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去找王老师!”张倩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转身就要出院门。

“你想干啥,人家正在训斥孙子、外孙女呢,这个时候去多尴尬”刘军浩一把拉住她。

“我要快点和她商量一下,给村里的孩子们找点乐子,不然像今天这样,出点意外可怎么办?谁都担当不起。”张倩满脸担忧的问道。

“不是没事嘛”他看老婆的眉头皱的紧紧地,就小声安慰道。要说这次那群熊孩子闹的太离谱了点,那么多炸药一起放,大人看见了也害怕呀,他们竟然敢晕着头点着,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等有事儿就晚了”张倩白了他一眼,继续开口说道:“你也给我想想,看组织些什么活动可以让他们收收心?”

“要不还按夏天那样,让他们每天过来报道”刘军浩实在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那怎么行,夏天只是晌午一会儿。现在要过年,家家都忙着,你管得了一时,总不能天天管着吧,还是要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那就开展其他活动,比如猜谜语、读书比赛……”

他的话没说完,张倩已经摇头否认道:“不好,这我以前都试过,效果并不好。”

“要不让他们玩套圈怎么样?小孩子肯定喜欢玩。”刘军浩灵机一动,想出个主意来。套圈说来很简单的,就是用细竹竿篾子圈成碗口大的小环,然后站在界线外把小环往物品上扔。如果小环套住物品,里边的东西自然归你所有,没中则白白浪费一个环。

不过这东西看似容易,真正套起来却相当困难。主要是那套环太轻,再加上竹子的弹性,大部分人初次接触的时候都掌握不好力度,往往扔出后离看重的物品八丈远。

这游戏刘军浩以前玩过几次,运气最好的那次不过是套了一包烟,其他时候全部打水漂。反倒是庞旭这货是个套圈高手,记得有次和他去逛街,这人掏一块钱买了十个小环,一口气扔出后套中八个,那卖套圈的师傅当时脸都黑了。

后来刘军浩问起,才知道这货在套圈方面可是花了大本钱的。庞旭某次买了几十块钱的套圈什么也没套中,回家后“发愤图强”,自己做了无数套圈练习,最后才找到感觉。

关于这点,刘军浩相当佩服,只要是和游戏相关的东西,这鸟人都会花费大力气精通的。

“这个也不好,容易让人滋生侥幸心理,一点教育意义都没有。”张倩听了仍然摇头。

汗一个,不用这么上纲上线吧,只是图一个乐子而已,老婆的要求实在高了点。

“有了”这次反倒是张倩脸上一喜,“咱们可以把套圈和谜语结合起来。”

“套圈和谜语?”这次轮到刘军浩发懵。

“对呀,咱们可以把谜语写在纸上,然后让学生们套。套中后还需要猜谜语,猜中才有奖励。你觉得我这主意怎么样?”说完,张倩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怎么又成你的主意了,明明都是我想出来的”对于老婆这种有功劳就占的思想,刘军浩相当不耻。

“好,功劳有你一半。等下弄好了,让你先试验一下。”张倩自然知道他故意耍宝来着。

张倩把这个主意一说,王老师立马同意。反正当初卖蘑菇还余下不少钱,现在正好用来办事儿。

一下午的时间,几个人都发动起来,刘军浩和赵教授、王老爷子三人开始弄竹竿篾子做套圈。张倩则会同王老师一起翻书上网找谜语。找了半天,光是谜语就写下一千多条。

王老师想了想总觉得光用谜语太单调,还应该再添加一些别的东西。两人最后一商量,干脆不要局限于谜语,应该将课本知识也加入其中。于是乎,“说出七大洲四大洋的名称”,“某某字怎么读”等等题目就出来了。

他们做套圈这边却并不顺利,刚开始没有可手的工具,做出的套圈一个个都有半两重,拿着直接能砸人。无奈刘军浩只好从村里借来篾刀,这玩意儿在手,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等套圈做完,他也凑过去瞧纸条。看了几个后,总觉得题目简单了点,尤其是那些快速口算,更是让人一眼看出答案。

“谁能和你这个怪胎比”老婆白了他一眼,将手中的纸条抽走。张倩是了解刘军浩的,知道他对数字非常敏感,心算能力超强。

呵呵,自己倒是想多了,人家考的是小学生。

看他闲着无事,张倩又派了一个差事。让他上街买一些笔记本、文具盒、铅笔之类的东西当奖励。

虽然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但是街上的人流并不见减少。举目望去,不少人手中都提着大兜小兜的年货。

刘军浩没有耽搁,一头扎进了拐角处的书店。

那书店老板一看来了大主顾,立马表示给他按最低价算。

除去文具盒贵些外,其他东西都是三角五角的。他挑拣了一大堆,最后算过账,也不过三百多元。张倩当初给了他五百元的经费,现在看看,还余下不少。

把学生用品都搬上车,刘军浩又将剩下的零钱掏出,买了十来斤水果糖。怎么说也是过年,不能让孩子们只套学生用品吧,过年应该甜甜美美。

回到家,张倩并没有对他这种擅自做主的行为说什么。

等他们摆好东西,几个人挨个过过手瘾。这套圈做的略重,众人十次之中倒有那么一两次套中。不过除了几个小孩子外,大人是没有奖励的。

刚吃过早饭,村里那帮熊孩子都围了过来,很显然,他们听说了套圈的事儿。

还别说,这游戏把孩子们的热情完全调动起来,一个个都排着队往前凑。套中的兴奋的大喊大叫,没套中的则垂头丧气,准备继续试手。

刚开始还只是孩子们,很快不少前来游玩的客人也要掏钱买套圈加入其中。张倩想着里边的奖品不值几个钱,索性不收费,让他们过过瘾。

人一多,统计奖品的任务就交给刘军浩了。刚开始那段时间他忙得焦头烂额,等赵教授过来换班,他才松懈下来。等闲暇下来扭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这人也太多了点!两个小时的功夫,院门前围了上百人。不少都是一家三口齐上阵,孩子拿着套圈套东西,父母则在后边当参谋。不过张倩出题的时候主要是针对学生,因此不少家长的回答反倒不如自家孩子。

刘五爷经不起大家的怂恿,也拿出几个套圈乱扔。结果他运气不佳,恰好套中了一个地理知识题:“说出四大洋的名称”

换上其他人准能答出来,可惜老爷子一辈子没上过学,又怎么可能知道答案。

刘五爷倒没有怯场,看大家都用关切的目光看着他,老人家来了一句:“山羊、绵羊、黑羊、白羊!”,顿时惹来一阵大笑。感情此洋即彼羊呀!

其实大人们倒不怎么在意奖品是什么,主要是图个乐子,享受那份成就感。

“小浩,你这个主意不错呀,这下咱们村里的熊孩子们不闹腾了。”正在边上看着,刘广聚突然凑过去夸奖道。显然,他也听说了昨天孩子们玩炮的事儿。

“呵呵,主要还是张倩和王老师在忙乎,我没出什么力。”在外人面前,刘军浩是相当谦虚的。

“你觉得这东西在村里搞有搞头没?”

“你打算……”刘军浩略带惊讶的看着他。

“对,我觉得不但应该给小孩子找乐子,大人也应该找些乐子。到咱们这里过年的游客越来越多,咱们更要招待周全,让他们吃好喝好玩好。套圈算一个,我还打算趁着这几天有时间在大堰塘边垒个乒乓球案子,再买几幅羽毛球拍,毽子什么的,这样可以保证过年的时候天天有活动。这些活动咱们村的人都可以参加,总之不能让他们闲下来,那就不会出幺蛾子……”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刘广聚放低了声音。

刘军浩自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随着村民的收入提高,一些不好的现象也在发生。不少人闲暇时间喜欢打牌,以前打牌不过是赢些糖果之类的东西,现在却慢慢的开始压人民币了。虽说过年图个喜庆,也没什么,可是长此下去,必然会滋生赌博现象。

如果让村里人多参加一些活动,这情况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得到遏制。这就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两手抓?刘军浩没想到刘广聚能想那么远,难怪人家是村长呀,这就是差距。

“这是好事,活动能办下来恐怕咱们村更热闹了。”看刘广聚盯看着自己,他赶忙点点头表示支持。

前些日子分钱的时候村里还剩下不少钱,这笔钱正好用来支持办活动的花费。村里人听说此事后,纷纷表示支持,都觉得过年应该热闹热闹的。

于是乎,一些列活动从二十八开始。唱歌比赛、羽毛球比赛等等日期全制定下来。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刘广聚更是下了重奖。(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