,早前刘军浩害怕它冻到,特意弄了几件破衣服塞到猴窝中。可是没两天功夫,这家伙把衣服撕成一堆破烂,扔的到处都是。现在天气陡然转冷,它终于知道挨冻的滋味了。

不过看悟空整个身子全部缩在羽绒服的委屈模样,他只得重新从屋里找了一些破棉絮弄过去。

把猴窝里铺了厚厚一层,悟空这下不再闹腾,老老实实呆在窝里边。

等他进屋后,有些目瞪口呆。老婆刚刚还喊着吃撑了,这会儿又弄了一大捧山里果当零食吃。

“没事,消食,”张倩很明白老公的心思,扬了扬盘子说道,“你尝尝,这东西放一段时间吃起来特别甜。”

能不甜吗,是特意在石锁中加工过的。刘军浩原本没有吃的打算,不过看老婆吃的有滋有味,他也忍不住捏了一枚放在嘴里品尝。

自从那次吃过在石锁中储存的苹果后,刘军浩就把自家其他的水果放在里边滋养一段时间。结果效果很好,经过泉水的滋润,水果明显要比先前好吃一些。

那这山里果来说吧,比先前更多几分蜜意,味道特别独特。细品之下有些许酸味,让人口中生津,吃过之后还想继续吃。

很快,那一大盘子山里果被他们两个“密西”完,看老婆有吃的打算,刘军浩就建议道:“咱们再弄一些?”

张倩连连点头跟着附和,这会儿根本没再考虑小肚子的事儿。

山风到底是刮起来了,即使躺在床上,也能清晰的听到外边杨树梢被刮得呜呜作响。中间还夹杂着“咔嚓”“咔嚓”的响动,应该是什么树的树枝被刮断了。

他们两个人都嫌天气太冷,也没有出去看,只是蜷缩在热呼呼的被窝中。张倩玩手机,刘军浩则悠闲的翻着书页,当然时不时的伸手摸一个山里果填入口中。

日子,就是这么甜!(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