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农历二十了,市里边不少单位已经开始放假,购置年货的大军也来到了刘家沟。

要说人们事先根本没有想到村里的集市这么红火,单单是霍军前后就来了几次。这人生意做得杂,几乎什么山货都收。不少人懒省事,干脆把自家的东西都卖给他了事。很多熟客是“组团”而来,一家子男女老少齐上阵,既可以在刘家沟游玩一天,又能舒舒服服的将年货办好。

刘军浩倒没有随大流,他家的黄鳝什么时候也不愁客户。这些天坐在家里,黄鳝也卖出不少。

当然打院子里那些野兔、野鸭主意的人也不少,被他一概拒绝。这些东西养了将近一年,就是留着自家吃的。

闲着没事,他就和老婆一起去学校监考,悟空这家伙自然死皮赖脸的跟上。

上午考语文,这些学生已经见识过刘军浩的厉害,所以一看到他进来,大部分都打消了做小动作的心思。刚说一声检查,有人就将小抄交出。

“人的名,树的影”,看来自己当老师绝对称职,他很是得意的想到。

学生没出问题,反倒是猴子在讲坛上不安生。一会儿冲着学生挤眉弄眼,一会儿又偷偷溜过去偷根铅笔,摸个橡皮啥的。考试已经进行十几分钟,不少学生的心思还没有静下来,眼睛都随着悟空转悠。

这样下去可不行,考场秩序完全被猴子扰乱。

刘军浩干脆利索的把这家伙丢到门外,然后大门一锁,教室里边才安静下来。

可是没一会儿,它又开始在窗户上吱吱大叫。刘军浩扭头一看,发现猴子被卡在钢筋上了。

教室的窗户是那种老式的防盗窗,两根钢筋间的距离只有十来厘米,堪堪能够让猴子把脑袋斜伸进去。它刚才就抱着从窗户钻进去的想法,可是身子朝里边挤的时候却被横梁阻挡。这家伙顿时傻眼:进不去,退不出,只能够在窗台上尖叫不已。

看来老婆说的很对,悟空连五分钟都安生不了。

“都赶紧作卷子,考试已经过二十分钟了。”刘军浩叮嘱一声,急急的走到窗户前。

他力气大,双手用力一掰,已经把钢筋握成弓形。

猴子获得自由后彻底老实,一上午规规矩矩的呆在外边的杨树上追麻雀玩。

下午监考数学的时候它仍然想跟过来,刘军浩却说啥也不让了。

两门主课考试完毕,学生们明显松懈下来。剩下的自然、社会等学科只是走走过场,卷子直接发下去让他们翻书找答案。

就这样,不少人还叫着找不到。毛孩子最嚣张,跑上讲台要让他帮忙找,说是问答题书上找不到。

得,刘军浩干脆去问老婆要试卷答案。他走到隔壁一瞅,顿时乐了,老婆正把答案往黑板上写呢,底下一群家伙刷刷的抄个不停。

要过试卷答案之后,刘军浩这边如法炮制,拿起粉笔洋洋洒洒写了一大黑板。书法是一通百通,他毛笔字写的好,粉笔字也不赖。

看了看还有几门课的试卷没有考,刘军浩干脆一股脑全部发下去,然后继续写答案。

就这样,半天的工夫考了四门课,任务提前完成。他在讲台上写的肩膀疼,底下的学生也抄的手发酸。

张倩听过他的壮举后,只能说一声胡闹,就不在多说。

考试完自然是改卷子,两个人改起来相当迅速。张倩专门改作文,刘军浩则包揽剩下的活儿。他的脑子转的活,随便一看试卷上的数字,就已经把分数加好。不到三个小时,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

忙乎小半天,眼睛盯得都有些发酸。看老婆还在那边认真的改作文,刘军浩干脆找个理由遁走。

院内院外转上一圈,只见三三两两的母鸡围着草垛边刨食,野鸭在水沟中游来游去。豆豆原本悠闲的躺在沙堆上晒暖,可是猴子却异常捣蛋,躲在院墙上,偷偷拿石子打人家。

如此几次,花猫恼了,跳上墙头追逐打闹起来。

刘军浩并没有上前劝阻,他了解这两个家伙,一天不闹腾骨头准发痒。

走到水沟边看看前些日子种的芦苇,他顿时觉得奇怪。这芦苇丛现在怎么全部变成光秃秃的了。自己明明记得当初栽种的时候有不少已经长出芦芽,可现在……难不成挪挪窝它们都死掉了。

不可能呀,当初为保证成活率,他偷偷浇过泉水的。

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糟蹋过,他盯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就发现几只母鸡在沟边刨啄着。

这些家伙……多跑二百米就是麦地,那里麦苗多的是。可是母鸡根本不想跑,只围在家门口等食儿。

看来动物和人一样,身上都有一根懒筋。

啄了也好,不然芦芽长出来的太早肯定会引人注意,那样少不得自己又要非一番口舌。

也不知道石锁内的芦苇怎么样,当初挖芦苇根的时候,他往石锁中也栽了不少。按照以前的经验,芦芽应该长出了。

想到这里,刘军浩进了后院。

咦……看到里边的情景时,他大为惊讶。那些刺脚芽已经稀稀疏疏的将沙土地铺满。大概是刚长出来的原因,叶子略带着几分嫩黄,看上去煞是喜人。

旁边的芦苇没让自己失望,不少芦芽已经长到十来厘米长。

“嗡嗡”七八只土蜂子围着他转了一圈,又飞回芦苇垛上。连它们也苏醒了?

实在没想到石锁中的早春已经悄然到来,瞧到这情景,刘军浩不能不欢喜。又仔细看了看其他植物,还是外甥打灯笼——一切照旧。看来自己前些日子的推测不错,石锁只是对部分植物的生长促进作用明显。

出了石锁,刘军浩走回前院,却发现老婆这会儿正在打电话呢。

看他进院子,张倩没说两句就挂断。

“咱妈明天要来,还有泽宇和建辉,他们也放假了。”

两个小家伙每次打电话都闹着要过来,可是他们都要上学,大人自然不会随他们的意,只说等考试完再去。

现在刚刚放寒假,两人等不及闹着要过来看猴子。张妈被他们吵的头疼,加上有一个月没见女儿,也有些想念,就决定领他们过来住一段。

“哦,来了好呀。”刘军浩当即表示欢迎。家里鸡鸭鱼肉都不缺,招待客人足够。

两个小家伙只来过几次,可是却不认生。刚到院子里不到半个小时完全熟络起来,围着悟空转悠。

原本以为泽宇拿出的那袋葡萄干是给他们的礼物,谁知道自作多情了,人家是专门给猴子准备的。

几乎是约定好的,两个小家伙刚来不到一天,赵教授的孙子外孙女也来了。两个人已经让人头疼,四个更是无法无天。张妈和王老师本想管教一番,最后看根本没效果,索性任由他们胡闹。反正现在是冬季,他们不会偷偷下河洗澡。只要不往河边跑,绝对安全。

四个人现在对猴子稀罕的不能行,每天不知道贡献出多少零食。什么蟹肉饼、薯片、饼干等等一股脑塞给过去,弄得悟空到饭点根本不吃食。

最初张倩还以为它生病了呢,赶忙喊刘军浩过来看。结果两人却从猴窝里翻出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包装袋。

不顾悟空吱吱叫着反对,他把东西全部没收。末了还叮嘱四个小家伙,让他们别给猴子喂东西。

四个人立马点头答应,可是扭头又开始在擦炮上做起文章。小建辉最捣蛋,擦炮点着后一个劲儿的往猴子身边扔,把悟空吓得上窜下跳。

几次之后,这招就不灵了,悟空来了个以牙还牙。它偷到擦炮后也学的有模有样,把四个人炸的抱头鼠窜。

看他们狼狈的样子,猴子则跟在后边傻乐。

这事儿他们是背着大人做的,最初刘军浩也不清楚,可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却闹出了妖蛾子。

原本一家人吃得好好的,哪想到悟空偷偷擦着一个擦炮放在桌子下。

“啪”的一声脆响,三个大人都吓一跳,还以为怎么着了呢。

刘军浩率先反应过来,闻着那股火药味就知道是擦炮。虽然建辉和泽宇都摇头说不是自己扔的,但是张妈还是从他们的口袋里搜了出来。

原本以为这事儿完结,哪料下午的时候院子里响声不断。不时从鸡笼猫窝中传来擦炮的声响。那些鸡鸭吓得不敢进窝,豆豆也躲在客厅里边。

“你们两个……把擦炮统统给我们交出来。”张妈看他们屡教不改,顿时来了怒气。

“我身上真的没有”小哥俩相当纳闷。都以为是对方扔的呢。

“你们还不承认,都把裤兜翻出来。”张妈这次说啥也不信。可是搜索一遍,是真没有了。

还是刘军浩觉得事儿不对,把目标锁定悟空。哪知道那家伙在长期和主人的斗争过程中已经学的贼精,有人的时候装的特别老实,一看到人院子里没人,立马拿出塞在猴窝中的擦炮扔。

找不出罪魁祸首,只得让小皮出马。黄斑皮的嗅觉到底是不同凡响,只在院子里转一圈,就从猴窝中找出来。

找到物证,猴子立马老老实实认罪。(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