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难得闲下来,几个老人把桌子搬在院外的太阳下,然后打起麻将来。

两个年轻人对麻将都无爱,干脆躲在屋里边上网。

张倩刚上一会儿,苏娜娜的电话就来了,于是她把鼠标往刘军浩手中一塞,躲在院中炖起电饭煲来。老婆虽然没让他听,刘军浩也能猜出电话的内容,无非是苏娜娜关于相亲的牢骚。

苏娜娜已经毕业两三年,也算是半大不小。家里人自然操心让她找个男朋友稳定下来,可是她性子大大咧咧的,见了几个都没有如意,最后索性不再去见面。无奈家人逼得太紧,每天都在耳朵边上念叨。她弄得非常郁闷,前两天还说真不行过年直接躲在刘家沟了。

刚登上QQ,庞旭那货立马发过来信息,第一句话就是“晕呀,真郁闷。”

刘军浩赶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一问才知道这哥们正为结婚的事儿发愁呢,为这事儿,他和徐晓丽刚吵了一架。

接着这人又开始在电脑上絮絮叨叨起来,从工作说道房子,再从房子聊到结婚。总之一句话,生活中就没有如意的。

以前倒没发现这哥们喜欢唠叨,跟《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一样。不过这些事儿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在旁边打气宽慰,事实上,他这边相当纳闷,难不成自己和张倩成“排气筒”了,谁有牢骚都过来发。

还没等劝慰几句,突然外边传来“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紧接着感觉到窗户的玻璃哗啦啦颤抖,连电脑的屏幕也微微晃动几下。然后就是院里的鸡鸭乱叫一团。

“怎么了,怎么了?”他顾不得上和庞旭继续聊天。赶忙冲出门去。

“我也不知道”张倩也吓了一跳,刚才那声太吓人。

“出去看看”刘军浩赶忙拉着老婆出门,却看到赵教授他们麻将也没打了,一个二个都是满脸困惑的表情。

“听声音好像是从树林里边传来的……”王老师的话没说完,就看到从树林中传来滚滚浓烟,中间还夹杂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着火了”一看到这烟雾,赵教授脸色顿时一变:不会是有人上坟的时候把周围的树木引着了吧,他印象着树林南边还有几个坟墓的。

以前农村实行的是土葬,坟墓都堆成高高大大的凸起。那凸起上自然不能种庄稼,因此上边一般都长满了荒草。秋冬季节,荒草全部干枯。

眼看就要过年,上坟的人很多,每年因为上坟烧纸引起火灾的事情也不少。

“赶紧拎上盆子去看看”刘军浩当即不说二话,回屋去拿盆子,剩余几人也紧随其后。现在天气干燥,树林中全部是落叶,一旦大火燃起,后果将不堪设想。

没等他们赶到地方,鞭炮声却停止了,树林上的烟雾也变淡不少。

“已经灭了?”赵教授纳闷的问道。刚才看的动静不小,怎么才一会儿工夫,这就没动静了呢。

“不管,赶紧过去看看再说。”王老爷子却没有停下脚步。

“奶奶,你们……你们怎么来了?”前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叫,却是小泽宇的声音。他身边还站着一大群人,不但那三个小家伙在,连毛孩子、小娃子等等村里半大的孩子一个都不少。

“你们怎么在这里,刚才是啥响?”刘军浩一看到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事情出了差错。

他这一问,几个小孩子都缩着脑袋不敢吭声。

“刘长林,你给我说……”张倩跟着追问道。

“没什么……我们刚才在河堤上玩,听到声音就……就赶过去了……”看大人们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这熊孩子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一看就知道做贼心虚。

“都跟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王老师这会儿脸色也不太好。听她这么一说,几个小家伙脸色都煞白起来。

相隔老远,仍然可以清晰的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火药味。

等众人赶到爆炸现场后,都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洋瓷盆被炸得裂成两半,中心的地上更是被炸出一个大坑,周围的纸屑落了一地。就连不远处的树上,也被炸出了几道痕迹。

“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随着王老师的发问,众人的脑袋更低了,都闭着嘴不敢吭声。

“刘长林,还是你给我说”

“我们……玩炮……”大概是第一次看王老师发火,这家伙不敢再编谎话骗人。

听了他的叙述,几个大人的脸色登时都变了。一个个心中直叫侥幸,幸亏没出什么事儿……

二十三那天家家都放鞭炮,这些孩子们在家闲着没事,就满村子跑着捡炮。农村人对机制炮并不怎么热衷,主要是那东西清一色的牙签粗,过年放根本体现不出喜庆。大部分人都是买了土炮回家放。

土炮是人手工编织的,上边一般都带有很多铜钱那么大的炮仗,这东西点着后特别响,而且落得炮纸特别多,恰应了过年“落得多(收入多)”这句话。

孩子们捡炮的时候很喜欢这种土炮,主要是土炮哑火的多,他们可以捡着玩。

捡炮这种事儿刘军浩以前也干过,过年只要听到哪一家有鞭炮声响,立马跑过去。一个年过下来,最少能捡一洗脸盆的鞭炮。捡到的鞭炮大部分都是剥开,然后把里边的炸药倒进链子环枪中使用,也有少部分自己放着玩。

这群孩子做的比较离谱,他们把捡到的鞭炮收集起来用棉线捆在一起,然后引线编成一条倒扣在洋瓷盆中。洋瓷盆是小娃子家的从家里拿的,盆底部有个拇指大的洞,正好能让引线伸出来。

按照他们的想法,这么多鞭炮点燃后,冲力肯定能够将洋瓷盆送到半空中,于是纷纷打赌看能飞多高落下。

点燃引线的是毛孩子,这家伙点的时候多了个心眼,他看引线太短,就让人剥了几个鞭炮,将里边的炸药撒成一条直线连上引线。那炸药足有三四米长,最后他躲在树后点燃炸药。等炸药点燃,又急急忙忙朝远处跑。

结果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冲上天,一声巨响,洋瓷盆就被炸开了,连带的这群小家伙的耳朵也被震得嗡嗡直叫。他们一看这动静,都知道坏事儿,纷纷朝树林外跑,可是没等跑出来呢,就被堵住了。

“你们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刘军浩现在都不知道该说阿弥陀佛还是上帝保佑。他们真是屡教不改,暑假那次因为用麦秸烧知了吃让人误以为发生火灾,结果大半村子的人都惊动了,这次又是。相信如此大的响声,等下肯定有人过来问呢。

他刚想到这里,就听到刘五爷大声嚷道:“小浩,张老师,刚才是咋回事儿,什么响了,我在村里都听到动静……”

“还能是啥,你要问问这几个‘人才’”王老师在后边接口。

很快,二麻子和刘军奇也赶过来。等听说刚才那声爆炸是孩子们闹出来的后,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刘军奇,二话不说上前拧住毛孩子的耳朵,从树林边一直拧到村口,把那小子拧的“嗷嗷”直叫。

这些家伙也欠揍,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泽宇,建辉,都给我进来!”进了院子,张妈立刻一声大喝。

“姑父……姑姑……”两个小家伙知道这次闯了大祸,因此根本不敢进屋,小脸都带着哭丧的表情哀求张倩和刘军浩。

“别看我,听听你奶怎么说”如果是其他事儿,刘军浩还可能求下情。但是这个……的确应该教育!

“还不进来,是不是也想让我拧你们的耳朵呀?”张妈再次一声大喝,两个小家伙只得老老实实的跑进屋子。

“都把鞭炮交出来,谁也不准藏私”看着两个小孙子,她很是头疼。他们两人刚来刘家沟那会儿,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一会儿,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拎出块大石头,一会儿又抱着树干往上爬,一会儿拎起菜刀嗨呀嗨呀去砍树枝做弹弓。

每天丢掉饭碗,他们就好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玩的不亦乐乎。进屋总是头上一头汗,身上一身土!

以前他们还抱怨着这里买零食不方便,可是现在却都改口说要在这里过年。按两人的说法,在这里没人管,可以“疯来疯去”的。

他们倒是玩爽了,张妈却头疼不已。出门前交代的好好地,回来每次衣服都是脏兮兮的。他们趴在地上打玻璃球、滚草窝捉迷藏、上麦秸垛攀岩,总之……一天到晚没有安生过。来的时候一人带了三套衣服,可是现在用洗衣机根本洗不及。

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他们竟然玩起了鞭炮……想到刚才的事儿,张妈还是一阵后怕。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儿,那可如何是好。

老太太现在相当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该心软,当初要是听儿媳妇的话,将他们留在家里,哪会闹出这么多头疼的事儿。

别提她头疼,等村里人知道了刚才的巨响是怎么回事儿,一个个都对自家的孩子开始“手动教育”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