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吃过饭,刘军浩到后院捉了几斤黄鳝后,就坐在院子里看书。现在接近年关,他的黄鳝卖出的更多,天天都需要提前准备。

“吱吱”刚翻了两页书,悟空跑到他前面又蹦又跳。

这家伙,早上已经喂它吃了两个糖,现在又开始要。

刘军浩对着它的脑袋拍了几下,然后继续看书。

见主人不理会它,猴子很是着急,伸出毛绒绒的爪子在书本上一遮挡,把字全给捂住。

知道它耍起性子准没完,刘军浩只得掏了一个水果糖放入爪子中。可能是猴子显得聪明伶俐的缘故,他和张倩都把这家伙看成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大部分情况下,只好不闹的过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吱吱……”哪知道猴子接到糖之后并没有离开,反而叫的更急切了,用爪子一个劲儿的拉扯他的袖子。

“这家伙不会是有什么事儿吧?”刘军浩只得站起身子。

猴子叫着朝后院跑去,一边跑还回头呼叫主人跟上。原本以为只是几步路,没曾想猴子到后院墙边后,身子一纵,直接爬到墙头上了。

我晕,感情是要过墙呀,这家伙倒是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不过好歹也好考虑一下主人能上墙吗?现在天冷,他穿的又厚实,身体笨拙许多。强咬着牙齿才翻过院墙,结果落地的时候脚下打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幸亏墙根都是白草丛,他才没摔出个好歹来。

那猴子看主人出了院墙,又急急的朝草丛深处跑。

这院后是一大片水洼,别看和自己家只一墙之隔,可是刘军浩轻易不会转到这里。除了夏天那次跟踪狐狸来过,这还是第二次呢。他现在好奇心很重,不知道悟空发现了什么东西,值得它喊叫着拉自己过来。

莫不是草狸子?想想很有可能,前几天学生们来的时候还见那两只家伙在自己院里偷鱼吃呢。瞧那势头,估计窝又搬回了水洼中。猴子发现草狸子的住处?看来再狡猾的草狸子也斗不过猴子呀,要不它们的洞怎么被发现了呢。不过即使找到洞穴,刘军浩也不准备怎么着,他只是想到它们的窝边看一下而已。

还走?眼看着走出水洼子了,悟空仍然没有停住脚步,而是一步一步的走到旁边的高土包上。这土包子以前倒是不低,不过前些年被人们盖房取土挖下不少,现在只有半米多高。刘老头在世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开辟了一块地种,每年也不过是荒种薄收。他去世后,刘军浩自然不耐烦继续开垦者高岗。于是这将近半亩地就荒废下来,上边长满杂七杂八的灌木和黄蒿子。

猴子一直把主人领到黄蒿丛边才停下下来,然后指着散落的黄蒿子大喊大叫。

到底想让我看啥?刘军浩扭头瞅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出黄蒿丛有什么异常。不过没等他继续困惑下去,猴子已经将地面上的黄蒿叶子划拉开了。

咦,豆鼠子洞!刘军浩一看黄蒿根部那个黑乎乎的洞口,马上明白过来,感情,猴子发现了一个豆鼠子洞呀。

遇到豆鼠子没说的,人人得而诛之,把它们的洞挖开了还能弄几十斤粮食呢。想到这里,刘军浩扭头要回去拎水桶,不过再仔细看了一遍,那洞好像和豆鼠子洞有很大区别的。

豆鼠子洞周围一般能够看到浮土的,这洞周围倒是挺干净,而且洞口也比豆鼠子洞大一些,显得特别光滑。

莫不是刺猬洞?刘军浩看了看周围,有些疑惑起来。

要说刘家沟这边打洞的动物很多,喜欢钻洞的也不少。拿这个洞穴来说吧,从外观上看像是刺猬洞,但是里边却也有可能藏着野兔、水蛇、黄鼠狼等等。

想那么多干什么,直接挖开得了。

他决心已定,翻身回院子拿了一把铁锹。当然为了让赵教授和王老爷子赶热闹,他特意隔着院墙喊了一声。至于小皮,更要领上,万一是野兔的话还要它追赶。

“我当时啥呢,是豆鼠子洞呀”赵教授本以为发现了啥稀奇事儿,这才连棋也不下急急的赶过来,谁知道就发现了一个老鼠洞。秋里那阵子他没少上山挖老鼠,现在在挖洞方面可以说是半个专家了。

“你老人家再仔细看看,要是豆鼠子的话我会喊你们吗?”刘军浩笑着解释。

“哦?”赵教授凑上前看了两眼,开口说道:“还真不像,黄鼠狼洞?”

“不清楚,我觉得是刺猬洞,黄鼠狼洞比这个要小一些。”这次刘军浩是真定不准。

“管它是啥洞,咱们挖开就知道了。用得着讨论半天,你们以为这是修建三峡大坝?”王老爷子看两人磨蹭半天,立马不耐烦,拎起铁锹就开挖。

“也是”赵教授说着挥锹上去。

刘军浩本来就抱着挖开再辨认的心思,自然不会反对。

“好家伙,这是什么洞,怎么横着走的?”赵教授挖了几铁锨,觉察出不对味来。一般动物的洞穴都是朝下打得,这个怎么会横着走呢。

“下边肯定有石头”刘军浩对此倒有经验。动物的挖洞技术很高超,只要感觉到有石块树根的阻挡,肯定会绕开。

话刚说完,就听到王老爷子那里“嘎嘣”一声,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赵教授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搀起。

“没事,真让小浩的乌鸦嘴说中了,这么大一块石头。”老王拎起铁锹看了看,面上磕出二指长的口子。

这下好了,洞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还不清楚,却先坏了一把铁锹。

“等下,停住”刘军浩当看到洞中那几束灰黑色的羽毛时,立马兴奋起来,“我知道洞里边是什么东西,咱们这回可发达了。”

“啥东西?”两人扭头看着他。

“水秧鸡子”

“真的,这就是你说的……它们冬天在洞里边冬眠?”刘家沟这片水秧鸡子不少,可是这东西胆子很小,看见人不是远远地飞走,就是钻进芦苇荡中,你想见都见不找。平时它们都在河边捉鱼捉虾的,根本不到村边来。当初刘军浩刚养黄鳝那阵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群水秧鸡子摸上门了。被他们用链子环枪打下几只后,这东西再也没出现过。

现在能够找到它们冬眠的地方,一定可以捉到不少……水秧鸡子的肉炒着吃好像很香,一时间,赵教授竟然有了几分回味。

“那我赶紧回去把网兜拿过来”想到这里,他立马扔掉铁锨。

“拿网兜干什么?”刘军浩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捉鸟呀,万一等下把它们惊动,这些家伙飞走了怎么办?”

“呵呵,不用,”刘军浩笑着说道,“我上次不是给你说过了吗,这东西的冬天的时候视力很差的,等下挖开后咱们只管捉就可以了。”

“等会儿,”看他们议论的挺热乎,王老爷子赶忙将话茬打断,“你们说的水秧鸡子是不是一种鸟?”

“这不废话吗,听听名字也知道。”赵教授回答道。

“不会吧,鸟也冬眠?”老王很有些难以置信。

“鸟怎么就不能冬眠?”刘军浩比他更奇怪。动物冬眠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

“你要搞清楚,鸟类是不可能冬眠的,只有冷血类动物才会冬眠,部分高寒地区的哺乳动物也会根据环境变化冬眠。但是鸟类不同,如果天气太冷的话,它们会采用迁徙的方式避开寒冷。”

“是这样吗……不吃不喝算不算冬眠?”刘军浩扭头看着赵教授,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理论。现在想想水秧鸡子好像和青蛙刺猬等的冬眠不同,它们被惊到后还会动的。

“应该算吧”赵教授只能打马虎眼。术业有专攻,他老人家对鸟类冬眠的现象根本没有研究。如果不是老王突然提起,他发现自己还真忽略了这事儿。

“回去再上网查,咱们先捉水秧鸡子,我编一条绳子等下绑它们。”刘军浩说着从旁边拽了两把白草。这草虽然没有细发草结实,但是用来绑几只鸟肯定可以。

“呼噜……咕……”这个时候洞穴中传来奇特的叫声,听起来有几分像人睡觉打呼噜的声音。

“鸟粪”王老爷子眼尖,马上发现洞中的变化,看样子已经离水秧鸡子不远了。

“我抓到了……”很快,赵老爷子从洞中拉出一个热乎乎的大鸟来。只见那鸟上半身灰褐色的羽毛,正是水秧鸡子。

这东西离开温暖的洞穴,立马被冻得直哆嗦,口中大叫不已。

“真的是冬眠呀”眼见为实,老王这个时候才相信。

“还有呢,”赵教授把手伸了伸,又从里边抓出一只水秧鸡子。

“还有没?”老王现在有点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意思了。

“估计没有,这洞太窄,根本藏不了多少。”刘军浩开口说道。按往常的经验,发现水秧鸡子群的洞穴一般都很大。

“不清楚,应该还有吧,这洞没有没有到头呢。”赵老爷子把手伸了伸,感觉里边还很深。

“我看看”刘军浩也凑上前,把手朝洞穴里伸去,结果倒让他摸出几根鸟毛。

“肯定还有,咱们继续挖”把那两只水秧鸡子绑好后,他们继续开挖。这两个家伙也够老实的,被捉住后不怎么挣扎,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

其实这个时候只要用竹竿朝里边投几下,就可以把水秧鸡子轰出来,不过刘军浩现在不想再跑回去第二趟,干脆用铁锨挖得了,反正这洞也没有多深。

可是事情再次出乎他的意料,当第五只水秧鸡子挖出来之后,三个人都惊讶了。这洞简直是无底洞,现在还没有到头,用手伸了伸,里边似乎仍然不浅。

刘军浩突然想到以前老刘头讲过的趣事儿,他说水秧鸡子冬眠前都会在洞口打擂,哪个最后输了就第一个进洞。别以为首先进洞有好处,其实那应该是倒霉鬼。

等确定了第一个进洞的水秧鸡子后,第二只鸟则紧跟着后边钻进去。它进洞后会把嘴巴放在第一只鸟的屁股后边,然后其他鸟儿也跟着进入其中,依次把嘴巴放在前一只鸟的屁股下,好像穿糖葫芦一样排成一串。

冬眠期间,水秧鸡子的肠胃继续消化,它们排除的粪便就是食物,后边的鸟儿可以吃掉充饥,而第一只鸟则因为没有食物被活活的饿死。

刘军浩以前觉得这个说法很荒谬,再加上他捉水秧鸡子的时候都是用竹竿投的,自然没机会见证。现在一连抓了五六只水秧鸡子,好像还真像老刘头说的那么回事儿呢。

“继续挖,看看到底有多少鸟藏在里边。”王老爷子越挖越兴奋,没有想到一个不起眼的洞穴中竟然另有乾坤。

回去后多奖励悟空几个糖,它竟然能发现这么一个妙地,刘军浩看着在旁边挑逗水秧鸡子的猴子,心中暗暗思索。

一只,一只……再一只,这一会儿工夫,又从里边挖出四只。

“这洞到底有多深,已经挖两三米了吧?”赵老爷子扒了扒旁边的浮土,把手伸进洞中。

“啊,什么东西咬我一口。”正当两人以为再次掏出水秧鸡子的时候,却见他急急忙忙的把手缩回来。

“蛇?”老王看到他的手指上渗着血珠,顿时吓了一跳。

“不可能,这个时候蛇早冬眠了。”刘军浩过去一看,神色顿时松懈下来。那血珠是鲜红色,肯定没有毒。

“继续挖,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赵教授见手上没什么大碍,又埋头苦干。

“刺猬!!”当他们看到洞尽头那东西的时候,都有些傻眼。里边竟然住着一只刺猬,很显然刚才赵老爷子摸到了它才被扎到的。

这家伙现在曲卷成一个刺团,身上还裹了不少草渣滓,身下是一个草窝,旁边放着不少粮食。看这洞里的布置,标准的刺猬洞,显然那些水秧鸡子不过是借宿。

好像刺猬也吃鸟类吧?刘军浩倒有些佩服水秧鸡子了,它们太傻大胆,随便找到个洞穴就敢往里边钻。等明年春上刺猬苏醒的时候,绝对会拿它们当食物。

***

往上传的时候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干脆多码了一千字,呵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