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罢晚饭,院里收拾干净,一家人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悟空被两个小家伙稀罕的跟宝贝一样,就是这个时候也没忘抱着它。至于豆豆,此刻完全赖在刘军浩怀中,赶都赶不走。花猫脾气的有点怪,只和他亲近。其他人只要抱一会儿,这家伙准会挣扎着逃走,连张倩一不例外。

“姑父,那个坏人想干啥?电视镜头怎么换过去了。”看得正精彩,建辉突然开口问道。

“哦……咳……那啥,”刘军浩顿时哑然。看着小家伙脸上挂着询问的表情,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抓过茶杯喝茶掩饰。

电视上的女主角这会儿正被坏人抓住摁在床上……镜头闪过,接着女主角哭。

“你不知道呀,姑姑,你知道吗?”看刘军浩回答不出来,这家伙又扭头问向张倩。

“我……外边的衣裳是不是忘记收了,别晚上起风刮掉。”老婆那边也相当狼狈,不知道该怎么和小孩子讲这样的事情。

“这都不知道,那个坏人当然是将美女痛扁一顿了。”泽宇突然插一句。

“扑哧”刘军浩将茶水完全喷出。

“要打她直接拧耳朵根,我爸打我就是光拧耳朵。”小建辉不解的问道。

“只有打小孩子才拧耳朵,那样长记性。大人都是打屁屁……”

两个小家伙都是五六岁的年纪,这个时候竟然议论起挨打的心得来。

“走我带你们去抓麻雀”听他们议论的越来越离谱,刘军浩赶忙将两人拉出客厅。

“好呀,好呀”小泽宇和建辉一听到要去抓鸟,立马来了兴致。

要抓麻雀自然是到院外的草垛上,刘军浩早已经瞄好,天天晚上都有三四十只麻雀在里边歇息。

现在晚上寒气逼人,麻雀早已经钻进草垛深处,因此抓起来特别容易。在刘军浩的指点下,两个小家伙很快抓到几只肥硕的麻雀。

汗,终于把他们的注意力转移。现在的小孩子可真不省心,提出的问题大人根本没办法回答。

不过看到他们,刘军浩又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乐子来。他这么大的时候正是下乡放电影的高潮时期,当时他和刘启勇等一帮伙伴对电影上的武功招式很是羡慕,一个个都在下边跟着学。看过镜头中的单手劈砖,他们下课后就偷偷拆学校院墙上的砖头劈,结果根本劈不动,几个人又瞄准教室房顶的瓦片。那东西特别薄,随手一砍,准断。结果是这项绝技在学生们中间流传开,只用了两天时间房顶的瓦片就被拆掉一大半。

后来这事儿被人报告给老师,他们几个领头的被揪出来,几家的家长都从自己家里弄来瓦片补。

还有次几个人看过电影上的上吊镜头后非常困惑,都想着为什么电影上那人要伸着舌头呢。于是下课后没事儿,一个二个都把书包带子系到房梁上学上吊。

结果他们刚把凳子蹬翻,老师恰好返回教室。

记得当时的数学老师脸都吓白了,一分钟也没耽搁,直接让学生回村喊家长。

他还记得当时老师见到刘老头时说的话:“我的妈呀,刘大爷,赶紧把你家的孩子领回去吧,我实在不敢教了,再这样下去我非要担责任坐牢不可。”

几个人的屁股结结实实的挨了顿揍,当时他们还挺纳闷的,稍等片刻说不定舌头就伸出来了!

不过也万幸没伸出来!否则事儿真闹大了。

被他们这么闹腾两次,村里的大人当时都是心惊胆战的,以后就规定放电影不准小孩子看。为这事儿,他和刘启勇没少遭伙伴们埋怨。

“你笑什么?”看老公对着麻雀傻笑,张倩很是不解。

“没事,没事”刘军浩赶忙摇头,这种黏事可不能让老婆知道了,不然她非取笑自己。

麻雀两个小家伙见过不少,可还是第一次亲手抓到呢,因此小脸兴奋的都红了,说要带回去养。

张倩那边却对着刘军浩一通报怨,说他不该带小孩子胡闹。接着好说歹说,终于让他们把麻雀放飞。

***

早上刘军浩刚起床,连脸都还没有洗,张倩那边就喊叫起来:“你过来看看这鸡蛋是咋回事儿?”

“这是……软蛋呀。”一看老婆手中拿着的那个没蛋壳的鸡蛋,他明白过来。

出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缺钙还是缺锌来着?总之是缺少东西。话说有泉水的滋养,母鸡们产蛋一直很正常,刘军浩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呢。

必须引起重视,如果是个意外那就罢了,要是这种软蛋多,那等下一定要找赵教授请教。两人仔细的把鸡窝里的鸡蛋收完,这才松了一口气。万幸,那只是个个例。

“这鸡蛋能不能吃呀?”做饭的时候,张倩仍然惦记着软蛋。

“当然可以,吃起来和正常鸡蛋一样。”软蛋刘军浩以前也碰到过。这种鸡蛋没办法卖,刘老头就给他炒了吃。

今天仍然是晴天,张妈原本想趁着自己在这里帮着女儿女婿把年货办了。可是几个人略微合计了一下,这年货早已经办的七七八八。

算算也对,鸡鸭鱼肉不出村能买到,那些青菜一般都是随吃随买,根本用不着提前储存。干菜瓜子之类,刘军浩自家多的是。

要置办年货,也就缺一些对联鞭炮。

农村赶集图的就是一个热闹,几个人一合计,干脆一起坐人家的四轮上街闲逛得了。

悟空眼睛特别尖,一看主人出门,立马跟了上来。

四轮是刘启勇家刚买的,这两年不少村里人手里都有余钱,纷纷开始鸟枪换炮,原本的拉车也变成四轮。

等他们赶到刘启勇家的时候才发现一大群人都围着四轮忙乎呢,两个小家伙以为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儿,急忙挤到人群中查看。

“毛孩子,怎么了?”刘军浩也上前问道。

“天太冷,车根本发动不起来,刚才已经浇两壶开水了。”

听他一说,刘军浩明白过来,也走到车前帮忙。

要说自从这吃油的家伙买回来之后,犁地耕田的确省事许多。可是四轮有一点不好,冬天水箱太容易冻着,一旦冻到,需要几个棒劳力摇半天才能发动。

“小浩来了,让他搭把手”二麻子一看到刘军浩,立马高兴起来,他可是知道这家伙变态的力气。

没说的,这边把羽绒服脱下往张倩手中一放,接着握到冰凉的摇把。

“我帮你摁住减压”刘启勇凑过来说道。

“不用,你在这里反倒碍事。”刘军浩让他走开,左手摁住减压,然后吃力的扭动机器。力气大的人就是不一样,很快机器突突突的冒起黑烟。刚发动着,油压不稳定,黑烟特别刺鼻。

“这小子到面粉厂抗大包是好样的。”看人家不费啥力气把机器摇响,二麻子很有些吃味。这人,不服不行呀。

七八张椅子在车厢里一摆,位置就占满。刘老三原本也想搭顺风车呢,一看这情况,只得回去把自家的四轮车子推出来。

等这辆四轮发动着,车上再次坐满,看那样子,想搭顺风车的人不在少数。

有猴子的地方准有欢乐,这家伙刚在车上坐稳就把刘军浩口袋里的香烟掏出来散发。它倒是人人平等,只要坐在车上的人人手一支,连几个小家伙也不例外。

现在接近年关,大街上自然热闹非凡,一街两行全部都是人。张倩本想陪着母亲四处转悠一圈,可是只一会儿,她就打消了心思,早早的买好东西坐麻木回家。

倒是两家小家伙在这种环境里如鱼得水,不住的钻来钻去。

刘军浩害怕他们迷路,只得紧紧地在后边跟着。现在没有张妈的管教,两人各掏钱买了几盒擦炮。悟空看到擦炮,更是拽着主人的袖子大叫不停,瞧那意思,应该是也想要。

“姑父,这蝴蝶是什么东西?”看到摊子上摆出许多色彩斑斓的蝴蝶,小泽宇好奇心猛增。

“这就叫蝴蝶,是烟花。”

“烟花怎么还有这样的,这些都是?”小建辉也相当困惑。市里边从几年前就禁放烟花爆竹,两家的大人害怕小孩子玩烟花出事儿,根本没给他们买过,因此两个人对烟花的印象很模糊,以为只有那水桶粗的纸筒才是烟花呢。

“这蝴蝶晚上放起来很好看的,还有箭子、手雷……”那摊主一看来生意,赶忙热情的介绍到。

刘军浩本不想让他们买,不过经不起两个小家伙的纠缠,最后给他们一人买了一大抱子。看着街边的烟花,他才想起自己这还是婚后第一个新年。按照刘家沟这边的规矩,结婚第一年的正月十五要买了烟花到丈母娘家放呢,叫住十五。

等下回家和张倩商量一下,看看正月十五在哪里过,如果是在刘家沟的话,到时候就办的热热闹闹,买它几百块的烟花放,反正现在不差钱。

小哥俩太猴急,一转身就掏出打火机要燃放,他赶忙阻止住两人胡闹。这可是大街上,万一箭子没放好落到别人头上肯定要挨骂。

刘军浩买好东西也准备回去,哪知道泽宇和建辉仍然兴趣不减,非要在街上继续瞎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