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这边一放假,日子就闲下来,恰好母亲也过来了,没事的时候陪着老人家四处闲逛,日子过得相当自在。

“小倩,我问你个事儿,你给妈说实话。”趁着女婿上街还没回来,张妈开始私下询问起来。这话她刚到刘家沟的时候就想问,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主要是害怕女婿听到了心里不舒服,所以才压在心头。现在院里就她们母女俩,适合说些闲话。

“妈,你说,啥事儿?”看母亲一脸严肃的样子,张倩以为她要说什么大事儿。

“小浩你们两个平时吵架不吵架?”

“吵架,没事吵什么架呀?!”听出老妈话里的关切,张倩神色才松懈下,“妈,你放心吧,我们两个很好的。平时有什么事儿他都让着我……”仔细想想,两人好像还没真正吵过架呢,偶尔几次拌嘴……更像是撒娇。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见女儿确实不是说谎,张妈那里才完全放下心,看得出来女儿女婿非常和睦,没有其他年轻人婚后不合的情景。

作为过来人,她是相当清楚,别看年轻人没结婚之前觉得对方什么都好,可是等结过婚后,整天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子一长新鲜劲儿消失,问题就出来了。她可是亲眼看到,自己一个老姐妹的小儿子才刚结婚不到半年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儿弄得鸡犬不宁,这不已经开始闹着要离婚,老太太经常跟在后边灭火。那媳妇脾气不好,每次吵架不是摔瓷碗就是扔茶杯,有次吵得急了更是抓起热水瓶朝地板上一扔。结果忘记水壶里边还有满满一壶开水呢,自己的脚上被烫出几个大水泡。

说来也搞笑,那老姐妹一听到儿媳妇受伤,还以为是小儿子伤的,就急急的赶过来。刚进门,那媳妇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状。

老太太一看媳妇的脚上被缠成了大粽子,当时气极了,把儿子叫到跟前狠狠地训斥一顿。不料那小子也不是个顺毛驴,反倒开始数落起自己老婆的不是。

老姐妹恼了,本来想让儿子认错给儿媳妇一个台阶下,那样就可以把事情揭过。现在看这小子口中振振有词,她立马伸手过去拧儿子的耳朵。

谁知道才刚拧两下呢,那边儿媳妇却急了,口中大叫着:“妈,谁让你打的,快给我停住。不准拧,他耳朵冻住了。”

喊完,儿媳妇蹦跳着凑过来在儿子的耳朵上猛吹,一边吹一边嘟囔:“有这样当妈的吗,真舍得下狠手,拧坏了你赔呀?”

当时那老姐妹特别憋屈,手举着继续打不是,收回来也不是,尴尬无比。

而那两口子这会儿把她晾在客厅里,彼此查看起对方的伤势来。

老姐妹回来怎么想都不对味,在几个老太太跟前一说,顿时惹来一阵大笑。都说两口子打架是“床头打架床位和”,她纯粹是白操心。

两个小家伙在街上越转悠越兴奋,每次看到不认识的东西都要询问一番。刘军浩弄得脑袋有些大了,现在街上人太多,稍不留神他们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幸亏带了悟空。那家伙眼尖,每次都吱吱指出正确的位置。

当然猴子也不是个省事儿的主儿,一看到好东西准伸手要。现在它的左爪子中攥着几个大气球,右爪子内则抓根棉花糖猛吃。

有几个小家伙看的有意思,也紧紧的跟在后边,瞧那样子,应该是成了猴子的粉丝。

“姑父,我饿了。”转几个小时,两个小家伙终于发觉早上吃的饭消化光。

“走,我领你们喝牛肉汤。”听他们叫饿,刘军浩这才松了一口,将他们领到老郭的牛肉摊子上。

这会儿喝牛肉汤的人很多,老郭夫妇忙得脚不沾地,连他的儿子也跟着打下手。

刘军浩自己不饿,坐下后只要了两大一小三碗汤。很快老郭端着热腾腾的牛肉汤过来了,他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今天太忙,招呼不周。”

“说啥呢,都是熟人”

刘军浩从筷笼里拿出一双一次性筷子刚递到悟空爪子里,却猛然听到后边传来小孩子的大哭声:“妈,妈……”

他扭头一看,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蹲在地上抹眼泪。这小女孩看上去很可爱,脸蛋肉嘟嘟的,长得和瓷娃娃一样,上身穿着粉红色的羽绒服,脚上是一双小皮靴。

刘军浩对她有印象,刚才这丫头和几个小孩子一路都跟在悟空后边。

“这是谁家的孩子?”

“不会和大人跑丢了吧?”

旁边喝汤的人觉察出不对,一时间议论纷纷。

“吱吱”悟空对小孩子大哭很是不解,特意蹦到人家跟前查看。

老郭媳妇也看出这女孩怕是和大人走散,赶忙上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你妈在哪个地方?”

“嗯……”小丫头先是一喜,继而赶忙身子一挣,摆脱她的拉扯。

“你妈在那里呀?”老郭媳妇以为小女孩没听懂呢,跟着又问了一句。

“我妈……不让我告诉陌生人自己住在什么地方……”小女孩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最后来了这么一句。

真晕,没有想到这丫头的警惕性挺高的。

“那你怎么会到这里的?”老郭媳妇很有耐心的追问。

“他……猴子,领我过来的……”小女孩左手一伸,指向刘军浩。

此刻已经有不少人都在关注着这个小丫头,被她一指,都扭头疑惑的看着刘军浩。

汗,这丫头怎么不把话说清楚,这样听了很容易让人误会,还以为自己是拐卖儿童的怪叔叔呢。

“小浩,她是跟你来的?”老郭媳妇听了那小女孩的话,又看刘军浩这边还坐着两个小孩子,以为这个也是他带来的。

“不是,刚才这小女孩一直跟在我后边看猴子,可能是因为这个才和大人走散的吧?”

“嗯……叔叔,猴子,我跟着来的。”小丫头这个时候插了一句。

终于说清楚了,周围的人也恍然大悟。

“小丫头,告诉叔叔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刘军浩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我妈不让我告诉陌生人……”感情,这丫头谁都不相信呀。

“那……你有大人的电话号码吗,我打电话让你妈妈来接你。”

“我妈不让告诉……”

刘军浩有点抓狂的倾向,什么信息都不说,那怎么带她去找大人。

事情是自己引起的,不解决自然走不成。可是这小丫头……有了,他心中一动,再次笑着说道:“小丫头,叔叔不是坏人。你看这猴子,悟空,翻个跟头让她看看……”

得到主人的命令,悟空立马跳起,在板凳面上闹腾起来。

“我妈的电话号码是……”几个大人没解决的事情,悟空只翻了几个跟头就解决掉,小孩子的心思真的没办法懂。

刘军浩把电话打过去,刚说了个头,那边立刻大叫一声,直问孩子在哪个地方。

不到五分钟,就看到一对夫妇急急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那年轻妈妈一看女儿正坐在板凳上逗猴子,立马扑了过来抱住她。

“妈妈。猴子,这叔叔养的猴子。”小丫头现在倒是不害怕了,用手指着悟空叫个不停。

那男的一看女儿找回,也忙对着周围的人不住说感谢。

刘军浩倒没觉得有什么,看建辉和泽宇已经吃饱,他就准备离开。

“叔叔,你是不是姓刘呀?”小女孩突然开口问道。

“你知道我?”这下轮到他纳闷。

“我和彤彤是同桌,她给我看了很多照片,还有大马……我要骑大马……”

这丫头是彤彤的同学?真是巧了!刘军浩扭头看着那对夫妇:“你们是准备到刘家沟游玩的?”

“嗯,她刚放假就闹着要过来玩,我们今天正好有时间……”听了那男子的叙述,刘军浩才知道彤彤上学后可没少显摆自己在刘家沟的经历,惹来同学们一阵羡慕。

这小女孩越听越喜欢,也想让父母带着她过来玩,念叨了将近半年终于实现。刚到镇上他们看人太多车子没办法通行,就商量着先去逛街,等人少的时候再开车。

期间小丫头吵着要吃烤红薯,她妈掏钱买了一个。手上没零钱,只能掏出五十的让人家找。那卖红薯的身上的零钱不够,就让她到旁边的摊子上换零钱。这一耽搁,等钱换好,扭头却发现女儿找不到了。

当时这少妇差点魂都没了,沿街顺着人群急找。可是街上人那么多,她又不熟悉地形,一来一去完全错开。

过了十来分钟,她才想起打电话询问丈夫,女儿是不是已经回车上。结果丈夫一听也着急了,赶忙把车门一锁跟过来寻找。

两个人找了二十多分钟,最后都准备报警,却接到刘军浩的电话。

虽然是虚惊一场,可是现在那少妇紧抱着女儿不松手,死活不让她下地走。

他们要到刘家沟,刘军浩三人恰好搭上顺风车。当然在车上的时候刘军浩早早的给赵教授打个电话,说是彤彤的同学来了,让那小丫头到村口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