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还不到饭点,几个人就趁着有时间把树窝挖好。

挖树窝的时候刘军浩来了思量,他这前院虽然不小,可是都被杂七杂八的树木占住。虽说西边火头池附近还有很大的空地,可是枣树栽在那里的话也碍眼,等长大些恐怕就遮挡阳光了。

思前想后,还是在院子外边种上四株,后院也栽两棵,反正那里地方大。至于剩下的那株,栽在赵教授院子里得了,他家院中现在还没有枣树呢。

忙乎了一个多小时,恰好到吃饭时间。张倩上午没干别的事儿,一直在厨房忙乎,饭菜早已经做好,这会儿就在大锅里放着保温。

前些日子村里杀猪,她和刘军浩一下子割了三十多斤猪肉,因此炒菜的时候也好掌握,直接切了三斤肉。牛肉是先前为招待张妈买的,现在还剩下不少。再加上青菜鸡蛋等搭配,最后也凑了六个菜。

翻修房子的时候她已经掌过一次勺,因此做好也没有往盘子里装,直接倒进洋瓷盆。

最初张妈还说她这样不讲究,不过听了解释后也只能作罢。其实农村帮忙真没那么多讲究,只要吃饱就行。

以前过年的时候家里就他一个人,日子过得简单。去年好点,和赵教授夫妇一起过,东西准备的自然丰盛。今年刘军浩还是第一次和老婆过年呢,再加上张妈在这里操办,因此这个年过得相当忙碌。

二十三那天他本想着蒸些馒头应付过去,谁知道张妈却不嫌费事,非要和张倩一起烙火烧。说是哪有这样应付了事的,二十三可是小年呢。俗话说得好“二十三是头,正月十五是尾”这期间都是按年节算的,该讲究的一定要讲究。

看她说得这么厉害,刘军浩也不好说啥。后来还是张倩悄悄地告诉他,张妈这套都是当儿媳妇的时候学来的。

张妈边做边指点着张倩,刘军浩在锅灶前烧火,自然也兑个耳朵听。如果不是她言传身教,还真不知道火烧还分素火烧和肉火烧呢。以前家里就和他刘老头两个人,这火烧是从来没烙过。

为了让女儿尽快入门,她更是将两种火烧都做了一遍。素火烧里边掺杂上葱花、芫荽、香油,再在外边撒了一层芝麻。肉火烧里边则放着海带丝、芝麻叶、酥肉、辣酱等等。

那滋味,还没出锅呢,一家人都被这味道吸引,全部守在厨房中。别说老太太烙出的火烧真没的说,只不过巴掌大,外边金灿灿、香喷喷,诱人食欲。

两个小家伙一看到火烧出锅都伸着手要,张妈那边却将他们赶出去,说是这是敬神的东西,需要惊过神后才能吃。

刘军浩一听顿时小有些郁闷,貌似以前他都是自己吃饱了才开始敬神的。

有张妈在旁边操持,这个小年过得特别正规。

上香、烧纸、磕头。他刚蹲下准备磕头呢,悟空这家伙看的有意思也懵懵懂懂的跪在后边。张倩强忍着笑意,赶忙把它拉起。

磕过头之后,刘军浩拿出早早准备的鞭炮。害怕惊到院里的动物,他特意把鞭炮拿到门外放,即使如此,那些鸡鸭青庄也被惊得乱叫一团。最后连树上的喜鹊和灰马扎都惊动,在夜空中扑棱着不敢回巢。

倒是猴子久经考验,除了最初有些惊吓外,其他时候更是兴奋的大喊大叫。

院外堆了两个柴草垛,要特别小心烟火。刘军浩害怕自己走后两个小家伙胡闹,因此只能呆在旁边等鞭炮放完。

可是很快院子里就闹腾起来,张倩大声呼喊着水秧鸡子炸窝了。这些家伙前些日子一直冬眠来着,没曾想会被鞭炮声惊醒,现在正满院子乱跑。

好歹它们的翅膀已经剪过,倒不害怕逃走。几个人拿着手电四处搜寻,很快就发现了踪迹。这些家伙和鸵鸟一样,把脑袋深深地埋在芦苇垛中。

抓过后一数,一只不少,这下众人才安心。张妈开始分火烧给他们吃,刘军浩一连吃了三个还意犹未尽。

吃过饭,两个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把前些日子买的烟花统统拿出来放。本来按他们猴急的性子是保存不到现在的,不过那天刚回家,烟花就被张妈没收了。

刘军浩先试火,随手捏根箭子在手中,然后打火机一点,“嗖”带着一股冲力,箭子直飞天空,紧接着一个降落伞徐徐从空中落下。

别看建辉和泽宇玩擦炮挺大胆,可是拿到箭子的时候都不敢放在手里放。他们只能把箭子插在泥土里边,然后拿根香点燃。这样箭子自然不能上天,只是“啪”的一声在原地爆响。

不过他们对买的手花倒是情有独钟,每人攥着一把对着天空猛冲。

院外的动静很快将赵教授他们惊出,那两个小家伙也伸着手过来要烟花放。

当初买的时候刘军浩就想到这情况,自然少不了他们的。他偷眼瞄了瞄,发现老婆在旁边也带着跃跃欲试的神色,就将打火机递过去。

“还是你放吧,我看着就行”她颇为心动,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自己这么大的人,不好意思和小孩子争手花放,箭子需要拿在手中,她又不敢。

“小浩,你家有酒瓶没,去拿几个出来!”赵教授开口喊道。

“要酒瓶干啥”刘军浩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放箭子了,把这竹竿插在酒瓶中,人人都可以放,总不能让我们只过眼瘾吧。”可不是,自己忘了这茬,把箭子放在酒瓶中就可以了。

一听说用酒瓶可以放箭子,没等他起身,几个小家伙已经“蹬蹬”跑进屋中把酒瓶拿了出来。

把箭子插在瓶口尝试,效果果然很好。

有了酒瓶,几个人都有参与的心思,连张妈也在女儿的劝慰下放了几只。

刘军浩正玩得带劲,张倩却偷偷的拉了他一把。

“啥事儿?”看老婆神神秘秘的样子,他很有些奇怪。

“刚才建辉他们进屋拿瓶子,出来的时候忘记关门,悟空把条几上的火烧吃了一个。”张倩低声说道。

“啥!”刘军浩吓了一跳。这猴子,该打!他偷偷瞄了下张妈,老太太现在正和王老师聊的带劲呢,并未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咱们怎么办?”

“把它吃过的换下来吧。”不知者无罪,相信神灵也不会和一只猴子较真的。

***

今天只更新这么多,明天两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