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年关,刘家沟也越发热闹起来。有了去年的经历,不少人都早早的打过招呼,准备今年还来这里过年。

学生们原本准备在这里呆两天回去。结果却越住越新鲜,前前后后住了五天,把刘家沟周围的山山水水转了一个遍,很是享受了一次乡村田园的乐趣。

他们和常蕾初次来刘家沟一样,对什么都感兴趣。看到二麻子在沟里边挖泥鳅,一个个都扭头借来铁锹,穿着胶鞋跳入泥浆中忙乎。

虽然众人的技术不怎么样,可是在淤泥里挖泥鳅恰恰不要什么技术,只要有力气就行。

二麻子门前那水沟是前两天刚刚抽干的,人家目的是挖些塘泥春上泼到麦地里当土肥用,捉泥鳅只是捎带的事情。

现在看着学生们愿意帮着挖泥,他自然欢迎还来不及。

这水沟有四五年没有挖过,淤泥堆积的特别厚。里边的泥鳅不但多,而且个头也不小,几乎和刘军浩水沟中养出的不相上下。

几乎每挖上三五铁锨,就有一条泥鳅上岸,其中不时的还能够弄到黄鳝、螃蟹、河虾之类的鱼。

有收获自然有干劲儿,那些男同学也顾不上淤泥气味重,挨着个往水沟中跳。至于女同学们,则叽叽喳喳的在岸上来回寻找着漏网之鱼。

很快水桶里就弄了大半桶,快到晌午,在二麻子的连连规劝下,他们才歇了手。

收获自然很大,不过却又为一桶鱼发起愁来。这东西根本不好带,只能现吃。可惜他们都不想费事择净。最后一商量,干脆提到刘军浩家,这两天一大群人没少麻烦人家,就连赤兔他们也免费骑了好几次。

今天是星期天,阴沉了几天的天气终于转好,这会儿太阳当头,特别暖和,刘军浩正和张倩在院子里下五子棋呢。

老婆其他棋类下的一塌糊涂,唯独五子棋是大师级别的。一上午下了十几盘,刘军浩只赢了两盘。按人家的说法,就那还是看他输的特别惨,才故意让的。

他正郁闷呢,一看到学生到来,赶忙棋盘一推,连说:“有客人,不下了,不下了。”

这招是跟赵教授学的,老爷子下象棋的时候经常用。

“你们这是干啥,从哪里弄这么多泥鳅?”刘军浩看的很稀奇。

“我们上午在水沟中挖的,都不想收拾,这不给你送来了。”

“送给我家的?”

汗一个,咱家的泥鳅吃不完都经常送人,哪里用得着他们送呀。

刘军浩本不想要,不过张倩在后边偷偷拉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礼轻情意重,这是学生们的心意,自然要收下来。反正自己院里吃食儿的家伙不少,给它们喂正好。

送走学生们,看老婆想继续下棋,他赶忙找个理由开溜:“我看鸡笼该收拾了,趁现在没事,我把里边打扫一下,不然里边鸡粪堆积太多,容易滋生细菌。”

还下棋,那纯属没事找虐!自己可没有这个爱好。

刘军浩平时闲着没事,家里是天天打扫的,就是鸡笼鸭舍,隔三差五的也要清理一会,因此里边并没有堆积多少鸡粪。三下五除二,鸡笼就打扫干净。

等鸡粪清理完毕,他又到外边铲了一些碎土,细细将地面垫了一遍。

一切打扫干净,刚坐下没等喘口气,老婆那边却又找上他:“你是不是这两天用我手机胡乱浏览什么东西了?”

“没有呀?”刘军浩相当迷糊,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倩以前手机都带在身上,可是上课时间总时不时的有人打电话过来找,她调过震动后又经常忘记调回来,这样漏掉不少电话。最后干脆放在家里的,有电话就让他接,因此可以说这手机刘军浩相当熟悉。

“还装……看看你都定制了什么东西。”见他装的跟没事人一般,张倩就把手机递过来,让他看证据。

“激情MM”“午夜情感”……刘军浩一看头皮子立马发麻,这都什么和什么呀,天地良心,自己真没用手机看过这玩意儿。

有那么几次的违法行为,还是庞旭这小子在QQ上发过来的网址,他瞄了那么几眼,后来怕老婆发现,早删掉了。

这会儿张倩的手机上怎么会显示这东西?他很有些不解的问道:“会不会你无意中点错?”

“我点的?你倒是反咬一口。给我老实交代……”张倩这边已经准备刑讯逼供了。

“我真的比窦娥还冤枉呀,真没点过。”刘军浩也做出了一副革命者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别的事儿冤枉就算了,但是这事儿,打死也不能承认。否则以后指定背黑锅,老婆就有由头说自己了。

“这手机只有咱们两个人使用,不是你难不成还见鬼?”张倩看他一口咬着没动,心中也开始犯叽咕。

“说不定是悟空,我前天还看它爪子抱着手机猛摁……对,肯定是它”刘军浩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自己怎么把猴子给忘了呢,它没事的时候也喜欢摆弄张倩的手机,而且只要摸到手机立马一阵瞎摁,应该是它无意中点到了确定按钮,才造成如此后果。

“推,你咋不往豆豆和小皮身上推呢。悟空是一个猴子,它懂什么?”

“咱家豆豆还会自动开机呢”刘军浩立马分辩道。当初因为电脑自动开机的事儿,他也被冤枉一次。

“肯定是你,下次抓到你把柄再说。”张倩相当郁闷,审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究竟,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就像母亲说的那样,对男人应该糊涂一点,只要不是原则性错误,最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婆,我真的很冤枉呀”听她这么一说,刘军浩更觉得自己委屈。说实话为什么不相信呢?他如果想看那图片的话,直接在电脑上查找,用得着这么费事吗?手机上不但图片小,还容易留下证据。

当然这话是不敢给张倩说的,否则更坐实了自己的罪名。

“那啥……要不咱们做个试验?”看老婆脸上还是不相信的表情,他有点急了。

“怎么证明?”

“悟空过来”刘军浩一招手,猴子以为主人要喂它糖果呢,立马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给,手机拿去玩”他和颜悦色的把手机塞到这家伙手中。

悟空虽然听不懂,但是却也不傻。要知道平时它刚碰到手机马上被呵斥,这次怎么会让它摆弄呢。因此猴子刚接到手机,很快递给张倩,仿佛自己拿的是一个烫手的芋头似地。

“这家伙,该胡闹的时候偏偏老实。”刘军浩哭笑不得,这次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当然了,某些老实人偏偏胡闹。”张倩话里有话的说道。

“这样,咱们把手机留在石板上,然后进屋看看。”想到上次豆豆开机的事儿,他又来了精神。

“也好,”张倩早已经没了追究的心思,不过看老公现在扭着不放,她只得点头同意。

两人关好门,猫腰凑在门缝里朝外瞧。没两分钟,就看到悟空贼头贼脑的凑到石板上。

刘军浩顿时激动起来,心中竟然期盼着那家伙犯错误。

仿佛感应到他的号召,猴子四下看了看,发觉主人不在,就用爪子捧住手机开始狂摁。

看它一个劲儿的用爪子拍打,张倩害怕手机被弄坏,赶忙开门出去。

猴子反应非常灵敏,“跐溜”一下跳下桌子。

“看看,我就说吧”刘军浩现在恨不得抱着悟空亲一口,自己的嫌疑终于洗清楚了。

“一会功夫,又被扣五块钱,看来以后要加密码。”张倩这会儿却心疼起钱来。

“给这是奖励给你的。”刘军浩从衣兜中掏出一大把糖,全部塞到猴子手中。

悟空先是疑惑,继而兴奋的围着主人大喊大叫。这家伙还以为自己又得到表扬了呢。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中午做饭的时候张倩根本没让刘军浩帮忙,全程都是自己下手。

吃过饭,张倩看天气很好,又动了到外边闲逛一圈消食儿的心思。要说女人对自己的身材太关注了点,这几天她每次睡觉都在叫嚷着变胖了,说是腰带放松不少。

刘军浩倒没觉得有啥区别,直说这两天太冷,她又穿了绒裤,自然腰带要放松不少。

哪知道张倩这边却打定了心思,最近睡觉前总要锻炼一下身体,说什么防范于未然。昨晚还查了半天瑜伽动作,然后开始在大床上做。刘军浩害怕她冻到,赶忙将老婆拉进被窝。

“你说咱们等春上的时候在门前栽一些芦苇怎么样?”

“栽芦苇,咱们种芦苇干啥,河滩上多的是”刘军浩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那里离得太远了,咱们在水沟边种点可以装点风景呀。”张倩略带兴奋的说道,“有芦苇丛遮挡,肯定能够吸引更多的水鸟到来。夏天在芦苇边搭个棚子,吃西瓜,看星星……”

她越想越美好,恨不得立刻回家扛把铁锨挖芦苇。

“你不害怕招蚊子?”

“没事,咱们后院不是有那么多蝙蝠吗,它们可是蚊子的克星。”她想到倒是挺齐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