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刺猬从洞里弄出来后,赵教授又仔细摸索一遍,里边什么也没有。

“这刺猬不会死了吧?”老王拎拎手中的刺猬,有些疑惑的问道。从头到尾,那个冬眠的家伙连动都没动一下,伸手过去摸摸它的鼻子,好像也没有呼吸。

“呵呵,肯定不会,它活的结实着呢。”刘军浩对此有经验。他有年跟着大人去河滩上割芦苇,结果碰到一只正在做窝的刺猬,当时觉得稀罕就想带回家里养。

刘老头嫌这东西烦人,有几次都要扔掉。刘军浩苦苦哀求,才得以留下来。

他们家老鼠特别多,以前没刺猬的时候,每天晚上家里好像打仗一样。不是房梁上胡隆隆响,就是听到柜子边上唧唧呜呜乱叫,甚至大白天也可以看到老鼠猖狂的身影。

刘老头恨得直咬牙,从街上买了几包耗子药。哪知道老鼠吃了没效果,反倒是家里的母鸡被毒死的只剩下一只。

无奈,他只得制作了几个老鼠拍子,刚开始还有效,几次之后不灵了。那老鼠根本不朝拍子边凑,任你放再好的东西都不行。

老鼠不往前凑,母鸡却很贪嘴。有次刘军浩出去的时候忘了关门,结果这家伙偷偷啄上老鼠拍子。于是乎最后一只鸡也去见了阎王。两人美美的喝了顿鸡汤。

折腾一个多月,老鼠没消灭几只,母鸡倒是死个干净,刘老头彻底死心。以后再闹老鼠就不管了,只是用砖头把米缸面缸压实。

刘军浩说刺猬能捉老鼠,刘老头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让他把那烦人的东西留下来。没曾想这东西抓老鼠是一把好手,不到一个月时间,家里大大小小的老鼠一扫而光。

这下刘老头彻底认可了刺猬的存在,每天还给它喂些菜叶什么的。可是好景不长,刚到冬天,刺猬消失不见了。

刘军浩当时一阵很找,最后在床下发现了一大堆稻草,那家伙就缩在稻草堆中。当时他也以为刺猬冻死了,就把它连带稻草全部扔到后院。

哪知道第二年春天的时候,那家伙又跑回来。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刺猬彻底消失,他们家重新回到群鼠闹腾的世界。

“这洞已经挖坏,刺猬留在里边肯定冻死,咱们还是把它带回家吧。”多养一个刺猬也不算什么,直接把它扔到草垛中就行。

“水秧鸡子怎么弄走,要不咱们一个人拎几只?”处理完刺猬,赵教授又开始为这些家伙发愁。别看它们现在一动不动,但是等下抓在手中肯定挣扎。

“没事,我一个能提溜回去。等下让你们看看我的妙法”刘军浩故作神秘的说道。

“扯,我看你一个人怎么提溜。”老王却很有些不以为然。他怎么想都觉得这么多水秧鸡子,根本没办法用绳子拎走。

“山人自有妙计”刘军浩回了一句,继而转换话题道,“咱们再四下看看,这片还有地洞没有。”

抓了几只水秧鸡子,他现在也有些贪心不足。如果高岗上还有其他洞穴,肯定逃不过小皮的法眼。

“那这些鸟怎么办?”

“放在原处,让悟空看守”

猴子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只是对着三人一个劲儿的点头。

等主人走后,这家伙立马捣蛋起来,手里攥根木棍不住的敲打着,把水秧鸡子吓得“咯咕咯咕”乱叫。它们的声音很难听,晚上特别吓人,冷不丁还以为是鬼叫呢。

领头的那只水秧鸡子被打急了,突然扑闪着翅膀朝天空飞去。可惜它的一只爪子被白草绳紧紧拴着,后边连带着一大串鸟儿,因此没办法逃走。

悟空吓了一跳,可是它很快又反应过来,用木棍打得更欢了。群鸟彻底炸窝,都扇着翅膀在地上胡乱扑闪,继而竟然斜斜的飞入空中。刘军浩当初懒省事,只绑了一只爪子,因此对它们的飞行倒是无大碍。

这下猴子可傻眼了,追着那一大串子鸟吱吱直叫。水秧鸡子虽然跌跌撞撞的飞不高,可是却越飞越远。

悟空一看闯祸,赶忙乱叫着去找主人。

赵教授和老王两人看到那一串水秧鸡子在空中乱飞,顿时目瞪口呆起来。

这样也可以……水秧鸡子有这么高的智商吗?其实他们忘了动物的盲从性,许多鸟类都是这样。一看到别的鸟儿飞起,其他的都会紧紧跟随,哪怕领头的那只鸟只是想换个地方而已。

“赶紧追,别让它们飞跑了。”老王扔下铁锹就要撵过去。费了大半天劲儿捉的猎物跑了,任谁都着急。

“不用,等下它们自然会落下,你追赶的话反而飞的更高。”刘军浩赶忙拉住他。

“哦?你是不是还想着书上那个捉鸟的故事。故事里说的方法当不得真的,再说就算行也要等到太阳落山。”

这故事刘军浩也听过,说的是古代有个大汉用捕鸟网捉了一大群鸟,结果一不留神那群鸟带着鸟网飞到天上去了,那大汉紧紧地跟在后边追。

有人就问,鸟在天上飞,你在地下跑,怎么能追得上呢。

那人回答说,等太阳落山的时候,群鸟要分开回各自的鸟巢,到那个时候自然能抓到。

“呵呵,故事里那个人太笨,我这个不用十分钟时间。”刘军浩笑着说道。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那群鸟扑棱棱落进蒿草堆中。

“真落下来了。”老王急急的赶过去,将水秧鸡子抓个正着。

“你咋知道它们会落下来?”赵教授好奇的问。

“某掐指一算,立马知道它们飞不远。”

“扯蛋,赶紧给我说实话。”老王看他在那里臭美,就飞起一脚,作势要踢他屁股。

“我说,我说,这是我抓鸟养出的经验。”刘军浩一边躲避一边解释。

他小时候可是个“抓鸟大王”,每次抓了鸟都变着法子玩。有一次突发奇想,把所有的鸟儿用棉线拴在一起,然后看它们能不能飞到空中,结果那群鸟还真飞起来了。

当时刘军浩紧紧跟在后边追,追赶的越急,鸟儿飞的越高。谁知道就在他放弃的时候,那群鸟儿竟然飞低了,不到十分钟全落在地上。

后来他摸索出经验,鸟飞走的时候你不能跟着撵,因为你在后边追的越紧,它们恐慌之中会本能的朝前高飞,这样力量就使在一处。等没有了危险,群鸟松懈下来,力量也开始分散,自然而然的落下来。

“真是处处留心皆学问呀,”听了他的解释,赵教授倒生出几分感慨来。

“小子,你不是说一个人能够弄走吗,我看你怎么弄。”老王又问道。

“呵呵,且看某如何降服水秧鸡子”刘军浩说着摸了摸口袋,发现里边除了钞票啥也没有。他只得开口问道,“你们谁身上有废纸?”

“你想干什么,塑料袋行不行。”王老爷子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子,最后掏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这是他刚才在路上捡的,准备等下弄回去扔到垃圾桶里。

“当然行了,这个更好”刘军浩赶忙接过来,然后把塑料袋全部撕成拇指宽的粗条。

“我说小浩,你到底想干啥?”赵教授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他唱的是哪一出戏。

“马上就能明白”刘军浩说着蹲下身体抱住水秧鸡子,把手中的布条绑在它的头上,黑色的塑料布堪堪将两边的眼睛遮住。

眼前陡然变黑,那鸟惊慌失措的挣扎起来。它原本想用爪子把头上的东西挠掉,可惜一只爪子被拴着,根本没办法挣脱。无奈,这家伙只得伸着脖子乱叫,把其他的水秧鸡子引逗的也胡乱扑腾起来。

刘军浩手很快,不到三分钟已经把这十来只水秧鸡子的眼睛全部遮挡好。

“走啦”他一提绳头,大摇大摆的朝家走去。

说来也怪,原本还尖叫不已的水秧鸡子这一刻却静下来,老老实实的迈开步子顺着绳走。

“这样就可以了?老赵,你看明白没有。这家伙用的是啥招数?”王老爷子现在更纳闷,从头到尾他都看着,可是却不明白为什么绳子一提,水秧鸡子就乖乖的跟着走。

“没啥稀奇的,应该还是动物的盲从现象”赵教授虽然口中否定着,但是心中再次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竟然可以想到这个方法驯服鸟类。

不管是人或者动物。眼睛突然失明的一段时间内,必然恐慌不已。因此你只要给它们指明一个方向,这些家伙就会沿着那条道走。

栓它们的绳子现在变成了一条救命的稻草,所有的水秧鸡子都想抓住它。感觉到前面的拉扯,自然而然的会随之移动。

“水秧鸡子带眼罩,拴根麦秸管走道”这是刘家沟的老俗话。意思很容易理解,把水秧鸡子的眼睛遮住,你可以用一根纤细的麦秸把它们带走。

刘军浩用的就是这招,后边的悟空看主人提着挺有意思,也吱吱叫着要提绳子。

刘军浩只得随它的意,把绳头交到这家伙手中。

就这样猴子前面牵着绳子,那群水秧鸡子的排成一队老老实实的跟在后边,至于落在最后的小皮则时不时的叫唤两声,这家伙好像押解犯人的衙役一样,让水秧鸡子走的快点。

刚到门前,小皮突然汪汪的狂叫起来,接着水沟边有两人站起身子。

“你们刚才出去玩了,两家都没人,我想买东西也没有……咯……”领头的那人是郑建学,他刚说了半句突然噎住,手指直直的指着几个人的身后。

“你们来了呀,赶紧进屋坐”刘军浩忙点头表示欢迎。

“这是我同学,你这是……悟空这在干什么呢?”郑建学仍然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哦,刚才在后边抓了几只水秧鸡子,这不就用绳子提溜回来……”

等进了院子,刘军浩让过烟,两个人又急急的追问起来。

刘军浩只得重新解释一遍,他们口中更是一个劲儿的感叹。

到了院中,悟空直接把绳子递到主人手中。

这些水秧鸡子还是个麻烦呢,现在院里有客人,他自然没办法仔细收拾,只能把它们头上的黑塑料解开,然后把这群鸟儿全部赶到鸡笼里边。

水秧鸡子钻到低矮的鸡笼中,立马全部挤在角落。

“小浩,把你家的黄鳝给我弄二十斤,另外鸡蛋要一百个,鸭蛋五十个。还有大枣和煮西瓜子,最好多多益善。干蘑菇和木耳你这里还有没有,有的话我也要……”叙了几句闲话,郑建学就把来意说清楚。

“我说郑大哥,你这是想开商店还是干啥?”刘军浩没有想到他张口要这么多东西。

“呵呵,算你说对了,看见我身边这位没有,可是真正的大老板。人家在市里边开了两个商店,专门卖土特产,这次是跟我过来考察货源了。”

“你小子净寒碜我,啥大老板,就是一个小商贩。倒是刘老板这里风生水起呀,我来之前建学可没口子的夸你。”来人面带微笑的自谦,接着又捧了刘军浩几句。

他叫霍军,和郑建学是高中同学,家里经营水果生意,算是小有资本。这人毕业后自立门户,做起土特产生意。前些日子他家的电脑坏了,上门请郑建学去修。客人上门自然要拿水果招待,当时家里的苹果吃光了,文霞就拿自己的零食招待。这零食是网购的枣子,洗过后色泽特别红润,当中还微微泛着玉泽。霍军经营的店内自然卖的有大枣,因此他对这颜色非常熟悉。一般情况下只有极品红枣才有这种色泽,还有一种是普通的枣子添加了药剂漂洗的结果。

看刚才文霞从袋子里随便拿出的模样,显然不是什么极品大枣,那就是后一种了。

他虽然知道这种内幕,但是毕竟是在别人家里做客,自然不好点出。因此只是一个劲儿的推辞之际不喜欢吃枣子。

没想到郑建学两口子都是热心人,让的很实在。最后,他只得随意捏了一个放在嘴中。就算是用药剂漂洗过得,吃一个应该也没事。

枣子刚到嘴中,他就觉得这味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添加过药剂的枣子虽然看起来很好,但是吃到嘴中却特别干涩。这枣子不同,吃过后酥绵蜜口,带着几分柔韧。

***

这章四千字是昨天的,等下还有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